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魏续之死(下)

    ;

    马蹄声由远及近,身着玄甲的骑兵,快如疾风。阅读 .. ..冲着吕布军的临时营地而来。

    尚未来得及休整的吕布军亲卫营全军戒备,围绕在吕布的帅帐前,结成防御阵势。宋宪更是一马当先,手持长刀,立在阵前。

    “是大xiǎo jiě?”眼尖的亲卫营兵士见到奔驰而来的大队骑兵当前一人的面容时,顿时大叫道“是高将军的陷阵营!”

    “真的是大xiǎo jiě!大xiǎo jiě一个女子,怎么跟高将军到这里来了?”

    “笨呐!大xiǎo jiě武艺得主公真传,怎么不能来?依我看,定是主公的伏兵,得亏魏续那逆贼见势不妙溜得快,否则,哼哼!”

    “咦?你看大xiǎo jiě的手上怎么提着一个人?怎么好像是魏续那逆贼?”

    “玲儿!你怎么来这里了?”吕布听到外面亲卫营的议论声,走出了营帐,刚好遇到一脸不忿模样的吕玲绮,板着小脸走到吕布面前,冲吕布娇哼一声,将手中人向地下一扔,便钻进吕布的帅帐。

    “真的是魏续?”亲卫营兵士低声惊叫道。

    “主公在此,尔等这般,成何体统,各司其职!”宋宪的脸sè铁青,竟是看也不看趴在地上,被吕玲绮摔的七晕八素的魏续,大声对围观的亲卫营兵士大吼道。

    “这丫头这是怎么回事?”吕布正被吕玲绮弄得一头雾水,看也不看地上的魏续,问随后赶来的高顺道。

    高顺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甲胄上也满是尘土,还没来及向吕布见礼,就听到吕布满是疑惑的问话,平ri间古井无波的面容,竟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嘴角微微向后一瞥,暗中指了指正在不停揉腿的秦旭。

    “秦旭!你小子又给我惹了什么事?”吕布见到秦旭就气不打一处来,疾言厉sè的问道。引得吕布亲卫营的兵士都好奇的看着这个把吕布气成这样的家伙,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物。

    宋宪看向秦旭的眼神更是复杂,本来吕布对待秦家人的态度就令他这跟随吕布出生入死多年的“老人”看不惯,之前秦旭默默无闻也就罢了,可这小子扰乱诏狱,擅自营救蔡邕,使得王允同吕布提前撕破脸皮,吕布竟然连一句重话也不说,就这么任他胡作非为;长安之乱,魏续反叛吕布竟然也能和他扯上关系,吕布竟然听信这个孺子之言,弃长安投河内,做起了张杨的客军还不消停,后来更是得罪了实力强横的袁绍,邺城的粮草兵马是那么好拿的?可吕布依旧对这小子的胡来不闻不问。

    当时的宋宪真想揪住自己主公的脖颈,好好的问问吕布是不是吃错药了?吕布和袁绍的综合实力,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这不是把自己往绝路上逼么?这小子是你私生子啊还是你女婿啊?这般宠法,偌大一个吕布军,两万余人,就让这小子这般胡乱折腾?让宋宪对吕布更加的不满起来。正巧这时逢纪来到河内,间接的令宋宪知道了好兄弟魏续似乎现在过得很惨,在李傕郭汜麾下很不得志,这才坚定了反叛吕布的想法,将吕布军对邺城的所为告诉了逢纪,安排了这次袭杀吕布的行动。

    可就在之前,听到魏续同先登营校尉张南的谈话,见魏续拿出了袁绍军秘而不宣的利器,宋宪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作为袁绍谋士,身处冀州的逢纪为什么会知道风马牛不相及的魏续的消息,还特地让自己知道的原意。

    看似天衣无缝的计划,却出现了这么多的意外,先是亲卫营竟然好似事先得知会出现反叛一般,全副武装以逸待劳,袭杀吕布的行动破灭,先登营全军覆没,校尉张南不知去向,魏续偷袭失败,被擒丢在地上,现在高顺的陷阵营又出现,再不明白这所谓的意外多了,就不是意外这么简单的道理,宋宪就是真傻了。

    看着眼前这个被吕布骂的苦笑不已的小主簿,宋宪突然发现有些竟然恨不起来了。

    “笑什么笑?”吕布见被宋宪呵斥过的亲卫营兵士,虽然散开jing戒,却一个个仍旧竖着耳朵,不时的向这边瞟,正气不打一处来,瞧见秦旭的苦笑,吕布哪还能有好脾气,怒道:“到底怎么回事?昨晚给你说的话你当耳旁风?怎么又让玲儿搀和这些事?还,还抓了魏续?”

    见吕布说到吕玲绮抓了魏续的时候眼中闪过的一丝骄傲,秦旭才把心放到肚子里,松了口气,道:“主公,大xiǎo jiě得您真传,我如何能限制的了她的行动?再说,大xiǎo jiě之前在邺城擒了三将,只不过听我说,哪有现在这般威风?”

    “唔!”听了秦旭的解释,吕布不置可否,眯着眼看了秦旭一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道:“那玲儿刚刚这般,又是怎么回事?这丫头生谁的气?”

    “咳!主公,这个,我等随高将军疾驰而来,大xiǎo jiě一马当先,可赶到时只遇见了落荒而逃的魏续,这个,可能是……”秦旭简约的将事情给吕布说了下,略显尴尬的说道:“可能是大xiǎo jiě因又没有赶上瞻仰主公的英姿,所以才这般的吧?”

    “哼!一会再教训你!”吕布看了眼一脸苦涩的秦旭,怒道:“还愣着干什么?半柱香后若是玲儿还不消气,你就滚进来受死吧!”

    “诺!……”

    好容易打发了急着去安慰宝贝女儿的吕布,秦旭呲牙咧嘴的揉着刚刚结痂的大腿内侧,这在马上的时候还能忍忍,怎么下了地这般抽搐难忍?不知道这次又崩裂了几道,这般钻心的疼。

    “秦主簿,这是上好的伤药,应该对你的擦伤有用!”正在秦旭一脸苦sè疼的跳脚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拿着纸包的大手,而手的主人,赫然是这次反叛的主角,不如意外应该被吕布斩杀的宋宪。

    “哦,谢谢!可疼死我了!”疼的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的秦旭也顾不得多想,见反叛被平息,宋宪依旧能够指挥吕布的亲卫营,便知道这宋宪要么就是临阵后悔,要么就是被吕布宽恕了。不再威胁到吕布就好,前世秦旭就很能交朋友,也没必要和一个没有了危险的人为敌,接受了宋宪的好意。

    宋宪倒是被秦旭的态度吓了一跳,本以为秦旭就算是不讽刺两句,也得故作清高的训斥几句。毕竟看上去秦旭和吕玲绮关系这般紧密,连吕布想知道吕玲绮为何生气还得问问秦旭才能得知,加上能随着高顺陷阵营一同来此,若说秦旭不知道其中内幕,打死宋宪也不相信。

    宋宪既然已经得知魏续利用了他,那么先前的一切所谓怨仇都没有了前提。既然如此,对于秦旭,宋宪也乐得借此机会表示一下亲近。

    没想到秦旭的表现,似乎根本没有一点恃宠而骄的样子,还拍着自己的肩膀说谢谢,令之前因为魏续的事情,恨秦旭恨得要死的宋宪,竟然生出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来。

    “秦主簿,末将,末将有一事相求,万望秦主簿能成全!”宋宪见秦旭这般好说话,咬了咬牙,突然开口对秦旭说道。

    “相求?求我?”秦旭有点莫名其妙,你送我的药我还没找个没人的地方敷上呢,你这刚刚送出手就有事相求?这个,难道这后世送礼办事的歪风恶俗,在这汉末已经泛滥成风了?不过宋宪不管如何,毕竟是吕布的亲卫营统领,面子还是要给的,道:“宋将军太客气了,秦旭不过一个小小的主簿,可当不得将军自称末将,有何事,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办得到的,一定尽力去办。”

    秦主簿的话若是放在后世,是个人都听得出里面的歪歪绕,但没想到宋宪听到后,却像是得了定心丸一般,一脸凝重,拱手道:“秦主簿,魏续谋反,yu害温候,其罪当诛!但,但毕竟曾同宋某情若兄弟;宋某不敢奢望求温候原谅魏续,只是我想请秦主簿在主公面前替宋某求个情,便由宋某,便由宋某亲手送我曾经的兄弟走吧。”

    “什么?”秦旭听到宋宪的话,一开始没有听懂,惊讶的看着宋宪,待看到宋宪一脸的悲痛之时,才明白宋宪所谓的送魏续走的真实含义,看了看眼前单膝跪地,抱拳低头的宋宪,和被吕玲绮丢在地上昏死过去的魏续,秦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背过了身去。

    宋宪、魏续!虽然在汉末群雄中只不过是两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能够在青史留名,也不过是因为他们衬托了名震三国的几位顶尖大将的名声而已,根本拿不上台面。但当秦旭真正的参与进来的时候,才发现,无论两人在汉末历史中多么的渺小,至少在秦旭看来,他们不再是几行汉字,而是人,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有情有义。

    “多谢秦主簿!宋某领您的情。ri后但有差遣,宋某必将谨遵吩咐!”宋宪见秦旭答应,顿时露出一丝喜sè,重重的冲秦旭的背影抱了抱拳。

    “小子处理的不错!我之前还在想怎么和玲儿他娘交代呢。宋宪受人蒙蔽,就不要再同他计较了。”秦旭在帅帐外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敷上了药,感觉好了许多,赞叹宋宪这药药效不错的同时,不得不依照吕布的吩咐“滚”进了吕布的帅帐。正看到吕玲绮窝在吕布怀中,看来吕布哄女儿的本事不错,至少不用“受死”了。

    “主公,袁绍已经知道了我军在邺城的所为,估计之前是担心袁尚的安危和主公的威势,加上邺城粮尽,才命逢纪用这等卑劣的计谋算计我等。”秦旭却没有吕布那么好的心情,在得知同魏续一同逃走的还有先登营校尉张南之后,正为袁绍接下来的动作而焦急,道:“现在河内怕是已经回不去了,我来时已经请高将军传信张辽、成廉二位将军擒拿逢纪许攸,而后见机行事,至于我军将何去何从,还请主公定夺!”

    “秦旭你这胆子,真像玲儿所说,时大时小!袁绍小儿麾下,不过些泥豕木犬,能耐我吕布何?”吕布见秦旭一副皱眉的样子,嗤笑一声,满不在意的说道“当年在虎牢关时,他袁绍率十八路诸侯,不照样被杀的丢盔卸甲,溃不成军?便是那曹cāo,不也是差点成我戟下亡魂?不足虑,不足虑!”

    “这……”秦旭无奈的看着只顾着安慰吕玲绮的吕布,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