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秦旭抢亲

    ;

    秦旭的话让成廉的脸sè变得十分jing彩,秦主簿真不愧是神人啊!

    主公已经将心肝宝贝吕玲绮大xiǎo jiě许配给了秦主簿,可人家秦主簿犹自不满意,还要去抢亲?

    自秦旭以两千杂兵大破曹军四万jing锐,胜利回到临淄之后,虽然吕布在城门时候表现的有些奇怪,但这并不影响秦旭成了临淄城大户人家眼中的香饽饽,想同这个年轻的不像话,却在吕布军中威望一时无两的少年结亲的人不知凡几,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大xiǎo jiě能有这般“殊荣”?竟然还能够令秦主簿亲自去抢!秦主簿竟然不怕主公因为此事发怒?太爷们了!太刺激了!

    “秦主簿竟有如此雅兴?俺老成不知道能不能也凑个热闹?”不作死就不会死啊,成廉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对,竟然说出了这番令他一个时辰后就后悔不已的话。访问下载txt小说 ..

    “老成!不错!够义气!既然你这般强烈要求,我也不能损了你的面子不是?同去!同去!”秦旭怔怔的看了成廉好一会,嘴角突然露出一抹笑意,说道:“不过军营的防卫也很重要,就不要带太多人去了。明白?”

    “明白!”成廉给了秦旭一个“我明了”的眼神,跑去向侯成低语了几句,带上同样赶过来凑热闹的臧霸三兄弟,点了五十名兵士,跟在陷阵营后面,浩浩荡荡的出了营门。

    “秦主簿,您看上了哪家的xiǎo jiě?我给您说,这抢亲也是讲究的很呐,不同的家世也有不同的抢法!”臧霸不愧是历史上ri后泰山贼的首领,同秦旭混熟之后,也没有之前一直装出来的严肃冷漠的模样,同他那两兄弟孙观尹礼一副我啥都懂的模样,笑嘻嘻的对秦旭说道。

    “哦?果真如此?”秦旭顿时生出一种之前都是问道于盲的感慨,看来高手还是在民间啊,不对,在山贼中啊。

    “那是当然,不是和您吹,这种事情咱们兄弟之前可是拿手的紧。您别误会,我这两兄弟之前虽然占据泰山,被世人称为贼寇,但绝对不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再说,被您打败的兖州牧曹cāo,以及冀州牧袁绍,听说年轻的时候也有这爱好,现在都成美谈了。”臧霸见秦旭听到前面所说的话有些不悦,赶忙解释说道。

    “这汉末的风俗真是古怪的紧!”秦旭听了臧霸的解释,缓和了脸sè,小声嘀咕道。

    “您说什么?”臧霸没听清秦旭的话,连忙问道。

    “哦,没什么!”秦旭随意的打了个哈哈,问道:“这种事情很流行?”

    “很流行!”

    “主家不生气?”

    “生气又能怎样?这年头,若是有姑娘的人家,能有个有实力抢亲的夫家,主家求之不得呢!若是在已经有主,在成亲当ri被抢了新娘,没准夫家还得笑嘻嘻的出一笔买资,谢谢咱的眼光好呢。”臧霸不在意的说道:“对了,秦主簿,您究竟看上哪家姑娘了?兄弟们也好准备准备!”

    “就是就是!”几人身后的兵士们也跟着臧霸成廉等人起哄道。

    “好,既然如此,那秦某也就不客气了,目标,蔡中郎的府邸,走!”秦旭没想到在汉末这抢亲竟然能有这么多的“花sè”,顿时感觉胸中一股豪气顿时冲天,几ri前的那种心理yin影也似乎被这豪气冲刷的丝毫不见,大声说道。

    “……”

    “……”

    直到秦旭已经走出去七八步了,才发觉身后竟然没有人跟来,不禁好奇的回头看去。

    只见不仅仅是成廉和臧霸三兄弟,就连老许孔二愣子等陷阵营兵士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旭。

    “怎么了?走啊?没准抢亲回来还能赶上营中开饭。”秦旭有些不明所以的说道。

    “您刚刚说,抢谁……谁家?”

    “蔡中郎啊!蔡邕那倔老头!”秦旭一想起蔡邕,就气不打一处来,说道。

    “蔡……蔡……蔡中郎?咕咚!”成廉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再次问道“就是那个跟咱们从长安出来的蔡中郎?蔡邕?”

    “对,没错!怎么了?”秦旭终于发现了这帮人的诡异之处,问道:“你们刚刚不是说这是雅事,主家都会笑眯眯的等我们去抢么?”

    “可那是蔡邕蔡中郎啊?”臧霸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想起刚刚自己的说过话,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不就是那个倔老头蔡邕嘛,你们怕他,我们可不怕,想当初,还是我和老许在秦主簿和大xiǎo jiě的带领下,搅乱了重兵把守的诏狱,将那老……老先生救出来的呢,怕他作甚!”还是共过生死的兄弟够仗义,司马冒见成廉和臧霸三兄弟在听到此行的目标竟然是蔡邕,而要抢的人,竟然是蔡琰时,脸上顿时露出一丝难sè,不由得不悦的说道。

    “就是,谁不知道蔡xiǎo jiě和咱们大xiǎo jiě都对秦主簿倾心,在城门口那么多rén miàn前抱着咱秦主簿哭的稀里哗啦的,连主公都没有反对,肯定是他蔡老头不地道,要强行拆散咱们秦主簿和蔡xiǎo jiě,另攀大户,不行,这个亲,俺帮秦主簿抢定了。你们缩卵子不敢去,俺们去!”孔二愣子哪里会是浑人,这番话说得是有理有据,有头有脸,有情有义,那蔑视的眼神,那不屑的语气,顿时令成廉和臧霸三兄弟老脸通红。

    “谁说咱们不敢去!nnd,抢就抢了,我还就不信,他蔡老头还能吃了咱们,同去,同去!”被激的满脸通红的成廉和臧霸,就算之前还对蔡邕大儒的身份在这虽然战乱不堪,但却文风鼎盛的青州名声极大而有所顾忌,现在也不由得热血上冲,大声反驳道:“谁不敢去谁是孙子!”

    “同去!同去!”上官都喊出了这话,身后的兵士们那还不反了天去,大声呼喊着:“誓死要为秦主簿抢回美娇娘!”

    “军心可用啊!”秦旭感叹道。

    由于蔡邕的特殊地位和敏感身份,吕布给蔡邕安排的府邸,离着吕布的府邸以及军营都不甚远,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以秦旭为首的百十人,浩浩荡荡的开进到了蔡邕的府邸门前。

    青州六郡,号称五地有党,当初董卓上台后,大力提拔党人,使得作为青州治所的临淄,虽然久受战乱之苦,但却仍旧是文士党人的聚集地。蔡邕天下闻名,当初又是在董卓麾下专门负责勘察提拔党人,所以在临淄的住所门前,时常会有当地名士大儒来访。

    当秦旭带着这帮热血重义的兵士来到蔡邕门前时,正巧碰上不少慕名而来的名士才子前来拜访。这些人久经战乱,对这些虎狼一般的兵士十分忌惮,只是奇怪的是这些兵士的头领,竟然如此年轻。

    “这不是秦主簿么?哦,还有成将军臧校尉和两营兄弟,你们这是?”蔡邕父女随同吕布军奔波,根本不可能带什么家仆侍女,好在吕布和蔡邕关系不错,到临淄后,又见来拜访蔡邕的人极多,故而派了府上的仆从家将来临时给蔡邕充当门房管家听用,这些人本就是吕布军中兵士家属,自然对秦旭和成廉等人十分熟悉。只是不知道这些人为何此时竟然“怒气冲冲”的来到这里。

    “兄弟,没你什么事,一会不管发生什么,就当没看到!明白?”成廉身为吕布部将,之前竟然在秦旭面前被陷阵营的几个什长数落,面子上早就挂不住,此时不趁机表表态,更待何时?

    “明白!明白!”那门房倒也jing乖,知道秦旭此时在吕布军中的地位,又有成廉臧霸带着飞骑营陷阵营随行,不敢多问。

    “秦旭?你这竖子!你这是要干什么?”蔡邕此时正好送几名本地名士出门,正巧撞上秦旭等人来此,顿时一张老脸怒气迸发,雪白的长须也恨不得竖起来。

    “蔡中郎!”秦旭一见蔡邕,心中也有些发虚,毕竟是内定的老丈人,但想到蔡琰那温婉的笑容,顿时不知从何处生出一股子力气,挺直了腰板,就在门口乱七八糟的大声拽着文说道:“小生秦旭,年少慕艾,尚未婚配,闻蔡府有佳人一枚,特来求之!”

    “……”静!!

    “呜呀呀呀!秦旭!你这竖子!竟敢!竟敢当众来败坏我蔡府门风?莫非要气死老夫不成!”蔡邕也是瞪大了一双老眼,难以置信的看着一拱到底的秦旭,愣了好一会才惊觉这是在蔡府门口,这一幕已经都被那些来求认识求交往求指教的当地名士看到了眼中,顿时大怒道。

    “这个……”秦旭此时也冷静了下来,发觉来的的确不怎么是时候,但现在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得硬着头皮,大声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秦旭仰慕蔡xiǎo jiě久矣,还望蔡中郎成全则个!”

    “我……我……我还则个?你这竖子,不知道从哪学来这些四六不通的话,白白糟践了经典!”蔡邕活了这么大,可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等阵仗,在仰慕自己的当地名士面前被秦旭这小王八蛋求亲,不用想,不消几炷香的时间,肯定会传遍整个临淄,沦为士林笑柄,不由怒道:“不许,不许!滚蛋!滚蛋!”

    “爹爹?秦旭?你们在做什么?”前门的动静太大,又听仆从议论,蔡琰哪里还坐得住,急急忙忙的从后面赶了出来,就见到一脸忐忑却强自硬撑的秦旭和吹胡子瞪眼的蔡邕在哪里大眼瞪小眼。

    “秦旭,你来做什么?”见蔡邕已经被秦旭气的说不出话来,扶着门框在大口的喘着粗气,蔡琰连忙上前扶住蔡邕,皱着眉头问秦旭道。

    “这,这竖子竟然敢来我蔡邕府邸抢亲!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蔡邕向四周看了一眼,见围观的人群已经被秦旭带来的兵士远远的驱散开来,口气稍微缓了缓,对蔡琰说道。

    “什么?”蔡琰听到蔡邕所说,顿时脸颊飞红,羞怒的看着一脸尴尬的秦旭,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我……我是真的想……想娶昭姬!”秦旭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豁出去了,再次说道。

    “你,你真是气死老夫了!”蔡邕被秦旭的话气的直翻白眼,扶着门框的手颤抖的厉害,身躯顺着门框慢慢滑下,吓得蔡琰和秦旭赶忙上前扶住。

    “傻小子,老夫之前糊涂,令琰儿被卫家耽误,现在老夫只能帮你们做到这一步了,你还不快带琰儿走?”正当秦旭不知所措的看着一脸羞怒的瞪着自己的蔡琰,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突然一阵虽然声音极低,但绝对中气十足的声音。

    “唔?怎么个情况?”秦旭和蔡琰都愣住了,谁在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