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铜牌

    天色还未亮,唐天准时起床。

    随意洗潄了一番,打开灯,坐在桌前,摊开信纸,埋头沙沙地写起来。

    “千惠:最近还好么?我很想念你。我一切都很好,不要担心。新的学期开始了,我还是担任岑老师剑术班的助教。你不在,我有点无聊。他们看不起我,我也不喜欢他们。最近岑老师的身体不是太好,他人很好,希望他的身体永远健康。余叔的身体还好么?替我向他问好。真想看看你说的英仙星座星云瀑布,不知道到底能有多壮观。我还在坚持修炼,也许还会持续很长时间,但我不想放弃……”

    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大堆,都是一些平日里的小事。小心地把信纸折叠起来,放入信封,封了口。

    小心地写上地址:英仙星座白虹星白虹城第十五大道白虹学府三年级甲班上官千惠(收)。

    写完之后,拿起早就准备好的天路邮票,贴在信封上面。

    做完这一切,他重新起身,来到院子里。

    清晨的空气带着一丝沁人的寒意,唐天舒展了一位手脚,直到全身的肌肉逐渐活动开来,便摆开架势,开始一天的修炼。

    他修炼的是基础拳法。

    经过快一年的修炼,他的基础拳法已经快修炼到完美。

    基础拳法,包含三个动作,冲拳、刺拳、勾拳。冲拳发力充分,势沉刚猛;刺拳轻灵迅捷,配合步伐,如同穿花蝴蝶;勾拳介于两者之间,更加注重出手的角度。

    看似简单的基础动作,在唐天手上充满美感,这是经过千锤百炼之后,简洁协调之美。

    唐天神情专注,枯燥的修炼,没有让他脸上露出丝毫厌倦之色。

    很快,他浑身是汗,衣衫尽湿,豆大的汗水沿着脖子蜿蜒而下。

    看上去,他浑身淡淡雾气升腾,

    反反复复地来回练习,偶尔停下来揣摩一二,但很快又会投入到练习之中。时间一点点流逝,太阳从地下跃上,清晨的寒意顿时被驱散许多。

    唐天浑然忘我地修炼。

    忽然,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唐天停了下来,时间到!

    呼呼呼!

    粗重的喘息,在院子里响起,唐天双手拄着膝盖,豆大的汗水滑至下巴,滴在地上。练习的时候太专注,没有什么感觉,停下来后,精疲力尽的感觉却瞬间淹没他。

    五分钟后,唐天才从空白状态中回过神来,直起身子,抬起发软的双腿,朝向院子角落里的水池挪去。水池里蓄满水,走到池边的唐天扑通一声,摔进水池里。

    早晨的池水冰冷刺骨,摔进水池的瞬间,唐天便一个激灵。

    咧咧嘴,神情有些痛苦,他得慢慢适应冰冷的池水。大约两分钟发后,他的身体已经适应了池水的寒冷,他便盘膝而坐,开始运转心法。

    在安德学院五年,他基础心法早就练到圆满。基础心法不讲根骨,只要持之以恒,一两年便能练到圆满。唐天的根骨不好,五行平均,但是他不偷懒,基础心法早就练到圆满。他很快就开始寻找到二阶心法,但是安德学院只传授基础心法,想要学习二阶心法,需要进入学院。

    但是唐天不想浪费时间,便到处想办法。岑老师听说唐天的情况,便邀唐天担任他的助教,他支付唐天一张二阶魂将卡【养气诀】作为助教的报酬。

    唐天才开始修炼二阶功法。

    【养气诀】同样适合根骨不佳的武者,它唯一的优点便是气脉悠长。如今唐天的【养气诀】同样快修炼到圆满,低阶功法都比较简单,强调持之以恒,而不需要太多的技巧。

    温暖绵长的气息,散入身体各个角落,驱散寒意,也让精疲力尽的身体迅速地恢复。

    一个小时后,唐天睁开眼睛。

    他重新变得龙精虎猛,疲倦之色一扫而光。他没有马上起身,而是半躺在水池里,望着蔚蓝的天空发呆。

    千惠不知道这时在干什么呢……

    他的眼睛浮起一抹柔色,但很快,他回过神来,从脖子上取下挂着的铜牌。铜牌用红绳系着,好几根红绳缠在一起,有一根是妈妈编的,其他都是千惠编的。千惠在星风城的时候,每年都会给唐天的铜牌重新编制一根红绳。

    铜牌大小和硬币差不多,略显旧,正面是一个不太规则的十字形图案。唐天翻过铜牌,铜牌的后面,是一条蜿蜒的河流,河流里面仿佛有无数细小的星星在闪烁。唐天的目光,落在河流下方,有一排灰色的数字,数字黯淡至极,若不仔细几乎发现不了。

    这个铜牌唐天从小就戴在身上,但他也是在几年前才发现数字。

    而发现数字会发生变化,则是在他开始修炼基础武技之后。

    铜牌的发现,让唐天充满好奇。

    他虽然大大咧咧,但人并不笨,很快他就找到数字变化的规律。每当他完成合格的基础武技时,数字就会跳动一下。

    他从那一天开始,才意识到在他心里很平凡的妈妈,似乎并不是那么平凡。他忽然发现,他对妈妈的过去,所知甚少。

    还有那个抛妻弃子的混蛋……

    唐天内心充满强烈渴望,渴望知晓这一切,渴望破解所有的谜团。

    铜牌是他手中唯一的线索。

    他开始疯狂地修炼基础武技,每天都盯着它的变化。当他把基础剑术,修炼到完美之后,数字停止跳动。唐天开始新的尝试,他尝试修炼二阶武技,数字一动不动,直到他更换成基础掌法,数字才开始再次跳动。

    只有基础武技,才会让数字跳动。

    时间一年又一年,基础武技换了一种又一种,数字从一万、两万……不断上升,铜牌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周围的目光渐渐发生变化,各种冷嘲热讽不绝于耳,唐天也从安德学院学生,变成留级生,再变成超级留级生。

    五年的时间,唐天始终如一。

    数字不断地变化。

    99,9400。

    唐天重新把铜牌挂上脖子,他没有注意到,铜牌的灰色数字忽然亮起淡淡的光芒。唐天从池子里跳出来,擦干水,穿上干净的衣服,拿起桌上写给千惠的信,便走出家门。

    他家距离安德学院的距离比较远,早晨街道上的行人稀少。

    星风城的天路寄信服务只有一处,那就是城南的信风邮局。唐天的速度不慢,他的基础轻功早就修炼到完美,只见他的上半身纹丝不动,双腿以一种独特的节奏摆动。每次一个大跨步,紧跟着必然是三个小碎步,交替往复。

    由于太早,信风邮局还没有开门,唐天便把邮投入邮局门口的邮筒内。

    英仙星座那么遥远,千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应该都是三个月以后了吧。

    他抬头看看蔚蓝的天空,心头一片晴朗,嘴角露出微笑,转身朝学校走去。

    ※※※※※※※※※※※※※※※※※※※※※※※※※※※※※※

    当唐天快到学校的时候,校门口围着一大群人,把校门围个水泄不通。唐天皱起眉头,今天他要负责剑术班的练习课,迟到了就不好。他心里感激岑老师对他的帮助和关照,因此工作十分认真,从来不迟到早退,和他自己上课的作风简直天壤之别。

    “让让!”

    他拨开人群,被拨开的同学正准备开口骂,一见到是唐天,立即缩了回去。

    “谷小雨,今天只要你磕个头,我就饶了你!”

    一个得意洋洋的男生,鼻孔几乎仰上天。男生身上的衣服考究,料子相当不错,估计家世不错。他身边围着几个身强体壮的男生,个个脸露嘲讽,在他们面前的泥土里,趴着一个瘦弱的少年,弓着身子,神色痛楚。

    “磕头!快点,要上课了!”

    “妈的,看来还打得不够!”

    ……

    几名打手纷纷喝骂。

    唐天脸露出厌恶之色,他虽然也是安德一霸,但欺负弱小的事情,却从来不做。更关键的是,这几人把校门堵个结结实实,再过几分钟,就要上课了。

    “新来的?”唐天站出来,神色不善:“都让开!”

    “哟喝,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管本少的闲事?”为首的少年一脸嘲讽。

    唐天知道再这么磨蹭下去,肯定要迟到,他懒得废话,身形一晃,脚下一个精准到厘米的侧滑步,整个人就冲到对方面前,在对方惊恐的目光中,手掌猛地掐住得对方的脖子。

    像拎鸡一样,一只手把对方拎了起来。

    窒息让少年大脑一片空白。

    “住手!你竟然敢向……”

    “你完蛋了!”

    那几名强壮的男生立即惊慌失措,便欲扑上来。唐天打架经验丰富无比,抡起手上的男生,劈头盖脸地朝那几人砸去。

    转眼间,这几人就被放倒。

    “果然还是唐天够狠!”

    “那当然,老牌校霸啊!哎,每年都一个样,不收拾一下,这帮新人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说起来,咱们学校的校风还算不错,唐校霸功不可没啊!镇校辟邪!”

    ……

    唐天连看都没看地上这帮家伙一眼,急匆匆地朝演武场赶去。

    他前脚刚到演武场,铃声就响起。

    好险!

    唐天心中长吁一声,旋即目光扫过剑术班的学员。经过昨天的八卦,唐天的恶名已经传播开来,众学员都一脸小心。

    装模作样轻咳一声,唐天挥挥手:“开始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