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贾诩投效(下)

    ;

    蔡琰似乎忘记了刚刚被秦旭轻薄之事,神sè平静,像是平ri间聊天一样,将初遇秦旭时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只是此中秘辛,只听得秦旭目瞪口呆,几乎对所依仗的三国史书中的记载完全颠覆。

    从蔡琰的口中得知道,董卓,这个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恶贼,竟然是灵帝临终前秘密托付天下的托孤之臣?难怪明明少帝年幼且愚鲁,更易一个志在天下的权臣掌控,若是当初董卓有心,完全不必换上当时被朝臣一致认为贤能的献帝,平白背上骂名不说,还为自己未来树下一个强敌。

    因为灵帝在世的时候,认为何进之妹何皇后之子刘辨轻佻无威仪,灵帝之母董太后也数次劝立刘协,但当时何进家族的势力,已经不是病重的灵帝可以控制的了。为怕灵帝死后刘辨被何进立为皇帝,而使得外戚专权的事情再次发生,重蹈汉初吕后乱政之事,董太后说服皇帝,秘密在朝臣中给刘协留下了一大批死忠势力,为首的,在内为上军校尉蹇硕,在外则是前将军董卓!并且留下一份联络名单,一分为二,分别由两人掌管。

    灵帝死后,何进果然矫诏立刘辨为帝,何太后临朝听政,何进同袁家当代家主袁槐辅政,威势一时无两,灵帝生前心腹宦官蹇硕密谋杀掉何进,却被宦官郭胜出卖被何进斩杀。时任中军校尉的袁绍出计,杀尽宦官以防止宦官专权之事发生,却没想到何进的弟弟禾苗,竟然也是这份名单上之人,并且蹇硕死后,这份名单也落到了何苗手中,并且假计说服何进,招董卓进京诛杀宦官勤王,却没想到何进运气不好,胆子也肥,被宦官假传太后何太后召见,便孤身进宫,被杀于嘉德殿中。

    而何苗运气也是不太好,身份敏感又负有绝密使命,不但被朝臣怀疑,甚至连名单上的人也对他持怀疑态度,最终死在吴匡和董卓之弟董旻剑下,所持名单几经辗转,竟然到了蔡邕的手上。

    董卓掌控洛阳后,不但废掉少帝改立灵帝遗诏中的刘协为帝,还遵照灵帝遗旨大赦重用党锢之祸中蒙受冤屈的党人,一开始倒是真的想当个如霍光伊尹一般的贤臣,奉天子以令不臣!

    为报何进鸩杀董太后之仇,董卓用同样的手法杀死了何太后,又为了确保尚且年幼的刘协的帝位不受威胁,甚至杀死了少帝刘辨,朝野诸臣摄于董卓威势,竟然没有一个人反对。

    皇帝的感恩和诸臣的恐惧,又掌控了朝堂所有的权力,渐渐的令董卓的野心慢慢的大了起来,行事愈发肆无忌惮,不但开始作威作福,甚至将目光放到了曾经帮助自己稳定现在身份地位,却对董卓行为不满的名单上一部分人的身上,大批的血洗,大批的屠杀。

    董卓知道手中的名单只有一半,而另一半不知所踪,便单独成立了一个特殊的组织,暗影!由心腹之士掌控。

    暗影成员广布天下,负责调查令外半份名单的同时也在各地安插眼线,历经数月,终于得知另外半份竟然在蔡邕手上。

    可蔡邕乃是天下名士,海内大儒,若是用强,以蔡邕的脾气,或许董卓永远也不会知道另外一半的人是谁,只得对蔡邕百般提拔,甚至三ri之间,累升尚书令、御史大夫、谒者仆shè,一时间荣宠无限。

    董卓被吕布诛杀后,名单不知所踪,王允将蔡邕下狱,目的之一,也是为了要蔡邕手中的那份名单。

    “那份名单难道就在魏续手上?”听完蔡琰宛若家常一般的话,秦旭只觉得好像在听天书一般,史书上的几行笔墨,又怎么比得上亲身经历者的叙述,听蔡琰说到这里,秦旭问道。

    “董卓被吕将军诛杀时候,便是由魏续收拾的董卓尸身,所以一定是在他的手上!王允老贼得不到爹爹手中的名单,便将爹爹下狱,我本想用魏续手中那份作为交换让王允放人!”蔡琰星眸中闪过一丝寒意,低声道:“只是魏续这厮着实狡猾,虽然不知道那份名单的作用,但却以此为机要挟与我,我本想得到名单后便杀了他,却没想到被你这惫懒的家伙给搅合了。”

    “那份名单看起来你还没有到手?”秦旭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今天蔡琰和自己说这些究竟和逢纪有什么关系,但还是耐着xing子问了下去。

    “魏续那厮命大,当ri我确实是为了那份名单没有杀他,但也得知了那份名单没有在他身上。”蔡琰的嘴角涌上一丝笑意,道:“多亏你从诏狱中救出我爹爹,令我从爹爹那里得到了一个更有用的消息,终于知道了名单的下落!而且还抓到一个人!”

    “抓人?你?谁啊?”秦旭满脸怀疑的看着蔡琰娇娇怯怯的身段,让蔡琰脸sè顿时绯红。

    羞怒的看了秦旭一眼,蔡琰说道:“你别管我是怎么抓到的,但这个人是一个你十分推崇的人!逢纪的诡计也是这个人看破的,本来还想给你个惊喜,现在看来,哼!”

    “我推崇的人?”秦旭闻言一愣,在同蔡琰一起的ri子不长,出于怕被人当成疯子,平ri间也没有对三国人物进行过任何品评,现在蔡琰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令秦旭一愣,不过随即一个名字,出现在秦旭脑海之中,令秦旭欣喜若狂!

    贾诩!?在长安时,为了令吕布重视城外的西凉残军,秦旭对贾诩的能力夸了个十足十,但是蔡琰的确在场。

    但是这可能么?从十万西凉军守卫的如同铁桶一般的长安城中抓人,怎么可能?

    “琰姐姐,好姐姐,别开玩笑了,快告诉我是谁?”秦旭不确定的看着蔡琰,满脸的讨好。若真是那位大哥,那一直困扰秦旭的,吕布军无谋士的问题瞬间就解决了,既然能通过蔡琰告诉秦旭逢纪的yin谋,那么这人对吕布军还是有好感的,至少不希望吕布军就这样被一个圈套绞杀。很有成为吕布军谋士的可能。毒士啊,天下谋士中排名至少前三,若是真能为吕布军所用,那……

    “跟我来!”蔡琰见秦旭耍宝,捂嘴一笑,道。

    怀城一角,一间只有十几平米大小的房间,一盏灯光如豆,一个身着家居服饰的中年文士正捧着一卷竹简,饶有兴致的在品读,仿佛这只有数百字的竹简上面写的都是金玉良言似的,文士看了快半个时辰,依旧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

    “文和先生,昭姬来看您了,此地住的可好?”蔡琰带着秦旭在门外看了半天,也不见这文士动上一动,真是好耐xing,蔡琰只好推门而入,笑语道。

    “贾诩阶下之囚,可不敢当蔡小姐先生之称。”中年文士起身道,jing瘦的身躯,清癯的面容,相貌十分普通,唯有一双深邃的眸子,彰显着绝世智者的风采。

    “文和先生还在怪罪昭姬失礼么?”蔡琰脸sè变得十分委屈,变换之快令身旁的秦旭瞠目结舌,果然是越漂亮的女人越不好惹,连贾诩这等老狐狸都能抓住的女人,刚刚却被秦旭给轻薄了,而且还答应任她处置?想到这里,秦旭突然感觉自己背心有些发凉。

    “哈,怪罪可不敢当,吕布那厮却是好福气,有了貂蝉还不够,竟还有蔡小姐这般奇女子为其奔波,当真是英雄了得啊!”贾诩话语平淡之极,道:“可惜吕布太过骄狂,怕是听不进蔡小姐的良言相劝啊!此次进剿黑山,怕是要折戟于此喽!”

    “文和先生莫要打趣昭姬!先生执掌暗影,若是真要离开,昭姬怎拦得住!”蔡琰嘴上说着,眼角却在盯着秦旭听到此话的反应,见秦旭丝毫无动于衷的样子,俏脸上闪过一丝失望。

    恐怕蔡琰是白失望了,秦旭哪里是无动于衷,在这中年文士承认就是那位名传千古的毒士贾诩贾文和之后,秦旭的心中便涌起了巨浪。不单单是因为见到这三国名人,更是因为贾诩的另外一个身份。

    之前蔡琰向秦旭说起那段秘辛之时,曾经提到过董卓麾下有一只用来诛杀名单上人和在各地安插探子的组织,名叫暗影,却没想到首领竟然就是贾诩。而且听蔡琰话中的意思,逢纪之事情竟然是在贾诩被蔡琰“囚禁”之中就知道了,若非未卜先知,或许真如蔡琰所说,贾诩若是真想离开,这连个锁都没有的小房间,还真就困不住贾诩。

    难道贾诩真的像自己心中所奢望的那样,看好吕布?秦旭难以相信。

    “这位就是秦旭,秦主簿吧?”贾诩的目光转移到了蔡琰身边的秦旭身上,眼中露出一丝笑意。

    “正是秦旭,见过文和先生。”有了之前贾诩不出门,便知逢纪事的前科,秦旭倒是没怎么惊讶,冲贾诩见礼道。

    “看来真是老了,蔡小姐的眼光哪里差的了!”贾诩扫了一眼一脸紧张的看着秦旭的蔡琰,打趣道。

    “咳咳!”秦旭之前只被贾诩的身份震惊,还真就没听清楚贾诩取笑蔡琰的话,不太明白贾诩此话之意,只能假咳两声,道:“文和先生学究天人,智谋如海,不知对我主公吕布如何看?”

    “哈哈!”贾诩突然大声笑道:“吕布其人如何,贾某尽知,秦主簿莫非想要劝贾某侍奉吕布那厮不成?”

    这尼玛是毒士么?这简直就是毒舌!变着法子说咱是傻子不成?已经对历史上记载的三国人物的xing格同现实中不符的事情,秦旭自认从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已经有了免疫,但听到历史上一向独善其身的老狐狸贾诩突然说出这番话,秦旭还是感觉有些不适应。

    “文和先生真……真是……真是诙谐啊!”好在秦旭在前世商务谈判时磨练出了一幅好心xing,咬牙忍住要锤贾诩两拳解解气的想法,强笑道。

    “秦主簿勿恼!”贾诩却丝毫没有在意秦旭的想法一般,看了身边俏立的蔡琰,突然有些神秘兮兮的说道:“不知道秦主簿有没有兴趣和贾某做个交易?”

    “……”

    数十年后,被后世史书称之为帝国崛起之策,又被称为不可破解之谜的谈话,在蔡琰的见证下,年仅十五岁的秦旭奇迹般的将贾诩拉上了战车。谁也不知道秦旭究竟付出了什么样的承诺,才令这个以独善其身而著称的绝世智者,在吕布军身处浮萍之末,危若累卵时,毅然决然选择了加入。

    只知道在许多年后,已贵为丞相的贾诩去世,举国皆哀,唯独秦旭在贾诩墓前大笑三声,又大骂了三声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