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谁是黄雀(下)

    ;

    “虎符?”贾诩倒还没什么,似乎早就料到秦旭会做到似的,蔡邕这倔老头却不那么淡定,惊呼道。

    这个年代,由于通讯手段和地域xing的限制,将不识兵兵不识将的情况非常普遍,导致符章印绶就成了代表文武官位的凭证,认物不认人也成了兵将之间一条约定俗成的规矩。

    秦旭拿出来的,正是那晚吕布交给秦旭的陷阵营调兵虎符,可以节制自高顺以下陷阵营七百兵士,秦旭还没来得及还给吕布。

    “把陷阵营调兵权交到你这娃娃手中,简直就是儿戏!”蔡邕愤愤的说道。

    对于倔老头的问责,秦旭选择了无视。

    贾诩从秦旭手中接过虎符,把玩了片刻,便又交还给了秦旭,沉思片刻,道:“吕将军既然决意入主青州,此行可不太顺当。袁绍陈兵河内,冀州之路已不可行,唯有借道兖州过东郡入青州。东郡太守曹cāo与袁绍交好,就算不会明面上阻挡,也会暗中派兵阻碍我军行程,仅凭陷阵营七百人和这些杂兵,若无吕将军回援,绝对抗不过曹cāo的军队的。”

    贾诩说的的确不错,过了大河之后,错开原来的司隶地区,就到了兖州,这里基本就是曹cāo的势力范围。曹cāo和袁绍现在还没有撕破脸,保持着相当好的盟友关系,虽然以袁绍的xing子,肯定拉不下脸来求曹cāo的帮助,但曹cāo和吕布可不那么友好,当初若不是被秦旭杀了的曹洪,将马让给曹cāo,怕是连曹cāo的老命都丢在了吕老板的手中。现在好容易有了这么好的借口,以曹cāo的jing明,又怎么会放过吕布?

    “那我们就慢行等待主公的大部队?”毕竟是穿越客,秦旭对行军布阵不太熟悉,只好问计军事专家,老狐狸贾诩。

    “秦主簿所言倒是不错,如果能有吕将军的主力随行,自然是最好,可这些那两人也会这么想,诩只怕袁绍和曹cāo不给我们留时间啊!”贾诩若有所思的说道。

    “报!前方正南二十里处,出现一支不知名号的兵马,约有千人,正向我军行进,请高将军定夺!”

    秦旭正在车中,突然听到外面的声响,登时一愣。还真让贾诩不幸言中了。

    不知名的军队?

    秦旭等人离开河内已经两天了,因为有吕布断后,袁绍方面料想也不会出什么大岔子,前方再有半ri的路程就到了河边,过了河就是兖州地界了。而偏偏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不知名的军队拦路,谁的军队?

    “文和先生,会不会是曹cāo的军队?在得知了我军消息后,渡河截击?”秦旭苦笑道,袁绍的追兵被吕布拦在河内,洛阳因为董卓强行迁都的缘故,现在几乎是一座废城,除了曹cāo,秦旭还真想不出来还有谁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河内地界上。

    “从路程上来看,或许只有曹孟德有这个时间了。”贾诩眼珠一转,问秦旭道:“不知道秦主簿有何退敌良策?”

    “考我?”秦旭眉毛一挑。若是曹cāo来个万把人,或许秦旭还就只有束手就擒一个法子,可现在双方的兵力基本相同,虽然己方能战之兵不多,还要分兵护卫辎重和家眷,但总归是有法子可想。秦旭皱眉道:“对方来意不明,既然不打旗号,想必也是信心不足,如果硬拼,虽然也可以胜过,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断不可取,为今之计,可否示敌以弱,诱而击之?”

    贾诩笑而不语,看了一眼蔡邕,对秦旭说道:“这等临敌机变之事,秦主簿还是同高将军商议吧。不过对方离我军只有二十里,瞬息可到,秦主簿切不要掉以轻心啊。”

    老狐狸的话说的云里雾里的,让秦旭心中一片糊涂,不太明白贾诩究竟是对自己的看法是否认同。不过对方马上就到,秦旭还是听懂了,看来一时半会是弄不明白这老狐狸话中的意思了,关键时刻,还是咱高将军靠得住。

    高顺在得到哨骑的回报之后,已经开始了部署,见秦旭到来,皱眉道:“对方骑兵来意不明,秦主簿不去护卫主公家眷,到这里来做什么?”

    高顺的话说的客气,但实际上却是嫌秦旭碍事,原本以为高顺会直接下逐客令的,没想到高顺也会拐着弯说这种场面话了。

    “高将军探知对方的底细没有?”秦旭装作没有听懂高顺的话,问道“会不会是袁绍的追兵绕道而来,避开了主公的视线,目的就是为了我们押送的这批辎重?”

    “袁绍追兵?不会!”高顺被秦旭的话问的一愣,答道:“秦主簿多虑了,若是袁绍的追兵,完全没有必要这般隐匿行藏,毫无意义。”

    “那会不会是曹cāo,曹cāo渡河越境而击,借援助袁绍之命,从中捞取好处?”秦旭说出了自己的推断,等待着高顺这个沙场宿将的认同。

    “这……不太好说啊!”高顺显然也有这方面的想法,在秦旭说出后,点了点头。

    “报!高将军,秦主簿,哨骑来报,前方西南二十里处,出现一支未表旗号的军队,约千余人!正向我军开进!”

    “又一支不知道来路的军队?”秦旭疑惑的看着高顺。若是曹cāo真的打算渡河而击,没有必要派遣两支军队分散前来吧?

    更何况两支军队加起来也不过两千余人,若是真打着包围秦旭等人的主意,也没必要用这么点人来完成包围圈吧?

    “再探!”

    “诺!”

    高顺似乎和秦旭想到了一起去,后方吕布正在率领大部队同袁绍的追兵纠缠,这才不过两ri,前方就出现了两只不明来意的军队出现,就算袁绍真的和曹cāo或者其他势力有联系,相约一通围剿吕布,可这帮人的消息也太灵通了点吧?算来几乎同袁绍得知消息之后,同时发兵,这等默契,在这个通讯基本靠吼的年代,真是太有效率了。

    “传令,全军停止前进,以辎重粮车为壁垒,组成防御阵势,派人向主公通报,我们固守待援!务必保证家眷辎重不失!”高顺毕竟是久经沙场,很快就有条不紊的下达了命令。

    “来的究竟是什么人呢?”秦旭也越来越糊涂起来。

    区区二十里的路程,对于骑兵来说,也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很快秦旭就看到了两支军队的真容。

    秦旭可以肯定,这两支同时出现的军队,绝对不会统属于同一家势力。无论装备士气上都有明显的差别。

    “来者何人?为何要阻拦我军前路?”高顺已经在两支军队到来之前布置好了防御阵势,陷阵营刀出鞘,马披甲,全神戒备的注视着视野中的这两支千人部队。

    “……”

    两支突然出现的军队也是一阵沉默,似乎双方主将都没有料到会有另外一支军队同时出现,对高顺的问话也无人回答,反而同时jing惕的注视着对方。

    “有意思,有意思!”秦旭原本有些慌乱的心境,在这种突然出现的颇具搞笑意味的场景下,竟然渐渐平复了下来,竟然有了种坐山观虎斗的感觉。

    “秦旭,就你这小身板,来凑什么热闹,快到琰姐姐的车上去避一避!”能说出这番话来的,除了吕大xiǎo jiě吕玲绮也没有别人了,别看每当秦旭和蔡琰在一起的时候,吕玲绮总是非常“凑巧”的随后出现,在真遇到危险的时候,这丫头最放心的,竟然也是蔡琰。

    “大xiǎo jiě,你不在后面保护二位夫人,到这里来干什么?”秦旭也有些奇怪,见吕玲绮一副顶盔贯甲的模样,看的出来,这丫头肯定是在一听到有不明军队到来时,老吕家的好战基因倒是在她的身上完美体现。

    此刻加上秦旭所在的吕布军陷阵营七百人,这片距离大河不到五十里的小块平原之上,竟然聚拢了三千余的兵马,可诡异的是,这三支兵马互不统属,却又势均力敌。三方之间的huǒ yào味十足,却又没有一方轻易动手,甚至连最基本的互通名号程序都没有履行。

    这种诡异的状态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甚至于对面两方的军势中甚至都出现了小部分的哄乱,仍旧没有改变这种三方对峙的奇怪状态。

    “看来对面这两支军队之间,也是互相提防着呢。”已经完全放松了心态的秦旭,悄悄对身边的吕玲绮说道。

    “你是说他们也不是一路的?”吕玲绮现在才反应过来,娇嗔道:“怎么不早说!对了,那他们一个个杵在这里,也不开战,也不撤退?你这么聪明,肯定看出来是什么意思了?对不对?”

    “我的大xiǎo jiě啊!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怎么还问?”秦旭无奈道:“他们这是怕如果一方向我军进攻,另一方很有肯能会抄他们后路,前后夹击之下,谁先动手谁就完蛋!”

    “既然这么好的机会,那高叔叔怎么不趁势出击?”吕玲绮被秦旭刚刚一句‘我的大xiǎo jiě’惹的脸颊上涌上一丝红晕,强作镇定的问道。

    “高将军是为了咱们身后这些家眷辎重考虑,不可轻动,已经派人去通知主公了!”对面的两支军队似乎也被这种阵势搞烦了,两方军阵中,都出现了一个身着盔甲的人物,似乎是两方军势的首领。秦旭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两名首领的动作,头也不回的回答了吕玲绮的问话。

    “最好他们是一伙的,想对我们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一套,我这jing铁戟自打造好后,还没有见过血呢。”吕玲绮见秦旭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庆幸之余又难免有些失落,恨恨的说道。

    “他们或许一开始的确是打着‘拾干鱼儿’‘捞好处’的心思来的,只不过打死他们也不会料到,会碰到有着同样心思的对方,这场仗,估计是打不起来了。”秦旭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