第四十六章 黑山攻略(下)

    ;

    蔡琰最近的举动有些反常。

    不仅也如蔡邕出门访友一般,隔三差五的消失不见,回来后jing致的脸庞上写满了疲惫,充满灵气的眸子也挂着血丝,甚至连平ri间最亲密的吕玲绮都被蒙在鼓里,弄不清蔡琰究竟去了哪里。

    问题是蔡邕天下闻名,被称作海内大儒,士族中名望颇高,在河内的拥趸不少,行程还可以理解;但蔡琰也如此,着实令秦旭有些挠头。

    问又不知道该问什么,蔡琰又不是秦旭的什么人,秦旭也开不了那口。

    对于蔡琰,秦旭其实也拿不准究竟把蔡琰当做了什么。

    蔡琰成熟冷静妩媚知xing还稍稍有些腹黑,这种堪称完美的女人几乎就是男人天生的克星,被吸引是很正常的事情。

    尤其是两辈子都没有谈过恋爱的秦主簿。

    若说蔡琰对秦旭没感觉,那眼眸中浓的化不开的关心,傻子都看的出来,和对其他人完全不一样,要不然蔡邕这倔老头怎么可能防贼似的防着秦旭;但若是说关系不一般,也不好说,两人相处时,蔡琰总是令秦旭感觉到一种若即若离的距离感,就像是两人间时刻笼罩着一层薄纱,距离很近,就是看不清楚。

    纠结啊!

    上辈子自诩“成功人士”其实也不过就是自我yy,要不然也不会到了三十岁还是光棍一根。

    可令秦旭更加纠结,甚至感到有些恐慌的是,每当脑子里出现蔡琰的身影时,一个娇俏的小丫头的身影也总是出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的天,两辈子加起来四十多岁了,没有理由这么那啥啊,蔡琰也就罢了,刚刚嫁到卫家,夫君卫仲道就一命呜呼,虽然名义上还是卫家的媳妇,但卫家同蔡琰之间关系已经降到冰点,离开这么久也没见有卫家人前来寻找,全完没有心理压力。

    但每次见到吕玲绮亮晶晶的眼神,小鹿似的瞅着自己,秦旭心中总是有种负罪感。

    好吧,说实话,负罪感什么的,都是虚的,心虚!

    关键是,这丫头他爹太彪悍,借给秦旭个胆子也不敢去招惹。

    自回到河内后,北方的形式陷入诡异的平静。有张杨在,吕布同河内军诸将井水不犯河水,被坑了的黑山军消失的无影无踪,袁绍方面也出奇的没有大动作。

    吕布得了邺城军资的补充,特别是有了两千多匹上等的战马,每ri带着麾下部将练兵不辍。

    吕玲绮没了蔡琰陪伴,加上邺城之事很得陷阵营兵士爱戴,除了纠缠秦旭外,整ri同他们厮混在一起,轻易不着家,时常惹得严氏和貂蝉埋怨,

    自邺城前来的袁绍使者逢纪会同许攸也不知犯了什么邪劲,几次求见不果,竟然找上了一向瞧不大上眼的张杨这老好人说项,总算是令吕布答应了约见。

    秦旭现在最闲的一个,在吕布军中完全是放养状态,之前邺城大功的赏赐全军皆有,唯独秦旭是被刻意忘掉的一个,似乎连主簿一职也成了虚衔,吕布不说原因,秦旭也不怎么在乎,反正这些钱粮统筹之事不是秦旭的强项。

    现在吕布军正在休整和积蓄力量,秦旭虽然已有规划,也知道急不得,既然帮不上什么忙,能光吃饭不干活,也乐得清闲几天。

    秦旭一直没有搬到军营之中,吕布也不避嫌,就让秦旭住在府上,直到袁绍的这两大谋士联袂来访,整天ri间无所事事的秦旭才被吕布揪来作陪。

    “邺城之事已经过去半月了,这两人倒是真沉得住气!”秦旭得知许攸同逢纪二人到来,心中暗道。

    吕布虽然几次不见两人,但顾及到张杨毕竟是托庇于袁绍之下,也不好太不给面子,所以招待两人的规格还是给的挺高。

    就在张杨太守府的会客厅中,吕布和张杨并排高高坐在了主位之上,高顺张辽宋宪侯成成廉等诸将依旧面无表情的依军中尊卑次落座,秦旭依旧是坐在最下首靠着门边,冲成廉做了个鬼脸使得这大哥脸庞有些发绿。

    对面坐着的是以杨丑为首的河内诸将,基本上就是那天军帐议事的排场,唯一不同的,就是除了面sèyin郁的许攸之外,在张杨下首处多了一个逢纪。

    “奉先,这位是袁公麾下重臣,冀州名士,逢纪逢元图,贤弟事忙无暇,今ri才有机会相见,可要多多亲近。”张杨似乎没有注意到大厅内古怪的气氛,对吕布介绍道。

    “吕将军,纪久仰将军威名,今ri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听许子远说,是吕将军率军助我主公拖住黑山贼寇三ri之久,且荣纪拜谢!”逢纪理了理高冠博带,冲吕布虚拱了拱手,朗声说道。

    话里有话?这个逢纪这般做作,定是有所图谋。秦旭见逢纪举动,心中顿时一紧。

    “稚叔兄与我,兄弟也,布虽狂妄,却也知朋友之义,元图先生不必如此。”吕布爵封温候,毕竟是上过朝堂,见过皇帝,杀过高官曾经敢和十八路诸侯叫板的猛人,况且长安方面摄于吕布威名,至今吕布还挂着奋武将军名号,有着仪同三司的待遇,自然也就瞧不上这区区冀州名士的假意恭维,淡淡的说道。

    “这个……”吕布的不给面子,令逢纪脸sè一暗,却又不得不强作不在意的样子,秦旭觉得好笑之余,也放下了担心。谁再敢说吕布是天下第一傻大粗?这般政治外交手腕,绝不是一个单纯的武将能够用的出来的,吕布只不过是自持武力,不屑用这些虚伪手段而已。

    这个时候秦旭才有机会好好看看这个将冀州“送”给袁绍,又敢在袁绍死后矫诏传位袁尚,最终被袁谭斩了的逢元图。

    老曹麾下有“王佐之才”之称的荀彧曾道,田丰刚而犯上,许攸贪而不知,审配专而无谋,逢纪果而无用。

    果而无用!

    排除当时荀彧说此话的语境,逢纪现在给秦旭的印象,结合秦旭对逢纪的了解,不得不令秦旭对荀彧的眼光十分佩服。

    袁绍四大谋士,秦旭已经见了两个。许攸被秦旭气吐血,现在看向秦旭的目光中还满是恨意,只是碍于吕布在场,不敢轻易发作。再看这逢纪的“遭遇”,也是被吕布噎的不轻,若是逢纪还能隐忍下去,那必定是有所图谋。

    “吕将军所言甚是!”逢纪果然没有出乎秦旭的意料,强作笑颜的冲张杨道过了谢,对吕布说道:“吕将军也许已经得知,这次邺城虽得吕将军相助,受损颇轻,但这黑山贼为祸河北,河内也屡遭其祸,实不为百姓之福,为永绝后患,我主袁公,闻吕将军有霸王之勇,无双之义,特派纪等前来河内,用最大诚意,求助于吕将军,共伐黑山,解民倒悬。”

    哼哼,听完逢纪的话,秦旭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逢纪的姿态放的很低,理由也说的过去,话里话外也隐约表示了这次袁绍不会让吕布白干。

    只不过这话若是在吕布没有听秦旭那一番话之前说,没准还真会碍于张杨的面子答应。毕竟黑山军那整整五万大军,被吕布三千骑兵愣生生的困了三天,不费一兵一卒,本就令吕布视之如同无物。又在袁绍这般推崇之下,吕布又是个极端爱面子的人,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可现在,邺城的军粮在吕布军营库房中堆着,上好的两千战马在jing锐兵士胯下骑着,吕布哪有那闲心去管这些?

    “诸位以为如何?”果不其然,听了逢纪的话之后,吕布眼中闪过一丝嗤笑,表面上却还是依照往ri惯例问高顺张辽等人道。

    “悉听主公命令!只是之前截击黑山贼一役,军中疲惫,再次出兵恐怕……”高顺张辽等将都参与了邺城行动,吕布心中所想他们尽知,自然不会傻到听不出吕布话中之意。

    “这个……元图先生你看……”吕布脸上佯作为难,正想随便找个理由推了逢纪这个无厘头的邀请。

    “主公,末将倒是觉得元图先生所言有理!”就在所有吕布军将领都顺着吕布的意思表示出拒绝之意时,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突然响起。

    “宋宪?此言何意?”吕布眼眸一紧,脸sè慢慢沉了下来,问道:“刚刚诸位将军已经说过了,我军军力疲惫,难以再战,怎么你有异议?”

    “末将不敢!”宋宪冲吕布恭敬施礼道:“黑山贼猖狂,河内屡受其害,就算是看在张太守面子上,我等客军得张太守收留,也理应有所报答。更何况,黑山贼摄于主公威名,实不足虑!听闻袁公派元图先生前来求助,虽说是为民伐罪,实则乃是求主公救出袁三公子,是否有此事啊,逢先生?”

    “啊!这个这个!”逢纪佯作被说破了心事,掩袖遮面,支支吾吾不知如何作答。

    “还有此事?”吕布嘴角微微一撇,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宋宪,脸上冲逢纪做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问道。

    “这个,确实如此!”逢纪点头道。

    “袁三公子安危,可是关系到主公同袁公之间情谊的问题,主公要慎重啊!”宋宪话中若有所指的说道。

    “唔?”吕布注意到了宋宪的暗示,眯起了双眼,思量着得失。宋宪的话说的明白,拜秦旭所赐,吕布军上下差不多都知道吕玲绮单骑擒三将的故事,人多嘴杂,这件事情瞒不了多久的,若是被袁绍得知,肯定要对吕布军有所动作,不如就趁着这机会,让袁尚在黑山贼众之中“消失”,事后就算是袁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问起来也有说法。

    不得不说,宋宪的这个提议,正巧说中了吕布的心思。虽然吕布军得了邺城军资和战马,但毕竟是客居在河内,虽然战力比袁绍略强,后续作战能力却完全不能与之相比。

    “只是军中兵士疲惫……”吕布不想刚刚说出的话就收回去,招人耻笑,为难的说道。

    “据闻元图先生前来河内之时,蒙袁公看重,有两百先登死士随从,主公不妨借此兵力,加上末将统领的主公亲卫,也有千人,可同为前锋,张太守的河内兵将亦有三四千人,可为后军,一同发兵讨伐黑山如何?”宋宪似乎料到了吕布的说辞,早就给吕布预备好了解决方案。

    “好!布早就想看看袁公驰名天下的先登营,既然如此,就如此定下来吧。”吕布恍若不甚在意的笑道。

    宋宪!宋宪!nnd,怎么把他给忘记了。秦旭看着座首正举杯同张杨饮酒的吕布,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