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铁板牛排

    月魂学园高中部的下午有三节课,结束时间在下午的四点钟左右,这时天色虽然已经接近黄昏,但来料理店内吃东西的人并没有多少。

    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大部分学生都需要参加课后的社团huó dòng,而且除非是家离学园很远的住宿生,走读生一般不会一直在学园内逗留,吃饭什么的,都会在自己家里,这个时间吃晚饭的话还是有些过早。

    所以七海料理店也只是刚刚开门,一些在这里打工的学生正陆陆续续的过来。

    后厨,七海大阪哼着小曲,不急不忙的准备着食材,前厅里,几位早来的女生正做着擦拭桌子,拖扫地板,摆放碗筷之类的杂务。

    收银台后,七海阳莱低头看着手里的排班表,时不时的思考一会儿,然后在上面画下一笔。

    “秋时君,你来一下!”她想了想,扭头喊道。

    七海秋时身穿一身洁白的厨师服,端着一盆处理好的新鲜牛肉走了过来。

    “怎么了?”他将怀里的盆子放下,今晚的主菜是牛排,但不知为何,七海大阪要让他来做今晚的主厨,并且是在前厅里的开放式灶台上进行烹饪。

    七海阳莱收起排班表,脸上带着几分神秘的笑意,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天星琉璃,这才柔声道:“过几天我要和爸爸去一趟欧洲,所以呢,妈妈我呢,为家里请了一位měi nǚ保姆,料理店的话,也需要她来暂时dài lǐ店长”。

    “去欧洲?保姆?大měi nǚ?店长?”七海秋时眉头微挑。

    “没错哦,是一位超级好看的大měi nǚ!”七海阳莱有些夸张的说着,眼神却瞟向了不远处悄悄竖起耳朵的天星琉璃。

    “我可以照顾好自己,不需要保姆!”七海秋时思衬了一下,拒绝道。

    七海阳莱嘴角微翘,然后抬手拍了拍他的脑袋道:“妈妈知道,但是这位保姆可不是为秋时君请的!还记得你带回来的那个孩子吗?她就要出院了,会暂时住在我们家哦!”

    七海秋时瞳孔微缩,那个女孩子,是他刚刚重生时从海上救下来的,而救下来她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女孩子体内有着一道属于无间的力量。

    他定了定神道:“我知道了!”

    七海阳莱收回手点了点头,然后将手里的值班表递了过来:“另外呢,你们几个的打工时间就由自己安排好了,对了,纱织酱还在住院吧?”

    七海秋时接过,低头看了一眼后,就收了起来,随口道:“嗯,纱织酱的双腿受伤了!”

    “不过幸好没出什么大事,房子出现倒塌,这可不是靠道歉就能解决的!”七海阳莱语气里带着几分可怜,几分气愤,显然并不打算原谅前天在新闻里面那群拼命道歉的工程科。

    “最后,可要照顾好琉璃酱哦!”说完正事之后,她又凑过来,神秘兮兮的小声说了一句,脸上竟露出一种自家的猪终于懂得拱白菜了的欣慰。

    七海秋时默然点了点头,接着转身收拾牛肉去了。

    “大家下午好!”刚进门的海岛大川挥了挥手,脸上带着明朗的笑容。

    “下午好!”熟悉的人抬头回了一句。

    七海秋时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处理起了牛肉。

    ……

    夜色将近,学园里面的住宿生在结束了社团huó dòng后,三三两两的结伴来到了美食街。

    宫琦真央手里提着木剑,也悄然来到了这里,她打量着两旁的料理店,眼睛里有着几分好奇,前两天听说这里有一家店做的烤鱼很美味,只是这几天因为乱七八糟的事情很多,直到今天才有时间过来品尝。

    “七海料理店……是这家吗?”宫琦真央停下脚步,皱眉想了想,然后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刚一进门,她就听到了颇为熟悉声音。

    只见门口的正前方,一位身穿zhì fú的明眸少女,正朝着她微笑。

    宫琦真央露出惊讶之色:“天星同学,你在这里打工吗?”

    天星琉璃微微行了一礼,甜甜的答道:“是哦,宫崎同学,请这边坐,要吃点什么呢?”

    宫琦真央点头,顺着天星琉璃的引导坐在了一张靠近窗户的单人桌旁,抬头正要说话,余光却是瞄到了一群围在灶台前吞咽着口水的学生。

    她有些好奇的多看了几眼,然后问道:“那边是在做什么?”

    天星琉璃微微一笑道:“那边是客人在等待着今晚的主菜,铁板牛排,要来一份吗?很美味哦!”

    “原来是这样!”宫琦真央收回目光,摇了摇头道:“看上去人很多的样子,还是算了,那个,我听说这家的烤鱼味道很不错,我想点一份!”

    “烤鱼吗?好的,还请稍等!”天星琉璃在纸上快速写下,然后点了点头,转身朝前厅的灶台走去,挥手喊着:“秋时君,烤鱼一份!”

    “好的!”人群里传来一声淡淡的答复。

    “秋时?等等……七海料理店……这是七海秋时家开的店吗?烤鱼是他做的?”宫琦真央怔了怔,随后站了起来,她对于七海秋时可是一点好感也没有,在心里面,更是早就给他打上了“不良”“持强凌弱”的标签。

    “这样的人,做出的菜怎么会好吃?”她摇了摇头,板起了脸,提着自己的木刀出了料理店。

    片刻后,天星琉璃端着一份刚出锅的烤鱼,有些惊愕的发现座位上人不见了。

    “咦,宫崎同学呢?”她眼中满是疑惑,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因为突然有什么急事离开了,便转身去了收银台,一边解释着一边将烤鱼给了七海阳莱。

    后者接过烤鱼,一脸笑容的安慰着天星琉璃,告诉她没关系,别在意。

    ……

    料理店内的工作紧张又充实,时间也不知不觉得很快溜走,晚上九点多,店里所有人用过饭餐之后,七海秋时就在其他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拉着天星琉璃的小手出了料理店的大门。

    路上,七海秋时向她解释了之前七海阳莱交代的话,顺便把那张排班表给了她。

    天星琉璃眼中泛着亮光,也不说话,显然是在打着什么主意。

    两人来到家附近时,天星琉璃的爸爸正揣着双手,站在门口等候着她。

    天星琉璃见状无奈的笑了笑,心里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只说了一句“晚安”就进了家。

    七海秋时站在原地,目送她离开,然后又对正冷冷看着他的中年人说了声晚安,这才回了家。

    只是走到门口时,他顿时怔了怔,发现自家门口的台阶上正坐着一老一少两人。

    而且这两个人他之前还见过。

    “你们有事吗?”七海秋时眉头轻轻皱了皱,开口问道。

    这两个人正怀抱膝盖打着瞌睡,听到有声音,这位胡须全白的老头先睁开了眼睛,他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睡眼,抬头看向七海秋时,顿时也是一脸惊讶道:“咦,是你?”

    在旁边坐着的少女也睁开了眼睛,见到身前站着人,顿时打了个激灵站了起来,怀里抱着的书包华丽丽的滚落到了一旁。

    七海秋时歪了歪头,再次问道:“请问,你们坐在我家门口,是有什么事情吗?”

    “晚、晚上好!”一旁的少女结结巴巴的道。

    老头慢慢站起身,然后捶了锤自己的腰,认认真真打量了一下七海秋时道:“你是大阪的儿子,秋时君?算算也有五六年没见过了,想不到都长这么高了!”

    说完,老头笑了笑,接着道:“我是简木阳莱的爸爸,也就是你的外公,简木五笙,她是你的表妹,简木美羽”。

    简木,是七海阳莱的本姓。

    “外公……”七海秋时挑了挑眉毛,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一个与眼前这位老头模样**分相似的形象,他点了点头,确认这的确是自己的外公。

    他走到门口,将门打开,放轻语气道:“请先进来,他们马上就回来了!”

    “那就打扰了!”老头拍了拍屁股,倒是也不客气,直接拉着旁边竖着的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进了门。

    一旁跟着的小姑娘肚子忽然“叽咕”的叫了一声,她脸颊顿时一红,然后深深埋着头小声说一句:“打扰了!”跟在后面进了房间。

    七海秋时微微点头,先去洗了洗手,然后系上围裙,打开冰箱问道:“还没有吃饭吧?还请稍等片刻!”

    简木五笙靠在沙发上,长长的舒了口气,在石板上坐上几个小时,可真够难受的,他笑呵呵道:“那就麻烦你了!”

    七海秋时没在说话,只是打开火,做了几道简单的料理,然后将米饭蒸上,又做了味增汤。

    约莫十五分钟后,七海夫妇也回来了。

    七海阳莱刚进家门,就发现了坐在沙发山的两人,她顿时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道:“爸爸?你怎么来了!”

    简木五笙听到声音,头也不回的道:“怎么,我不能来吗?”

    七海阳莱闻言苦笑一声,有些无奈道:“至少来之前打个diàn huà什么的,看这样子,肯定等很久了吧?”

    “哼!”简木五笙哼了一声。

    “晚、晚上好!”在一旁站着的小女孩有些局促的向七海阳莱问好。

    七海阳莱端详着她,想了想问道:“是美羽吗?”

    简木美羽赶忙点了点头道:“哈依!”

    “好几年没见过,美羽酱也变成美少女了呢!”七海阳莱笑着道,心情显然不错。

    七海大阪停好车,也走进了屋子,看到这情形也是先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岳父大人”

    简木五笙老神自在的嗯了一声,有些爱答不理。

    这时七海秋时关好火,然后将饭菜端到了桌子前,轻声道:“粗茶淡饭,还请不要嫌弃!”

    饭菜的香味袭人,尤其是对早就感到饥饿的人,味道更是明显。

    简木美羽轻轻的咽了口口水,然后眼巴巴的看着简木五笙。

    后者咧嘴笑了笑道:“多谢款待,美羽酱,饿坏了吧,别客气,吃饱为止!”

    简木美羽点了点小脑袋,然后端起面前放着的米饭,大口大口的往嘴里送去。

    七海秋时见七海大阪夫妇已经回来了,知道没自己什么事了,便解下了围裙,洗了洗手道:“爸爸,妈妈,我上楼了!”

    七海阳莱朝他投去一个“干得漂亮”的眼神,然后一挥手道:“睡前记得洗澡哦!”

    七海秋时应了一声,又向简木五笙说了句:“失礼了!”这才上楼。

    简木五笙笑眯眯的应了一句,他看着七海秋时的背影,忽然道:“秋时君很不错呢!”

    七海阳莱与七海大阪面面相觑,虽然有些不明白说的是哪方面,但还是点头应着。

    “你说以后要不要把美羽酱嫁给秋时君呢?”

    “噗!咳咳……”一旁正大口吃着饭的简木美羽被呛了一口,猛地咳嗽了起来,一张小脸挣得通红。

    楼上七海秋时的脚步顿了顿,扭头看了眼,脸色微微怪异。

    七海阳莱见状赶忙去倒了杯水,然后瞪了眼自己的父亲道:“爸爸你真是的,怎么可以乱点鸳鸯?再说秋时君已经有女朋友了!”

    “哦,这样啊!”简木五笙倒不以为意,却也不再多说,埋头吃起了饭菜。

    一旁的七海大阪干巴巴的笑了几声,心里郁闷十足:“秋时君那小子有女朋友了?什么时候有了?是谁?琉璃酱还是那个纱织酱?唔,不会两个都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