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臧洪之惑

    ;

    秦旭出名了!

    不过名声不太好!

    现在临淄城中,谁不知道之前只靠两千杂军就打败了曹军四万jing锐的秦主簿,竟然带着百十人,直接冲上蔡邕蔡中郎的家中,不顾蔡老大人的强硬阻止,将蔡家小姐,当年的洛阳才女蔡琰给抢了去。

    太坏了!就算人家才貌双绝的蔡小姐现在是个寡妇,也不能这么蛮干啊。毕竟人家蔡中郎可是天下闻名的大儒,若是能成为蔡小姐入幕之宾,那将会得到多么巨大的名声,怎么就偏偏便宜了秦旭这个披着文士服的丘八!想起秦旭横抱着“惊恐不已”的蔡小姐得意洋洋的出门扬长而去的样子,这场景几乎成了临淄城所有年轻士子心中永远的痛。

    可这些人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些人碍于秦旭的威势,只能一边暗中诋毁,一边为蔡小姐的悲惨遭遇唏嘘不已的时候,蔡琰和吕玲绮正脸红红的坐在一起,甜甜蜜蜜的聊着私房话。而背负了偌大恶名的秦旭,却只沦落到看得到却吃不到,唯有不停哀叹的境地。

    “秦旭,听说你做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啊!”吕布笑眯眯的话语,竟然出奇的没有像秦旭想象中的那样因此事而暴怒,这让秦旭有些受宠若惊的同时,竟然在心中生出一丝丝对吕玲绮的愧疚之意来。

    “主公,我这……”在正牌老丈人面前,谈论去抢了一个别的女人的话题,饶是秦旭的厚脸皮,也有些老脸没处搁的感觉。

    “伯喈兄用心良苦啊。”吕布仿佛被触动了心中某根弦一般,一副郁郁的表情,说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当初将昭姬嫁给卫宁,实属无奈之举,没想到卫家那小子身子骨弱的可怜,使得昭姬刚刚过门就守了寡,却又碍于自己的身份名气不能令爱女另嫁,你小子这番胡闹,却总算是了却了伯喈的一番心愿。”

    “主公,你不生气?”秦旭小心翼翼的问道。此时想想还真是后怕不已,若是惹恼了吕布,那后果……

    “你不懂啊!”吕布叹了口气,说道:“我说过,只要你不对不起玲儿,我都随你!好了,既然你都能抢亲了,那估计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子源近ri一直在抱怨人手不够,你就去帮帮他。抽时间也多陪陪玲儿,我这几ri也要抓紧时间练兵,我这青州牧,可不能只据守临淄一地。”

    “诺!”秦旭拱手答道。

    时间过去了几ri,秦旭抢亲的风波却仍旧没有平息,反而有越演越烈之势,年轻士子们对秦旭的举动那是口诛笔伐,甚至连临淄城中臧洪贴出的招募临淄文士为官的官文,也受到了影响,令秦旭见到臧洪那幽怨的眼神,就忍不住羞愧转走。

    好在中国古代的官本位思想,在士林中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虽然对秦旭这个小主簿的不满导致了不少年轻士子对吕布军的集体抵制,但仍旧有相当一部分的青州士子,涌向临淄城,谋取一个个大大小小的职位。这些人大多是临淄附近大大小小家族中的佼佼者。

    青州的乱象已久,因而吕布的勇武,加上秦旭击败了曹军jing锐,倒是在一定程度上给了这些饱受战乱之苦的人们一个安定的念想,这倒是在这汉末门阀林立,又基本上都对出身不怎么好的吕布持有蔑视态度的大环境中,令人不敢想象的一个怪异现象。

    “臧司马,前段时间真是辛苦了,秦旭年轻识浅,还要向您多多学习啊!”临淄的官员终于被补满,秦旭终于可以不用面对臧洪的埋怨了。

    “秦主簿多礼了,前几ri臧某也是为政务着急,怠慢之处,还请秦主簿多多见谅啊。”臧洪人老成jing,知道秦旭在吕布军中名望很高,臧霸又一改之前对秦旭的轻蔑,反倒是成了秦旭的铁杆,再加上秦旭又是吕布和蔡邕的准女婿,也不敢倚老卖老,对秦旭说话十分的客气。

    “不知道这次臧司马相召,对晚辈有何见教啊?”秦旭一直都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xing子,在抢亲时间中又承了臧霸的情,对臧洪这个历史上能同吕布同作一传的人物也不敢稍有不敬,问道。

    “也没有什么,前几ri为了补充临淄文官,和储备ri后青州六郡三地其他地方的官员,臧某发官文求才,这件事情秦主簿知道吧?”臧洪和秦旭客套完毕后,正sè问道。

    “秦旭知晓,不少本地名士本来想来,却因为秦某的原因最终没有出仕,令臧司马前一阵好一通郁闷。”秦旭挠着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秦主簿莫要误会!”臧洪连连摆手说道:“臧某可不是请秦主簿来兴师问罪的,只是在前几ri,有一些政务能力相当不错的人前来相投,可这些人所说的籍贯,虽然是真的,但却令臧某有些疑惑。”

    “怎么?这些人有问题?”秦旭相信臧洪不会无的放矢,定然是发现了什么事情,连忙问道。吕布新得青州,目前又仅有临淄一地,加上出身不被士族所认可,能有些小家族的人来投靠,就令秦旭十分惊奇了,此时却听臧洪所说之事,顿时引起了jing觉。

    这个时代,书不是任何人都能读的,承载文字的竹简太过笨重和其高昂的代价,使得藏书成了只有具有极大经济实力的大家族才能做到的事情。而一个人的政务水平,却又不是读过几本书就能做到的。能被臧洪这个大行家评价为政务能力相当不错,那至少不会是在当地无名无姓之辈。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臧洪说道:“从这些人的口音和籍贯来看,应该是青州本地人无疑,只不过突然有这么多政务jing熟之人突然到来,我心中有些不安,所以想告知秦主簿一声,但愿是我多想了吧。”

    “唔!臧司马放心,秦旭定然将此事放在心上,当做第一要紧事来办。”秦旭明白臧洪的顾虑。虽然吕布将政务全权托付给了臧洪,但臧洪父子毕竟是半路“入伙”,再加上吕布这个时候派准女婿秦旭向臧洪“学习”政务,已经久经官场的藏洪想当然的就将年纪轻轻的秦旭当成了吕布的全权代表。不过秦旭是知道的,臧洪绝对是多想了,不过既然臧洪有了这般想法,秦旭也不好强行说破。再者说,对于臧洪提供的这个消息,也着实引起了秦旭的兴趣。

    青州自古是出强兵之地,民风彪悍,为兵家必备的兵源基地,虽然袁绍和公孙瓒明面上暂时的将势力触角收缩了回去,黄巾也摄于吕布的威名暂时没有前来sāo扰,但本地仍旧有北海孔融以及平原刘备的势力盘踞,再加上之前曹cāo突然撕毁盟约,悍然向吕布出击的举动,也进一步说明曹cāo也根本没有放弃青州的打算。

    那么这些突然冒出来的政务jing熟的佼佼者,会不会也是哪个势力趁机渗透青州的人呢?要知道,大规模的战争,往往不是靠个人的勇武,而是拼的实力,若是能够熟知青州的政务运作,更有甚者若是掌控了青州的政务运作,那么吕布军的实力,就完全赤(裸裸)的展现在了对青州有想法的人的眼中,对于吕布军ri后的发展,足以造成致命的伤害。

    “罢了,反正现在青州百废待兴,临淄弹丸之地,也造不成多大的影响,权且观察一阵再说,实在不行,不是还有贾诩么。”秦旭苦思良久不得要领,看来外行领导内行无论是在古在今,都是行不通的,还得找专业人士来处理这件事情啊。

    “秦主簿,找你可真不容易,主公请您快些回去。”正在秦旭在吕布派来的老许司马冒的护卫下准备去找贾诩说明此事之时,一名吕布府上的家将满头大汗的跑到秦旭面前说道。

    “怎么了?主公说有什么事情了么?”秦旭好奇的问道。这段时间吕布一直在为清剿黄巾和收付其他郡县做准备,秦旭也只有在晚上才能偶尔见一面,却不想这个时候吕布竟然派人来传唤。

    “冀州袁绍的使者到了,主公请您速到府上。”那名家将似乎早就知道秦旭要问的事情,赶忙说道。

    “袁绍的使者?”秦旭皱了皱眉头。别的好说,逢纪和许攸只要秦旭身边有贾诩在,便是还给袁绍也无所谓,能令袁绍暂时熄了图谋青州的念想,也能为吕布早ri掌控全青州出点力气,但是麹义的归属,却是令秦旭有些为难。

    通过阻击曹cāo那一战,秦旭和现在由牵招暂领的先登营关系相当之好。这段时间先登营也被当做吕布的一只编外部队驻扎在军营之中,不再受到俘虏一般的管束,待遇一概参照飞骑营的标准。

    但严格说来,先登营是麹义的部曲,也就是私兵,对麹义的忠诚度相当高。若是放归麹义,那先登营就算是能被秦旭强行留下,估计在战力上也要大打折扣,这是秦旭所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还是先探探来使的口风再说吧,不管是麹义,还是先登营,反正秦旭是打算一个都不放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