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温候反计

    ;

    当秦旭站在吕布面前时,吕布有种要杀了秦旭的冲动。.. 访问下载txt小说..

    明ri就要出征,正美滋滋的同娇妻美妾大被同眠,用实际行动在另一战场展示飞将之勇猛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有人带着女儿组团来刷,差点弄的常胜将军丢盔卸甲,在这种情况下,任谁也不会笑脸相迎。

    “秦旭,你最好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吕布披着小衣走出房门,英挺的面容上写满了狰狞,脖颈间青筋暴露,死死的盯着一脸尴尬的秦旭和紧着往秦旭身后躲藏的吕玲绮,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这个……秦旭打搅主公雅兴,真是罪该万死!”秦旭也没有想到吕布明ri就要出征还这么有雅兴,冷汗淋漓之下,有些语无伦次。

    “哼!去书房!”见吕玲绮正探头探脑的向房间里面瞟,吕布也难得的老脸微红,瞪了秦旭一眼,对两人说道。

    吕布虽然被称为天下第一猛将,平ri间却是极喜欢看书抚琴,也难怪能同倔老头蔡邕交上朋友。初次见道猛人吕布竟然还有这般爱好时,秦旭真被吓了一跳,不过想想吕布在历史上躲过袁绍追杀时,就是借在帐中抚琴之机,狠狠的涮了老袁一把才得以全身而退,也就释然了。

    书房中摆设十分典雅,完全不像是印象中一个以武力著称之人应处之所,配上吕布现在铁青的面容,更是显得格格不入。

    “就……就为了玲儿这点事?你竟然敢……”吕布的眼神如同鹰隼般盯着秦旭,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充满寒意,摄人心魄,声音之大几乎可以掀翻房顶,暴怒道:“秦旭,你这竖子!你恃宠而骄,狂妄自大,目无尊长,仗势欺人,妇人之见,祸乱朝纲……你!你!”

    “噗嗤!”一开始还被暴怒中的吕布吓得花容失sè的吕玲绮,听到吕布语无伦次的骂声,忍不住突然笑出声来。

    “哼!玲儿年幼,又是一女子,这件事情想也别想!真该听你娘亲的,好好的一个女孩子,整ri间总是琢磨打打杀杀,看以后谁敢要你!”吕布也意识到了自己话中的不妥,一时间也拐不过弯来,狠狠的瞪了一眼一脸无辜的秦旭,索xing倒背着双手,不再看向两人。

    “爹爹!”吕玲绮见吕布将火气又烧到了自己身上,凑上前去,满脸委屈的摇晃着吕布的胳膊,腻道。

    “不行!明ri我便要出征,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你娘身边,哪里也不许去!”吕布被吕玲绮的撒娇大法整的一点脾气没有,但还是口气坚定道。

    “爹爹你欺负我!我现在就找我娘去!”吕玲绮眼中闪过一丝促狭,小脸微红,佯怒道。

    “别!”吕布话一出口,就发现无论是吕玲绮还是秦旭的脸上都是一副古怪的神sè,哪还能不知道是被吕玲绮的小计俩给耍了,却又奈何不得宝贝女儿,只能叹了一声道:“玲儿乖,此次出兵非比往常,下次,下次爹爹一定带你去,好不好?”

    “不好!我就要跟爹爹去!”遗传了严氏的美貌却没偏生带着吕布脾气的吕玲绮,见吕布服软,那还不赶紧蹬鼻子上脸,打蛇随棍上,满脸的不依,令吕布这面对千军万马尚且不惧的猛将颇感头疼。

    “玲儿!爹爹留下秦旭给你玩好不好?”吕布对吕玲绮温声说道,眼睛却是狠狠的示意一旁看戏似的秦旭赶紧救场。

    “咳咳,不但乱骂一通还要把我留给吕玲绮玩?”秦旭一头黑线,满脸无辜状的看着吕布怒气槽爆满却又拿吕玲绮无奈的模样,心知若是再不说些什么,说不定会被吕布记恨,只得道:“主公,大小姐秉承了主公的威武,实乃巾帼之英豪,虎父无犬女,真是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鬼都能听得出秦旭话中的言不由衷,吕布的脸庞有扭曲的趋势,看着吕玲绮满脸羞涩自顾自怜的样子,压低声音,怒道:“说人话!!”

    “大小姐xing子极似主公,不过难耐闺中烦闷而已,既然主公那ri应承下只带宋将军的亲卫营去,不若就令大小姐在陷阵营高将军那里厮耍几ri可好?”秦旭着重在关键字眼上加重了语气,将亲卫营的指挥权和所有权混淆了一下。

    吕布楞了一愣像是没有听懂秦旭话中之意似的,沉吟了一下,看了一脸不满的看着秦旭的吕玲绮一眼,慢慢道:“玲儿,爹得这次着实不能带你去,不若你就同秦主簿一起,去你高顺叔叔的陷阵营中玩耍几ri可好?”

    “爹爹!”见秦旭不可靠,吕玲绮嗔怒的白了秦旭一眼,可怜巴巴的看着吕布,做着最后的争取。

    “玲儿,我记得离开长安时,爹爹还交给你一项军令呢?你可有完成啊?”吕布瞥了眼勃然变sè的秦旭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却是一脸严肃的问吕玲绮道。

    “军令?”吕玲绮一愣,瞬间明白了过来,吕氏两父女对视一眼,不怀好意的目光同时看向秦旭!

    这绝对是自找的!就算是要找个由头提醒吕布,也犯不着拿吕玲绮当挡箭牌啊。想起离开长安来河内时吕玲绮的“尽职尽责”,秦旭叫苦不迭。无由生出一阵感叹,现世报,来的快啊,

    吕布被秦旭和吕玲绮的“琐事”折腾了半宿,赶到怀城之外时,已近午时。宋宪率领的亲卫营同逢纪带来的先登营早已蓄势待发,看着吕布铁青的脸sè和一双jing光四shè的鹰眸周边淡淡的黑sè痕迹,前来送行的逢纪和许攸也不敢多问,反倒是张杨用一副男人都懂得的目光满含深意的冲吕布点了点头,令吕布脸sè更加难看。

    见千余人浩浩荡荡的离开怀城,逢纪同许攸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得意。

    或许是记恨秦旭“意志不坚定”的吕玲绮一脚踹开秦旭的房门,也不顾秦旭衣衫不整的模样,在被响动惊动的蔡琰笑意妍妍的目光中,板着小脸将秦旭揪到了军营之中。

    秦旭其实是个很会交朋友的人,作为前世的“成功人士”,秉承着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的原则,和高顺相处愉快,加上河内途中之事以及邺城的大收获,共同战斗过的情谊,使得秦旭也成了陷阵营中的熟人,加上在司马冒和孔二愣子的添油加醋版的吹嘘下,之前的秦旭狂言要加入陷阵营的话也就没有人再当笑话说起了。

    而作为吕布独女的吕玲绮,更是因为怀城外秦旭那一番声行并貌的讲述,在陷阵营中颇受欢迎。

    只是这两人来此的姿势,却是差点令以军纪严肃的陷阵营乱了阵脚。

    吕玲绮好歹还算照顾秦旭衣衫不整的影响,没有骑马,反而是叫太守府的马车将两人送到军营,只不过这一路上吕玲绮不知道是怪秦旭在吕布面前的“背信弃义”,没有坚持帮自己说服吕布答应同行,还是想找回来河内时的“严师威严”,一路之上基本没有同秦旭说过话,秦旭心中有“鬼”,见吕玲绮板着俏脸的模样,也就知趣的没有招惹。

    秦旭是被吕玲绮揪着耳朵下车的,也不知道这丫头从哪里学来的这个,本来见吕玲绮抢先跳下车向秦旭伸出手,还以为吕玲绮毕竟是小女孩心xing,冷落了这一会儿就耐不住xing子,没想到竟然受到这种“待遇”。

    好在吕玲绮也发现了陷阵营正在cāo练,七百多双亮瞎了的眼眸注视下,赶紧放开了秦旭,否则秦旭苦笑之余还真有种要钻地洞的想法。

    “玲儿,都是大姑娘了,怎么还这般胡闹?”忍俊不禁的高顺迎了上来,神sè古怪的看了秦旭一眼,假的不能再假的训斥了吕玲绮一句,就将两人带进了军营中。

    “哄……”

    就在秦旭两人同高顺一起进入军帐之中后,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狂浪似的大笑之声,惹得吕布军其他军士均是不解的向陷阵营驻地伸来好奇的目光,不知道这群平ri间都同他们主将高顺一般不苟言笑的骄狂兵士,竟然这般失态。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吕玲绮小脸扭曲的快要哭出来似的,扭着小手低着头不敢看秦旭苦笑的面容,哪还有刚刚半分英雌之模样,不安的低声道。

    “……”秦旭唯有苦笑,毕竟来自不同的时代,除了感叹这段时间在军中积累的威望,尽毁在吕玲绮小手之下外,还真生不出半分气恼的感觉来。

    “高将军!主公有密令,这是主公调兵虎符,请验看。”秦旭好容易从这尴尬的气氛中拜托出来,对正莫名打量两人的高顺说道。

    “不错!正是主公的虎符!陷阵营上下七百一十人,谨遵军令!”高顺在秦旭拿出虎符之后,眼中讶然一闪,毕竟是世之名将,神sè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接过秦旭手中的虎符,仔细验看之后,点了点头。

    吕玲绮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秦旭拿出吕布调兵的虎符,不知道一向对军权十分敏感的吕布,竟然会将陷阵营的兵符给秦旭,正惊讶间,只听秦旭道:“高将军,宋宪反叛,伙同逢纪、许攸等人yu陷主公于不利,赖主公英明,早察其意,特命,陷阵营以高将军为首,借随大小姐出游之借口,出兵黑山,反击贼众!”

    “啊!?”高顺还好,吕玲绮却是满脸不好意思的看着秦旭,令秦旭不由自主的摸了摸鼻子,想起昨夜吕玲绮睡着之后,和吕布的一番密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