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强虏灰飞烟灭

    ;

    冷兵器时代,统帅大军的将领最害怕的是什么?

    相信问起这个问题,任何一个稍微懂些古代军力常识的人都会明白的告诉你,炸营!

    此时天sè已经渐渐的黯淡了下来,冲天的火光,凄惨的嘶叫,不时响起的巨响,给这些曹军兵士带来的jing神压力之巨大可想而知。

    恐惧这个东西是会传染的,本来之前只是率先冲上山丘的夏侯渊骑兵发生了混乱,其实真实的受损微乎其微,几匹惊马说实话对于上万的兵将面前,着实算不得什么。可就是在秦旭这划时代的利器令众人产生的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引发了这一次的大溃退。

    大溃退往往就意味着自相残杀,真正被秦旭这突击搞出来的土炸弹伤到的倒霉蛋屈指可数,被惊马和惊慌失措的同袍踩踏,加上不时响起的巨响和身边冲天而起的火光,使得拥挤在山坡之上的曹军一个个只恨爹妈给少生了两条腿。

    万余人的洪流的惨叫,和眼前发生的超出常识的场景,使得就在山脚下列阵未曾上山的曹军也仿佛被瘟疫传染一般,护卫在曹cāo帅蠧之下的亲卫们也一个个的惊慌失措。之前还一副轻视模样的程昱和一帮文武,竟然吓的连挪动脚步的勇气也欠奉,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突然发生的变故。

    “保护主公!”营啸迫在眉睫,曹cāo在这些亲卫和文武眼中可是万金之躯,若是被周围这些面露惊骇之sè,jing神十分不稳定的将士无差别攻击,那可就真是万死莫辞。

    “主公,炸营了,快走吧!”一众文武和亲兵们看着在冲天的火光下曹cāo灰败的脸庞,一个个焦急的叫道。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谁能告诉曹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妙才呢?文则呢?不是说活捉秦旭让我曹cāo发落么,他们人呢?”曹cāo也被眼前突然转变的占据惊的肝胆yu裂,瞪大了那双平ri间总是隐含jing光的双眼,难以置信的吼道!

    “主公,两位将军尚未归来,人马嘈杂不知生死!”曹仁满脸紧张的大声喊道:“孟德,快走吧,再不走等后军炸营,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吕布!你何其幸也!”曹cāo一把推开yu强行将自己拉走的曹仁,指着火光中隐约可见的秦旭身影,大叫一声,栽倒在帅蠧之下。

    “不好啦!帅蠧倒了!主公阵亡了!”

    “主公阵亡了!快跑啊!”

    “山上之人有神仙庇佑,我等凡人妄动兵戈,主公遭了天谴了,快逃啊!”

    一声声越来越不靠谱的嘶喊在曹军数万大军中以难以置信的速度传播开来,本就因为突然的变故心惊胆战的曹军士兵闻言更加混乱了,再加上曹cāo的帅蠧因为之前曹cāo的一跌之下被撞倒,更是加剧了营啸的速度。

    “秦……秦主簿,您,您真的是神……神仙?”一开始还对秦旭的这些匆忙中临时拼凑出来的瓶瓶罐罐没有多少信心,就算是在俘虏了泰山贼寇之后依旧持有怀疑态度的先登营校尉牵招,此时看向秦旭的目光中满是惊骇。

    甚至连先登营这些在情况危急之下,答应和秦旭约为兄弟,发誓同生共死的兵士,此时看向秦旭的目光也充满了异样,心中不约而同的生出同一个念头。得亏之前留守在怀城外吕布军营的是成廉而不是秦旭,否则,就凭借秦旭这鬼神莫测的手段,先登营八百人能剩下十个都得算是上辈子烧了高香。

    开玩笑,虽然说是两千对四万,但实际上出手的不过只有五十人而已!

    五十人啊!五十人能令四万大军溃散如斯,甚至听山下曹军兵士的吼叫,甚至连曹cāo都有可能死在了乱军之中。

    这还是人力所能为之的么?

    必须不是!!

    “秦主簿?秦主簿?”正当山上的众人津津有味的欣赏山下乱成一团四散奔逃的曹军惨状之际,被众人当成神仙的秦旭却是不见了踪影。

    “呕……”

    好在山坡不大,众人很快就发现了在司马冒和老许搀扶下,孔二愣子正站在背后捶背的秦旭。

    此时的秦旭面sè苍白,嘴唇发干,拽着老许的胳膊,在大吐特吐!

    山下传来的阵阵肉香和焦臭混合的味道,配合着火光下满山遍野红彤彤的肉泥,耳边还不时传来阵阵凄厉的惨叫,这让前世不过是个公司中层小白领的秦旭情何以堪。

    无论在此之前想象的多么英勇壮烈,在真实的看到这幅宛如人间地狱般的凄厉惨状之后,秦旭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胃,哇啦哇啦的差点连胆汁都吐了出来。

    “秦主簿!你没事吧?我算是服了你了!”臧霸看到秦旭这般“没出息”的样子,竟然出奇的没有生出半分轻视的样子,站在孔二愣子身边,哈哈大笑着也帮着秦旭拍着后背。

    “秦主簿威武!”

    “秦主簿神威!”

    “秦主簿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秦主簿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各种乱七八糟的呼喊声,突然响彻整个不大的山丘。无论是陷阵营、先登营还是刚刚归附的泰山贼寇,此时皆是疯狂的宣泄着力气,仿佛不如此嘶喊便难以表达内心中那种劫后余生却又大获全胜的复杂情感。

    “曹军一时间估计是很难再有力气对付主公,此地不宜久留!拿上剩下的土炸弹,我们抓紧去同主公会和。”秦旭好容易在老许臧霸几人的帮助下顺了口气,当下有些虚弱的吩咐道。

    “诺!末将领命!”无论是臧霸三人还是在场的其他将领,皆是抱拳拱手,语气恭敬的应和道。

    “誓死追随秦主簿!”

    “誓死唯秦主簿马首是瞻!”

    近两千人的呼喊声响彻云霄。

    “曹某的头颅尚在否?”

    曹cāo再次醒来时,已经身在濮阳城中,这一开口说话,使得守在病榻边上的医者顿时长吁一口气,也来不及回答曹cāo的问话,赶忙出去通知曹军文武上下。

    “主公醒了?无恙吧?”曹仁第一个冲进房中,看着满脸灰败的曹cāo,差点没有落下泪来。数月前才刚刚打败了青州黄巾,被迎为信任兖州牧,扩军、强兵、整顿州务,立志以兖州为根本扫清天下,复兴汉室,多么的意气风发,多么的豪情满满。怎么才在招惹上吕布,特别是在认识了那个吕布军的娃娃主簿之后,先是在陈留城夜宴中吃瘪,现在倒好,四万大军十不余一,数千战马几乎全部报废,上万石粮草化为飞灰,就连自己都昏迷了将近五天才醒过来。

    难道这秦旭真是老曹家的灾星转世?不但在陈留气晕了程昱和卫却这两位谋士和财神,现在曹cāo都着了他的道,曹仁无奈的想到。

    “子孝,妙才和文则可曾回来?我军还有多少战力生还?”曹cāo强忍着yu裂的头颅,扫了一眼围拢在床边的一众文武,沉声问道。

    “主公莫要担心,妙才和文则都回来了,虽然受了些伤,但都无大碍,正在别处修养!无碍的,无碍的!”曹仁虎目含泪,低声凑在曹cāo的耳边,低声说道。

    “那我们的大军呢?子和(曹纯)那边呢?”曹cāo似乎预料到了什么,一把抓住曹仁的手,强自令自己坐起身来,不顾众文武担忧的眼神,急急的问道。

    “主公!这……”曹仁一时间有些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说!曹某撑得住!”曹cāo深吸一口气,眼神直直的看着曹仁,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问道。

    “是!”曹仁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夏侯将军两万大军损耗了一半,逃了一半,战马全部报废,骑兵全军覆没,我军……”

    “我军如何!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说!”曹cāo的眼珠子都快凸出来,死死的盯着曹仁,厉声问道:“我军伤亡如何?曹纯那里伤亡怎样?”

    “主公,我军三万大军因为炸营,十不存一……”曹仁小心的看了眼曹cāo,狠狠心一咬牙,继续说道:“子和未能等到我军援军消息,出城同吕布接战,损伤一部分后见势不可为,便谨守济北城池,任由吕布越境向青州去了。”

    “哈哈哈哈!”曹cāo突然发出一阵狂笑,到最后竟然拍着床笑出了眼泪来,大笑道:“子和之能,果然不可多得!我尽起三军围击吕布,两路皆是伤亡巨大,唯独子和能够审时度势,这就是我曹cāo的运气!”

    “主公!我等有罪!”曹军文武听曹cāo竟然说出这番话来,皆是大惊失sè,一个个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无妨!”曹cāo猛的撑起,自床上下来,推开侍者要来搀扶的手,仅穿着小衣光着脚站在地上,道:“此战不关诸君之事,是cāo太过轻敌。没有料到那个小娃娃竟然有如此的手段,曹某败的不冤!吕布既然到了青州,那就到了吧。我还就不信就凭他吕布这少恩寡义之徒,能够容的下秦某人这尊大佛。”

    “主公之意是……”戏志才自一开始就反对曹cāo这般轻易的和吕布为敌,但事已到此,见了曹cāo的惨状如斯,也不好多说什么,此刻见曹cāo似乎已经将前事放在脑后,顿时舒了一口气,问道。

    “吕布勇武无双,治理青州却不是只靠勇武便可以的。想必繁琐的州务定会令咱们这飞将头疼不已。我与奉先,既然托名同道,属地又相毗邻,自然要帮一把我们这好邻居!他不是缺少文吏么?我便发发好心,送他一批!”曹cāo嘴角微微一翘,眼眸中的寒光令人不寒而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