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炸营了!

    ;

    秦旭的一番话,在随军的曹军文武听来,简直就是疯人疯语,怕不是这个娃娃主簿在面对十倍与己的曹军面前,被生生的吓疯了吧?那可真是可惜了!

    正跟在曹cāo身旁的程昱自然也听到了这番话,自知道山上传话之人,竟然是那个让自己出丑的小主簿之后,程昱冷峻的面容上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朗声道:“跳梁小丑,竟然敢放出如此狂言,便是吕布这厮,也不敢妄言用千余残兵抵抗主公数万jing兵,看来诸君所言实是贴切之极啊!哈哈哈!”

    “秦旭疯了?”围绕在曹cāo周围的文武在听了程昱的话后,皆是一副赞同的模样,唯独曹cāo眯起了本就不大的眼睛,眼眸中满是疑惑之sè。对程昱说道:“仲德,那秦旭小小年纪便能在当ri令你和伯道激愤无言,又怎会是轻易便疏狂失心之人,听那传言之人,言语底气十足并未有丝毫惧怕之意,而且山上林中隐约有旌旗晃动,必是伏兵,恐怕其中有诈!”

    “主公!”程昱在曹cāo说道秦旭那ri之事时,脸上闪过一丝愤恨尴尬之sè,被小小年纪的秦旭“轻易”的将自己绕了进去,在程昱看来实在是毕生之耻辱,但听得曹cāo说秦旭此举有诈时,程昱才勉强镇定下来,嗤笑一声,道:“主公忒也高看了这竖子!这山丘低矮,林木稀疏,纵使有伏兵,这方寸之地,又能有多少?据昱看来,怕是这竖子故意拖延主公行军速度,为吕布那厮争取时间而想出的疑兵之计。只可惜这竖子所学不jing,偏偏选了这么个巴掌大小的地方布下伏兵,徒惹人笑而已。”

    “仲德所言有些道理!不过刚刚那些被俘虏的贼寇,罢了,但愿是某多想了!”曹cāo毕竟是军事大家,刚刚的怀疑也只不过是对战场中危险的一种预感,加上之前近两千贼寇的突然被俘,使得曹cāo有些疑虑。但听程昱所言有理,又见这小山丘确实如同程昱所说,就算真有伏兵,又能藏下多少?麾下这近四万大军,可不是吃素的,又岂能是之前那些啸聚山林的贼寇所能比得上的?

    “主公,这小儿如此狂妄,疯言疯语竟敢辱骂主公,便让末将来做先锋,一通鼓内,定然擒下这厮交给主公发落如何?”夏侯渊只是隐约听说过程昱和卫却在秦旭手下吃瘪的事情,本就对这些所谓谋士不太感冒的夏侯渊对程昱的观感一直不好,此时竟然见曹cāo也对这据说还是个娃娃的吕布军主簿有些顾忌,当下嘴巴一撇出班言道。

    “夏侯将军麾下勇士的能力,自然无人质疑。但将军麾下皆是骑兵,这山丘仰冲怕是不太合适,莫不如就由末将带兵上山,抓住这厮献给主公,也给仲德先生出口气,如何?”新归曹cāo不久的历史上五子良将之一的于禁,此次也被曹cāo带了出来,见夏侯渊一个骑兵将领开了口,也随之请战道。

    “文则此言差矣,区区小坡,又岂能当做我骑兵之阻碍,不信你且看我冲锋一回!”夏侯渊也不等曹cāo下令,兀自向外就冲。

    夏侯渊是曹cāo爱将,这等稍微僭越之事也没有令曹cāo有丝毫的不悦,见夏侯渊这般作态令于禁目瞪口呆,曹cāo对于禁笑道:“文则莫恼,妙才就是这个急脾气,这样吧,这次就由妙才在前冲阵,文则随后而攻如何?也让某看看文则的练兵能力。”

    “主公放心!”于禁就吃曹cāo这一套,听了曹cāo的话后,连忙拱手道:“末将麾下兵将,就算是无马,在这等地形作战,也绝对不会输给骑兵,且请主公安坐,禁定当生擒了那秦旭回来交由主公发落!”

    看着麾下两员大将这般争功,曹cāo的脸上也涌现出一丝笑容。吕布,匹夫耳。纵使个人的勇力再高又有什么用,在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纵使能上天入地也是难逃最终兵败身死的局面。青州现在既然已经只剩下黄巾、陶谦两股势力,那就别怪咱老曹趁机拾干鱼,沾了这个大便宜了。

    “全军听令!目标山顶!给我冲!”夏侯渊径自从曹cāo帅蠧回到阵中,也不多说,当下就下了强攻的军令。

    “将士们,这等地形本是我军的强项,诸君焉能令骑兵在主公面前独占风采,现在就让我看看你们的训练结果,给我冲!活捉秦旭!”于禁见夏侯渊二话不说就冲上山丘,也不甘落后,对麾下兵将大声言道。

    夏侯渊和于禁的步骑两军,加起来也有万余人马,呜呜泱泱的向着山上冲来,也颇具气势,孙观尹礼部下的泰山贼寇,竟有七八成目露惊慌之sè,瘫软在地上,有的竟然发出凄惨的哭叫声,更有甚者向着秦旭跪拜不已,口称请神仙再发神威,降下天雷救救他们的xing命。

    反倒是之前经历了一次秦旭神奇的陷阵营和先登营兵士,虽然也被曹军迅猛的攻势吓了一跳,根本没想到曹军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就派出了大军强攻,但好歹是百战之士,又在之前见识了秦旭的手段,此刻除了握住点燃了的火把的手有些微微颤抖之外,竟然仍旧能够一脸坚毅的看着曹军的步骑踏着满是干草柴火的平坦山道,等待着秦旭的命令。

    “老曹这是要疯啊?这点军事常识都没有?竟然是骑兵在前?可真是天助我也!”

    秦旭在见夏侯渊和于禁两军发动了攻势之后,反倒是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心悸的感觉,竟然在嘶吼着要活捉秦旭的曹军面前,露出一丝微笑。

    百步!

    五十步!

    三十步!

    “点火!”秦旭眼神突然一凝,冷喝道。

    排成一线的五十名早就等不及的陷阵营和先登营兵士们忠实的执行了秦旭的命令,从面前拿起一个个插着引信的陶罐,凑近火把上点燃,紧紧握着吱吱冒着青烟的陶罐,等待着秦旭的命令。

    二十步!

    “扔!”秦旭的一句命令,这五十名兵士手中的陶罐整齐划一的脱手飞出,划出一道道弧线,落在几乎已经可以看清最前方骑兵面容的曹军之中。

    五颜六sè大小不一的陶罐,并没有引起满脸兴奋的曹军骑兵,好容易控马上山,正待在步兵面前让他们这些人看看咱夏侯将军麾下的骑兵在山地作战也不是吃素的,哪会在意随风而来的奇怪味道和这些奇形怪状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仍旧一个个嗷嗷的叫着向着站在最前面那个露出可恶笑容的年轻人冲去。

    “轰!轰!轰!”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和刺眼的火光突然就在骑兵阵出传出。被刺聋了双耳的战马就算不被这震耳yu聋的巨响吓到,也被突然冒出的一团团火光和烟雾惊到。

    这里可是山坡,虽然不甚陡峭,但对于马匹来说,能爬上来也是相当吃力的,这突然发出的火光和巨响,在骑兵看来,就像是阵中燃尽了最后一点引信的陶罐一样,突然就在骑兵军阵中引发了巨变。

    惊慌失措的战马仿佛发了狂似的,疯狂的跳动中,将不知所措的骑兵颠下马来,一批批的惊马似乎知道眼前充满了巨大的危险,皆是马头一转,向着山下冲去。马借坡势,冲击之力可想而知。前排的曹军骑兵还好,只是从马上摔落下来,被隐蔽在两侧的先登营兵士一通乱刀,xìng yùn的还可以逃下山去;可怜后面跟上来的步骑大军,仿佛受了连锁反应似的,平ri间一匹匹温顺听话的战马炸了群,被刺眼的火光刺激的眼都红了,不要命似的将身上的曹军将士颠下马来,顺着山坡连同同类们一起,竟是向着山下的曹军大营冲去。

    “马惊了,快闪!快退!”于禁本来在突然见到半山腰突然响起的巨响和刺眼的火光,就感觉到事情不对,正待要麾下将士们小心,不要被这突发状况所影响,就见已经快要冲到这小山丘山顶的骑兵,竟然一个个被自己的战马掀翻落地,转眼间就被这些被曹cāo视为军势之根本的战马接连踩踏,几乎成了肉泥,几乎片刻之间,地面都快被染红了。

    于禁的做法无疑是正确的选择,这数千匹战马虽然受惊冲下山丘,但距离这些步兵还有些距离,若是及时躲闪,没准还能保住一部分兵力,但可惜于禁低估了这划时代的利器在心理上对手下这些jing壮兵士的影响。当巨声响起、火光突闪时,有相当一部分军士竟然被吓蒙了,别说是向两旁躲避,有的竟然连挪动一下脚步的勇气都没有,有一小步新募的兵丁,竟然也如同之前的泰山贼寇一般,被吓得跪倒在地上,嘴里喃喃有词,也不知道是在祈求哪路神仙的庇佑。

    “稳住!稳住!快杀马!快杀马!”于禁大声徒劳的呼喝,似乎想利用自己平ri间积攒下来的威势,抵挡住惊马的冲击。

    “将军,惊马太多,还是赶快回转,通知主公速速避开为是啊!”

    被缓过神来的身边亲卫死死拽住双臂的于禁,眼睁睁的看着上万的军士在宽度狭窄的山坡上挤成一团,争先恐后的向山下疾奔,想要躲避开惊马的冲击,却最终因为拥挤,有的人好容易跑到前面,脸上庆幸的神sè尚未消去,就被后面赶上来的同袍的脚步踩倒,临死前脸上虚脱的微笑还未散尽。

    更令于禁心惊的是,侥幸有几颗落在步兵军阵中的陶罐,不单单在爆炸中给这些jing锐们造成了混乱,而且竟然还引燃了之前就令于禁奇怪万分的脚下干草柴火之中,在步骑两军人仰马翻拥挤不堪的场面之中,星星点点的火苗借着向下吹的山风,竟然有了愈演愈烈之势。

    “啊!啊!啊!”兵士们恐惧的嘶喊声,临死前的惨叫声,被火烧到身上的惊惧声,连同惊马的痛嘶声,顿时响彻云霄。

    最令于禁害怕见到的一幕在这几番变数之下,终于发生了。、

    这万余士兵,炸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