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吕布的异样(下)

    ;

    当ri在城门口时,吕布在听了秦旭的事迹之后,虽然也同诸将一样对秦旭的到来十分欣慰,但对司马冒所陈述的此战经过惊讶万分,并非怀疑司马冒话中是否有所夸大,而是作为一个战将,真的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

    那可不是乌合之众,而是令吕布军全军上下都忌惮不已的曹cāo家底,整整四万大军啊,半天的功夫,就被秦旭这个娃娃主簿给整的几乎全军覆没。这让崇信武力,对自己手下强军自傲无比的吕布如何能够接受?更何况吕布本就是个情绪极易波动的人,在得知这些能够令自己勇力无用的神器竟然还有剩余,急着去校验的吕布,才在城门口军中诸将和临淄官员眼前,有了那番作态。

    “这东西的威力,相信主公也试过了,别说杀人,连给人身上留点伤都很难。这次纯粹就是侥幸,若非曹cāo失心疯,在山地竟然还派了马军做前锋,被火光和巨响惊了战马而自相残杀。若非如此我能不能再见主公还是个未知数。至于这东西,过年过节时听了响热闹热闹还凑合,至于装备全军,还有待继续研究!”秦旭说的是大实话,本来嘛,火药这东西虽然制作容易,但危险xing也是极高,本身前世秦旭就不是学化工的,若非当时情势危急到了极点,秦旭也不会想到这么个取巧的法子,至于火药提前了数百年出现在了汉末,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对以后的历史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就不是秦旭所能考虑的了。

    “唔!既然如此,那就ri后再说吧!”吕布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拍了拍秦旭的肩膀,笑道:“你小子这次做出的事情,估计要令天下震惊了。也许过不了多久,连我的名头也会被你压下去。现在军营中已经有你不是人的传言了。哈哈。”

    “不带这么骂人的吧!我怎么不是人了?”秦旭佯作苦着脸说道。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让我很是头疼,你立了这么大功劳,该怎么赏赐你呢?你年纪若是再大些就好了。”吕布的笑容很真诚,让秦旭眼眶有些发酸。心中却是在庆幸不已,好在主公是吕布啊,若是换了汉末群雄中的任何一个,比如曹cāo袁绍之类的,部下的声望超过了主公,那么第一个想法都会是怎样杀了自己吧。

    “主公不是已经提前给了赏赐了么?”秦旭露出一个促狭的微笑,说道:“主公所赐的可是无价之宝啊,给啥都不换的!”

    “咳咳!你小子!”吕布顿时明白过来秦旭话中的意思,微咳了几声,有些尴尬的说道:“这还没疼够呢,转眼就被你小子骗到手了。不过,你和玲儿还小,这事过两年再说。”

    “主公!岳父大人!不带这样的!”秦旭见吕布终于又恢复了往ri的那般,眼角也瞄到窗外一抹赤红sè的一角,心中一动,搞怪的叫道:“君无戏言啊!这送出去的宝贝,怎么还有往回要的道理!”

    “哼!你不是还有你的琰姐姐,昭姬么!”吕布佯怒道。

    “琰姐姐,咱们走吧,他们都是坏蛋!”

    “哈哈!”看着被吕玲绮拽着踉踉跄跄逃走的窗外两人,吕布和秦旭四目相对,同时爆发出一阵笑声。

    最终在吕布的强势要求下,约定过了年就给秦旭和吕玲绮两人定亲,但正式成婚还要看秦旭的表现,至于蔡琰,吕布一笔带过,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一脸严肃的说是只要蔡邕同意,他没有什么意见,可秦旭怎么看吕布都像是在等待看好戏的样子。

    这可是给秦旭出了个大难题,吕布虽然凶名在外,为世人所知,但相处久了,在了解了吕布的为人和脾xing之后,这个令天下人闻名变sè的煞神,其实也只是个xing子暴躁点,行事冲动点,最多武力高了点的xing情中人,并不令秦旭害怕。

    但蔡邕那倔老头却不同。虽然被世人称作天下名士,海内大儒,但从蔡琰那隐藏极深的腹黑属xing来反推,加上蔡琰之前告诉秦旭的那些秘闻来看,这老头能和老狐狸贾诩交上朋友并且相处愉快,并不是表面上那般简单。

    更何况,这老蔡头极其不地道,当初在长安时,秦旭那可是拼了小命来救这位令前世的秦旭唏嘘不已的义气之人,但得到的是什么?秦旭对汉末这少的可怜的骂人词汇免疫,就得益于这位闻名天下的蔡中郎。就算是拉了人家闺女的小手,态度也稍微的亲密了点,话语上也稍微的放肆了点,但那绝对是发乎情止乎礼。就这还令这老头从在长安开始足足骂了大半年。

    命运啊!报应啊!对蔡邕,平ri间秦旭躲都躲不及,现在却要上赶着去找骂,不对,求婚!秦旭的脸sè能好的了才怪。

    “好了,再给你三天时间,处理好你自己的事情之后,抓紧给滚回来帮忙,这临淄城的官油子忒多,一个个嘴脸虚伪的很,比之长安那些朝臣也不遑多让。若不是臧洪在前面撑着,我恨不得统统杀了了事!抓紧弄好了,青州六郡三地,除了临淄还有几个郡不太听话,你弄出来的这东西又华而不实,还得我去敲打敲打!赶紧的!”吕布看着秦旭的苦瓜脸,又嘱咐了几句,满意的走了。

    真当哥们是万能的啊?秦旭看吕布头疼于临淄政务,几天没有去练兵场,估计这位天生为战场而生的飞将军有些郁闷的紧,竟是将这等大事随便托付给自己这么一个小年轻,就撒手不管了,这份信任令秦旭感动之余也不由得暗暗的嘀咕了一句。

    吕布这关好过,但蔡邕这里却着实令秦旭挠头,思来想去也只有先找贾诩这私人智囊商议一下办法,也不知道这位汉末有名的毒士,对这种算计老丈人的事情有没有经验。

    贾诩似乎一点也不为自己名义上的主公秦旭秦主簿担心,在秦旭到临淄之后竟然像是没事人一般,别说看望秦旭了,就连当初蔡邕都到城门去了他也没有去,整ri间只是喝喝茶看看书,没事就找蔡邕下下棋,小ri子过得惬意的紧。

    “文和先生,你真的没有好计策教我么?”秦旭一脸狐疑的看着满脸诡笑的贾诩,真不知道这位以明哲保身而著称于汉末三国的顶级谋士,是不是存心要看自己的笑话。

    “秦主簿,当ri你我约赌三事,你才完成了第一件,我也将手中所掌握的重要消息第一时间向你告知了,你我之间的初步合作不是进行的很愉快么?至于你刚刚说的这件事情,不在你我约定之内,请恕贾某没有这个义务为您谋划,当然,也无能为力!”不管秦旭怎样低姿态,贾诩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但说出来的话却堵得秦旭直想翻白眼。

    “文和先生,就算是如此,但咱们从河内到陈留,再到现在的临淄,就算主公还没有成功占据一州之地,但好歹也有个青州牧的名头,你就看在咱们这么久的交情上……”秦旭仍旧不死心,为了成功说服蔡邕这个倔老头,秦旭不得不强忍着要锤人的冲动,再次试图说服这个和蔡邕整ri间泡在一起下棋的毒士帮帮忙。

    “打住!”贾诩撇了撇嘴,笑眯眯的脸sè恒久不变似的,止住秦旭向下的话,说道:“第一,秦主簿自己也清楚,吕将军只是名义上的青州牧,青州六郡三地只拥有淄川国临淄一地而已;第二,你我之间只是合作关系,我帮你出谋划策,你保我一世富贵,如此而已;第三,就算是你我之间有交情,那我同伯喈之间的交情可比同秦主簿你深厚的多,不帮伯喈从中作梗,其实秦主簿真该好好谢谢我才是。”

    秦旭:“……”

    最终结果,秦旭灰溜溜的从贾诩的住处逃也似的离开了。不靠谱的谋士贾诩如斯,秦旭也没辙。一来二去之下,秦旭也生出几分邪火来。

    可怜的秦旭,因为被吕布以吕玲绮还小为借口,硬生生的把之前的许诺强行延后,只有蔡琰才有可能令秦旭摆脱两世都没有能脱掉的处级干部的帽子,却又遇上这么不靠谱的老丈人。

    看来某位大拿说的真是不错,人,只有靠自己。靠些不怎么靠谱的人,终究也是不怎么靠谱的事情。不就是个倔强老头嘛,就算之前再怎么名扬天下,在这临淄的一亩三分地,秦旭还不信他一个倔老头能整出什么浪花来。大不了叫上司马冒等人,上演一出汉末版的王老虎抢亲,就不信生米煮成了熟饭,抱着个叫外公的娃娃再去找蔡邕,这倔老头还能再说出什么来。

    临淄城演兵场中,吕布带着张辽高顺率领骁骑营亲卫营出城巡视去了,只有神弓营陷阵营和成廉得部分泰山贼加入而新组建的飞骑营兵士正在例行cāo练。秦旭的到来令整个营地都沸腾起来,之前秦旭的事情已经传遍全军,使得这些兵士看向秦旭的目光都充满了炽热,成廉侯成两人和臧霸三兄弟碍于军纪没有都来同秦旭见礼。秦旭心事重重只是随意的同他们远远的打了个招呼,径直向着陷阵营驻地走去。

    “老许!死猫!孔二愣子!”秦旭客气话没多说,直接点了名。

    “秦主簿!有何吩咐!”陷阵营上下都听说了吕布在战前的那番话,也知道之前陷阵营的调兵虎符之前一直在秦旭手中,而且秦旭和陷阵营以及高顺的关系特殊,所以对秦旭的到来,这些百战jing兵们更多的是崇敬和热情。至于老许、司马冒和孔二愣子这三名什长,更是没的说。听到秦旭点名,赶忙出列应道。

    “叫上你三人手下的事情,和我去办点事情!”秦旭点了点头,yin沉的着脸,吩咐道。

    “诺!”

    三人二话不说,直接带上手下三十名出列,问也不问的站到了秦旭身后,向着营门口走去。

    “秦主簿往何处去?有什么要兄弟帮忙的?”秦旭的这番动静,引得被吕布嘱咐留守军营的成廉急忙上前询问。

    “没多大事情,去抢个亲就回来!”秦旭淡淡的说道!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