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夜宴之上(中)

    ;

    这位看起来颇为壮硕的大胡子文士,年纪看上去怎么也有四五十岁,这个年纪在大汉朝,稍微勤快点足够做秦旭的爷爷辈了。..

    秦旭一句“大哥”的称呼,顿时惹得此人眉头皱了起来,再加上秦旭微挑着眉毛,盘坐在地上的姿势也颇为不雅,令此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的神sè。

    秦旭本不想出头,能在曹老板这个大行家麾下混出头的谋士,都是人jing,没有一个是好捏的软柿子。但此人的话已经可以划归到当众打脸的范畴了,吕布名扬天下,毁誉参半,这是事实,但就算如此,当着这么多人,特别是吕布在场的时候这般老气横秋倚老卖老的教训,也为免太不把左将军青州牧吕温候放在眼中了。

    “闻人言,君子温润如玉,勤省己身,所以能立大志,老哥你这治国平天下的本事学的不错,小弟很看好你哟!”秦旭懒洋洋的笑道。

    “唔?”秦旭的一番话声音不大,却是令曹吕两方文武都静了下来。

    “你这小子倒是有些见识,刚刚听说你是主簿吧,想必读过几卷书,能在吕将军麾下得重用,不错不错!”大胡子文士听到秦旭的“奉承”微微颔首道。

    由于出身、名望等先天的不足,吕布军这边本就没有什么文官谋士,秦旭所担任的主簿一职,往大了说,充其量也只能算是文吏。大胡子文士这话看似在夸赞秦旭,实际上却是在笑话吕布军中一个只读了几卷书的稚子竟然受到重用,还被吕布带到这两军相会的宴会上来,实是无人可用之意。

    吕布还好,在听到秦旭开口之后仿佛没有听见似的,微阖着眼睛,似乎被酒意所扰,对大胡子文士后来的这番隐讽听而不闻。但站在吕布身后张辽看向秦旭的目光中却是充满了疑惑和不解。这文士话语中对吕布颇多不敬,怎么秦旭还这般恭维?但吕布没有说话,张辽同秦旭交情不深,也就忍住怒气没有理会。

    曹军那边也是一副奇怪的目光看着秦旭,难道这个敢坐在吕布身边的小子想要“跳槽”?要不怎么在主公吕布受辱之后,非但没有立时反击,反而是一副讨好的模样?几乎所有曹军方面的文武都将目光看向了主位上和吕布并坐的曹cāo。

    “噗!”一声轻笑突然想起,打破了这诡异的一刻,吸引众人的目光向着笑声的来源看去。

    在曹军文官谋士的坐席中,一名衣冠不整满脸酒意的年轻人,正趴在荀彧下首的酒桌之上,一副醉眼朦胧的样子,嘴角还残存着笑意。

    “戏先生因何发笑?”张邈其实还是很为吕布着想的。见吕布被曹军这边的文臣谋士挤兑,暗暗着急却是找不出好办法解决。两边都是朋友,张邈想做和事老却无从下手,毕竟是曹军文官,曹cāo却装作酒意上涌,他这个陈留太守在老曹起家的地方,虽然是曹cāo至交,但在曹军文武面前话语权着实不多。此时所有人都被秦旭突然转变的态度弄的一头雾水,都以为秦旭是在讨好曹军,偏偏被曹cāo倚为腹心的青年谋士戏志才与众不同,张邈赶忙问道。

    “秦小哥好利的一张口,程昱这老货被你骂了还沾沾自喜,不错不错,我喜欢!”戏志才满是醉意的脸上露出一个夸张的笑容,举起酒盏冲秦旭虚让了让。

    这是戏志才?

    秦旭仔细打量着这个智谋被曹cāo倚重,被荀彧举荐可以同三国第一鬼才郭嘉相提并论的怪才。才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却是满脸酒意,一副被掏空了身子的虚弱模样,难怪历史上记载此人早亡。

    听了戏志才的一番话,宴会中曹军文武顿时响起了一阵嗡嗡声。程昱刚直不阿,一直同放浪不羁的戏志才关系不好,被才高智广的戏志才戏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没想到这回戏志才又来劲了,没看程昱那本来就红彤彤的脸庞都变的有些紫了。

    就在曹军文武都以为戏志才不过是借着秦旭的一番话再次戏弄程昱的时候,曹军谋士席上的荀彧忽然叹了口气,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看了秦旭和戏志才一眼,摇头苦笑不语。

    荀先生这是什么表情?难道刚刚真如戏先生所说,刚刚吕布军这个娃娃主簿真的是在暗讽程昱?曹军文武的心中几乎都生出这么一番想法,连带着看向秦旭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探寻之意。

    有了戏志才和荀彧在前,程昱脸sè突变在后,曹军文官谋士中也有不少才学之士也逐渐想到了其中的关键,捂着嘴笑而不语。

    见在戏志才的“捧哏”之下,已经有人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秦旭也露出一丝讪笑,这话其实挺不好听的,本以为没人听的懂,暗中给吕布出口气也就是了,但却被戏志才识破了。这本来是秦旭在后世听办公室中文青妹子说过的一个段子,当初也只是听后一笑,却没想到用在了这里。

    这句话出自后世的《礼记大学》,全文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在秦旭说出后面两句之时,几乎所有人都以为秦旭不过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两句,用来奉承程昱,只有戏志才听懂了秦旭话中的包袱。

    原文本来是,格而后知,知而后诚,诚而后心正,心正而身修,身修而家齐,家齐而国治,国治而天下平。

    秦旭说程昱的话中,治国也就罢了,在汉末郡县和郡国制度并存,程昱刚刚被曹cāo征辟,出任东平相,政绩不错;平天下也说的过去,曹cāo此时的理念就是扫平天下,重振汉室。但秦旭的话中前后,先是说了一大通君子作为,又是三省吾身,又是温润如玉,却偏偏又在后话中不提,其实是在暗讽程昱心不正,不修身,家不齐,换做后世语言,那就是在骂程昱倚老卖老,是心术不正的老不修,家中女xing经常同他人发生超友谊关系,而程昱却不知道等等。

    端的是恶毒无比!

    本来秦旭不想和这历史上的老疯子一般见识的,可谁让程昱几乎在曹cāo面前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吕老板的脸,秦旭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么多人轮番上阵的欺负人,于是乎,一击致命!

    本来若是所有人都听不懂也就罢了,秦旭骂痛快了不过也是暗爽而已。

    可偏偏程昱一时间没缓过劲来,还一脸得意的勉励了秦旭几句继续努力之语。

    “竖子!竖子!老夫……唔!”程昱捂着胸口指着秦旭,讷讷不能言。

    程昱在明白过来之后,脸都气紫了,大胡子哆哆嗦嗦的抖个不停,胸口起伏不定,真让秦旭怀疑这老兄会不会如同演义中周瑜王朗似的心脏病突发。

    “仲德酒醉了,快扶下去休息,莫在温候面前失态!”曹cāo见麾下文武一个个脸sè古怪,哭笑不得,也觉得面子上不太好看,也顾不得装醉,连忙吩咐道。本来是想给吕布上几个“小节目”,却不想自家倚重的谋士竟然折戟在一个娃娃主簿手中。

    “未曾想秦主簿年纪轻轻,竟然博览群书,温候能有此少年英杰辅佐,实在令曹某羡慕之至。”曹cāo略显郁闷的神sè只是一闪而过,似乎之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似的,带着友善的笑意对吕布说道。

    吕布在看到程昱的惨状之后,扫过秦旭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诧异,但满脸的笑容却是谁都能够看得出吕布现在的心情不错。张辽也放松了手柄上的指节,看向秦旭的目光充满了善意。

    曹cāo对吕布所言秦旭的话倒不完全是虚话,汉末虽然儒家占据主流,但因为主要的书写方式仍旧是竹简,传播不便,书籍大都控制在世家大族之中,一本礼记五千余字,在后世不过薄薄几页,但在现在确实满满一大牛车也未必装的下。更何况这种书籍往往是世家大族中的立身之本,外传根本不可能。

    “cāo当ri在洛阳时,曾与伯喈为友,伯喈蒙难,cāo实感煎心,听闻伯喈父女皆被温候所救,实在令cāo心中甚慰,待有暇必将亲往相见!”曹cāo的确是个控场的高手,几句话就将宴会中的尴尬气氛转了过来,也不再装作酒醉模样,殷勤的向吕布劝酒。

    “都是这小子和伯喈之女做的,布实不敢居功!”吕布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听到曹cāo的话之后,转身就把话头推到了秦旭的身上。

    “哦?伯喈之女?秦主簿竟然和琰儿相熟?”曹cāo露出一丝惊诧之意,就连曹军中一名中年男子也露出了古怪神sè。

    琰儿?叫的这般亲热?

    对了,历史上曹cāo可是对蔡琰垂涎不已,只不过碍着辈分或者忌惮蔡琰的另外一层身份,才没有下手,甚至有的野史竟然说蔡琰其实是曹cāo的初恋等等。

    且不管那些真的假的轶闻野史,吕布夫妇虽然话语中多有撮合秦旭和吕玲绮之意,但因为吕玲绮年纪太小,所以对蔡琰和秦旭也难得的没有反对。秦旭可是做了那么多事,又同蔡琰几乎“九死一生”才好容易一亲芳泽,正在为争取早ri丢弃处级干部的称号而努力,现在却突然从曹cāo的话中听出了异样之意,怎能不令秦旭提高jing惕。

    “我那弟妇竟在温候军中?”不等秦旭回答曹cāo的话,那名文士突然皱眉问道。

    突然被抢了话的秦旭一阵不悦,曹老板麾下这些人怎么都喜欢这个调调?若是在吕布军中,谁敢在吕布办正事时打断插话,早就拉出去咔嚓了。

    眼前这人三缕长髯面庞消瘦,虽然一副文士打扮,却并没有和曹cāo的文官谋士坐在一起,看向秦旭的目光也充满了jing惕和敌意。

    你谁啊?我招你惹你了?干嘛一副被人抢了老婆的模样看着我?不会是有什么特殊嗜好吧?秦旭被这人看的有些发毛,冲曹cāo施了一礼,问道:“曹将军,这位‘壮士’是?”

    没等曹cāo回话,中年文士一脸愠怒的看着秦旭,怒道:“在下卫却!卫伯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