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吕布的异样(上)

    ;

    秦旭是被人抬着进入临淄城的。.. ..

    任谁也受不了连续四五天吃不下睡不着喝点米汤就吐的稀里哗啦的折磨。

    秦旭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本来就不甚“丰满”的身体,更是瘦成了竹竿一般,脸上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jing神萎靡之极。

    秦旭终于明白了演义上诸葛亮火烧藤甲兵之后为什么说会折寿了。任谁看到那种惨烈的场景,心理上也会留下yin影。烈焰滔天满地漆黑猩红的血迹,混合着焦臭和阵阵肉香,秦旭估计以后再也不敢碰前世最爱的烤肉了。

    临近临淄城,就遇到了得到了消息出城而来的吕布等人。

    吕玲绮没有在人群中看到秦旭的身影,一脸焦急的跳下马来,向着队伍跑去,蔡琰偷偷的瞄了一眼阖目的蔡邕,咬了咬牙,也在吕玲绮身后提着裙裾跟了上去。

    “秦旭!?你怎么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城门口,在见到躺在担架上没有了人形的秦旭之后,蔡琰再也顾不得什么矜持,和已经哭成泪人一般的吕玲绮一同,扑到秦旭的身边,jing致的面容上满是急切。

    “放心,还没成亲呢,死不了!”秦旭勉强抬了抬手,将两女的手握在已经瘦如鸡爪的手中,强自露出一丝微笑。蔡琰在被秦旭握住手之后,心虚的看了一眼吕玲绮,但看在秦旭这般虚弱的面容上,咬了咬嘴唇,最终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这是怎么回事?秦旭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吕布yin沉着一张脸看向西面,紧紧的攥着拳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倒是高顺一改平ri间淡如水脸庞,焦急的问老许和司马冒等人道。

    “秦主簿他……”老许和司马冒张了张嘴,却发现一时间实在找不出理由解释,主要是这件事情太过诡异了。直到现在,目睹了整个事情经过的这些人也没有从惊骇中反应过来。

    四万人马,就算是吕布军上下全力硬抗,阻击或许没有问题,但要说到歼灭,任谁想来也只能当做笑话来听。

    可秦旭偏偏做到了,不但做到了,而且是以八百比一的比例,前所未有啊!说出来谁信呐?

    所以在司马冒支支吾吾的将前前后后秦旭如何说服先登营,如何不费一兵一卒俘虏泰山贼,又如何令夏侯渊和于禁的万余人马自相残杀,最终令曹cāo四万大军营啸,兵马十不余一,连老曹本人都生死不知的事情说了一遍。

    “嘶……”城门口所有听到这番话的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成廉侯成宋宪等众将接连变sè,就连吕布在听说曹cāo生死不知之后也是露出一副惊讶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sè。

    虽然司马冒说的太过玄幻,实在难以令人相信,但曹cāo的四万大军并没有出现,而陷阵营、先登营所有人毫发无损的站在面前,又多了近两千甲胄不整的泰山贼寇,却是不争的事实。

    那……难道司马冒说的全部都是真的?

    难道这个秦主簿,当真是神仙不成?

    或许也只能用这个理由来解释了。

    “将军,某敢以项上人头担保,而且这两千多兄弟也是见证人,之前所说,并无一丝虚言!”司马冒见所有人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顿时着急的说道。

    “主公,秦主簿他……”还是高顺最先从司马冒的话中清醒过来,脸上的惊讶还未散去,突然脸sè一变,微微皱着眉头看向吕布。

    “回来就好!先带他去府中找医者看看再说吧。”吕布好像没有看到高顺的目光,淡淡的说道,挥了挥手,也不多言,拨马向城内走去。

    吕布奇怪的表情,倒是令这个本应该欢喜不已的城门相会变的有些诡异,新投诚的临淄城中官吏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吕布本来高兴欣慰的面容怎么说变就变。

    反倒是吕布军中成廉等众将,没有因为吕布的异样而怠慢,将这近两千人带进城中,安置了下来。

    吕布在和秦旭告别之后,按照之前军帐中所制定的计划,一路向东突进,济北曹纯的军队,就如同曹cāo收到的军报一样,在出城和吕布接战一阵之后,见事不可为,便龟缩在了城池之中,眼睁睁的看着吕布的大军离开济北向青州进发。

    青州因为之前各个势力纠结于此,又饱受黄巾之苦,就算是治所临淄,也是一副破败的景sè。斑驳破旧的城墙,低矮杂乱的城内建筑,使得吕布差点以为走错了地方。好在蔡邕落魄时曾经在这里停留过一段时间,才打消了吕布的疑虑。

    秦旭临行前,在吕布的“强压”下确定了吕玲绮的“归属”,又当着吕玲绮同蔡琰也挑明了关系。在吕布军驻扎临淄的这几天里,对秦旭极为担心的两人倒是成了“哭友”,关系倒是更加亲密了一些。直到接到了秦旭平安归来的消息,才联袂出演了城门口那出“剧目”。

    秦旭仍旧如同在怀城一般,被接到了吕布府中,严氏和貂蝉早就得知了吕布之前的“强行指派”,加上严氏一开始的误会,使得二人在秦旭被送来时,看到秦旭的可怜样,顿时母xing大发,嘘寒问暖,照顾的周到万分,甚至对于吕玲绮和蔡琰不眠不休的在秦旭身边照顾,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有看到。

    反倒是吕布,自从在城门口听完秦旭的“事迹”之后,突然变了脸sè,在秦旭卧床的这几天一直没有出现,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每当吕玲绮问起时,严氏竟总是一脸尴尬的绕开这个话题。

    “秦旭,这可是貂蝉姐姐亲手给你煮的粟米粥,你就喝一口吧!乖啊!”吕玲绮端着一个小碗,小心的吹着调羹中糯黄粘稠的米粥,一脸温柔神sè的递到秦旭嘴边,哄孩子似的小声说道。

    直到吕玲绮手都快酸了,秦旭才将头在身后柔软高耸的物体上惫懒的蹭了蹭,半张着嘴,喝下带着软糯甜香的米粥,发出一声惬意的呻吟。

    秦旭这几天过的相当舒服,一大一小两位美女的尽心服侍,这让前世不过是个高级**丝的秦主簿情何以堪,温柔乡啊!真恨不得时间永远在此定格。

    可惜……

    “珰!”

    “德xing!手都酸了!爱喝不喝!”温柔的小白兔,突然变成了母暴龙,吕玲绮突然发飙,令秦旭的美梦顿时醒了过来。才让秦旭想起,眼前这个小姑娘,可是有着天下第一猛将血统的,本质上同温柔两字绝缘。

    “哎呦!”吕玲绮的突然变脸还没有令秦旭反应过来,脑后高耸温软的感觉竟然也突然一空,秦旭的后脑勺顿时和硬邦邦的床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昭姬!玲儿!你们这是要谋杀亲夫啊!”秦旭的惨叫顿时从房间内传出,却没有引起门外卫士一丝一毫的jing觉,看来这几天这些忠诚的卫士们已经习惯了。

    “能说出这种话,看来你恢复的差不多了!”正当秦旭一脸幽怨的看着正在互相拍手庆贺的两大美女,感叹就连蔡琰这般美丽矜持的女子,在被蔡邕默认了同秦旭的关系之后,竟然也暴露出腹黑本质的时候,多ri不见的吕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主公!?”秦旭在医者和众人的jing心照顾下,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凹下去的眼眶和身体也渐渐恢复了往ri的样子,当ri的yin影的影响,也在自我刻意排解之下淡了许多,听到吕布的声音,顿时从床上跳了下来。

    “秦旭,就知道你是装的!爹爹,秦旭又骗人了!”吕玲绮见秦旭竟然身手这般敏捷的从床上跳下来,顿时小手掐腰,向着走进门来的吕布告状道。

    “玲儿和昭姬先出去,我和秦旭有话要说。”吕布宠溺的看了吕玲绮一眼,吩咐道。略显消瘦的脸庞上带着几分严肃看着秦旭。

    “哦!爹爹,那我和琰姐姐先出去了,秦旭刚刚恢复,你别太累着他!”吕玲绮听到吕布的话,又恢复了乖巧的模样,临走前还不忘叮嘱一声,令吕布也忍不住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笑容。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这才多大,就知道质疑她爹了,你,恢复的差不多了吧?”待到吕玲绮和蔡琰两人走远之后,吕布轻咳了一声,问道。

    “主公!您有话就直说吧!”秦旭苦笑的看着吕布说道。这个战神一般的男子还真是做不来这种关心人的表情。当时在城门时,吕布的情绪的突变,秦旭虽然在担架之上,却也能隐隐约约感受的出来,并且对吕布为何如此,秦旭也大致能够猜到。

    “这就是你所谓的什么土炸弹?你做出来的?当ri就是因为有这个,你才敢接下阻击曹军的任务?”吕布不客气的坐到秦旭的床边,手中拿出一个当ri用剩下陶罐,直接问秦旭道。

    “正是!”秦旭点点头说道。

    “可这东西除了响点之外,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是不是有其他的用法?ri后能不能大规模用在军中?”吕布摸索着药罐改装的土炸弹,微皱着眉头问道。

    “这东西现在也就是只能听个响!”秦旭看着吕布纠结的面容,和之前的话,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没有错,讪讪的笑道:“如果再遇上曹军,估计就起不到多么大的作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