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秦旭的信心

    ;

    “主公,既然你意已决,高顺无话可说,只求与秦主簿同去!”高顺突然说道“要不然我不放心!”

    “这……”高顺的话令吕布也有些意动,有高顺麾下这只机动xing杀伤力都极强的陷阵营在,秦旭生还的几率就能大大的提高,虽然吕布说出那番话,但拿吕玲绮当心肝宝贝疼不够的吕布,又怎么舍得宝贝女儿小小年纪就守寡。

    “高将军,保护主公家眷和辎重是重中之重,我这里人太多了反而不好,有那三百先登已经足够了。”秦旭无奈的说道。

    “秦旭,有高将军与你同去我也能放心,你就不必多言了。”吕布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自从五原从军以来,吕布一直自认有方天画戟加上赤兔马天下大可去得,但当身后跟着一大帮人之后,这种年少时的梦想就被一步步的限制,到现在竟然沦落到要靠一个小小的主簿带着数百残军来保全自己的地步,又怎能不令这自傲的天下第一猛将感到憋屈。

    “主公,现在高将军可不能听你调遣!这次必须听我的!”秦旭咬了咬牙,看来不拿点干货出来,是说服不了这刚刚晋升为自己便宜岳父的吕温候了。

    “放肆!”吕布脸sè怪异的说道。

    “高将军,身为大汉军士,对大汉军律应当十分熟悉吧,你看这是什么!”秦旭无奈的从怀中掏出没有来得及还给吕布的陷阵营调兵虎符,说道:“高将军听令,命你保护好主公家眷和粮草辎重,助主公成功到达临淄!咱们临淄再见!”

    吕布在秦旭之前一句的时候,就知道了秦旭要说什么,此时见秦旭竟然在众多将领面前拿出了调兵虎符,毕竟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也不好再多说什么。高顺为了维护吕布的权威,再说秦旭之前说的也的确在理,只得咬了咬牙,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对秦旭说道:“多保重,你一定要活着到临淄!”

    秦旭突然拿出了吕布军最jing锐部队陷阵营的调兵虎符,最惊讶的莫过于臧洪父子,臧洪盯着秦旭的目光更加凝重,臧霸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相比之下反倒是吕布原来的麾下将领,反应小了许多。

    “老侯,你说秦主簿怎么会有主公的调兵虎符?”成廉小声嘀咕道。

    “废话,老成你傻了,主公连闺女都给他了,区区一营的虎符算个啥?”侯成看向秦旭的目光也充满了艳羡。

    “看来当初的选择真是没错。”宋宪暗暗说道。

    “主公,末将请求同行。”臧霸见秦旭竟然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又见帐中诸将低声私语,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sè,咬着嘴唇沉吟良久,突然开口说道“末将自信身手还可以,关键时刻就算是背,也将秦主簿背回来。”

    “陷阵营不去可以,但必须派些人随同前去,若是那些俘兵炸营,也能保证秦旭无恙,不过十数人,秦旭你不答应也得答应。”高顺在臧霸说完话之后也反应过来,说道。

    “这……”秦旭还想说些什么,但马上就被吕布打断。

    “好了,就这么定下来,不必复言!另外,虎符给我交上来!”吕布一锤定音,宣布了最后决定,不给秦旭反应的时间,一把将虎符从秦旭手中夺了过来,突然说道:“若你不能安全回来,也就不用再想要了。”

    吕布前后不一的话,令百般崇拜他的麾下众将都有些看不过眼了。疼女婿没这么个疼法的,还不能安全回来就不用再想要了,合着只要秦旭安全归来,这陷阵营就真给他了?不过想归想,吕老板拿麾下最jing锐的部曲做嫁妆,谁也说不了别的去。

    “好了,事不宜迟,去看看玲儿,就……出发吧!”吕布倒背着手,佯作不耐的冲秦旭挥挥手。

    临时营地营帐之中,蔡琰和吕玲绮都在,吕玲绮也说不出是害羞还是害怕,眼圈都哭红了,蔡琰也是一副幽怨的模样看着秦旭,令秦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前几天才沾了人家蔡大měi nǚ的大便宜,正想着找机会再加深一下感情呢,没想到就稀里糊涂的成了有妇之夫。之前,秦旭刚刚半推半就的被划拨到秦旭麾下一同去执行此次任务的老许司马冒孔二愣子等人推到吕玲绮的营帐之中,看到蔡琰带着淡淡哀怨模样的蔡琰时,就有一种想逃的冲动,却没想到吕玲绮不知道从哪得来的消息,知道秦旭要去“送死”,又听闻吕布在军帐中说的那番话,见到秦旭的面二话不说就哭的稀里哗啦,哪里还有半分之前刁蛮大xiǎo jiě的模样,令秦旭颇感手足无措。

    最终还是在蔡琰的安抚之下,吕玲绮才渐渐止住哭声,怯怯的看着满脸苦笑的秦旭,那模样恨不得要与秦旭同去。好在秦旭太了解这位大xiǎo jiě的xing子了,好话说了一大堆,又极力贬低曹军的战力,才勉强哄得吕玲绮答应在临淄城等自己。

    “你若是敢不回来,我和琰姐姐都不会饶了你的!我们都不嫁你!”就在吕布军已经开始拔营,三百先登营俘兵已经开始集结,秦旭要走的时候,吕玲绮突然冒出的话,令秦旭和蔡琰顿时好似被抓住的偷糖吃的小孩。秦旭还好,潇潇洒洒的点点头,暗叹一声这年头男人真幸福之后,向外走去,可蔡琰却是急的差点掉下眼泪来,也不知道和吕玲绮嘀嘀咕咕的在争论什么,最终没有了声音。直到秦旭在老许等人的护卫下向着吕布军行进路线相反的方向开拔时,才回头看到吕玲绮和蔡琰手挽着手送给秦旭一筐筐的菠菜。

    “老曹啊,你可真是我的福星。”秦旭骑在马上,像是丝毫没有即将面对曹cāo至少两万大军的紧张感,嘴里不停的嘀咕道。

    “秦主簿,这是你要的东西,到底这是做什么用的?”司马冒自从在被秦旭发现有“做坏事”潜质之后,就被秦旭不断的支使,现在秦旭已经被吕布明言说是吕玲绮的夫婿人选,更是觉得当初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

    自从贾诩向秦旭提出了行险之策,建议反攻长安占据西川以图天下被吕布否决之后,秦旭就上了心,暗中给司马冒一个不太干净的任务,去河内怀城的马厩中搜集白sè的粉末,以图ri后反攻长安之用。没想到这次老曹不太地道的撕毁字迹未干的盟约,用近十倍的兵力合击吕布,就要用上这种划时代的东西。

    “是啊秦主簿,为了弄这些东西,咱们营中医士可是都快和我翻脸了,这些可是用来治疗兵士刀伤恶疮的,本来就稀罕的很,这次你全部征用,若非是你秦主簿的面子,可真是半点也要不来呢。”老许也是一副好奇的模样,不太明白秦旭为什么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感兴趣。

    “问啥啊?秦主簿是主公的女婿,咱就拿他说的话咱当主公说的听着就是了,问那么多干啥?”还是孔二愣子最实在,说道“只是咱后面这三百先登俘虏,秦主簿可真要小心啊,真出了事你赶紧找俺老孔,俺背着你跑!”

    “都胡说什么呢?”秦旭被老孔的话说的差点眼睛发酸,狠狠的锤了孔二愣子一拳,道:“说实话,这次跟我出来,心里有没有怪我?”

    “怪啥!”孔二愣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若不是高将军当初把俺从死人堆里扒拉出来,俺早就喂了狼了,多活这些年都是赚的。再说你秦主簿这么小的身板都不怕,俺怕啥?不怪你!”

    “秦主簿对咱有救命之恩……”老许淡淡一笑,说道。

    “打住打住,啥救命之恩?都这时候,你给我好好说说!”秦旭趁机问道,早就想要搞清楚了。

    “……”

    “老许就是个闷葫芦,秦主簿,咱死猫可是对你死心塌地,若是这次不死,你怎么也得让高将军给咱提个什长,不能老让老许这厮挡在咱前面。”司马冒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无所谓的说道。

    “行,我记住了,倘若这次咱们不死,肯定给你们官升一级!”秦旭看的出来,这帮人说这些不过是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也开玩笑似的说道。

    “秦主簿,孔二愣子的话说的对啊,这三百先登营俘兵好像不太对劲啊,怎么一个跑的也没有?别是想到时候抓住咱们几个,来个临阵倒戈吧?”司马冒帮秦旭将几个神神秘秘的大包裹堆放在一起,小声说道。

    “无妨,这些人我有别的用处,看看这些人究竟对麹义,或者说对我军的认同感究竟有多少,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用这区区三百俘兵硬抗老曹那至少两万大军吧?我没疯!”秦旭没好气的说道。

    正如孔二愣子和司马冒所言,这些当ri被秦旭和吕玲绮从吕布刀下救下来的先登营俘虏们,一路之上竟然没有一个逃跑,就算是在营地中看守不严的时候,也没有一个离开。在陈留时就引起了秦旭的注意,这近一个月期间,秦旭甚至有时候故意密令宋宪稍稍放松些对他们的看管,但这些大多来自雍凉的jing壮汉子,虽然已经做了俘虏,而且在吕布刀下走了一圈,竟然还是军纪严明,令秦旭不知道该佩服这些jing壮兵士的素质好还是该佩服麹义的统帅能力高。

    这次秦旭已经有了万全之策,这跨时代的神器一出,虽然配料简单,不能给曹军造成多少实际xing的杀伤,但是吓吓他们,为吕布军赢取一到两天的时间还是有把握的。拉出这匹俘兵也是想借这个机会看看这些人在面对数十倍乃至上百倍的敌军前,会不会被吓到。若是当真可用,没准能为吕布军再增加一只劲旅。

    已经被紧紧捆缚在了吕布战车上的秦旭,此时完全不知道自己一时的起意,会对整个汉末造成了多么巨大的影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