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只待乱起

    ;

    自离开吕布军营后,臧霸就一直沉默不语,眼见着老许等陷阵营兵士变戏法似的拿出几个大包裹,虽然好奇秦旭的爆棚的信心从何而来,却又不好意思询问,只能干看着秦旭找了个追击吕布必经之路的小山包,吩咐一行人隐蔽下来就吩咐老许等人将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碾成粉末,放在婴儿头大小的陶罐之中,又将一张张蔡侯纸包裹上这些黑sè的粉末搓成细条,用封泥固定好,就这么放在太阳下暴晒。

    “秦主簿,这都做了快三百个了,从伤兵营那里偷来的陶罐也用的差不多了,您就告诉咱们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吧?”司马冒揉着肩膀,一脸苦笑的问道:“难道咱就凭这些瓶瓶罐罐的来对付曹cāo?”

    “不可说,不可说。”秦旭满意的拿起一个干透了的陶罐,闻着久违的药香,满脸的陶醉,一脸神秘的对同样好奇的老许等人说道。

    “报!”被秦旭派出去探查的孔二愣子一脸大汗的跑了上来,满脸的焦急之sè。

    “怎么?曹军这么快就到了?”秦旭一愣,看了看正中天的ri头,按路程估计,就算是号称一ri一夜奔袭千里,有神行将军之称的夏侯渊,一路不休不歇之下,也应该至少在今天夜间才会经过这里,曹cāo亲自率领的大军更是别说,从陈留郡到济北国,好歹上千里路,累死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追上吕布。老曹可是用兵的大行家,断不会用久疲之兵来袭击吕布两万大军的。

    “不,不是曹军,俺,俺看的仔细,绝对不是曹军!”孔二愣子大口的喘着气,说话有些磕巴。

    “好你个孔二愣子,不是曹军你慌个什么劲?”司马冒踢了孔二愣子屁股一脚,一脸不悦道:“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到底什么情况?喘喘气再说。”

    “哦!”孔二愣子竟是听话的点点头,狠狠的咽了口吐沫,对秦旭说道:“秦主簿,兖州山阳郡方向,有大股人马行动的迹象,我带了几个兄弟就近看了一下,怕是有好几千人,但甲胄驳杂不清,没法依据旗号判断究竟是哪的军队。”

    “嗯?山阳郡方向?陈留和濮阳的曹军要来此,根本不会路过山阳,会是那一部人马来凑热闹?”老许也奇怪,拍了拍手上的黑灰,疑道:“会不会是曹军其他的军队,也被曹cāo给调来了?”

    “不可能!”臧霸突然冷不丁的插话道“山阳郡毗邻泰山郡,久受泰山贼的困扰,本就兵力不足,若是曹cāo当真也调派他们前来为难主公,我看他的山阳郡就不必要了。”

    “宣高此言有理,他们距此还有多远?”秦旭听了臧霸的话后,沉思了片刻,问孔二愣子道。

    “只有不到四十里了。”孔二愣子一脸的焦急,道:“秦主簿,来者不善,我看您还是骑着快马去追主公吧,这里有我们老哥儿几个,和那三百俘兵,足够抵挡他们一阵,这些人可不是曹cāo那厮,能对您网开一面。”

    “是啊,秦主簿,好几千人呐,到时候咱们打的兴起,万一擦着碰着您,回头高将军不拔了我们的皮才怪。”司马冒也是一副苦劝的架势。

    秦旭听了孔二愣子和司马冒的话,也不知道谁告诉的他们秦旭为了让吕布答应而编出的这番话,一脸苦笑的拍了拍孔二愣子的肩膀,对两人说道:“咱们自离开长安,也一起经历的不少事,你们什么时候见我独自逃跑过?再说了,曹cāo数万大军我都不怕,还怕他这几千来旗号都不敢打的杂军?好了,别说那些没用的,去看看那些俘兵。”

    见秦旭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老许等人也就罢了,在他们想来,若是真到了时候,大不了把秦旭直接往马上一扔,派个人就能把他给救回去,至于之后秦旭会怎么想,就不在他们考虑范围之内了。可臧霸看向秦旭的目光却是眼神复杂,没想到这个靠着裙带关系上位的家伙,不但在吕布军中人缘极好,关键时刻也有几分胆sè。

    “先登营的兄弟们,你们准备好了么?”秦旭在老许等人团团保护下,来到了不远处三百先登营埋伏的地方,突然说道“我想你们也知道消息了,这次曹cāo用大军七万三路来攻,估计打的旗号就是来营救你们,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

    见秦旭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连同臧霸在内,所有人都心中一惊,都不禁为秦旭捏了一把冷汗。秦主簿这是要疯啊?这时候说这些话,若是这些俘兵当真,突然暴起发难,就凭在场的这十几个人,怎么会是三百虎狼的对手,纯粹找死呢这是。

    秦旭仿佛没有看到身边这几人勃然变sè的脸庞,仍旧一副平静的样子,说道:“我是谁你们大概也都知道,之前说留你们一命,我做到了!现在我说说给你们一个机会,那也绝对不做假!此处向北,不过百里,就是大河,过了大河,就到了冀州,你们的家!现在,趁着曹军没来,愿意走的,可以走了。”

    “嗡……”

    秦旭的一番话,顿时令死气沉沉的先登营俘兵们仿若沸水一般低声议论起来,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看着侃侃而谈的秦旭,不知道秦旭这个时候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有十息的考虑时间!”秦旭神sè不变,看也不看一副如临大敌的老许臧霸等人,淡淡的说道。

    “你就不怕我等将你捕俘送给曹公请功么?”先登营俘兵中突然传出一句话,顿时令之前的嗡嗡声为之一滞。

    “怕?我怕的很呐!”秦旭推开挡在身前的老许,竟是向前走了一步,笑道:“可是怕有用么?七万对两万,鬼都知道赢不了,又何苦为难你们陪着我们送死。若是秦某能令你们有立功之机,便是成全你们又如何?”

    “秦主簿!”

    “秦主簿!”

    老许司马冒等人急道,却被秦旭挥手阻止,反而向着先登营俘兵更近了一步,用秦旭自认为极其具有yòu huò力的嗓音,慢慢说道:“现在我人就在这里,曹cāo大军就在数十里之外,多好的机会,你们还犹豫什么?还犹豫什么?”

    “这……”秦旭这般自投罗网的模样,反倒令这些jing悍之士们脸上闪过一丝犹豫。

    “秦主簿忒也小看了我等!在下先登营校尉牵招,誓死不做那忘恩负义之徒,愿同秦主簿共死!”突然,就是刚刚出声的先登营兵士,再次出声,道。

    牵招?好嘛,这只先登营中倒是藏龙卧虎啊,先是张南不知所踪,竟然连历史上袁尚麾下大将,后为曹cāo托付边陲之事,镇守北疆,令鲜卑数十年不敢南下的大将牵招,竟然也在先登营中。

    “是啊,秦主簿当初在吕将军面前力陈留我等xing命,我等雍凉、河北大好男儿,岂能行此忘恩负义之举,有死而已,我等何惧!”越来越多的先登营兵士的声音,附和着刚刚那人的话,一时间群情激奋。

    “好!既然诸君义气为先,我秦某也不敢弱了诸君先登死士的名头!”秦旭大声道:“若是此战我等不死,不管ri后你我是友是敌,我秦旭都愿与诸位约为兄弟!”

    “约为兄弟!同生共死!”

    “约为兄弟!同生共死!”

    先登营中登时响起一阵吼声,跟在秦旭身后的老许和司马冒等人皆是一脸惊骇,甚至连臧霸也满脸的讶sè。这是什么情况?竟然这么简单?在这种情况下,只用了几句话就令这些jing壮悍勇之士放弃了最好的选择,反而愿意同之前还是敌人的秦旭共死。今天这一ri之间,臧霸对秦旭的观感简直如同过山车一般,使得臧霸感觉越发看不透这个年纪轻轻的主簿了。

    秦旭看着眼前这些人的狂热眼神,嘴角勾出一抹笑容。笑话!好歹哥们在前世也是商界“成功人士”,商战心理学满分的人物!而且在汉末,虽然礼乐崩坏,但仍旧极重信义,对于一只在主帅被擒之后,全营甘心受俘的强军,义之一字,必定是他们首要的信条。这根本就是一个注定完胜的赌局,只消在麹义身上再下下功夫,这支被称作轻骑兵噩梦的先登营,毕将成为吕布麾下又一只强军。

    “好,既然诸位兄弟看得起秦某,那秦某就算是拼尽浑身解数,也不能令曹cāo小看了我等!”士气可用,秦旭大声说道:“我令,牵招!”

    “在!”牵招大声应道。

    “命你率领先登营多带旗帜,藏匿于林中,以为疑军,待山下异变将起,便一同杀出!”秦旭命令道。

    “诺!”牵招坚定的答道。

    “异变?”司马冒本来还在为秦旭故意将之前孔二愣子打探来的不明杂军说成是曹cāo的大军,现在又听秦旭说会出劳什子异变,正自一头雾水。

    “不错!”秦旭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点了点头,安排好了先登营的事情,又对臧霸说道:“到时候还要借助臧校尉勇力,同老许率领五名陷阵营兵士,待敌军乱起,擒贼先擒王!”

    “诺!”臧霸眼中闪过一丝凝重,重重的点了点头,同老许一起大声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