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迂回(二)

    一山不容二虎的说法,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聂鹏吃过早饭回实验室后不久,楼下就聚集了一群校领导,若是他在现场,会发现在场的几乎都是生命科学学院的大神。

    副校长,系主任,辅导员。。。

    李云峰此刻一身休闲打扮,披了件夹克外套,伴在副校长旁边,被另一侧西装笔挺的中年人挤兑:

    “老李啊,不像话啊,啊思利康的专家来参观,你怎么穿这身啊,要不改天我送你一套?”男人分头梳的一丝不苟,又打了摩斯定型,在一群中老年教授的队伍里显得有些lìng lèi。

    “杜明礼,”站在首位的副校长不想二人在这里激化矛盾,点着男人的名字说:“条幅和会议室都安排了吗?”

    “都安排好了,条幅才赶制出来的,”杜明礼冲着身后挂条幅的学生指了指,“漆还没干呢,怕学生办不好,我昨晚给广告公司打的diàn huà,特意嘱咐加急。今天一早四点多去取的。”

    “嗯,辛苦你了。”副校长听出话里邀功的意思,适度的宽慰两句。

    “哪能啊,不辛苦,都是为咱学校增光添彩,正式一些总没错。”说着还一边斜眼看着李云峰,那意思明显就是嫌他不把学校脸面当回事。

    李云峰懒得搭理他,这杜明礼家中有钱有权。5年前从国外混了个博士学位后回国任教,不知道从哪弄了几篇论文发表出去,又借着家中关系主导了三个省内科研项目,一举从教师队伍混入了系主任当中,学术没见长,溜须拍马的功夫一个顶俩。

    副校长也不搭茬,在检查了各项接待工作后,领着队伍去校门口迎宾。不多时,一队人马又浩浩荡荡的走回来,为首的陈忠和副校长徐徐前行,绕着校园参观。

    杜明礼和李云峰作为系主任,自然陪同在啊思利康的专家组旁,杜明礼时而深沉时而激昂的向专家讲述着校园历史,不时还穿插一些自己当年教出来的得意门生,不露神色的将自己摆在高人的位置上。

    李云峰则一脸坦然的踱着步,听着杜明礼在一旁讲笑话似的吹牛,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

    当年姓杜的把3个省级项目搞垮了两个,还有个半死不活的在撑着,看样子也撑不过今年了。就这水平,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说自己有丰富的企业对接经验,也真是吹牛不上税啊。

    再说那几个“得意门生”毕业的时候,他杜明礼才刚上任,和他有半毛钱的关系么?脸皮真是厚啊。

    不就是为了生命科学院副院长的位置么。

    简直羞与其为伍的李云峰又不好丢下啊思利康的参观团独自离开,只好闷着头在一旁陪着走,加上那一身休闲装,乍一看就像是陪着考察团的农业技术工作者。

    一行人边走边聊,来到实验楼前,这里毕竟是生命科学院所辖,副校长作为讲解有些力竭,于是招呼了李云峰和杜明礼上前作为副陪。

    聂鹏此刻才将烘焙干燥后的中间体取出,称量分装后用密封瓶保存起来。10个小瓶子,每个瓶子里1克中间体,总共用了7克变异体制得。目前来说,这就是他月球基地的依仗了。

    将实验室打扫干净,锁门离开,才走过楼梯转角,就看到杜明礼陪着陈忠从楼梯下走上来,身后跟着一群人。

    作为聂鹏的代课老师,聂鹏还是对他有点印象的,此刻看着他一脸谄媚的陪着陈忠,有些纳闷,心想啊思利康来学校干什么?

    看到楼梯下显然有些阵容的人群,还没有想好见面说辞的聂鹏索性扭身向回走,不给陈忠认出自己的机会,省的大家尴尬。

    可是天不遂人愿,他转身走了没几步,就听到身后杜明礼在喊:

    “前面这位同学,你过来一下。”

    聂鹏扭过头,他认识杜明礼,不代表杜明礼认识他。

    于是在陈忠逐渐瞪大的眼神下,硬着头皮走过去。

    “这是啊思利康公司前来考察的领导,你去楼下给大家买些矿泉水上来,领导们有些口渴。”说完将下巴一点,示意聂鹏快去。

    聂鹏瞅着他那颐指气使的劲就有些烦,心说有事弟子服其劳是理所当然,可你这目中无人的态度是冲谁表演呢?再说你一生物工程系的老师,不就是代过我们两堂课么,搞得和我欠你似的,买水也不给钱?

    于是聂鹏的眉头就皱起来了。

    这一幕落在陈忠的眼里,常年的mì shū工作早已练就出一身察言观色本事的他,暗道不好。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把聂鹏得罪了,眼前这尊可是瑞典总部特意嘱咐过要善待的客户。

    再说,原本他安排来校参观,就是为了能给谈判准备一张备用的底牌。根据之前所掌握的资料显示,聂鹏在校期间多次获得奖学金,这里面,他的导师占了不少分量。

    如果参观之行能够接触到聂鹏的导师,那么常年居中协调,掌握资源的陈忠,完全可以牵线几个国家级项目做个顺水人情,向聂鹏打一张感情牌。

    可是这布局还没开始,就撞见了正主,并且局势似乎有朝着相反方向发展的意思。

    “聂先生您好,给您添麻烦了。”陈忠姿态摆的很低,一边安排身旁的随从去买水。

    杜明礼当场就懵了,眼前这位是啊思利康的高层mì shū啊,在他面前别说自己了,就是副校长也不见得能让他拿出这态度来。这学生是什么身份?

    顿时心思如电的琢磨起来,一边摆着一副故作轻松的姿态对陈忠说:“陈总,这事怎么能让您安排,我这学生就是惫懒,天天就知道泡实验室,多让他huó dònghuó dòng,没事的。”

    陈忠也是一惊,难道说身边这位哔哔了半天的人就是聂鹏的导师?那这家伙也应该是有些真才实学的啊,可这一路说的东西怎么这么不着调。

    正疑惑着,李云峰从转角处走过来,哼了一声。

    “你的学生?你叫得出他名字么?”早就看杜明礼不顺眼的李云峰一直跟在两人身后,只是顾着搀扶副校长的他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此刻看到站在陈忠面前的聂鹏,以及杜明礼那嘴脸,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李主任!”聂鹏那拧成一团的眉头舒展开,脸上也带了些喜色。

    在杜明礼铁青的面色下,李云峰走过去,挂着笑的呵斥道:“一大早又跑实验室里糟蹋什么来了?”那神情完全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

    其实这也是李云峰有意为之,他不清楚聂鹏怎么会和陈忠与杜明礼搭上话,甚至都没有细想就走过来,做出一副庇护的姿态。

    留着副校长在身后,看着两名系主任,守着客人和学生互怼,想着是时候给副院长的位置下个定论了。

    和李云峰交谈了两句,聂鹏同几人告别后就离开了,参观团自然也不会因为这个小插曲而停滞下来,只不过队伍的配属上有了些微的变化:

    陪在陈忠旁边的杜明礼换成了李云峰,搀扶副校长的人也换做了其他人,杜明礼却被调去了收wěi háng列。

    而之前陈忠商务化的交谈此刻也变得有深度,时不时被李云峰的话语引得眼前一亮,接着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这一幕都落在了副校长的眼中。

    。。。。。。

    离开的聂鹏并未直接去公司,而是回到家,去找了一块泡沫塑料,没花多少功夫就将其加工成了培养槽内部大小的样子,找来盒子装好。

    接着打diàn huà给陈盼盼,告诉她自己目前可以调配的中间体数量,并且已经准备好了同啊思利康的第二次接触。十足自信的语气令陈盼盼不禁侧目。

    其实自信也是有原因的,聂鹏经过再三考虑,觉得可以向啊思利康有偿tí gòng太空培育环境,并且价格低廉。

    这是他在昨天的谈判桌上学到的,既然啊思利康可以用溢价收购来吸引火力,再布置股权置换的手段来埋伏他,那么他也可以学着包装一枚糖衣炮弹打过去,等你上了我的船,那就要按照我说的做了。

    你既然要试探,那么就一次**给你个重磅炸弹,看看你兜不兜得住。

    这边刚挂断diàn huà,李云峰的diàn huà又打了进来,询问今天上午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陈忠会认识他。

    聂鹏在diàn huà里解释了一番,关于变异体的事情没有说,而是说同瑞士研究中心有点私下往来,一来二去就认识了陈忠。

    李云峰自然是不信的,只不过没有什么危险,也就随着聂鹏去胡闹了,他自己目前的事情还有不少需要处理,比如陈忠今天抛来的几个国家级项目的合作院校名额,以及副校长会后的嘱咐,都令他闻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联想到今天杜明礼吃瘪的样子,以及陈忠前后态度的转变,李云峰忽然想起自己每逢新生开学时必说的那句话:

    在这个社会里,我们必须不停地奔跑,才能保持在原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