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大军压境

    ;

    若是藏洪父子没有被张邈举荐给吕布,孙观尹礼再加上一个吴敦,ri后会成为以臧霸为首的泰山贼麾下三员大将。..

    历史上搅闹的青兖徐三州不得安宁的泰山贼,怎么也不会想到,除了留守老巢的吴敦之外,千余贼寇,就这样被秦旭用没什么杀伤力的土炸弹来了个一锅端。

    “秦主簿,我这两位兄弟也是被流言所惑,你看能不能……”臧霸颇有些尴尬的看着被先登营“招待”的两个兄弟,有心向秦旭求个情,但又怕秦旭不答应,因此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

    “臧校尉,你觉得他们听到流言来对我军趁火打劫,真的是偶然么?”秦旭眯着眼看着远方地平线烟尘漫起处,反问臧霸道。

    “秦主簿此言何意?莫不是?”臧霸脸上闪过一丝焦急,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吕布借道兖州至今不过半月有余,就算是这些人的消息再灵通,也不会这么巧的就知道吕布的行军路线吧?再者,吕布军力如何,天下皆知,这两人带着这千余散兵游勇就敢来沾吕布的便宜,吃了豹子胆了?那么真相只有一个,有人故意将假消息散播了出去,或者说吕布辎重丰厚或者说吕布只剩下残军败将,不管如何,目的就是诱使这些傻子前来当炮灰,消耗吕布军的实力。

    “臧校尉以为呢?”秦旭苦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老曹好算盘啊,既能借机消耗我军的战力,又能使这些平ri间隐藏在深山密林之中,令他头疼不已的贼寇主动放弃优势,暴露在平原之上,一举两得。”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孙观尹礼刚刚给秦旭见过礼就被先登营兵士请到了一旁,本就距离不远,此时听到秦旭的分析,孙观顿时大惊失sè道:“你是说我们中了曹军的计策,怎么可能?这可是我手下兄弟费劲了心思才打探到的。”

    “我军的行军路线,除了吕曹两家的高层将领,甚至连我军中兵士都不清楚,你手下那兄弟的消息可是真够灵通的啊!”秦旭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话,道:“若是我所料不假,曹cāo大军马上就到,而且你那老巢,估计此时也已经被曹cāo给端了。”

    “这不可能!”尹礼见孙观犹疑片刻脸sè剧变,大声说道:“大哥,这计策可是您妻弟冒死打探来的,怎么可能会是曹军的计策,你可切莫听信这会妖术的什么劳什子主簿的话,他说曹军就在我们身后,可曹军呢,曹军在哪?”

    “嗒嗒嗒嗒……”

    尹礼话音未落,突然地面发出有规律的震动声,所有人脸sè一沉,孙观尹礼二人看向秦旭的目光中也带上了一丝惊骇,这二人久经战阵,又怎么听不出来这是大群马匹疾奔所致,怕是再有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曹cāo的骑兵就会到了。

    “牵招!”秦旭没时间理会孙观尹礼二人的失态,吩咐道:“抽调一百人,暂时归孔二愣子指挥,另派遣一百人,在山头多寻些干柴干草,给我尽量在山脚下堆的越多越好。其余人依旧布置疑兵。”

    “诺!”牵招领命而去。

    “孔二愣子,你带这一百人,以五十人为一组,各持火把,像刚才那样,让老曹也尝尝咱们这土炸弹的滋味。”秦旭看了一眼身后的老许司马冒等陷阵营兵士,说道:“诸君,还是那句话,主公和我等袍泽可就在我们身后,成败在此一举,若是此战我等侥幸不死,彼此ri后定当以兄弟相待。”

    “诺!”孔二愣子紧咬牙关应声道。

    “约为兄弟!同生共死!”这些陷阵营、先登营兵士都明白,山下至少四万大军,可这山上满打满算也不过两千余人,其中还有九成是没有什么战力的泰山贼寇俘虏。但秦旭的话却是再一次激起了这些人的血xing。陷阵营以老许司马冒为首,先登营以牵招为首,甚至连臧霸也是满脸的激动,紧紧握着腰中的佩剑,低声应和。

    “秦主簿,若是你能信得过我们,我们也加入吧!”孙观尹礼二人此时也被秦旭这些人的话语所感染,求情似的看着臧霸,道:“宣高,兄弟一场,你替我等跟秦主簿说说,反正曹cāo也是打着剿灭我等的心思,吴敦兄弟可能现在已经遇害了,同样是个死,倒不如和他们拼了!”

    “对,和他们拼了!”也许是秦旭之前闹出的动静给了他们信心,也许是知道了真相之后的求生yu望强烈,之前乖的不得了的泰山贼寇俘虏们在听了两人的话之后,竟也出现了一阵阵的sāo动,千余贼寇竟然也一个个义愤填膺,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懦弱和胆小。

    “嗯!”秦旭看了眼中隐隐有些期待的臧霸一眼,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好!既然两位头领如此说,那就暂时归在臧校尉麾下,率领手下众人多立旗帜,依号令行事。若是此战我等得脱,定在青州牧面前给你等谋一个前程就是!”

    “诺!”两人听秦旭说完,面sè顿时一整,大声应和后,站到了臧霸身后。

    秦旭这边仅仅用了六颗土炸弹,就忽悠到手近两千人的兵源,还得了两名武力值至少八十以上的战将,这买卖太舒服太划算了。虽然尚且有曹cāo的近四万大军虎视眈眈,但这些生力军的加入,虽然兵力对比依旧悬殊,但倒是令秦旭忐忑的心情平静不少。

    这不是普通的两千对四万的兵力比拼,而是古今两个时代文明的对阵。若是真刀真枪的硬拼,再借给秦旭两个胆子也没那信心。

    秦旭不傻,纵观历史上除了陈庆之那个敢用一百人硬抗数万大军,仅仅带着三千人就能全歼二十多万鲜卑jing锐骑兵的变态之外,几乎没有人能做得到!

    秦旭这边忙的热火朝天,曹cāo这里也没有闲着。在同夏侯渊合兵一处之后,曹cāo的兵力达到了四万,比之吕布的全部军力还要多出一半,战兵更是近六倍于吕布,仅仅骑兵就有近两万,几乎三倍于吕布。若是这样的阵势还能让吕布安安稳稳的到达青州,那他老曹真是白混了。

    就在曹cāo下达了看看减缓行军速度的命令,先让泰山贼寇同吕布军火拼一阵,然后坐收渔利。没想到功夫不大,在听到三声巨响之后,就得到了两千贼寇遭遇突然袭击,瞬间被人全部俘虏的消息。甚至于连对方是谁,有多少兵力这些都没来得急打探清楚。

    “骑兵为先锋,加速行军!”曹cāo也怒了,这不是明摆着拆台么?以吕布军的战力,济北曹纯那些奉命新募的军队,人数上虽然占据优势,但对上吕布,胜算几乎无限趋近于零。本来还打算利用这些被财帛迷红了眼的贼寇去耗一些吕布军的战力,却没想到这些人行军速度慢腾腾的不说,竟然连刀都没动,就被人给一锅端了。

    人数过万,无边无沿,这话说的一点也不错。

    秦旭平ri间在吕布军中还没有这感觉,这还是第一次居高临下的看到这冷兵器时代的大军汇集,山前的开阔地上,自地平线起,目光所及之处,铺天盖地黑压压的全是人。马匹的嘶叫声,行军脚步的踏地声,地面都为之颤抖。只片刻的功夫,便在秦旭所在的不高的山丘下,集结列阵,数万大军军纪严明,除了偶尔的马嘶声,竟然静的怕人,扑面而来的杀气宛若实质,令人浑身发软腿肚子抽筋。陷阵营和先登营的这些兵士还好,刚刚反正的孙观尹礼部下的泰山贼寇,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若非在臧霸三人的强势弹压下,已经有人禁不住这千钧的压力,眼泪鼻涕横流,jing神都快崩溃了。

    “山上何方人马?可敢报上名号!”曹军倒是没有急着发动攻击,战阵中飞马而出一员战将,顶盔贯甲,正是当ri在陈留时迎吕布军入城的曹仁。

    曹军没有即刻攻上山来,倒是有些出人意料,看来曹军果然在监视之前泰山贼寇的一举一动,见这近两千人莫名其妙的未动一刀一枪就被俘虏,也是心存犹疑。这年头没有大嗓门还真就没办法叫阵,看来ri后得找块铁皮做个简易扩音器备用了。秦旭左右看了一眼,正巧看到了正在一副没心没肺yu仙yu死模样抠鼻口的孔二愣子,有这个出了名的大嗓门浑人在,倒也不会弱了名头,秦旭冲孔二愣子使了个眼sè,示意上前答话。

    “大汉左将军领青州牧吕温候麾下行军主簿秦……咳咳,秦大人,叫俺告诉你们,你们老曹家背信弃义,盟约墨迹未干,就悍然攻击盟友,实属,那个,那个不义之举。”秦旭在孔二愣子旁边说一句,这浑人就复述一句,嗓门响亮之下,倒也显得威风赫赫:“今ri秦某,据千余仁义之弱兵,抗尔等数万之凶卒,告兖州牧曹某,天诛不义,切莫自悟。”

    “秦旭?那天惹得仲德先生和伯道气倒的那个娃娃主簿?”

    “是不是疯了啊?还千余仁义弱兵,数万凶卒什么的,我看像是疯了!这么年轻就说满嘴胡话,怪可怜的。”

    孔二愣子的大嗓门,倒是令帅蠧下的曹cāo和一众武将谋士,对这浑人转述秦旭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皆是露出一副不屑外加鄙夷的面孔,交相议论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