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9 诡异之地

    在往那个辉煌殿堂走的时候,水馨当然也在思考,也在观察(仙途遗祸959章)。

    事实上,撇开环境上的问题,其他的问题也容易发现。比如说,一迈步,水馨就确认了,这个空间,比迷失古道还能“消声”!

    哪怕她放重步伐,也没有半点声音发出。

    然后她试着张开嘴说话。

    要知道,她之前震惊归震惊,心底都要刷屏了。但也没有半个字从她的口中冒出来。什么时候能嘴快,什么时候最好在心底腹诽,水馨还是很拎得清的。当然了,她的标准和一般人大约不一样。

    所以,平白打量的时候才没发现这点。

    正在一尝试……

    她可以肯定她把话说出口了。

    然而,声音离开她的嘴,在到达她的耳朵之前,就被强制的消弭。

    于是,也不用别的证据,水馨就能肯定,这绝不是什么仙界了。连“仙境”都不是。

    本来嘛,平白无故的,当然不可能从浮月界一下子跑到仙界去。

    所以,这要么是高水平的幻境,要么就是万色莲内自带的什么秘境空间之类的地方。考虑到万色莲的话,这保不定万色莲附带的秘境什么的?

    但是,还需要进一步确认……

    而第二个问题是,“禁空”!

    当初在迷失古道的时候,虽然道路有宽有窄,需要高超的飞行技巧,否则容易撞头——但只要勇敢一点,飞行没有任何问题。

    这里却是恰好相反。

    明明整个空间广阔无比,在地面上的时候也觉得轻松灵活,没有任何禁制的样子。但事实上,只要双脚离地,就会感受到比万米海压还要恐怖的压力,越是想要向上飞,这压力还会打着滚的往上长!

    水馨估算了一下,哪怕她用尽全力,也不过就是飞到数十米高罢了。

    这和“禁空”有区别?

    水馨一边思考,一边几次变幻步速,迅速的到达了那座辉煌的宫殿群前。

    她还特意绕了路。

    因为这座宫殿,很明显是有前后左右的。虽然分不清东南西北,但一个方向,却有九百九十九级的台阶,足够百人并行,层层而上,全不如其他方向的险峻,彰显着正门的气势。

    而且这台阶和两侧的栏杆上,也萦绕着薄薄的雾气。

    但这雾气,无疑是视野之中最薄弱的地方。

    视野最清晰,连栏杆上的雕花都是纤毫毕现——

    话说回来,那样巍峨的宫殿,栏杆上的雕花,却仅仅是花、叶、藤,繁复美丽,和整座宫殿的气质,却有些不搭。

    水馨走到了台阶下。

    看着空无一人的台阶,踏上了第一层。

    也就是这一下,水馨的整个身体都上了台阶之后,她的眼前仿佛糊了一下。

    她不知道该不该意外的发现,台阶上,居然有好几十个人!

    其中一个,正是之前在血池空间内幸存的道修。剩下那些人,水馨仿佛有印象又仿佛没有。水馨倒也明白自己的情况——

    想来可能在最初的怪柱的空间里瞥到过。

    兵魂的强大记忆力让她留下了印象,但她本人,却对不能并肩、性格也不引她兴趣的人,不会在意。所以,印象也就只是浅薄的印象了。

    水馨看到这几十个人,目光微闪。

    之前血池中被传送了那么些人,她还以为,剩下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毕竟还有一大堆被传送下来的海妖兽。

    没想到……事情似乎并非如此。

    只是一部分人被传送到了地下的血池空间,但在外面,依然有不少修士存活。

    不过,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水馨再次踏上一阶台阶。

    声音恢复了。

    但“禁空”还存在。

    台阶的材质也有些特异,她的脚步发出一声脆响,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然后,第二声、第三声,连绵不断的脚步声,随着水馨迈台阶的步伐而不断响起。

    然而……

    在她前面进入这千层台阶的人,却依然心无旁骛。他们以极慢的速度在攀登,甚至好几息、数十息的留在一层台阶上,仿佛在沉思。但又看不到陷入困境的苦恼。

    水馨移动的声响,似乎并不能对他们造成困扰。

    水馨疑惑异常。

    以她的速度,哪怕要保持“一脚踏地”,这千层的台阶,都能一闪而过。但因为这份疑惑,水馨的速度,却与凡人无异。

    饶是如此,她依然很快就追上了最近的人。

    一个筑基中期到后期之间的道修,水馨对他并无印象。

    在她路过他的时候,他似乎终于听到了水馨的脚步声,扭过头来,看了水馨一眼。只是一眼,眼神就离开了,又恢复成了“面向前方”的沉思状。

    但水馨的心头却猛然一凛。

    不知为何,她竟然有被盯住了的感觉!甚至,有一种轻微的危机感。

    但是……

    一个筑基中期或者后期的道修,给她……危机感?

    水馨皱眉,继续前进。

    以常人的速度,她依然迅速的超过了所有人。在七百二十四阶的位置,她路过了那个血池空间幸存者。

    水馨不知道他的名字。

    但是……

    水馨在路过他的时候,照例被看了一眼。只是这一次,就连眼神也不是默然的了,水馨分明从中看到了疯狂和喜悦,以及确凿无疑的恶意!

    这也就罢了……

    见识过了之前的那一幕之后,水馨早已经不指望,这些在血池之战中,得到了他们庇护的人,能对他们抱有感恩之心。

    水馨更在意的是……这个筑基修士的实力,似乎提升了一点。

    错觉?

    水馨摸不准。

    毕竟,之前的战局混乱,她还正不能肯定这个筑基修士的实力(仙途遗祸959章)。

    叹口气,水馨知道,新的疑惑是越来越多了。

    也就在这时候,又有人走上了阶梯。

    水馨回头望了一眼,看见了邱珂。

    邱珂也迅速发觉了这片地域的异常,皱起眉,冲着四周打量了一下,终究也没有大声说话,而是迅速朝上走了过来。

    如果说这片台阶对修士有着奇妙的影响,那么很肯定,这样的影响,对她和对邱珂都不起作用——或者,对真人级别不起效果?

    ‘林道友。’邱珂迅速走过来,冲水馨传音。水馨注意到,在邱珂越过那些筑基修士的同时,那些筑基修士就和之前一样,扭头看了她一眼,却又并不追随流连。

    大抵是这样的环境,让人觉得说话不好吧。

    连水馨自己,都有这种感觉。

    ‘邱道友。’水馨也打了个招呼。

    邱珂在血池最后的言行,让水馨对她还是有些好感的。

    ‘这地方能让筑基修士进入幻境吗?’

    邱珂向水馨求证道。

    毕竟这些筑基修士走得慢是挺慢的,但看表现一点都不像是受到了艰难险阻。

    ‘不知道。但这儿依然能感受到那什么上古七情阵的力量。’

    ‘是啊。’邱珂嘴角一抽,‘也不知道这范围有多大。’

    水馨也跳过这个话题,‘我虽然不知道这片空间多大,但看起来,这座宫殿,应该是这地方的核心。’

    邱珂点头,‘那又如何?’

    水馨道,‘这儿虽然禁飞,我们的速度也应该还是比筑基要快才对。然而,在我到达台阶下的时候,走得最高的一个人,已经在八百九十二阶的位置了。’

    现在则是九百阶。

    讲真,以他们这爬阶梯的速度,要多久,才能爬完这近千的台阶,进入大殿啊!

    就是爬到八百九十二阶,也该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

    如果是同时被传送到这个空间来的,水馨完全想不通,他们是怎么在她赶过来的短短时间里,爬得那么高的。

    邱珂一怔,也发现了问题。

    她皱眉瞅了瞅那个血池幸存道修。

    ——也许别人可以比他们来得更早,这个人,却绝无可能!

    就在两人交流了几句话的功夫,台阶下方又有人出现了。

    这一次,出现的人是独臂的贺观海。

    水馨和邱珂两人对望一眼。

    邱珂立刻传音,‘他似乎性情大变。’

    同一个大区域内的强者,邱珂对贺观海当然有所了解——对方现在那阴郁的模样,在刚才他爆发之前,邱珂反正是没见过。

    水馨也挺认同,但继续看着贺观海。

    不出预料,就和之前她两人一样,贺观海在走上来的时候,被所有超过的修士看了一眼。

    而在他走到了那个幸存道修的身边时,冷冷了哼了一声。

    成了这空旷的九百九十九阶台阶上,除了脚步声外,唯一的声响。

    这还不是终点。

    贺观海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他的本命灵剑。那是一柄柄黑锋锐的漂亮灵剑。握在贺观海的手上,和他的气息浑然一体。

    而贺观海就这么手持长剑,斩向了那道修的脖颈!

    贺观海的剑法,水馨自然早就有所感悟。

    知道这位走得是海啸的路子——他的剑意外景,就是一只独角蛟龙,灵智还略显懵懂——虽说手中执剑,却是兄凶猛直接。倒有几分刀意的感觉。

    这会儿虽然是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一剑,但蛟龙隐约显现,却也绝非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能够抵挡!

    然而……

    贺观海的剑,却在那幸存道修脖颈的三厘米之外,被硬生生的卡住了!

    凶猛的气势戛然而止。

    仿佛砍进了某个坚硬无比的东西。

    贺观海愣了一下,就想要将剑拔下来——可一时半刻的,居然还没法成功!

    这当然不是幸存道修的力量。

    事实上,他也只是看了贺观海一眼,就扭过头去了。和之前看水馨、看邱珂,那是一模一样的。

    贺观海的剑,完全就是卡在了虚无之中!

    水馨也是一怔,迅速并指为剑,刺向邱珂的肩膀。

    指尖白光微闪。

    以她和邱珂现在的距离,哪怕没有用上“扬眉”,这一剑都足以让邱珂重创了。

    但邱珂没有躲。

    水馨的剑指,则在距离邱珂的肩膀还有毫厘之差的时候,停了下来。

    “看来这个地方,对筑基期修士有奇怪的保护啊。”邱珂道。

    这个结论,得出得轻而易举。

    水馨点点头,倒是对邱珂的印象再好了一点。

    奇妙的,一开始都差点儿要打生打死的两人,这会儿反而多了几分惺惺相惜的意味。

    他们也不再在台阶上耽搁,心知此处法则奇妙,迅速的到了正殿门口。

    正殿门口大开,两扇大门足足有十人高,相当之恢弘。但殿上却没有挂上什么庄严的匾额。那方匾额呈黑色,并无字迹,只雕刻着一朵花瓣层叠,仿佛无穷无尽,将匾额全都铺满了的莲花!

    莲花呈现白色,却又似乎有彩光流动。

    敞开的大门内看着空旷异常,什么都没有。但这一次,两人都有了几分经验了。果然,当她们迈过门槛,情形陡变。

    水馨和邱珂两人更是惊诧得瞪大了眼。

    无他,就在他们的面前——一个儒修,一个宁朔,都是血池之中出来的。两人本来都该是筑基期,但现在他们身上的气息,却是明晃晃的……

    文胆、金丹!

    水馨拧起眉,对着宁朔上下打量了一番——穿着也变了,这会儿宁朔穿着一身黑色的法袍,系着金色的腰带,看起来,平添了几分庄严高贵,连脸上的稚气,都看不见了。

    说真的,水馨真的很想将他认作一个长着宁朔脸的幻像,或者说,宁朔的亲戚长辈什么的。

    但是,宁朔看着她的眼神,却带着几分无奈与苦笑。那绝对是熟人的眼神,也没有幻象的感觉!

    “迈过那九十九层楼梯,就是金丹。”突兀的,宁朔开口了。

    一开口,就是让水馨和邱珂都再次吓了一大跳的消息。

    “我和这位兄台意识到这一点,都很快就爬上来了。也很明白现在的力量属于虚妄,并非真实。但是现在还在台阶上的那些,就不好说了。”

    宁朔迅速将他知道的消息,都给吐露了出来。

    水馨的目光,则迅速的在这大殿中打量了一圈。

    除了两个意外的人之外,这还真实一座空旷至极的大殿。唯有一处一场——大殿的深处,一座白玉般的方台上,一朵青莲,静静绽放。

    “那好。”水馨立刻做出决定,“你就当你的力量是真的——现在,用你最强的力量来攻击我!”

    
小小沙丁鱼说


    年前真是……

    什么都不说了,哭唧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