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程昱献计

    ;

    秦旭不幸言中了。

    历史上曹cāo能够成功打下那么大的版图,和他敏锐的目光、畅通的消息渠道以及果断的xing格是分不开的。

    几乎是在秦旭建言吕布加快行军速度,争取早ri到达青州治所临淄的同时,曹cāo也得到手下密报的消息。

    “这消息来的何其迟也!”老曹拿着手中的竹片,有些歇斯底里的喊道。

    袁绍和公孙瓒吃错了药,连带着咱老曹也跟着吃亏,若是这消息早来几天,鬼才会白白将整个青州便宜了吕布。

    青州啊,六郡三地,靠河临海,田亩无数,又有数百万人口,境内虽然有黄巾贼寇肆虐,但比之前的张角哥仨如何?那还不就是一盘菜么!若是能收为己用,那更是强军之本!

    可现在呢?除了得了吕布一箱子珠宝,什么好处也没有,还平白气倒了自己两个臂助。而损失的呢?不但在自家后院安置了一头猛虎般的大敌,而且还傻了吧唧的欢送猛虎去吃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那盘菜来壮大。

    这不是吃饱了撑得么。

    用剑砍烂了几乎整个桌几之后,曹cāo才逐渐冷静下来,下令传司马荀彧、祭酒戏志才、寿张令程昱前来议事。

    “主公,何事如此气恼?”说话的是荀彧,这个被曹cāo谓之“我之子房”的人物,看着仆从趴在地上收拾残破的案几,荀彧问道。在他的印象中,曹cāo一向是胸有谋略大气诙谐的,至少在两人相处的这几年中,再困难的事也没有令曹cāo如此失态过。

    “哈!让文若见笑了!”曹cāo自嘲的笑笑,叹了口气,说道:“我发现我犯了个大错误,平白无故给自己将来树了个大敌,此时却束手无策!”

    “主公说的可是吕布?”戏志才完全没有了那ri宴会上的颓废之态,显得清癯的脸庞苍白中透出一丝不寻常的红晕,剧烈咳嗽了几声,问道。

    “戏先生可要保重身体,cāo还要仰仗你的智谋,这些小事,就不需要cāo心了。”曹cāo一脸的关怀,安抚了戏志才几句,冲荀彧说道:“文若,当ri我们预言袁绍和公孙瓒的矛盾会在青州迸发,才定计借助吕布牵制公孙瓒和陶谦,吸引袁绍的视线;但现在公孙瓒和袁绍之间的矛盾已经激化,袁绍占据并冀二州,公孙瓒独占幽州和辽东一部,双方实力大致持平,又都是两面作战,一时半会怕是顾及不到青兖二州了。”

    “这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吕布那厮?”程昱闷声闷气的说道。程昱的xing子本就刚烈无比,自那ri被秦旭一顿好骂之后,让程昱好几ri都没有出门,看谁都像是在笑话自己。说来也是,被一个小了自己近两辈的小子这般辱骂,奇耻大辱啊!不报此仇,估计他老程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有了这个心思,连带着对吕布也没有什么好感。

    “仲德所言正是cāo心中所想啊!”曹cāo同情的看了这个被自己征辟不久的寿张令,行政能力没的说,智计也是一流,只是这脾气太爆,被一个小娃娃三两句就气成那样,也不知该说可悲还是可惜。

    “现在吕布军行进到哪里了?”曹cāo皱眉思量了片刻,突然开口问道。

    “算ri程的话,应该到了妙才将军驻守的濮阳附近了。”荀彧随口说道,却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道:“主公莫不是想要……”

    戏志才默不作声,程昱似乎也知道了曹cāo话中的意思,脸上露出一丝狂喜之sè,大声道:“吕布在河北时恶了袁本初,被袁绍追杀;而我军同袁绍分属同盟!主公当ri答应吕布借道,本就是权宜机变之策,目的不过是诱使吕布进入我军腹地,聚众而杀之,现在吕布那厮已然中计,主公趁机除了这个祸患?”

    自从程昱开始说时,戏志才就一直皱着眉头,看曹cāo似乎对程昱的这条献计十分心动,眼中闪过一丝忧sè。

    “主公,现在我军陈留有大军三万,濮阳妙才将军麾下有大军两万,留守东郡的曹纯将军亦有马军数千,步兵一万,整整近七万大军!而吕布呢,虽然号称两万大军,但能战兵士不过陷阵、骁骑、飞骑、神弓、近卫五营七千余兵士而已,其余皆是杂兵不足为虑!若是主公能会同另外两位将军手中兵马三面合击,纵使吕布是虎插双翼,十比一的情况下,也是难逃败亡!望主公慎思!”

    “唔?”曹cāo吸了一口气,做出一副沉思状,眼角的余光却是在看着荀彧和戏志才的表情。

    荀彧还好,虽然淡淡的皱着眉头,却仍旧不失风雅,像是不太赞同程昱的这番话,只是一时间也想不出别的好办法来阻止吕布进入青州为曹军造成更大的威胁,只在那垂目盘算,并未搭腔。

    而戏志才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先是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着程昱,翻了个白眼,又重重的叹了几口气,摇着头瞥向一脸激愤的程昱。

    戏志才的这番作态,看的程昱云里雾里一头雾水,但程昱新进入曹cāo的谋士圈子,知道戏志才极得曹cāo信赖,才强忍着心中的别扭,问道:“戏先生似乎不太同意程某所言,敢问有何高论可以解主公之忧?”

    “唉!”戏志才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对曹cāo说道:“主公观那秦旭如何?”

    曹cāo一时间没有明白戏志才怎么这个时候岔开了话题,说起了让程昱痛恨万分的娃娃主簿,但戏志才一向言出有物,曹cāo看了一眼被这个名字气的红了眼睛的程昱,对戏志才说道:“前ri戏先生同文若还说过,你等的故友郭嘉,才能胜却这秦小子百倍,已经派人前去打探郭嘉行踪,今ri缘何又提起这秦旭来?”

    “若是单单只论吕布,虽有虓虎之勇,不过是一时之雄,仲德先生之计策或许能够凑效,不过……”戏志才冷笑一声,道:“若是那秦旭在旁,得知此消息之后,你猜他会如何建言吕布?”

    “不过一个孺子,戏先生太过高看了他吧?”程昱听到戏志才言语中有夸赞秦旭之意,冷冷的说道:“且不论他们孤军深入,能不能得到这个消息,就算知道了又如何?我就不信那小子能在主公十倍于他的大军围击之下,还能有什么妙计全身而退,单凭他那嘴皮子么?哈哈!哈……”

    程昱一番话说完,见无论曹cāo戏志才,甚至荀彧都没有附和的意思,颇觉尴尬的收起了干笑,对曹cāo说道:“主公,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若是被那吕布成功入主青州,我军可就陷入被动了。”

    “文若,你怎么看?”曹cāo似乎被程昱的话说动了心思,但戏志才的话也颇有道理,那天秦旭的表现确实不凡,无论是临机应变还是博学多识,都令曹cāo深恨怎么投了吕布。

    “主公,仲德先生之语确实有些道理,若主公只为解决一时之患,可行此计。但是……”荀彧咂了咂嘴,隐晦的冲戏志才使了个眼sè,说道:“不管是三路夹击还是其他办法,从陈留到濮阳快马也要三ri,而到东郡最少也需五ri,而陈留三万大军的兵员调动、部署策略也需要两ri,等到时机成熟,恐怕很难赶上吕布大军的行军啊。”

    “那就一边快马通知夏侯渊、曹纯两位将军调兵遣将,一边密令散布吕布军带有众多金银粮草的消息给沿途贼寇,如此,可以暂时拖慢吕布军的行军!如果顺利的话,恐怕主公的三路大军,不是去围剿吕布,而是去剿灭久藏不出的贼寇,顺便接受吕布的军资!”程昱的眼中闪过一丝狠sè,不愧是急眼了连人肉都敢拿来当军粮的狠人,竟然为了消灭吕布军,不惜使用“驱狼吞虎”的资敌之策。

    “让我再好好想想!”听了程昱的计策,曹cāo眼中喜sè一闪而过,但看到荀彧和戏志才的脸上写满了不满,曹cāo也不好当即答应下来,寒了两位心腹谋士的心,当下冲程昱使了个眼sè,曹cāo佯作疲惫的下了逐客令。

    “文若,你怎么不劝劝主公!这样的毒计,饮鸩止渴而已,倘若流传出去,纵使击溃了吕布,对主公的名声和兖州ri后的治理也有极坏的影响,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程仲德这是要疯啊!”荀彧和戏志才称退之后,戏志才一脸埋怨的对苦笑不已的荀彧抱怨道。

    “程仲德被那个叫秦旭的娃娃在满军文武面前那般羞辱,方寸大乱也是人之常态,戏兄还是莫要与他计较了,我观主公似乎对此计十分上心,你我还是莫要徒费心机,最终惹得主公不快。”荀彧一脸苦涩的说道:“至于州民之治,你我多在这上面想想办法,也能让小民少收些战乱之苦,倘若此计真被人识破,也能少些骂声。”

    “既如此,文若且去治你的州务,我自去饮酒!”戏志才脸sè愈发苍白,病态的红晕也愈发红艳,微咳了几声,冷笑一声,说道:“也不知道我等的书信,有没有送到奉孝那浪子手中,若是奉孝在此,定有妙计使得程昱不必出次恶毒下作的手段。”

    “奉孝……”荀彧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不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