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包办婚姻

    ;

    成廉匝吧匝吧嘴,哑火了。

    两次和秦旭打赌,虽然换来两次当众牵马坠蹬的经历,却使得成廉和秦旭的关系在吕布麾下所有部将中是最好的。

    “秦主簿,这父子俩打得什么主意啊?放弃咱们好容易得来的粮草辎重,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侯成见成廉被秦旭一句话说的哑口无言,苦笑一声,道:“别的不说,些军资当中,可是有十万石是您和大xiǎo jiě费劲心思弄来的,就这么放弃了,您舍得啊?”

    “老侯,秦主簿和臧司马自然有他们的想法,你莫要说些怪话!”秦旭还没回话,宋宪就一把将侯成拽道一旁,冲臧洪歉意的一笑,道:“臧司马和小臧校尉,你们别在意,老成和老侯就这个熊脾气,没别的意思。你别在意。”

    臧洪倒是没什么,臧霸却是略带诧异的扫了秦旭一眼,着实没想到这靠裙带关系“上位”的小主簿,竟然在吕布军部将中有这么好的人缘。

    “行了,事态紧急,秦旭你也别卖关子,说说看你的意见。”吕布不耐烦的冲侯成等人挥挥手,开口道。

    “臧司马之前所言是老成持重之言,确实是个好办法。”秦旭冲臧洪拱了拱手,说道:“之前我等只是怀疑曹cāo会不会背信弃义,落井下石,才决意战兵和辎重粮草共乘一马,加快行军速度;现在看来,之前的推断已经证实了我等的猜测,那么兵士和战马肯定要保存体力备战。这点毋庸置疑。”

    “既然如此,秦主簿你的意思也是赞成放弃咱们这些好不容易得来的粮草辎重?”侯成心里还有些疙瘩,兀自嘀咕道。

    “老侯,爷们点成么?”秦旭好笑的看着侯成五大三粗的汉子,偏偏一副受欺负的小媳妇的模样,笑道:“我什么时候说放弃这些粮草辎重白白便宜曹cāo了?你们莫要忘了,除了战兵和杂兵,咱们并非没有可用之兵啊。放着也是干浪费,干嘛不用?”

    “秦主簿你说的是那被俘的先登营兵士?”成廉顿时反应过来,这可是导致了他麾下飞骑营几乎全灭的罪魁祸首,是秦旭和吕玲绮拦着才没有被吕布全部杀掉,成廉顿时明白了秦旭的意思,有些迟疑的说道:“可是这些俘兵可信么?这些人曾经是袁绍军的jing锐,一个个桀骜不驯的,若是……”

    成廉的话没有说下去,但话中的意思帐中诸将都明白了。曹cāo来势汹汹,吕布军肯定要全力应付,根本不可能再派兵看守这些俘兵,若是这些人有些别的心思,比如一把火烧了这些辎重粮草之类,那吕布军可是哭都来不及。

    “谁说要用他们来押运这些辎重,这可是我军的命根子!”秦旭笑着借用了侯成的话,笑着说道。

    “别扯这些没用的。”吕布黑着脸说道:“这都和谁学的毛病,说话说一半。以后少和那老狐狸呆在一起。好的没学多少,尽学些臭毛病。”

    吕布的一番话惹得帐中众将一阵哄笑,倒是令紧张的气氛得到了极大的缓和,两人的对话也令新加入的藏洪父子看到了秦旭在吕布心中的地位,臧霸虽然仍旧看秦旭不太顺眼,但刚刚承了秦旭的情,一时间也不好说什么,撇了撇嘴,没有做声。

    “先登营毕竟是袁绍军之jing锐,被主公威势所挟,这一路之上倒也安顺。我的意思是……”秦旭扫了一眼帐中诸将,顿了顿,拱手对吕布朗声道:“我军除了七千余战兵之外,还有万余杂兵,我之意是除了骑兵轻骑为机动之外,其余战兵和杂兵人人负重,依旧快速行军,争取在曹军合围前抵达青州境内,令曹军有所顾忌。”

    “你的意思是用这三百先登营兵士为疑兵?不行不行,这是瞎胡闹。”一直沉默不语的高顺也开口说道:“且不说曹军此来三路大军,每一路都有至少两万大军,这三百人根本不够看,更何况袁绍和曹cāo份属同盟,这些人不临阵倒戈就已经是万幸了,靠他们来牵制百倍的曹军,简直痴人说梦。”

    “高将军莫要忘记,先登营随时袁绍军jing锐,但毕竟是麹义的私兵,只要麹义在我军之中,这些人临阵倒戈的几率就大大降低,再说若是别的将领去完成这个任务,或许有这样的顾虑,你莫要忘记这些人的命是谁救下来的。”秦旭一副胸有成竹样子,说道。

    “秦主簿,你……”张辽听完秦旭的话,突然一反平ri间的冷静刚毅,露出一副惊讶的模样,说道:“你不要告诉我,你是想自己……”

    “不错!”秦旭自嘲般的哂笑一声,道:“都到了现在这个境地,曹cāo的三路大军据此不到百里,若是集中优势兵力,以主公之能,突破曹纯的东路防线抵达青州不是什么难事,诸位将军皆是我军骁将,主公的左右手,能不能随主公成功入主青州就看你们的了。”

    “秦主簿,这件事情交给我老成,反正我的飞骑营已经不如往昔,也帮不上主公什么忙,不如就让我来……”成廉和秦旭的关系最好,听秦旭竟然打着独自断后的念头,马上义愤填膺的说道。

    “你?算了吧!”秦旭拍了拍成廉的肩膀,指着自己的脑袋笑道:“若是两军对阵,十个我也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你莫要忘了,你可是输给我两回了。这事得靠这里,你,不行!”

    “秦主簿……”

    “秦旭……”

    宋宪侯成秦谊等吕布军麾下众将听秦旭竟然是打着这个主意,一时间都有些激动,臧洪和臧霸对视一眼,臧霸眼中的轻视也减轻了几分。

    “好了,都不要说了。我意已决,这件事情除了我,别人怕是都不成!”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秦旭也放开了,说道“谁劝也没用!曹cāo这次倾巢来袭,最希望的就是我们未战先乱,我们可不能让他jiān计得逞,你们放心,我最怕死,不会这么轻易的把小命丢掉的。”

    “秦旭,你有几成把握?”吕布倒是没有同众将一起劝说秦旭放弃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反而沉声问道:“三百军心不定的俘兵,加上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主簿,面对曹cāo七万大军来袭,纵使是我也不敢这么夸大,你究竟哪里来的信心?”

    “说实话,一成把握也没有。”秦旭苦笑道:“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不论是强攻济北还是固守同曹cāo死磕,纵使我们最终侥幸得胜,也会对我们造成极大的伤亡,对主公ri后整顿青州殊为不利。既然是必死之局,那就权且死马当活马医,试试看呗。”

    “不行!”沉着脸说道:“你未经沙场,不知道此中凶险,到时候被曹cāo抓住,就凭你那晚气倒了曹cāo两名心腹,必定会被那厮报复,到时候我等就算是想救你,也是徒劳送死而已。”

    “主公放心!”秦旭淡淡笑道:“曹军数万对我军数百,这比例谁都能看出此中凶险,我这么怕死焉有不知之理?不过主公刚刚的话倒是给我吃了颗定心丸。我可以确定,我绝对死不了了。”

    “秦主簿此言何意?”张辽看了眼被气的说不出话来的吕布,问道。

    “老曹这个人你们不了解,爱才如命!倘若那晚我没有什么出彩,或许必死无疑,但我偏偏将曹cāo手下的财神和谋士气倒了两个,曹cāo就算把我抓了,也必定是以劝降为主,不会伤我xing命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不幸被抓,那也无妨,逢场作戏我最拿手,大不了先假装投降,待时机有变,主公在青州站稳脚跟,再兵临兖州救我出来便是,怕个什么?”秦旭开玩笑似的说道。

    “可是……”

    “算了,不要说了。”吕布一拍案几,沉声说道:“秦旭说的有道理,多布疑兵,为我军主力击破济北曹纯军赢得时间,这件事情就交给秦旭去办!”

    “不行,我不同意!”一直冷着脸没有说话的高顺突然一反常态,高声说道:“这简直是胡闹,秦旭胡闹,奉先你也跟着胡闹,莫非还要重蹈十年前的覆辙不成?我坚决不同意!”

    高顺一怒之下,连主公也不叫了,直接否决了吕布的话,怒气冲冲的说道。

    “十年前?什么事情?”秦旭再一次看到吕布和高顺之间出现这种状况,没想到高顺平ri间焉了吧唧的不言不语,关键时刻还真敢拍吕布的桌子。

    “老高!”吕布沉声道:“不必说了。你当我愿意让这小子冒这么大的险?今天我就当着诸君的面说一句,秦旭你也给我好好听着。”

    见吕布当真发火了,除了兀自冷着脸的高顺,都是摆正了姿态,听吕布的命令。

    “秦主簿人品如何,相信大家相处了这么久也清楚了,也不瞒大家,我实爱之!说实话我也不想秦旭这么去冒险,但是!此事关系着我军上下两万弟兄,除了秦旭这个法子,难道还有别的办法么?”吕布沉声喝道:“秦旭和玲儿之间,相信大家看在眼中,军营中那些闲着没事干的人也传了不少两人的传言,这些我都知道。今天我就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就表个态,若是秦旭平安归来之ri,就是我将小女嫁给这小子之时。若是,若是秦旭不幸为了我等的生死而亡,我就让玲儿给他守寡!就这样!”

    吕布的一番话,既在众将的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没想到吕布竟然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有了吕布的这一番话,高顺也不太好再说下去,只能狠狠的瞪了吕布一眼,沉着脸退回了班次之中。

    “这个……”秦旭反倒是被吕布这一番话给惊到了,怎么个意思?太突然了吧?人家都没有心理准备!包办婚姻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