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贾诩投效(上)

    ;

    宋宪的提议显然摸准了吕布的命门。 ..

    袁绍四世三公的家世,曾为诸侯盟主的名望,以及地方上世家大族的支持,都不是客居河内的吕布现阶段可以比拟的。现在同袁绍闹翻对于吕布来讲,并没有什么切实的好处。如果听宋宪的意见,能以袁尚的xing命暂时稳住袁绍,为吕布军争取足够的时间来积累军力,也不失是一种办法。

    但是,黑山贼虽然在邺城之乱中损失不少,可百万基数摆在那里,加上张燕麾下的黑山jing锐及时撤出,这点损失对于黑山贼来说,甚至连伤筋动骨都算不上。

    单凭两百目的不明的先登营死士和千余吕布亲卫来说,妄言剿灭依托太行山脉,为祸河北数年的黑山贼完全就是个笑话。历史上袁绍集四州三地之力,下了那么大的本钱也不过是勉强压制而已,最终还是曹cāo攻破邺城时再次借朝廷名义招抚,才使得黑山贼归附。

    可逢纪却一直怂恿吕布出兵,甚至不惜将姿态一再放低,摆出一副不剿灭黑山救出袁尚不罢休的态势,逢纪作为袁绍最倚重的四大谋士之一,又以jing通军略闻名,不可能犯下这么幼稚的错误吧?

    而且作为吕布亲卫营首领的宋宪也明确表示支持逢纪的提案,会不会两人之间有什么猫腻?

    无怪乎秦旭这般想,历史上宋宪是有前科的,而且和已经叛逃的魏续私交极好,吕布白门楼失利,这位也是参与者之一。ri子过的太舒坦,只看到吕布军虽然离开了长安,但军队凝聚力非常强,吕布的威望也极高,远不是下邳城中军心涣散,兵将离心的情景,使得秦旭大意之下,没有再将吕布现下及其信任,委任为亲卫营首领的宋宪,联想到ri后反吕三人组的身上。

    逢纪的异常,宋宪的前科,都令秦旭十分怀疑两人之间是不是有了什么瓜葛。

    只是,动机呢?目的呢?

    吕布军和袁绍军除了在虎牢关打过一仗之外,宋宪作为吕布亲卫首领一直同吕布一起,逢纪是袁绍倚为腹心的谋士在经略冀州,二人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交集,更别说是同谋一件事情了。

    秦旭很头疼,总不能去告诉吕布,我怀疑你倚重的亲卫营首领有问题,原因就是我早就知道ri后他会背叛你?

    不说以秦旭的身份说这些话吕布会不会听,秦旭若是敢这样做,估计会被大家当成疯子。

    虽然依仗着对三国历史的先知先觉,大路线上或许能帮助吕布军尽可能摆脱饮恨白门楼的悲剧,但对于和三国中这些顶级谋士玩弯弯绕,着实不是秦旭的强项。

    吕布和张杨推杯换盏,在逢纪和许攸的刻意逢迎下,太守府的会客大厅中宾主尽欢,逢纪借口事不宜迟,同吕布约定明ri午时共同出兵,营救袁尚讨伐黑山。

    明知道是逢纪的计策,但这是阳谋,属于明知其中必定有诈,还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那种。

    秦旭突然感到一种无能为力的挫败感。

    谋士!怎么就没有个能如ri后的陈宫那样有眼光,能看上吕布又能令吕布倚为臂膀的谋士相助呢?

    事情,不可为了么?

    “秦主簿,在想什么呢?”

    秦旭正坐在房间的门阶上看着后世再也难以看到的银河,心中却是没有了欣赏的雅兴,一团乱麻。一个清隽典雅的女声,传进了秦旭的耳朵里,正是消失了好多天不见的蔡琰。

    “蔡xiǎo jiě!你终于又出现了!”见到蔡琰,开玩笑似的说了几句,秦旭感觉心情好了许多,道:“只是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见过这样的星空了,颇有些感触,没什么事。”

    “哦?”蔡琰这次回来似乎心情很好,听秦旭这般说,也挨着秦旭坐了下来,轻吁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是啊,我也很久没有好好的看看星空了。”

    虽然有měi nǚ相伴是件很惬意的事情,但秦旭此时心中却是一直在想逢纪和宋宪的事情,没有发现蔡琰虽然口中说着看星星,眼睛却一直在秦旭的脸上打量。

    “秦主簿是在想逢纪为什么和宋宪站在一条线上了吧?”蔡琰的嘴角露出一丝调皮的笑意,突然凑近秦旭耳边轻轻说道。

    “是啊,这两人……你说什么?”蔡琰轻轻的一句话,传入秦旭的耳中,却不啻于一道惊雷在耳旁炸响。秦旭猛地转过头来,吃惊的看着笑意嫣然的蔡琰。

    蔡琰?这个平ri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才女,怎么会,怎么可能,怎么知道?

    吕布和逢纪的会面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但能一口叫破秦旭所想,想必对逢纪和宋宪的举动,至少也是相当关注过才行。

    不知为何,第一次同蔡琰相遇的情景,竟在此时瞬间出现在了秦旭的脑海中,面对着魏续的威逼,蔡琰看上去惊恐的面容和月光下那把闪着寒光的牛耳尖刀,这令秦旭一直难以相提并论的场景,在此刻竟然变得令秦旭觉得那么的合拍。

    蔡琰,蔡琰!

    洛阳才女,卫氏遗孀,匈奴王后,一个个历史上的身份使得秦旭一开始就以一种可怜的目光盯着这个chuán qí女子。辱魏续,劫诏狱,弃长安,杀曹洪,走河内,蔡琰的冷静大胆多智甚至有些腹黑,都没有令秦旭改变这种看法,甚至出于这种看法,蔡琰在秦旭心中还留下深刻的影子。

    可现在……

    三国历史上,凡是留下名字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在几行青史笔墨之下,有太多不为人知的隐秘,这点秦旭已经深有体会,可没想到蔡琰竟然也是如此。

    “唔!”

    秦旭转头太过迅速,蔡琰凑在秦旭耳边的脸庞甚至还没来得及移开,以至于两人四目相对时,还出现了另外一个接触点。

    温润,滑腻,微凉,嗯,还有些甜味。

    “啊!”蔡琰惊叫一声,芊芊玉手瞬间捂住嘴唇,jing致的面容霎时间飞上一抹红晕,眼神惊慌不定的看着同样愣住的秦旭。

    “秦旭,你!”蔡琰语声中带着一丝羞怒,猛的站起身来。

    医学常识,常人在久坐状态下,猛的起身,是非常不舒服的。会导致头晕、眼花、站立不稳等一系列不良反应。

    蔡琰很不幸身体力行的在秦旭面前将之演绎了一遍。

    “嘭!”

    “啊!”

    投怀送抱?软玉温香?那是小说里的yy,可以尝试下被一个七八十斤的物体迎面砸来是什么感觉。秦旭刚在无意间品尝了蔡琰甘美的嘴唇之后,后脑勺同门槛也来了个亲密接触。果真是报应不爽。

    “秦旭,你没事吧?”蔡琰看到秦旭的惨状和那渗人的响动,也顾不得找秦旭的麻烦,赶忙将秦旭拉起来,焦急的问道。

    “琰姐姐,我刚刚不是故意的。”秦旭心中明白,不趁这个时候把事情说明白,等蔡琰发现秦旭无恙之后,才是受难的开始,见蔡琰忙着帮自己检查伤势,秦旭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说道。

    “好好好,我知道,原谅你了,你头痛不痛?身上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蔡琰一脸焦急,关心的问道。

    “咦?琰姐姐,你回来了?秦旭,你们怎么在一起?秦旭这是怎么了?”

    如同秦旭凡是只要想起蔡琰,必有吕玲绮身影出现一般,好容易通过这个意外令蔡琰暂时原谅了秦旭“无心”的冒犯,吕玲绮突然出现在了两rén miàn前,连珠炮似的问道。

    “呃……”蔡琰见到吕玲绮的出现,像是偷糖吃的小孩被抓住一般,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不小心碰了头一下,蔡xiǎo jiě正在帮我看看,对了,大xiǎo jiě,你怎么到我这来了?”秦旭见蔡琰尴尬,只当是她还纠结于刚刚的事情,连忙对吕玲绮解释道。

    “哦?”吕玲绮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带着怀疑在秦旭和蔡琰两人身上来回打量了几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口中却说道:“爹爹回来说明ri又要用兵,我也想一起去,又怕爹爹不允许,所以来找你问问有何办法,爹爹那么疼你,你去帮我说说,肯定能行!”

    “坏了,差点忘了正事!”秦旭眉头皱了起来,蔡琰像是知道些什么,刚要对自己说,就发生了误会,事情紧急,只希望蔡琰能看在自己后脑勺的份上,不要太过为难。

    看了眼低垂着头的蔡琰,秦旭强笑一声,对吕玲绮道:“大xiǎo jiě你先回去,一会我就去主公那里。”

    “哦!”吕玲绮打量了两人一眼,竟然破天荒的没有立刻拉着秦旭前去,一转身就出了秦旭的小院。

    “蔡xiǎo jiě,刚刚秦旭无意冒犯,ri后任凭蔡xiǎo jiě发落,但主公被逢纪相约共伐黑山一事事关重大,若蔡xiǎo jiě有计教秦旭,还望……”秦旭见吕玲绮就这么轻易的走了,也没有多想,硬着头皮对恢复了平ri间模样的蔡琰说道。

    “任凭我处置?”蔡琰轻轻的咬了咬嘴唇,不知想到什么,俏脸上又是一阵红晕闪过,低声问道。

    “是!”秦旭苦着脸道。

    “不知道秦主簿可还记得魏续?”蔡琰轻轻一笑,问秦旭道。

    “魏续?”秦旭疑道:“魏续不是已经离开我军很久了么?怎么这事还同魏续有关?”

    “想必秦主簿对那ri魏续与我之间的事情十分好奇吧?”蔡琰似乎没有发现秦旭略有些焦急的目光,慢慢的说道:“其实那ri我主要是想从魏续手里,得到一本名册!”

    “名册?不是求魏续救蔡中郎么?”秦旭越听越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