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螳螂捕蝉

    ;

    怀城之南,吕布军营地之外,成廉为首的飞骑营正同随张杨一起到来的大嗓门将军等人对峙。

    成廉的话令大嗓门武将眼中冷光一凝,握着长刀的手不由得握的更紧。

    而张杨在骑在马上的身躯显得有些僵直,眼眸中的犹豫和挣扎使得面容显得有些扭曲,很快就被成廉看出了猫腻。

    “张太守,您麾下这些人当真是不守规矩!罢了,既然您有要事,就请单骑入营吧。”成廉jing惕的看着大嗓门将军手中的长刀,对张杨说道。

    “不可!”张杨还未答话,大嗓门将军忽然道。

    “这位将军不是说有要事么?怎么又不允许张太守入内了?”成廉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嘲讽,问道。

    “成将军,莫要管我,速速通知奉先,切不可听信……”张杨的脸上露出一丝决然,突然大声对成廉说道。

    “住口!”没等张杨说完,大嗓门将军隐在张杨本后的左右猛然挥起,手中刀柄击在张杨后脑之上,将张杨打下马来。

    “尔等究竟是什么人?竟敢挟持张太守,诈我军营!”成廉挥手止住身后yu上前的飞骑营兵士,眯着眼睛盯着大嗓门将军问道。

    “哼!”大嗓门将军见被识破,不屑的看了眼昏迷的张杨,长刀一指成廉道:“本将乃袁公麾下先登营大将麹义,你家主公已被我家审先生擒杀,你等还不速速下马受降!”

    “哈?主公被擒?下马受降?”成廉仿佛听到了一个大大的笑话,冲身边兵士使了个眼sè,道:“这等言语也只能骗骗稚子孩童,妄称大将的无名之辈,还没睡醒吧?”

    “贼将休狂!可敢出营同麹某一战否?”麹义被成廉轻蔑的目光看的一阵火起,身为袁绍最为倚重的先登营大将,本就十分自傲,哪里受得了成廉这顿奚落。

    只是吕布军营门前守卫颇为森严,便是身后有数百先登营兵士,明知道吕布军营中空虚,强攻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拿的下来的,令麹义生出一种狗咬刺猬无从下口的憋屈感。

    “成某乃是温候麾下大将,斩你这等鼠辈,恐污了我的宝刀!”成廉蔑笑道,根本无视麹义的激将法,成廉心中清楚的很,只要保住大营不失,便是大功一件,更何况若是乱战中伤了地上的张杨,那吕布的怒火可不是一般人承受的起的。

    “无胆鼠辈,以为龟缩在内麹某就奈何不了你们么?”麹义狞笑道:“今天就让尔等长长见识!”

    “不好!”成廉目光一凝,虽然不知道麹义在玩什么花样,但见以麹义为中心,身后的先登营兵士竟是举起了一种成廉从未见过的弩弓。一种危险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成廉第一个反应就是拨马避开。

    “嗖嗖!!”

    麹义率领的先登营使用这种利器,可不是区区魏续和审配能比的,深知这种利器缺陷的麹义,令兵士纵马成数排,shè完之后便从军阵两侧退到最后装填,以此保证弩箭不会间断。

    这样的打法和如此威力的弩箭是飞骑营将士从未见过的,很快就出现了巨大的伤亡,成廉虽然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可仍旧中了招,不但马匹被shè成了筛子,肩膀和大腿上也被弩箭穿了几个小孔。

    好在成廉见机得快,俯身在马一侧,虽然被倒下的战马砸的血气上涌,总归xing命没有大碍。

    可飞骑营其他兵士可没有成廉这般好运气,被这接连不断的弩箭压制的没有还手之力,纷纷中招倒地。

    “哈哈!”麹义脸上满是得意,故意慢腾腾的走进只剩下零星抵抗的军营大门,指着被战马压住的成廉狂笑道:“吕布麾下大将?呸!还不是中了我家审军士的妙计?给我拿下!”

    “贼子敢尔!仗着jiān计算什么好汉!”成廉眼眶yu裂,终于明白之前为什么麹义明明有这利器,却还拿张杨当挡箭牌,费了如此多的口舌。目的竟是做出要强攻的样子,吸引成廉集合战力防守,而麹义却是打着杀伤吕布军留守战力的主意。军营中留守兵将本就不多,由于自己的大意,飞骑营几乎全军覆没,营中的战力只剩下了侯成的弓兵营和一些非战斗杂兵在抵抗,可哪会是这些人的对手,除了紧紧围在吕布家眷所在的中军大帐做殊死抵抗外,别无他法!见伤亡一再增加,成廉现在恨不得将麹义碎尸万段!

    “骂吧,骂的越狠我越高兴!”麹义见成廉气急败坏的模样,挑了挑眉毛,嗤笑道:“我可是给过你和我单挑的机会,可是你不要啊!”

    “你……!!”成廉被麹义的话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却又无可奈何,加上手臂胳膊都受了重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先登营兵士绑了。

    “不过看在你这么配合本将军的面子上,我就让你亲眼看见我擒了你家主公的家眷,再连同你的狗头和逆贼张杨一同报功!”麹义一脸的得意,

    “将军,两位先生和吕布家眷现在都被困在中军大帐之内,请将军示下!”一名先登营兵士向麹义报告。

    “示下什么?不是命令你们去抓出吕布家眷么?”正在享受折磨成廉乐趣的麹义一脸不耐的说道。

    “可……将军,我军的弩箭用完了!”兵士小心翼翼的说道。

    “什么?”麹义的大嗓门顿时又增加了十几分贝,怒道:“弩箭用完了,你不会用刀么?我们先登营难道没有了弩箭就怕了不成?”

    “哈哈!哈哈!”成廉看着麹义的作态,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被先登营兵士死死压住,犹自身躯抽动,笑个不停。

    “将军,对方之中有神箭手,已经伤了我们十几个兄弟了。”那兵士见麹义被成廉的笑气的脸sè发青,不得不低声道。

    “吕布估计已被审先生擒杀,其麾下定然乱作一团,事不宜迟,你快马去怀城请审先生速速发兵来援,我还就不信这区区千余弓兵,对上数万河内军,他们还有多少弓箭可用!”麹义面sè狰狞的说道。

    “诺!”

    兵士转身离去,成廉却是在听完两人的对话后,脸sè大变。都到了这个地步,麹义也就没有必要再隐瞒,再加上刚刚见识了这利器的威力,几乎几息之间,就令猝不及防的飞骑营兵士几乎全军覆没,纵使是吕布对上,怕是也……

    “不必去请援兵了!”

    就在成廉患得患失将信将疑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令成廉顿时生出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吕布!!”麹义眼睛瞪得老大,似乎根本不相信眼前所见。

    军营门口,一身睃猊甲手持方天戟的高大身影,不是吕布又是何人。

    张辽高顺宋宪等将一字排开,身后两千余兵将杀气腾腾的注视,令被称作先登死士的先登营兵士都有了胆战心惊的感觉。刚刚还一边倒的屠杀,占据着绝对优势的先登营,这一刻竟被堵在了吕布军的军营之中。前有候城的弓兵营点杀,后有吕布的援兵堵门,可偏偏这个时候先登劲弩的弩箭用完了……

    麹义眼见着倒在地上的张杨被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扶了起来,眸中杀气一闪,手中长刀就要砍向被擒住的成廉。

    “啊!”

    麹义手中长刀刚刚举起,就感觉手臂突然一阵剧痛,一只羽箭正插在自己的右臂之上,使得手臂吃力不起,长刀也落在了地上。

    “吕布!”

    麹义看着一脸猫戏老鼠般戏谑的看着自己的吕布,心中一片绝望。

    三十步!

    麹义明白吕布没有直接取自己xing命,反而只是shè向自己手臂的意思。三十步对于吕布这等大将来说,完全是指哪打哪,刚刚那一箭,不过是个jing告而已。面对着这个天下第一的猛将,麹义见事不可为,倒也光棍,没有放狠话再说什么豪言壮语,在赶上来的张辽月牙戟的威胁下,乖乖下马受缚。

    主将被擒,众人被围,先登营纵使再称死士也毕竟是血肉之躯,慷慨赴死那这么容易,特别是在造成他们心理yin影的吕布面前,很快就被收缴了兵器围作一团。

    “主公!末将无能……”成廉的肩膀和大腿上挂了彩,站立颇为困难,在张辽的搀扶下走到吕布面前,挣扎的跪在地上请罪。

    “此事怪不得你,我之前也差点中招,快去治疗一下,我们马上离开河内!”吕布温言抚慰了成廉几句,看向被俘虏的数百先登营兵士,眼中闪过一丝杀气,吩咐宋宪道:“宋将军,你去安排下这些俘虏!”

    “主公且慢!”秦旭本来扶着昏迷的张杨,见吕布大展威风,只一箭就逼的麹义下马受缚,使得先登营群龙无首,正在听吕玲绮喋喋不休的崇敬之语时,突然见吕布命宋宪“安排”这些已经放下兵器的先登死士,赶忙拦道。

    开玩笑,吕布话中的杀气,连秦旭这个穿越客都听得出来。

    宋宪刚刚复归吕布军,虽然仍旧率领吕布的亲卫营,但总归是身上有了污点,宋宪正愁着无处立功重新获得吕布的青睐,现在先登营几乎把成廉的飞骑营杀的全军覆没,吕布却让宋宪来安排,若不干点“脏活”怎么显得自己还有用?

    “我意已决!飞骑营兄弟也要有个交代!秦主簿无需多言!”吕布似乎早就预感到了秦旭要说什么,淡淡的说道。

    “主公!这……”秦旭被吕布的话噎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宋宪歉意的冲自己笑了笑,一脸杀气的带着亲卫营向着先登营走去。

    “宋将军且慢!”吕布话都说道这份上了,竟然还有人敢说话?除了吕布的宝贝女儿吕玲绮还会有谁?

    “爹爹,这些人已经放下了兵器,是我军的俘虏,不若就交给女儿安排吧!”吕玲绮将张杨交给前来的医者,站在秦旭身边仰头对吕布说道“等成叔叔伤好了,就让他赔女儿一起狠狠的cāo练这些人,给成叔叔出气,多好啊!”

    “玲儿不许胡闹!”吕布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对吕玲绮道:“这些人是袁绍的死忠,袁绍大军即刻便到,莫要多生枝节!宋将军,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