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谁是黄雀(上)

    ;

    吕布好战,但不嗜杀。

    先登营的确惹恼了吕布。若非吕布运气好,几乎两次栽在了先登营手中,这令吕布怎生忍受的了。更何况这些人不但重伤了成廉,还使飞骑营死伤四百余人,几乎全军覆没。

    吕玲绮的话音刚落,就被吕布想也不想的否决了,见秦旭又要张口,吕布眼神中带着jing告,瞪了秦旭一眼,示意宋宪抓紧去办。就连吕玲绮也偷偷扯了扯秦旭的袖子,示意秦旭不要和这个时候的吕布硬抗。

    “主公,杀俘不详,飞骑营兄弟之仇,这些人也不是祸首,还望主公暂熄屠戮之心,先撤出河内为上!”作为穿越众的秦旭,实在看不得屠shā shǒu无寸铁之人,见吕布杀意甚决,秦旭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这些人不是祸首?谁是祸首?”吕布冷笑道“难道要我去杀袁绍?我意已决,不必复言!”

    “这……”

    “主公,哨骑来报,袁绍命大将颜良并淳于琼等率大军三万来袭,前军已进入河内地界,距怀城不到三百里了。”正在秦旭为说服吕布而绞尽脑汁的时候,张辽收到哨骑来报,对吕布说道。

    “袁本初来的何其快也!”吕布闻言脸sè不变,眼中的战意盎然。

    “主公,我军疲敝,又有辎重拖累,不便与之交战,还请主公暂避锋芒为要!”张辽劝道。

    “主公!我军粮草辎重近十三万石,万万不可便宜了袁绍!”秦旭突然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道:“不若令这些先登营俘虏,各负粮草一石,可省却许多战马,用以拒敌!”

    “你还真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啊!”吕布沉吟了片刻,道:“既然如此,将这些俘虏编入杂兵,由你和玲儿并同高顺率陷阵营护送家眷,一同押送粮草辎重,先行离开。”

    “爹爹!”吕玲绮小嘴撅得老高,好容易这么快有了交战的机会,却不想又被吕布给支开,难怪这大xiǎo jiě不太高兴。

    “诺!”秦旭听吕布所说,哪还不明白吕布这是变相的答应了秦旭的请求,也顾不得吕布在场,抓起吕玲绮的小手,向着宋宪跑去。

    从ri程上推算,袁绍派往怀城的军队,在审配会同麹义自邺城出发之后,就被派了出来。想必也是袁绍对逢纪审配等谋士能不能成功诛杀吕布,持怀疑态度。

    袁绍太了解吕布的实力了,若是仅仅两个谋士带一营兵士就能令吕布折戟,那吕布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整整三万大军。在邺城无粮的情况下,已经是袁绍能派出军力的极限,加上之前派来的打败了名扬天下的白马义从的先登营,可见袁绍对吕布是多么的重视。

    作为袁绍军首屈一指大将,颜良对吕布无敌的传言十分的不屑,为了不让审配专美于袁绍前,来河内路上不短催促行军,晚行了近五天的颜良,竟然在审配到怀城的第二ri就到达了河内地界,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也让得到消息的审配破天荒的升起了感激颜良的心思。

    在秦旭的建言之下,先登营仅剩的三百人xing命得以保留。但是却被卸掉了wǔ qì,充当起了挑夫的角sè。这些人是麹义的部曲,对麹义十分忠诚,现在麹义尚在,秦旭一时间也没有收服这些人的好办法。好在这些人多来自雍凉的羌人,崇拜强者,虽然吕布现在抽调了绝大多数兵力对付来犯的袁军,有陷阵营在旁,这些人也没有闹出大乱子。

    十三万石的粮草辎重,加上从湄坞中搬出的金银钱币,满满当当的装了近七十大车,难怪袁绍当初开出那么高的价码,却被秦旭一番话就把吕布说的改变了主意,合着吕老板根本就不在乎老袁那点。

    “秦旭,这次奉先能又能躲过一难,听说又是你建功所致?你能劝奉先不杀俘,做的对!”秦旭没什么战斗力,断后这种体力活轮不着秦旭,外面有高顺等陷阵营兵士护卫,所以秦旭被严氏“抓”到了车上,什么都没说就被严氏一顿夸赞。

    “这个,在下仅仅只是略紧绵薄而已!”秦旭讪讪的答道。同严氏和貂蝉共处一车,秦旭很不自在。

    吕玲绮自见了严氏就好比老鼠见了猫一般,被抓住后,听话的紧。此时正同严氏一同坐在车上,听到严氏又夸奖秦旭,吕玲绮连连道:“他倒是建功了,可我却又错过一次和父亲共同杀敌的机会,得让他赔!”

    “是是,大xiǎo jiě说的对,说的对!”好男不和女斗,何况还是个小丫头,秦旭耍宝似的作揖打拱,倒是令三女笑个不停。

    “玲儿,你ri后要对秦主簿好一点,别老是欺负她,小心将来……”貂蝉说到一半就笑的说不下去了。

    “mèi mèi,你可得好好教教玲儿……”严氏也凑热闹道。

    吕玲绮或许因为年纪小还听不懂貂蝉话中的意思,秦主簿可是两世为人,被两个实际年龄比自己还小的女子,仗着辈分大这般数落调笑,秦旭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

    “两位夫人和大xiǎo jiě稍歇一会,在下去看看高将军那里有没有需要帮忙的。”秦旭无奈之下,只得借高顺的名头,也不等严氏和貂蝉言语,逃也似的跳下车去。

    七十辆大车,排出两里开外,高顺陷阵营仅七百余人,还要探路巡哨,也实在没空理会闲得发慌的秦旭。

    “秦主簿!你来一下!”蔡琰清脆的声音从车中传来,秦旭登时来了jing神。

    自同蔡琰发生误会而有了亲密接触之后,除了那次在密室同老狐狸贾诩夜谈,就一直没有见到过蔡琰的身影,好在这次蔡琰等人也随着吕布军离开河内,才让秦旭有机会再见蔡琰。

    “琰姐姐!你找我?”秦旭掀开车帘,第一眼就看到了略显憔悴的蔡琰,语声中的惊喜让蔡琰jing致的面容上染上一丝红晕。

    “嗯哼!”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淡淡的不悦,彰显了他的存在。

    秦旭这才注意到,除了几ri不见的蔡琰之外,自己名义上的“家臣”贾诩也在,车底铺着厚厚的棉被,昏迷不醒的张杨也赫然在列,不知道是不是由于那本名册的关系,贾诩和蔡邕这两个xing格截然不同的人竟然相当聊的来,刚刚发出令秦旭略显尴尬的话音的,正是一脸不悦的倔强老头蔡邕。

    “秦主簿,不知吕将军这次出离河内,目的地是什么地方?”虽然秦旭得贾诩青睐,依照赌约只要达到了贾诩给秦旭的几个要求,贾诩就成为秦旭的家臣,但称呼上,贾诩依旧十分冷淡。

    “文和先生!”见有这么多老家伙在,秦旭也收起了和蔡琰打趣的面目,道:“袁绍曾为了拉拢主公,特地上表朝廷,封主公为左将军领青州牧,我军此行,正是为了护卫主公去青州上任。”

    “青州?”贾诩皱着眉头思量许久,慢慢的道:“青州可不是什么乐土,仅仅现在就有五家诸侯势力搀和其中,袁绍、曹cāo、公孙瓒、陶谦、黄巾!各个势力在青州各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吕将军此行入青州,怕是不太平啊。”

    不愧是老狐狸!一语中的!秦旭心道,表面却是一副平静的样子,说道:“主公有朝廷的任命诏书以及印绶,还怕他们不成?”

    贾诩听到秦旭的话,深深的看了秦旭一眼后笑而不语,倒是倔老头蔡邕冷冷的说道:“吕将军武力无双,倒是不妨,就怕某些人明明手无缚鸡之力,毫无自保之方,却偏偏四处树敌,到处搀和,小心命不久矣啊!”

    我这是招你惹你了!是杀你全家了还是睡你女儿了,咱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自长安起就老是看咱不顺眼。秦旭暗暗腹诽,若不是蔡琰满含歉意的目光,秦旭真不知道还会不会保持中华民族尊老的美好品德。

    “咳咳!”贾诩见蔡邕和秦旭一老一小如同斗鸡似的,话题越扯越远,无奈轻咳了一句,道:“此行有吕将军断后,谅袁军还没有能伤的了吕将军的能耐,只是要去青州,除了过邺城一条路之外,只有咱们走的这条路,渡过大河之后,经兖州入青州。不过,现在兖州现在可乱的很,曹cāo的势力在兖州发展的很快,几有辐shè全兖州之势,又与袁绍乃是同盟,需要小心之至啊。”

    曹cāo!

    已经好久没有想过这个名字了!秦旭突然想起自己初来汉末之时,想法设法也要投奔曹cāo之事,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

    “你这个娃娃主簿,这个时候还能笑的出来,也不知道该夸你临变不惊好,还是说你没心没肺好。”蔡邕不yin不阳的说道。

    看在蔡琰的面子上,我忍!秦旭深吸一口气,道“在下如何反应,不劳蔡中郎过问,至于如何借路兖州,秦旭年少,着实没有什么妙计,不过,这不是还有文和先生在么?”

    “终究还是要问计与人啊!啧啧,娃娃主簿,吕将军威震天下,不过这看人的本事吗……”蔡邕一脸蔑笑的抚着胡须,淡淡的说道。贾诩倒是一副风波不动的沉静模样,等着秦旭的下文。

    “蔡中郎这些话,还是说给我家主公吕将军听吧。”秦旭眼珠一转,从怀中拿出一件物事,笑眯眯的说道:“至于如何借路,有文和先生在,秦旭自然无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