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玲绮还小…

    ;

    河北乱了套,有贾诩手中的暗影传递消息,秦旭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马上就意识到,接下来已经据有兖州的曹cāo也会有所动作。 ..

    之前曹cāo能够大方的借道给吕布,一方面是因为青州之势错综复杂,袁绍、公孙瓒、黄巾等各方势力盘踞青州六郡三地,有吕布这虓虎搅入,能够帮助曹cāo缓解兖州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代表青州本土势力的世家大族,对吕布这个寒门出身的青州牧,两个对立的阶级之间,有着天然的抗拒。

    但现在河北形式突变,袁绍得并州压公孙无暇东顾,公孙瓒新得幽州,也是力有不殆,黑山贼又一改原来同公孙瓒结盟共同打击袁绍的策略,原本打算给吕布出难题,借机将吕布困于青州这个泥潭中的计划,已然出现了变数。若是等曹cāo得到消息,还会容吕布这么轻易的入领青州么?秦旭可不敢想象老曹会放任如此强大的军势堵在自家后门,必定会有所动作。现在吕布两万大军已然深入兖州腹地,若不早图,若是曹cāo突然发难,陈留、濮阳、东郡三地军势旦夕可到,那吕布军孤军来此,可就真要受到三面夹击了。

    濮阳城外吕布临时营地中灯火通明,吕布军军纪严明,又是孤军在外,深夜中尚有轮番巡守的兵士小队在营中巡逻。

    秦旭信步在大营中逛荡,思考着应对之策。老狐狸贾诩似乎有意在考量秦旭的应变能力,只告诉秦旭消息和简单的暗示,至于如何取得吕布的同意,贾诩并未置言,依旧谨守着他那明哲保身的策略,令秦旭无可奈何。

    “喂!秦旭,你又做什么坏事了?”天sè已晚,吕布营帐中已然漆黑一片,秦旭正在考虑是不是向吕布汇报一下,就被人敲了脑袋,心神受惊之下,顿时发出一声大叫,顿时吸引了不少路过的巡夜士兵的目光。

    “我的大小姐,你这是会吓死人的!”秦旭惊出一身冷汗,揉着脑袋悻悻的说道。

    “谁……谁是你的……”吕玲绮没想到秦旭竟然在巡夜士兵的面前这般大胆,这等令人脸红的话张口就说,巡夜兵士异样的目光让吕玲绮想发火都发布起来,手忙脚乱的将秦旭拉到一旁。

    “这深更半夜的,大小姐不去休息,怎么还在外面乱跑?”没想到只是略带埋怨的一句话,竟然令吕玲绮生出这么大的反应,秦旭也不敢多问,只是看到吕玲绮只穿了常服的模样,没想到这丫头穿了常服竟然也这般娇俏,完全没有全身甲胄那种英气逼人,但看到吕玲绮被自己的注视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秦旭心中一惊,连忙扯开话题问道。

    “哼!我问你,你是不是对琰姐姐做了什么坏事?”吕玲绮本来看的出秦旭好像挺喜欢自己穿常服的模样,心中有些小欢喜,却没想到秦旭竟然说出这样的问话,顿时别过小脸,给了秦旭一个大大的白眼,不满的问道。

    “坏事?没有啊?”秦旭真是冤枉,之前被贾诩那家伙带到沟里,话说了一半被蔡琰听了去,激的蔡琰掩面羞走,这种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何况秦旭也没想过要解释,此时却被吕玲绮当作了兴师问罪的理由了。

    “反正,反正就是不许你欺负琰姐姐!”吕玲绮见秦旭的作态不像是假的,转眼一想蔡琰好像也没有说过是被秦旭惹到,怪只怪吕玲绮一见蔡琰满面羞红的模样,直觉就感到是秦旭做了“坏事”,此时见秦旭一副无辜的样子,也有些不好意思,又不想弱了气势,举起小拳头佯作威胁道。

    “是是,大小姐教训的对!”秦旭下意识的抓住又要光临脑门的拳头,说道:“夜深了,明天还要继续赶路呢,大小姐抓紧回去休息吧。”

    秦旭本就心虚,见吕玲绮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的意思,只想赶紧送这丫头回去,要不然一会真被传出秦主簿夜会大小姐的传言,那秦旭就是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秦旭?玲儿!!你们……你们俩在这做什么?!”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秦旭真想查查黄历,看看今天是不是不宜出门,在贾诩那里被贾诩捉弄羞恼了蔡琰,没想到在这里又被人抓住和大小姐“私会”,而且这人还是此事另一位主角的老爸。

    “爹爹!?”

    “主公!?”

    “咳咳……”吕布干咳两声,没有说话,眼神却不时瞄向秦旭刚刚下意识抓住的吕玲绮的手臂。

    “呀……!”吕玲绮突然发觉吕布的眼神不太对,顺着吕布的目光看去,小脸上顿时一阵发烧,惊叫一声,猛地甩开秦旭的手臂,恍若受惊的小兔子一般,逃也似的跑开了。

    “咳咳,主公,我想这是一个误会……”秦旭没有底气的说道。

    “误会?”吕布眯着眼睛看着秦旭,淡笑问道。

    少年男女,深更半夜,无人角落,双手紧握……

    最主要的是还被少女的老爸抓到。

    你说这是误会?

    秦旭真打算一会回去就去看黄历了。虽然吕布和严氏都似乎不止一次的对秦旭透露出别样的意思,但话毕竟没有明说开。现在被吕布带着数十巡逻兵士抓了个“现行”,饶是秦旭两世为人,也有点坐蜡。

    “你跟我滚过来!”吕布转身看了随行的兵士一眼,这些人顿时一个个眼神看天,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吕布满意的点点头,冲秦旭淡淡的说道。

    在巡逻兵士促狭的目光中,秦旭只好亦步亦趋的跟在吕布身后,心中暗自腹诽。刚刚看到吕布的营帐中没有亮灯,就以为吕布已经睡下了,若是早知道吕老板这么敬业,哪还会有这档子事被他发现?虽然以吕布的威势,刚刚这件事不会在明面上传开,但就凭吕布军兵士的八卦jing神,指不定会在这群一副守口如瓶模样的亲卫营巡逻兵士中,暗地里传出多少个“秦主簿深夜私会大小姐”的版本。

    “玲儿还小……”

    吕布营帐之中,两个男人在如豆的灯光下相对凝视,迟疑良久,中年男人终于开口,将憋了半天的话凝聚成了四个字。

    “主公!我……”

    从来没有见过吕布这般模样的秦旭,一时间有些恍惚的感觉,平ri天下第一的猛将,威风赫赫的飞将军,此时只不过是一个女孩的父亲。

    “罢了,从你当初算计袁尚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吕布挥挥手,止住秦旭想要解释的话,有些尴尬的轻笑道:“你我两家世交,我早就说过,只要你不对不起玲儿,你的事我不管。只是玲儿现在还小,你莫要太过放肆!”

    “我……我了个去!”秦旭一时间有些缓不过神来!吕老板这是啥意思?自诩“成功人士”的秦主簿也觉得脑子有些不太够用了。

    “出来吧,我没想着把他怎么着,别藏了!”还没等秦旭回话,吕布突然冲营帐外淡喝一声。

    “呀!”吕布话音刚刚落下,就听到营帐外传来一声低呼,吕玲绮扭着衣角磨磨蹭蹭的走了进来,眼神瞟了一眼秦旭,随即不安的看着端坐在主位上面无表情的吕布。

    “玲儿,你……算了,去找你娘吧!”吕布张了张口,看了秦旭一眼,似乎想对吕玲绮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略显落寞的挥了挥手,对吕玲绮说道。

    “爹爹……”吕玲绮眼眸中带着一丝慌乱,看了一眼秦旭,小心翼翼的偷瞄着吕布,小声的叫道。

    “秦旭,你也去吧,记住我和你说的话!”吕布脸搓了搓脸,打发秦旭道。

    “主公,旭有事禀告!”秦旭终于从吕氏父女的奇特思维中缓过身来,记起了出来散心的原意。

    “好,你说!”吕布略带惊奇的看了还敢说话的秦旭,眼角一挑,指着秦旭说道。

    “据可靠消息,河北乱了!”秦旭镇定心神,将从贾诩那里得来的消息趁着这个机会对吕布说了一遍。

    “什么!?”吕布突然拍案而起,惊道:“你的意思是说,曹孟德很可能也得到了消息,正准备给我军来个三面夹击?消息准确么?”

    “消息来源于贾文和,且不论准确与否,这件事情不是没有可能!”秦旭苦笑道:“倘若有变,现在我们在濮阳城外,守将夏侯渊乃曹cāo麾下虎将,我军多是骑兵,轻易攻不下来;曹cāo再领陈留之兵同东郡守军前后夹击,那……”

    “那当今之计该当如何?”吕布点了点,知道秦旭有个神通广大的“家将”贾诩,拥有一个完整的消息网络,也就没有再在来源上纠缠,问道。

    秦旭苦笑,吕布真当咱这二把刀是贾诩那种智计无双的妖孽了?等等!贾诩?秦旭突然想起之前贾诩满含深意的眼神,说道:“主公勿忧,我军离开陈留已有五六天了,曹cāo就算得到消息,快马送来濮阳,至少也要两三天,而陈留距东郡的路程快马也要四五天,我军只要能加快行军速度,尽快赶到青州治所临淄,那曹cāo就算有三路合击的打算,也一时间聚集不起这许多大军来,若是单单一路来,又有何惧?主公意下如何?”

    “也罢!”吕布沉吟片刻,道:“就算是虚惊一场,我军也能尽快赶到青州,倒也没有什么损失,传令,四更造饭,五更拔营,辎重上马,目标临淄,急行军!”

    “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