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摧枯拉朽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血红弥漫的天地间,巨大的城邦中,无数原住民瑟瑟抖,面容恐惧,而在那高空上,一道道血红身影眼神贪婪的扫视下来,那般模样,犹如是在打量圈养的猪狗

    而就是在这般整个天地都是弥漫绝望的气氛时,一道年轻身影,自大殿中缓步而出,脚踏虚空,悬浮在了半空之上。

    血红云层之上,那白红袍的身影也是低头看了下来,一对血瞳中,毫无情感的盯着牧尘,淡漠的道:“就是你屠了本王麾下的一座城吗?”

    牧尘笑着点了点头,漫不经心的道:“随手宰了一些吸血畜生而已。”

    此言一出,顿时诸多狠戾目光投射而来,那些血邪族的强者,目光犹如刀一般射在牧尘身上,仿佛是要将他撕碎一般。

    而城邦中,无数原住民也是惊恐的望着这一幕,他们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敢顶撞那血魔王那可真是如魔神般的存在啊,一旦怒,必然是血流成河。

    那血魔王双目微眯,有些阴森的望着牧尘,道:“在这个世界上,可还没人敢这么对本王说话。”

    牧尘闻言,则是嗤笑一声,摇了摇头,道:“看来你在这下位面作威作福惯了,区区一个血邪族的血魔王,又能算得了什么?”

    听到下位面三个字,那血魔王的眼神终于是一凝,他惊疑的盯着牧尘,缓缓的道:“你是大千世界的人?!”

    牧尘轻声道:“作恶太多,终归会人来收了你们的。”

    “就凭你?”血魔王苍白的脸庞上露出一抹轻蔑之色,道:“凭你这地至尊大圆满?难道想要以一己之力,抗衡我血邪族不成?”

    “有何不可?”牧尘一笑。

    血魔王眼中掠过一抹阴森杀意,对于大千世界的插足,倒是在他的意料之外,所以眼前的人,他们必须抹杀掉,不然到时候引来大千世界的强者纷纷而来,那他们血邪族恐怕就要倒霉了。

    “杀了他。”他森冷的对着前方的四位血魔将说道,他生性谨慎,自然是打算先探测一下牧尘的底细。

    “是!”

    四位血魔将闻言,顿时应喝,旋即狰狞的目光便是投向牧尘,他们没有丝毫的犹豫,脚掌一跺,身形便是化为四道血光,直冲牧尘而去。

    轰隆隆!

    浩瀚的血光自四人体内席卷而出,天地间都是弥漫着血腥的味道,而在下方的城市中,无数原住民望着这一幕,都是心惊胆战,他们可是很清楚血魔将拥有的实力,如今四位一起出手,就算是他们的女王陛下,恐怕都是讨不到丝毫的好处。

    而在城中的大殿外,白衣女王以及其他的所有高层都是汇聚于此,他们也是凝视着天空上即将到来的碰撞,紧绷的身体显露着他们心中的紧张。

    毕竟对于牧尘的真正实力,他们也并不完全了解,所以也不清楚,面对着四位血魔将的联手,牧尘究竟能否抗衡。

    若是不行的话恐怕今日,就将会是他们的灭绝之日。

    唰!唰!

    而在那无数道紧张的注视下,四道血光直冲牧尘,而他也是在此时抬头,神色平淡的望着那四位血魔将滔天的气势。

    他五指缓缓的握拢,拳头表面,有着水晶之光绽放出来。

    然后,他身形纹丝不动,一拳而出。

    嗡嗡!

    璀璨的水晶拳光,陡然膨胀,下一瞬间,便是化为一道千丈拳光呼啸而出,直接是洞穿虚空,以一种无法形容的度出现在了那四位血魔将的前方。

    水晶拳光来得太过的迅猛,以至于当拳光出现在前方时,四位血魔将方才反应过来,当即狰狞神色一变,皆是一声暴喝,四道血红洪流自他们体内呼啸而出,携带着强悍无匹的力量,与那水晶拳光硬憾在一起。

    嗤嗤!

    然而,就在水晶拳光与四道血红洪流碰触在一起的时候,血红洪流却是在顷刻间被消融而去,那般模样,仿佛落入岩浆之中的雪花一般

    四位血魔将的面色,终于是剧变,脸庞上有着骇然之色浮现出来,他们显然未曾料到,他们四人联手之下,竟然在牧尘的手下,如此的不堪一击

    这仿佛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快退!”

    四人骇然暴退,试图逃离。

    “走哪去?”牧尘冷笑一声,眼中杀意流露,对于这些血邪族,他显然也是痛恨到了极点,眼下一有机会,自然不会有半点留手。

    他屈指一弹,水晶拳光便是洞穿虚空,重重的轰在了暴退的四位血魔将身体之上。

    啊!

    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彻天空。

    水晶拳光自天际缓缓的消散,而被拳光贯穿的四位血魔将,竟是在拳光之下尽数的消融而去,连一点尸骨都未曾留下来。

    一拳之下,四位血魔将灰飞烟灭。

    整个天地间,都是在此时寂静下来,原本混乱的城市中,那些绝望等死的无数原住民,都是睁大着眼睛,惊骇欲绝的望着这一幕

    那在他们眼前强大得近乎无敌般的血魔将,在那个神秘青年的手中,竟然如此的脆弱?

    “那是天神大人!”

    一些之前在铁血城见过牧尘出手的原住民,则是在此时激动出声,而后迅的扩散开来,在城邦中引来无数的激动哗然声。

    “真的是天神吗?”

    “如此强大,又并非是血邪族的人,那必定是真正的天神!”

    “天神是来拯救我们的吗?”

    “”

    巨大的城邦中,无数原住民都是在此时激动的跪拜下来,在面临着无数次的绝望后,他们终于是在此时看见了一丝曙光。

    大殿之前,众多高层也是在此时集体失声,他们望着天空上那道凌空而立的年轻身影时,都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

    一拳灭杀四位血魔将,这等威能,显然是将他们震撼到了。

    白衣女王也是明眸带着异彩之色的盯着牧尘,那种强大得足以守护族人的力量,让得她心生向往。

    而在城邦中那无数原住民激动欢呼时,在那高空上,那些血邪族的强者,则是个个色变,这些年来,他们在这个世界中所向披靡,无人能挡,所以养成了猖狂的性子,但眼下,却是遭受到了致命般的狙击。

    那可是四位血魔将啊,即便是在他们血邪族中,都是高层,然而在那个青年的手中,却是犹如蝼蚁般的脆弱。

    血邪族中,众多强者眼神惊惧,然后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王座上的血魔王,而此时的后者,也是面色阴沉,眼神阴冷的盯着牧尘。

    后者展现出来的强大战力,有点出乎他的意外。

    不过,眼前之人越是棘手,那么今日就越是要将其斩杀在此,否则的话,岂非又是给了这些原住民希望?

    “哼,天神?那本王今日就亲自在你们眼前,将这所谓的天神斩杀,看你们日后是否还有胆子反抗我血邪族?”血魔王语气森森,然后他缓缓的自血色王座上站起。

    而随着他的站起,城邦之中那无数的激动声都是再度寂静下来,在这些年来,血魔王给予他们的阴影始终是太重了,如果说血魔将在他们的眼中是无敌的,那血魔王,就是犹如魔神

    这位神秘的年轻天神虽然很强,但谁也不敢保证,他是否能够胜过那犹如魔神般的血魔王。

    先前的胜利,只是最初的试探。

    大殿之前,白衣女王等人的脸色也是变得凝重起来,先前牧尘的出手,的确相当的震撼,但这还不够,因为如果他无法胜过血魔王的话,那么之前所有的震撼,都将会荡然无存

    在那双方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牧尘也是抬头望着那一头白飘扬的血魔王,双目微眯,双瞳之中,水晶塔若隐若现。

    血云之上,血魔王的身躯缓缓的飘落下来,最后落在了牧尘的前方,他双臂抱胸,血袍鼓动,眼中血光涌现:“如果现在你主动离开这座下位面的话,本王可以放你离去。”

    牧尘似是笑了笑,伸出手掌,掌心之间强悍的灵力犹如电光般的跳跃闪烁,他盯着血魔王:“那就得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冥顽不灵,找死的东西!”

    血魔王脸庞上划起一抹狰狞笑容,下一霎,他双手陡然睁开,整个天地都是在此时变得阴暗下来,无尽的血海在其身后奔涌,而在那滔滔血海中,一尊数万丈庞大的血红魔影,缓缓的站起。

    恐怖的压迫,笼罩在了天地间,在那道血红魔影之下,仿佛连天都是塌了下来

    大殿前的白衣女王望着那道血红魔影,雪白贝齿紧紧咬着红唇,甚至有着鲜血渗透了出来,因为这一刻,她再度记起了遥远的恐惧,那时候,正是这血红魔影的肆虐下,她的宗派中,那些长辈,尽数的赴死

    那道魔影的力量,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抗拒的。

    而在其身后,那些高层,也是面色煞白,双股战战,忍不住的要瘫倒下去。

    整个天地,都是因为那一尊魔影而颤抖。

    唯有牧尘,他抬头望着这一幕,淡笑道:“这应该就是你最强的手段了吧?”

    这个血魔王,真的是谨慎,根本就没有试探的想法,一出手,便是祭出底牌。

    “既然如此的话”

    牧尘冲着那血魔王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中,却不见丝毫的温度,他的眼瞳中水晶之光涌动,一座水晶塔射出,轻轻的落在了他的手掌上。

    “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