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孙观尹礼

    ;

    “主公,据探马来报,山阳、泰山两郡贼寇已中了仲德先生之计,在得到我们散播的消息之后,已经尽起贼众,追击吕布而去,山阳令吕虔来信说,正准备借此机会清剿两地贼兵。.. 阅读”曹军部队还在行进之中,曹仁是少数能在曹cāo歇息之后,还能直入曹cāo寝车的将领,此时的曹仁,正一脸兴奋的拿着一份简报,推醒了正在午后稍歇的曹cāo。

    “唔?子恪真是机变,放在山阳当县令,屈才了!”曹cāo扶住车窗,捏了捏太阳穴,一脸疲惫的坐起身来,接过曹仁递上的简报,草草的看过,随口问道:“我们这是到哪里了?还没有和妙才会和么?”

    “主公,妙才率领两万大军,已经逼近济北,刚刚传信说是一边休整一边等待主公前去。”曹仁扶了一把曹cāo,说道“妙才估计也得了消息,才原地整装待命的。”

    “嗯!既然两地贼寇已经中了仲德的计策,那么咱们就先等一等!”曹cāo打了个大哈欠,笑眯眯的说道:“吕布世之虓虎,勇武冠绝天下,我们新得兖州,又刚刚打退了来犯的青州黄巾,将士们一直没有来得及休整,这不好!既然有人替咱们消耗吕布的实力,咱们就静观其变!”

    “主公说的是!”曹仁恭敬的答道,对这个自己的族兄,曹仁一向是言听计从。

    “不过也不要太过放松,不要小看吕布,这些贼寇乌合之众,伤不了吕布筋骨的;济北曹纯只有万余可战之兵,我们和妙才军势虽众,但却是长途跋涉,若是硬抗定然会多有伤亡,万万不可掉以轻心!”曹cāo嘱咐道。

    “诺!末将这就去和妙才联系,让他多注意军力休整,不可轻举妄动!”曹仁躬身下车而去。

    曹cāo看着远去的曹仁的背影,脸上再难掩一丝疲惫,吕布军带着这么多的辎重,按道理说行军速度不应该这么快,在曹cāo的本意中,在濮阳这个开阔地三路夹击,歼灭吕布是最好的方案。却不想,曹cāo三路大军尚未会盟,吕布就已经到了济北,再有数百里,就要进入青州了。

    虽然现在天下大乱失态已显,但大汉天子尚在,就好比给了这些有异样想法的群雄们一个jing神上的枷锁,在势力范围内怎么折腾无所谓,反正天子陷入贼手,诏令不出未央;但若是越境而击,对于对“大义”这两个字无比看重的汉末土著来说,就相当于失去了立足的根本。曹cāo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给其他诸侯留下口实。

    “秦主簿,敌军距离我们已经不到十里了。”孔二愣子的大嗓门差点吓了秦旭一跳。曹cāo和夏侯渊为了不影响两地贼寇“趁火打劫”的行为,刻意减慢了行军速度,使得两地贼寇在进入秦旭伏击圈时,秦旭还没有得到曹cāo军势的消息。

    “十里就十里,嚷嚷什么!”秦旭揉着耳朵,埋怨的看了孔二愣子一眼,指着身前的一堆瓶瓶罐罐,道“你手下兄弟们都准备好了么?”

    “放心吧,俺选的这些人膂力过人,绝对能达到您的要求。”孔二愣子拿起一个陶罐,拨拉着上面长长的蔡侯纸卷,犹自有些疑惑道:“秦主簿,就这个东西,真能挡得住那些人?那可是上千人呐!”

    “闭嘴!让兄弟们拿好火把,千万不要掉到这些宝贝上,记住,点燃之后用最大的力气给我扔到人多的地方,听到了没有?”秦旭再次叮嘱道。

    “诺!”孔二愣子闷声答道。

    秦旭等人藏身的山丘并不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远远的看到一支队形散漫的队伍慢悠悠的晃悠了过来。果然如同之前孔二愣子所说,兵器甲胄各不相同,旗帜也五颜六sè不一而同。知道的是一只军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的农民伯伯下地干完活正回家呢。

    “就这些?”秦旭前后打量了一眼,一千多点,大概两千不到,只有为首的十数人有马,其余人都是步行,勾肩搭背的浑然不觉山头上有人在窥视。

    “就这些!”孔二愣子紧紧的抿着嘴唇,忠实的执行着秦旭让他闭嘴的命令。

    “乌合之众,正好拿来试试我这划时代神器的威力!”秦旭总算见识了什么叫做乌合之众,上战场和郊游似得,别说不到两千,就算是两万,估计被陷阵营一个冲锋就能打垮,让秦旭之前好容易燃起的热血顿时凉了一半,不满的说道。

    “听我号令!点火!”秦旭对早已经准备好的臧霸使了个眼sè,冲孔二愣子和身后五名陷阵营兵士命令道。

    “诺!”

    “嗖……”

    “轰……轰……”

    “材料有限,咱又不是专业搞化工的,能有这么个场面,也算是可以了吧?”秦旭看着山丘下面腾起的一阵阵巨响和黑烟,颇为不满意的嘀咕道。

    “这……这……”孔二愣子和那五名陷阵营兵士在投出一轮六个陶罐之后,早就懵了,虽然只响了四个,但仍旧不能阻挡这跨时代的利器带来的冲击和震撼。

    臧霸等人和先登营兵士也被这突然出现的巨响弄懵了,不过好在他们还记得之前秦旭的嘱咐,待到山下异变,便冲杀下去,擒贼先擒王,待巨响过后,数百人一同发出一阵阵吼声,在这“异变”的刺激下,几百人竟然喊出了上千人的气势。

    秦旭本阵的人尚且如此,被突然袭击的两地贼众,此时状态更是不堪。这些人本就是些被压迫的活不下去的流民,别说见过听过,就算是想也不会想到竟然能提前了一千年看到这种东西。千多人,竟然一个个筛糠似的不停的抖动,为首的几人被颠下马来也顾不得爬起来,竟然就趴在地上战战兢兢的朝四房跪拜,首领这般的动作,使得后方贼众一个个有样学样也都跪在地上,也不知道口中念念有词哀求的是哪路神佛。

    “秦主簿,这,这东西叫个啥?怎么这么厉害?”孔二愣子好容易缓过神来,语无伦次的问道,看向秦旭的目光充满了难以置信的崇敬,几乎和看神仙差不多了。

    “我管他叫土炸弹!好玩么?要不要再扔一轮!”秦旭被孔二愣子的目光弄的哑然失笑,其实这种仓促间制作出来的简易的不能再简易的“炸弹”,也就是听个响,杀伤力根本不值得一提,估计连后世鞭炮的威力也比不上,无非就是一硝二磺三木炭的简单配比,看过地雷战之类战争片的人,大多都知道制作方法。因为时间仓促,只弄出这么三百来个,但是看刚才的比例,能又百十个能响就相当不错了,即便如此,在这冷兵器占据绝对主流的汉末,这东西简直就成了唬人的神器。

    “蛋?这个啥蛋真是厉害啊,俺说秦主簿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上赶着送死呢,原来早就有了办法。”孔二愣子傻笑道“有了这个啥蛋,曹军莫说是七万,就是七十万咱也不怕。”

    “行了,现在想扔也没地方了,臧校尉和老许他们已经下去了。”秦旭被孔二愣子的话说的一阵无语,也知道这老孔是个浑人,没法和他计较,嘱咐道:“熄了火把,咱们也该去看看这敢趁机沾便宜的,是何方神圣了。”

    由于这土炸弹的威慑,老许和臧霸打了一场从未如此轻松的斩首战,没等先登营兵士跑到近前,这帮贼寇首领在见到臧霸之后就已经跪地请降了。

    “孙兄,尹兄?”臧霸将从受惊的战马上摔倒在地的倒霉蛋揪起来一看,顿时发出一声惊呼,连忙制止了老许等人拳打脚踢的动作,帮着抹了抹这首领脸上的黑灰,道:“两位兄弟怎么会在这里?”

    “宣高?是宣高?怎么会是你?”为首两人中唯一一个倒霉蛋被土炸弹波及,正自晕晕乎乎,却突然听到有人呼喊两人的名字,定睛一看,顿时大叫。两个大老爷们,刀头舔血的好汉,竟然都带上了哭腔。

    等到秦旭来到山丘之下时,正好到先登营兵士把乖得不能再乖的贼众归拢在一起,而两名贼首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握着尴尬不已的臧霸的胳膊。

    “秦主簿!这……咳!”臧霸苦笑的看着一脸古怪神sè的秦旭,哪里还有半分之前轻视之意,就连以牵招为首的三百先登营兵士,看秦旭的目光中也在之前的钦佩中带上了一丝热意。

    “这两位……咳咳,好汉,臧校尉认识?”秦旭眉毛挑了挑,苍天在上,来汉末这么久了,终于又体会到了前世“成功人士”的那种飘飘然的感觉,但现在事态紧急,曹军很可能随后就到,秦旭只好强压住内心中激动,一边令牵招将这些乖的不得了的贼众带上山丘隐蔽好,一边问臧霸道。

    “宣高,你投军了?这娃娃是你老大?”也许过了这大半晌缓过神来,或者是见秦旭年纪不大,在他面前哭挺不好意思,两名贼首才放过了臧霸的胳膊,疑惑的看着被陷阵营jing锐兵士护卫的秦旭,问道。

    “这位是……咳咳,刚刚那动静就是这位是秦主簿弄出来的!”臧霸见两人眼中的疑sè,一时间也不好太过多说,只是略略解释了一下,就对秦旭说道:“秦主簿,这两人是我昔ri好友,当初我爹被人诬陷入狱之时,就是靠这些朋友才将我爹救出来的。”

    “在下孙观!”

    “在下尹礼!”

    两人听臧霸说刚刚那动静是眼前这个面容稚嫩,怕是只有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弄出来,也是将信将疑,但现在毕竟是阶下囚,又见臧霸对这年轻人十分恭敬的样子,只好上前自报身份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