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吕曹相会(下)

    ;

    在青州刺史田楷幽怨的目光下,吕布最终决定借道兖州去曹cāo的地盘“做客”。

    待到怀城中的审配和颜良接到吕布军已经渡过大河的消息时,已经过了三四个时辰,两人对视静坐良久,心中各有所思,袁绍的脾气两人皆知,这次两人倾冀州之力,也没有“留住”吕布,放任吕布渡河前往青州,袁绍得知后肯定又要大发雷霆,可若是强行截击,又恐伤了被俘的许攸逢纪以及麹义,再者先登营的覆灭也难以交代,也真难为了这一文一武两位袁绍麾下数一数二的心腹。两人一时间竟然生出些同病相怜的感觉,相对无语,思虑着该如何向袁绍交代。

    过了大河之后,就到了兖州地界。

    说实话,秦旭一开始生出投靠曹cāo的心思,在当时确实是最正确的选择。一入兖州,就明显的感觉到了此地与冀州以及司隶的明显不同。

    虽然兖州自黄巾之始就久经战乱,民生凋敝,但毕竟曾是地阜民丰的中原大州,虽然自董卓之乱后,情形愈发颓败,但积累和底蕴这东西,不是轻易几次战乱就能抹杀的,远不是大汉其他州郡可比。

    “吕将军,前方二十里就到了陈留城,我家主公曹将军,正在城中设宴,为温候接风!”自称夏侯广的这名曹军校尉似乎是曹cāo死忠夏侯氏的族人,一路之上对曹cāo的崇敬之情溢于言表,令秦旭对仰慕已久却从未见过的曹cāo愈发好奇。

    陈留是座古城,是曹cāo当初起兵首义之地,后世秦旭曾经来此参观过,只是没想到再临旧地,已是时隔近两千年。

    “秦旭,你在想什么?”吕玲绮见秦旭兴致不高,好奇的问道。

    自到了兖州地界之后,秦旭就没有了乘车的特权,除了吕布家眷和蔡氏父女以及昏迷中的张杨之外,甚至连老狐狸贾诩都同大家一起骑上了战马。

    吕布和贾诩并非是第一次见面,之前贾诩任董卓麾下太尉橼之时,与当时还是董卓义子的吕布有过交集,只不过吕布没有想到当年那个沉默低调的中年文士,竟会在之后的半年中,逼吕布出长安走河内,更没想到现在竟然会以麾下属官“家将”的身份一同赶赴青州。若是吕布生在两千年后,少不得要感叹一句:人生的际遇是多么的无常啊。好在吕温候心宽,再见时也没有如他所说那般要打要杀,只是毕竟是曾经败在贾诩手中,所以显得不太热情,贾诩也不见怪,依旧秉承着低调保身的处事原则,倒也没有引起多少的注意。

    “奉先兄!此来何其迟也!”

    就在吕布军刚刚在陈留城外扎起营寨,准备晚些时候入城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一大队人马飞驰而来,为首一人身材微胖,满脸的和善,见到吕布之后飞身下马时还差点摔个趔趄,得亏吕布见机得快,一把馋住来人,才使得这人不至于当众出丑。

    “孟卓贤弟?果真是孟卓贤弟!”吕布看清来人之后,也是十分惊讶,问道:“自闻贤弟与两州英豪,酸枣二次会盟,共讨董卓之后,便一直没有贤弟消息,着实想念的紧啊。”

    “怎么?主公和张太守相熟?”秦旭满头雾水,不过旋即一想便释然了。历史上陈宫叛曹迎吕布之时,派张邈之弟张超联络陈留太守张邈一同背叛,张邈很快便答应了。张邈可是曹cāo眼中的铁杆,甚至说过若是征徐州有变故,可以将家小悉数托付张邈;若非张邈同吕布的关系远超同曹cāo的关系,张邈无论如何不会几乎放弃所有追随吕布流浪,最终在向袁术求援的途中被属下杀害。此时见两人之间的情形,更是令秦旭确信无疑。

    “奉先兄,你这次借道兖州之事,我已听孟德说过了,虽说现在孟德同袁绍份数同盟,不过奉先兄不必理会!袁绍那厮忒不地道,若是换成我,我也抢他nd,奉先兄可是为小弟出了一口恶气!”张邈同袁绍之间的纠葛还要从第一次讨伐董卓说起,袁绍几次因为一些小事暗示曹cāo干掉张邈,都被曹cāo给挡了回去,因此吕布劫掠邺城之事,在张邈看来是大快人心。

    张邈此时刚刚连同桥瑁等人联手推举曹cāo任职兖州牧,正是和曹cāo关系最好的时候,说话也毫无顾忌。

    “孟卓,你此来是曹将军令你来接我等的?”吕布同张邈寒暄一阵,见张邈丝毫没有透露曹cāo相请的意思,疑惑的问道。

    “奉先兄yu于孟德相会,一会自然有人前来相邀,邈实是有事相求,所以才提前到来。”看的出来张邈和吕布的交情,不亚于吕布同张杨之间的私谊,说话直来直去,反倒是令吕布大笑应承道:“孟卓此言太重,你我之间,何需一个求字?尽管直言!”

    “能得奉先兄这句话,邈感激之至,只是这……”张邈挥退了身边护卫,眼神向吕布身后诸将看去。

    “主公,末将等去督造营帐!”张辽高顺等人不等吕布回头,便一个个拱手称有事离去,秦旭也想离开,却不想被吕布眼神止住,只好讪讪的同吕玲绮一起留在了吕布的身后。

    “这是小女玲绮,玲儿,还不见过你张叔父!”吕布见张邈一副疑惑的样子看着身后秦旭两人,笑道:“孟卓你这当叔父的,怕是还没见过我这宝贝女儿吧!”

    “原来是贤侄女,果然是虎父无犬女,这盔甲穿在身上,某还以为是个大将军,没想到竟是个巾帼英豪,不错不错,这位……”张邈此时才注意到顶盔贯甲的吕玲绮是个小丫头,对于吕布放任女儿如此,张邈倒是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满口夸赞不停,惹得吕玲绮俏脸微红,给张邈见礼后,躲在吕布身后。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张邈的目光对同站在吕布身侧的秦旭愈发好奇,只是不敢确定秦旭的身份。

    “这是我麾下行军主簿,秦旭!孟卓不必理会!”吕布似乎还在纠结秦旭私下带吕玲绮上阵的事情,没好气的说道。

    “小弟yu向奉先兄举荐一人!不知道奉先兄敢不敢用?”张邈见吕布不愿对秦旭多做介绍,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反而凑近了吕布的耳边,神神秘秘的低声问道。

    “举荐?孟卓身在曹将军麾下,怎么却向布举荐?”吕布眉毛微跳,问道。

    “此人……嗨!”张邈似乎对于这人的名字不太好说出口,再次打量了一下四周,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奉先兄只管说要不要吧!”

    秦旭听的也好奇之极,难道这汉末的就业形势也很严峻?也流行走关系推荐求职?

    不应该啊,曹cāo的求贤若渴天下闻名,不ri后将出现的求贤令更是在这世家大族掌控中的大汉朝开了寒门入仕的大门,若真是人才,怎么张邈却对吕布的疑问似乎有难言之隐似的?

    “哦?究竟是何人?竟然令孟卓这般为难?”张邈的态度倒是引起了吕布的兴趣,问道“既是孟卓举荐,布岂有不纳之理?此人现在何处?可否带来一见?”

    “咳咳,多谢奉先兄,只是此人现在在我弟张超处。咳咳,奉先兄无须担心,此人才具颇高,必定不会使奉先兄失望便是。”张邈没想到吕布这么痛快就答应了下来,一时间有些尴尬,惴惴的解释道。

    “那好,布就等着看看能得孟卓兄如此力荐之人有何过人之处了!”吕布不在意的笑道。

    “难道是他?”秦旭一直在回忆着有关张邈的事迹,一开始听张邈要向吕布举荐人才,一个人名便出现在秦旭的脑海之中。若是当真是他,那吕布绝对赚到了,此人的才能虽然世所不彰,但绝对是一号顶尖的人物。而且此人同吕布在历史上颇有渊源,连儿子都在吕布麾下极受重用,能得此人,那么吕布在青州立足,就不在话下了。

    张邈见吕布答应下来,脸上也露出了放松的笑容,同吕布闲谈许久,终于等来了曹cāo势力迎接吕布的官员,也是一名曹姓宗族,只是在秦旭听到来人的名字后,脸sè顿时变的有些古怪。

    曹仁!

    曹cāo势力ri后的大将,被秦旭杀了的曹洪,正是曹仁的叔辈兄弟。见此时年轻沉稳的曹仁努力装出一副“热情”迎接的模样,秦旭很想知道对方若是知道曹洪丧命己手后,会是个什么表情。

    吕玲绮似乎也注意到了秦旭的不自然,拽了拽秦旭的袖子,才好歹令秦旭没有太过失态。

    留下吕玲绮高顺宋宪侯成成廉等人留守营地,吕布只带了十数名陷阵营兵士并张辽秦旭等人在张邈和曹仁的带领下,进入到陈留城中。

    曹cāo现在是兖州牧,兖州治所本在昌邑,但陈留是曹cāo的大本营,首义之所,又离着黄巾肆虐的战地较近,所以大部分时间,曹cāo都留在了陈留。

    这是秦旭第一次和曾经的偶像这般接近,虽然这偶像的尊荣实在有些违和。

    “奉先!奉先!cāo久望君颜,今ri得见,实是cāo之大幸啊!”

    曹cāo面容有些憔悴,但一双狭长的细目中那深邃的眼眸,却是很容易令人感觉到淡淡的威严。

    虽然曹cāo好几次差点死在吕老板的手中,但在两雄第一次见面之时,竟然丝毫感觉不到曹cāo有丝毫的不满情绪透露在外。反而那种热情和亲热,使得吕布都差点招架不住。

    不知道两人前事的人,怕是要认为这把臂同行言谈甚欢的两人,会是天下最好的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