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 被低估的沈元

    事实证明,天晶学院的学生,是非常富裕的。

    光魂将卡就有三张,而且全都是白银卡,二阶轻功【空木桩】、三阶轻功【八步赶蝉】、三阶指法【铁泥指】。

    两张轻功卡,可谓解唐天的燃眉之急。唐天现在正缺轻功卡,没想到竟然有人送上门,唐天顿时觉得地上昏迷的杨永要顺眼许多。

    【铁泥指】是金系指法,唐天修炼不了,但是金系指法挺受欢迎,唐天完全可以用它换一张自己可用的魂将卡。

    真是好人啊!

    唐天心中充满了感激。

    他看向沈元的目光,立即变得炙热起来。但是很快,唐天就冷静下来,沈元表现出来的实力,非常惊人。

    唐天第一次见到阿莫里被人如此压制。

    沈元不愧被称为铁掌,他的掌法看似平淡无奇,但是每一掌都雄浑刚健。阿莫里天生神力,手中巨木刀沉重异常,以真力催动,若论势大力沉,唐天自认不如。但是泰山压顶一般的刀势,却总是被这一双黝黑的铁掌,牢牢挡住。

    沈元全身真力鼓荡,脚下步伐看似缓慢,却重若万钧,每一步必然在地上留下一个清晰的脚印。他便如此一步一步朝阿莫里逼近,双掌泛着深沉的黑芒,掌风呜咽低沉。

    好厉害!

    唐天看得有些怔然,眼前的沈元,竟然给他几分挡无可挡的感觉。阿莫里的刀势开始有些凌乱,沈元的铁掌,朴实无华,然而威力惊人,往往一掌拍出,笼罩数丈范围。

    沈元仿佛根本不理会阿莫里刀势的变化,一掌接一掌,阿莫里的刀势始终无法突破他的掌势。

    好雄浑的真力!

    唐天看出关键,沈元的铁掌造诣的确惊人,但是真正把阿莫里逼到如此境地的,却是因为沈元的雄浑异常的真力。

    刚刚练成鹤身的唐天,心中那丁点骄傲立即大受打击。

    沈元要不是修炼的心法很特别,就是四阶真力!

    阿莫里的真力同样不弱,三阶高段的真力,在他这个年龄,相当不易。唐天的真力更弱,他刚刚入踏入三阶,虽然修成鹤身,真力瞬间爆发的威力,能够让他有三阶中段的实力,但是其他方面,比起三阶中段,则要差许多。

    三阶高段的阿莫里,都被沈元完全压制,自己那点可怜的真力,只怕被掌风一扫,都会被扫到一边吧。

    天晶学院果然藏龙卧虎。

    沈元看上去还没有自己大,竟然真力已经修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唐天一看阿莫里刀势有散乱的趋势,顿时心中大急,若是阿莫里败了,刚刚到手的战利品马就要飞了,而且沈元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一咬牙,唐天脚下猛地发力,整个人如同猎豹般冲出去。

    闪拳!

    沈元眼角余光瞥见唐天冲过来的时候,心中一凛,不过当唐天使出闪拳时,嘴角不由浮起一抹不屑的弧线。

    二阶武技在他眼中,那简直没有半点用处。

    就这点本事,也想挑战天晶?

    今天就让你明白,你们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沈元眼中精光爆涨,全身的真力鼓荡到极致,头发根根直立,他的掌势变得更加缓慢沉重,仿佛空气一下子都变得黏稠。

    唐天就像一只小苍蝇,掉进沼泽里,连翅膀都扇不动。他的闪拳还没靠近沈元,身形就被那双不起眼的铁掌带起的狂风,带得一歪。

    闪拳不攻自破。

    转眼间,两人岌岌可危。

    ※※※※※※※※※※※※※※※※※※※※※※※※※※※※※※

    阿莫里苦苦支撑,沈元的铁掌仿佛无处不在,无论他如何变化刀势,都没有半点用处。平日里刚猛无比的地裂斩,今天却全然没有半点平日的威风。

    在天晶的高手中,沈元并不起眼,平日里也颇为低调。阿莫里万万没想到,沈元的实力竟然强悍到这地步!

    当他看到基础唐也跳入战圈时,阿莫里死死咬住嘴唇。

    以基础唐的实力,进入战圈,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混帐!

    阿莫里不知为何,心中生出一股怒火,是啊,愤怒!愤怒自己竟然如此弱小,愤怒自己的实力如此低微,愤怒自己竟然生出一丝恐惧!

    愤怒如同熔岩般四下流淌,他的全身微微战栗。

    仿佛有个声音,不断在他心中回荡。

    真是耻辱啊!

    阿莫里!

    你是要立志创造属于自己武道的男人啊!

    你怎么可以如此无能?你怎么可以如此怯懦?

    怎么可以!

    你的梦想呢?你发下的誓言呢?

    连挣扎拼命的勇气都没有,阿莫里,你这个胆小鬼!

    你就是胆小鬼……

    “……你缺乏唐天的那股狠劲……”

    魏老头的话,突然浮现在阿莫里的脑海中,阿莫里一呆。

    他的目光,下意识地投向基础唐。

    ※※※※※※※※※※※※※※※※※※※※※※※※※※※※※※

    刚才旁观的时候,唐天受到的冲击极大,可一旦进入战圈,唐天所有的杂念全都抛之脑后。他瞪大眼睛,怒目圆睁,不断地挥动拳头。

    闪拳!

    拳头以惊人的频率消失在空中,又以惊人的频率,从空处钻出。

    亲身进入战圈,沈元的铁掌,唐天体会又完全不同。沈元看似平常的一掌横推而出,呼啸而生的掌风,就像一堵凝实的风墙,迎面碾压而来!

    根本无法闪躲。

    砰砰砰!

    唐天的闪拳像雨点般落在风墙上,响起密集的爆音,他面前的空中泛起一个个透明的涟漪波纹。

    轰!

    风墙破碎,无数空气细流锋利得像破碎的玻璃,四下飞散。嗤嗤嗤,唐天的衣服被划出几道口子,鲜血顺着细小的伤痕,悄然涌出。

    唐天浑若未觉,因为沈元又是一掌拍来。

    又是闪拳!

    沈元眼中闪过一丝讶色,唐天在闪拳上的造诣,让他感到意外。迄今为止,唐天没有出现一拳失败,也就是说,唐天的闪拳成功率达到百分之百。

    这是理论上的最高值,但是从未有人实现过,到现在为止,星风城的最高纪录,是王振的百分之八十三。

    眼前的唐天,竟然能打出百分之百的闪拳。

    之前倒是小看了他。

    不过,这丝惊讶在沈元心一转便消失不见。天晶学院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各种各样的天才,他见得多了。闪拳不过二阶武技,对于低年级生来说,或许还能引起他们的兴趣,但是对于高年级生来说,三阶武技才有意义,四阶武技才是高端。

    百分百的闪拳,在铁掌面前,脆弱有如纸糊。沈元平时为人低调,在天才辈出的天晶,他不显山不露水。他的实力,一直被低估,他也不在意。这次若不是有人求到他头上,他亦不会出头。

    若不是他要兼顾阿莫里,唐天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不过即使要兼顾阿莫里,他也不认为唐天能形成什么威胁。连续的闪拳,对体力的消耗很大。

    看你能坚持多久?

    沈元眼中一冷,又是一掌拍去。

    唐天不退反进,完全不顾惜体力,闪拳如同雨点倾洒而下。但是每一步,他付出的代价都巨大。每一次风墙破碎,他身上都会增添几道伤口。

    除了后背,他身上其他地方,随处可见伤口。汗水和鲜血,迅速湿透了他的衣服。

    唐天浑若未觉,他的眼睛死死盯着沈元,拼尽全力,一点点往前挪,

    ※※※※※※※※※※※※※※※※※※※※※※※※※※※※※※

    “……你缺乏唐天的那股狠劲……”

    阿莫里看着唐天汗水浸湿的后背,满身的鲜血,却顽强地一步步向前挪。从唐天跳进战圈开始,他竟然没有半步后退,他如此艰难地往前挪,竟然赶超到自己的前面!

    基础唐……

    阿莫里胸中的怒火不知为何熄灭,他的脑海中浮现一个少年举臂高呼的画面。

    “哇呜,少年,冲冲冲!”

    少年的高喝,仿佛在他心头回荡。

    基础唐……

    不知为何,阿莫里目光一点点平静,一点点变得坚定,他的左手,同时伸向右手紧握的巨木刀柄。

    弓步沉腰,双手握刀,刀身上扬。

    如野兽般的身体,就像古代的角斗士,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力量美感。

    神态肃穆,目光坚定,一股凛然的威势,恍若扬起的风,从阿莫里的身体向四周扩散。

    嗯?

    第一个察觉到不对的是沈元,阿莫里此时流露出的气势,多了一股令人心悸的味道。

    这是……

    唐天没有注意到阿莫里的变化,他却第一时间察觉到沈元的分神,闪拳更快一分,风墙再度破碎,几道鲜血飙射中,唐天瞪大眼睛,就像机敏的野兽,悄无声息前进一步。

    阿莫里浑身的真力激荡澎湃,脚下大地仿佛传来无穷无尽的力量。

    气势攀升到颠峰的瞬间,阿莫里肃穆的沉喝带着慑人心魄的力量,四下激荡。

    双手高高扬起的巨木刀,犹如重斧,轰然下斩。

    一道深不可测的黝黑裂缝,沿着地面,宛如游蛇,闪电般朝沈元逼去。

    沿途的空气墙就像白纸被锋利的刀片划过。

    地裂斩杀招:【细渊斩】!

    沈元脸色骤变,情急之下,真力运至极致,马步微蹲,双掌并排,缓缓推出。他好似推动一扇极沉重的铁门,全身肌肉鼓荡,衣服都直欲撑爆。

    一堵肉眼可见的凝实风墙,犹如一道铁门,轰隆直碾而去。

    铁掌杀招:【铁门碾】!

    杀招对杀招!

    唐天脸颊不知什么时候被划破,一缕鲜血,缓缓渗下,唐天一无所觉,他的眼睛蓦地一眯,微不可察的杀意一闪而逝

    ——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