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河北变故

    ;

    人与人之间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有时候甚至只见一面,就成了朋友。 ..

    臧洪父子二人无论言谈举止还是同为武人的做派,都很对吕布的胃口。原广陵太守,现在的濮阳司马张超反倒成了旁观者,好在秦旭久经商场,倒也没有令这个历史上力主叛曹迎吕的死忠分子太过寒心。

    臧洪父子本来还以为秦旭会是吕布的亲眷,甚至张超也一直在思量这个敢在吕布面前如此放松的少年会是什么人,待熟悉了之后才知道秦旭不过是个小小的行军主簿。

    臧霸此时还不是泰山霸主,也不是历史上在曹魏辅佐了三代的威风老臣,此时也不过二十来岁年纪,在得知秦旭的官职之后,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轻视之sè,不过碍着吕布和臧洪在,并没有表现的太过露骨。

    臧洪因为之前有担任过功曹的履历,行政经验丰富,又曾经首义发起讨伐董卓联盟,为一方诸侯,吕布还真有些为难怎么安排臧洪的职位,毕竟吕布虽然军势强盛,但尚未有过割据一州的先例,对于这军政皆有一手的全能类将领,只任命为将军有些屈才了,只得先命臧洪为行军司马,臧霸为亲卫营校尉,待到青州站稳了脚跟,再另行封派。

    天sè已晚,张超急着赶回濮阳,毕竟他这次出来,也算是违抗了夏侯渊封闭濮阳四门的军令,又私自来吕布军营,若非吕布军同曹cāo军现在是名义上的同盟,怕是一个私通敌军的罪名是跑不了的。

    得益于吕布军的强势和吕布军中抱团的气氛,以及吕布同张邈的交情,虽然吕布的注意力几乎全部放在了臧洪父子身上,但仍旧不阻碍张超对吕布的感官非常好,临行前更是频频回头观望,也不知是同臧洪兄弟情深还是其他。

    吕布军众将对新加入的臧洪父子还是秉承了热烈欢迎的态度,毕竟在这已经初显乱象的汉末,有臧洪这般有能力有名望的能臣加入,对于吕布军整体实力的提升,还是有很大帮助的。再加上治军和治政完全是两个行当,若是让成廉宋宪这帮人处理政务,还不如杀了他们,吕布即将入主青州,以后的重心大部分要放在州政之上,能有臧洪这行政老手相助,简直就是及时雨。

    臧洪曾经能以功曹之身,联合五郡豪杰讨伐董卓,天下响应,这为人处事的本事更是别说,相互影响之下,很快就同吕布军诸将相互熟悉。臧霸少年英姿,xing子又是十分豪爽,本身又是武将,也得到了众将的好感。

    “霸儿,你今天好像对那秦主簿可不太友好啊!这可不太像你的xing子!”送走张超时天sè已晚,待同吕布军众将相识后已是深夜,新任的吕布军行军司马臧洪并没有早早睡下,反倒是摆出一副谈心的架势,对臧霸说道。

    “爹,我看那秦旭也就是个弄臣,仗着主公的宠信也不过是个行军主簿而已,而且还没有实职,肯定没什么本事,您现在是他顶头上司,怕他作甚?再说,我对他哪不友好了?”臧霸年轻人心xing,听臧洪说起秦旭,一撇嘴,不屑的说道。

    “没什么本事?”臧洪看着自己的独子,沉声道:“能让主公如此看重,就是本事,霸儿,你我父子初来乍到,还是莫要惹事才是。我看这秦主簿年纪轻轻便如此,当不是个简单人物,你……”

    “好好好,我不惹他!我躲着他行了吧?”臧霸不在意的点点头,胡乱应承道。

    秦旭还不知道臧洪父子对自己的议论,不过就算知道了大概也是一笑了之,臧霸的xing子数牛的,倔的很,若不然也不会在历史上占据泰山,除了吕布谁也不鸟了。

    此时的秦旭正在贾诩的营帐之中,同坐的还有蔡琰,不过现在秦旭可没有了“谈心”的念头,而是被贾诩提供的一份情报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深受后世商业规则影响的秦旭,心中始终还是把贾诩当作一个类似后世智囊型的人物,你要借助我身居高位独善其身,我要借助你帮助吕布站稳脚跟,合作共赢,如此而已,虽然贾诩一再强调只要秦旭完成了他剩下的要求,就以“家将”的身份给秦旭出谋划策,虽然天下大乱已经成了必然趋势,但秦旭实在生不起和汉末小强们争一争天下的念头,只求借着对历史大势的熟悉,和贾诩那逆天的谋略,令吕布军以青州为根本一再强大下去,然后安安稳稳的追到蔡琰,大不了再加上一个吕玲绮过安生ri子。至于说吕布能不能一统天下,这是个太漫长的话题,秦旭能不能活到那时候还另说,毕竟汉末的这些强人哪个都不是好惹的,再加上世家大族对吕布出身的排斥,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历史的惯xing是很强大的,秦旭一直不以救世主自居。

    但贾诩拿出的这一份情报,却使得秦旭真正见识到了历史的偶然xing和必然xing有了深刻的认识,连带着对吕布军的前路有了新的希望。

    在吕布离开河内的这段ri子里,黑山贼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在颜良的三万大军压迫下,空守着百万贼众不用,也不顾盟友公孙瓒的强势要求,将袁尚和吕氏兄弟二人完整无损的交还给了袁绍,甚至还摆出了一副在袁绍和公孙瓒两军之间,互不相帮的态度,使得公孙瓒的包围优势一下子就没了。

    公孙瓒也是个狠人,在没有了黑山贼这个盟友之后,竟然借着袁绍南皮空虚无力北顾之际,向他的老上司,冀州牧刘虞发起了突然攻击,半月之间就成功占领了幽州全境,自领幽州牧。也不顾安抚州境,竟然借大胜之威,兵锋直指冀州!

    而袁绍的做法也出乎人预料,在袁尚回到邺城之后,竟然真的令颜良改道,不顾邺城空虚,公孙瓒虎视眈眈的情况,在河内军粮的支持下,转道奇袭并州,以瞬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并州六郡,上表封大公子袁谭为并州牧。再次在公孙瓒屁股后面安下了一把尖刀。

    这些还在其次,最令秦旭感到匪夷所思的是,袁绍在占领并州之后,竟然默认了吕布领青州的事实,不但主动退出了被袁氏势力占据的青州高唐地区,甚至向青州派出了使者,要求同吕布缓和关系,并且想要换回被吕布抓到的逢纪许攸及麯义三人。

    乱套了,全乱套了!张燕疯了,公孙瓒疯了,袁绍疯了,整个河北疯了,秦旭也快疯了。这尼玛什么情况?这才192年好不好?难道真有蝴蝶理论?因为秦旭这只小蝴蝶的出现,才不到半年,就使整个河北提前了至少五年陷入了战乱之中?

    “文和先生,这袁绍又是承认主公青州牧的身份,又是撤回好容易在青州抢占的地盘,还派遣使者前来修好,准备花大价钱赎回那囚车中的那三位,这是吃错药了吧?”秦旭挠着脑袋,越来越离谱的变化,使得秦旭脑子都有些不太够用了。

    “袁绍这是在弃卒保帅啊!”贾诩手中捻着秦旭无聊时为巴结蔡邕而做出的简易象棋,无师自通的说出了一句经典。

    “文和先生的意思是袁绍要对公孙瓒下狠手了?”秦旭若有所思的问道。

    “自从那ri我军路遇青州刺史田楷,诩就大致猜到了。”贾诩若无其事的说道“高唐郡为袁绍在青州的跳板,但毗邻的平原郡却是公孙瓒好友,刘备的治所,与其在同公孙瓒开战时无暇看顾,被吕将军或者刘备趁乱取之,还不如拿出来做人情,首先表示诚意换回心腹谋士和大将。”

    “可青州疲弊,黄巾肆虐,主公安定州务尚嫌无暇,怎么这袁绍……”秦旭说到一半,做出恍然大悟状,道:“这袁绍是故意分散公孙瓒的注意力,一方面故作大度结好我军,却令公孙瓒生疑而畏首畏尾?”

    “然也!”贾诩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捋着胡须道:“这样一来,吕将军就有了充分的时间来充实军力,整顿州务,坐山观虎斗了。只不过这青州虽然因为黄巾肆虐,民生凋敝,但本地的世家大族势力盘根错杂,如何理顺,还需要吕将军斟酌啊。”

    看着贾诩一副言止于此的模样,秦旭就有种要翻白眼的冲动。明明有办法却不说出来,偏要做出一副高人的模样。这年头的谋士怎么都喜欢这个调调?

    “还请文和先生指点一二!”秦旭无奈,只能放低姿态,拱手请教。

    “不可说,不可说!”贾诩眯着眼睛,瞟了蔡琰一眼,拉长了声音,慢慢的说道。

    “蔡琰?”秦旭在前世练就的一副察言观sè的本事终于派上了用场,准确的抓住了贾诩的眼神。

    “你……你想什么呢?”看秦旭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蔡琰不由得又想起河内的那天夜晚发生的事情,jing致的俏脸上染上一丝红晕,看了一眼旁边准备看好戏似得贾诩,娇嗔道。

    “想你……!”秦旭脱口而出道。

    “呸!”蔡琰闻言大羞,脸sè巨变,啐了秦旭一口,掩面而逃。

    “想你老爹蔡邕或许能帮上……”秦旭呆呆的看着蔡琰离开贾诩的营帐,说完了后面的话。

    “秦主簿真是年少风流啊!”

    “姓贾的,你故意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