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转校

    呼呼呼!

    拳风不绝于耳,唐天神情专注,不断地挥动双拳。他全身早就湿透,豆大的汗珠沿着他的脸颊流淌而下,滑至下巴,滴落在脚下黑色岩板上。

    偶尔几拳,拳头会突然消失。

    每当这个时候,光门门背上的数字,就会跳动一下。唐天的技巧还很生涩,基本上十拳,才会有一拳能出现闪拳。

    青铜卡魂将附身的时间太短,身体无法记住那些体悟。正因为如此,白银卡的价格,比起青铜卡的价格要昂贵得多。

    不过唐天在不意,只有要魂将卡他就很满足了。

    出拳生涩,十拳才能成功一次,这些困难他完全没有放在眼里。比起修炼基础武技的那五年时光,这点困难算什么?

    生涩就多练,青铜卡体悟不深,那就自己去琢磨去领悟。

    唐天修炼得极其投入,自己花了五年的时间,终于可以修炼二阶武技,他心中积累的能量,简直可以点爆世界!

    为了20万次!

    为了杀招!

    为了千惠!

    为了妈妈!

    为了自己!

    他感觉全身有使不完的劲,他感觉状态前所未有的好。他喜欢这样的生活,他可以把心中的目标大声地说出来,他可以在阳光下尽情地挥洒汗水。

    那些目标,那些野心,再也不像天空的星星,遥不可及。

    如果连汗水都吝啬,那梦想还是梦想吗?

    他不眠不休,自从发现这里面不会饿肚子,他除了打坐就是拼命地练习【闪拳】。他现在已经完成超过786次闪拳。

    相比20万闪拳,786简直就是个零头,但是唐天并不灰心。他知道,只要熬过一开始最艰难的时期,后面的修炼,闪拳成功的次数会大幅度增加。

    连续五天五夜,唐天都沉浸在疯狂的修炼之中。

    他的闪拳成功次数开始以明显增加,从十拳能够完成一次闪拳,逐渐上升到现在的十拳完成三次闪拳。

    光门门背上的数字,跳动的幅度,明显加快。

    喘着粗气,汗水肆意横流,脱力感席卷全身。唐天拄着膝盖,双眼布满血丝,他盯着地面,木然的瞳孔,一点点恢复焦距。

    他咧嘴扯出一个笑容,虽然有些无力,但像阳光一样灿烂。

    完成闪拳的次数已经跳过8千次。

    他盘膝而坐,闭上眼睛,就像之前一样运转【养气诀】。光门后的能量非常丰富,催动心法效果出奇的好。唐天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星星点点的能量,随着他运转【养气诀】如同飞蛾扑火般,迅速地向他汇集而来。

    这些浮游的能量,一没入唐天体内,便沿着【养气诀】的运转线路流淌。当它们抵达丹田时,便转化成真力,储存在丹田池内。

    唐天的丹田池,有两处,一上一下。位于上方的是二阶丹田池,位于下方的是一阶丹田池。

    真力始于下丹田,每高一阶,便会在体内更高的位置形成一处丹田池。一阶一阶而上,有如登天梯。

    传说中,如果修到极深处,真力沿着丹田池逆势层层而上,抵达人眉心处的上丹田,便可永生。

    当然,这是传言,从来没有人能把真力修炼到上丹田,就像从来没有人抵达过天路的终点。

    吸入体内的能量转化成真力,注入下丹田,经过再一次的纯化,注入到二阶丹田池。

    二丹田池一点点蓄满。

    这个过程十分缓慢枯燥,十分考验人的耐心。随着能量一点点转化成真力,受到滋养的身体也一点点恢复。

    富足的武者,往往会用星辰石来修炼真力。星辰石内蕴含丰富而纯粹的能量,吸收后可以迅速转化成真力,大大缩短打坐的时间。

    不过星辰石的价格,注定它不是普通人能够使用。

    一个小时过去。

    二阶丹田池已经蓄满真力,但是唐天注意到,丹田并没有出现膨胀的感觉。他心中一动,继续催动心法吸收能量,丝丝缕缕的真力,沿着经脉进入下丹田,再朝二阶丹田池涌去。

    蓦地,唐天身体一震,脸上难以遏制地流露出喜色。

    他感觉到丹田内的真力,仿佛碰到一堵无形之墙。

    大圆满!

    二阶大圆满!

    那一层无形壁垒,名为圆满之壁,壁垒后面,便是第三阶丹田池。触碰到圆满之壁,意味着真力修炼到这一阶圆满境界。

    这个时候,需三更高阶的心法,冲破圆满之壁,开启第三阶丹田池。

    难怪唐天惊喜莫名,在他的预计中,本来还要段时间才能把【养气诀】修炼到圆满之境,没想到比他想象得更早。

    如此一来,他就可以开始修炼三阶心法。

    三阶真力的威力,比起二阶,可要强大浑厚得多。

    唐天满脸喜色,真力是所有的基础,没有真力,武技就是花拳绣腿。厉害的武技对真力都有着高的要求,便是那些大家族的弟子,绝大部分时间都放在真力的修炼上。

    三阶!

    只有三阶以上,才能通过天路星门,才能进入天路,才能去英仙座找千惠。

    唐天的嘴角咧到耳根,兴奋得从地上啪地跳起来,高举双臂。

    “哈哈哈哈!三阶,我要修炼三阶心法!”

    “我要去天路!”

    “我要去英仙座!”

    他欢快地一个人在光门后又蹦又跳,手舞足蹈,像个孩子一样。

    折腾了一会,他终于停歇下来。

    他满脸放光,瞪大眼睛,紧握拳头,重重一砸空处,神情认真无比,一本正经对着面前空处高喝:“嘿,少年,你果然是神一样的男人!”

    刷,他身形一闪,飞快出现在刚才的对面,作谦虚腼腆状:“唔,我觉得你说得很对。”

    刷,回到原位,一脸仰慕道:“我觉得,【闪拳】对于神一样的您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刷,再换位置,淡定地挥挥手,一脸深沉嘉许:“少年,你能有这样的想法,很好,有前途。”

    自导自演完,唐天一脸满足地继续新的修炼。

    呼呼拳风再次响起,它更加有力。

    ※※※※※※※※※※※※※※※※※※※※※※※※※※※※※※

    “阿莫里,你要转校?为什么?”校长脸上尽是不能置信,以至于他甚至呆了一下。他实在想不通,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阿莫里都没有转校的理由。

    猛兽学院是星风城第三大学院,各种资源远非可怜的沙琪玛学院可比。阿莫里是他非常看重的天才,在二年级便能够杀进校内前十,这样的天赋委实少见。

    校长放缓语气:“我的工作太忙,对你的重视不够,你有什么委屈不如意的地方,尽管和我讲。是不是修炼遇到什么障碍了?魂将卡么?四阶白银魂将卡,你可以挑三张!”

    阿莫里摇头:“不是因为这些,我也没有受委屈,但是我要去寻找我自己的武道!”

    “自己的武道?”校长哑然失笑:“阿莫里,你虽然天赋不错,但是,你还很年轻,你现在当务之急,不是去寻找什么虚无飘渺的武道,而是牢牢打好基础。所有的武道,都不是空想出来的。”

    阿莫里认真向校长行一礼:“谢谢您的关心,我会努力的!”

    校长明白阿莫里是认真,不由失望至极:“阿莫里,希望你不会因为今天的选择而后悔。”

    “我不会后悔的!”阿莫里同样认真地回答。

    他转身离开校长室。

    走在走廊上,一个严肃的声音从阿莫里身后传来。

    “阿莫里,你要转校?去和那个超级留级生同校?”

    另一个充满嘲笑声音响起:“堂堂野兽学院的未来之星,跑去和传说中的超级留级生同流合污,真是丢人!”

    阿莫霍地转身,眉头一挑,眯起眼睛:“田林,如果不想你的嘴被我砸烂,你最好把它闭上。”

    他对面站着两人,其中一位一脸玩世不恭模样的学员,便是田林。田林是猛兽学院的高手,排名第九。

    田林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但还是闭上嘴巴。阿莫里一旦真的发怒,那绝对不死不休,田林不想被阿莫里缠上。

    田林身旁淡然而立的高大青年,神色肃穆,沉声道:“阿莫里,你真的打算这么堕落下去?”

    阿莫里没有把田林放在眼里,可对面的这位高大青年,却给他极大的压力。

    梁秋,猛兽学院第一高手!

    让阿莫里感到压力的,不仅是梁秋强大的实力,还因为梁秋一直对他十分关照,平时诸多指点。

    但是梁秋大哥这句话,却让他心里非常不舒服。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所有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没有人会相信。

    那就用结果来说明一切吧。

    阿莫里握紧拳头,但是旋即松开,他抬起头,毫不示弱直视梁秋,大声道:“梁秋大哥,等着被我打败吧!”

    说罢,他没有一丝留恋,转身离开。

    沿途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他视若无睹,双手的拳头却不禁再次握紧,他在心中暗下决心。

    他,阿莫里,一定会开创属于他的武道!

    “想打败梁秋大哥,哈哈哈哈!”田林的狂笑声,远近可闻,遥遥传来。

    听到这句话,望向阿莫里的目光,无不充满嘲笑和同情,就像在看一个不自量力、脑子烧坏了的家伙。

    沙琪玛学院,那是什么?在今天之前,没有人听过这个学校,而当他们发现沙琪玛学院的排名,无不目瞪口呆。

    倒数第三!

    天啊,这是什么烂校!

    还有那个被安德学院赶出来、整个星风城都有名的超级留级生。

    烂人!烂校!

    在几乎所有人眼中,阿莫里这是自毁前程,再听到阿莫里的挑战宣言,他们觉得阿莫里已经完全疯了。

    唯独梁秋望着阿莫里的背影,若有所思。

    阿莫里转校沙琪玛学院的消息,风一般传遍整个星风城。

    狂牛阿莫里可不是无名之辈,二年级便杀生猛兽学院前十,他被视为梁秋的接班人。

    另一位同样不是无名之辈,星风城的超级留级生,安德学院的第一校霸,被无数人憎恨厌恶的超级垃圾生唐天,垃圾生中的超级垃圾生。

    两人同时转进倒数第三的超级大烂校的沙琪玛学院。

    这样诡异的事情,在学院林立的星风城亦是第一次出现,立即在诸学院间引起轰动。

    ps:晚上十二点还有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