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节 沈元的阴谋

    阿莫里的【细渊斩】和沈元的【铁门碾】,毫无花巧地撞上。

    轰!

    真力剧烈掽撞,无数细小的气流,轰然朝四周横扫。

    首当其冲的两人,体内气血翻涌,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退。

    谁也没有注意到,紊乱的气流中,一个身影逆流而上。

    沈元只觉眼前一花,一个身影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面前,他的瞳孔骤然收缩,唐天!几道细小的气流,在唐天的脸颊上,割出几道口子,唐天却恍若未觉。

    沈元的反应亦是极快,虽然真力未复,但是他依然右掌封住唐天的方位。

    沈元的目光触及到唐天沉静的眼眸,心中不禁一颤,真是可怕的对手!

    幸好他只会闪拳……

    这个念头刚从他的脑海中浮现,他就看到唐天的拳头。

    拳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芒,沈元一下子呆住,拳芒!

    闪拳怎么可能使用拳芒?

    砰!

    笼罩拳芒的闪拳,消失在空中,几乎在同时,就出现在沈元的眼间。

    沈元一个激灵,手掌一翻,便欲封住唐天这一拳。

    拳掌相交,沈元只觉掌心一痛,一股尖锐的真力,从唐天的拳头,钻入他的手掌,沈元的了防线顿时溃散。

    沈元暗呼糟糕。

    可惜,唐天没有给他任何反的时间,第二拳从破绽处钻进来,狠狠地击中沈元的肩膀。

    沈元闷哼一声,只觉肩膀一痛,体内真力一散,整个人就像沙包一般横飞出去。

    唐天的动作更快,他几乎和沈元一起飞出去,人在半空中,拳头再度如同闪电般挥出。

    失去平衡的沈元,眼睁睁地看着唐天的拳头,如流星般呼啸而至,眼看就像狠狠击中他的脸庞,他闭上眼睛。

    “我认输!”

    砰!

    沈元只觉脸上剧痛,脑袋一懵,整个像被一把重锤钉住泥土里一般。

    他昏迷前最后一个念头:不是已经认输了吗?怎么还下如此毒手……

    唐天双脚落地。

    呼呼,他的喘息声就像风箱在扯动,浑身湿透。

    “基础唐,他不是已经认输了吗?”阿莫里弱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唐天的呼吸终于调匀,他站直身体,露出灿烂的笑容:“让他认输的话,怎么搜刮战利品?有战利品才叫胜利者啊!”

    “可是……”性格淳良的阿莫里,欲言又止。

    “没有什么可是,快去帮我找根绳子。”唐天连忙道。

    ※※※※※※※※※※※※※※※※※※※※※※※※※※※※※※

    脸上一冷,沈元幽幽醒来,映入他眼帘的,是两张脸。阿莫里的脸上充满了同情和可怜,而唐天的脸色却是黑得像锅底,一脸不善。

    “你到底是谁,竟然敢冒充天晶学员!”唐天怒喝。

    “我没有冒弃啊。”还没有太清醒的沈元下意识地接口,

    唐天暴跳如雷:“你到现在还想骗我!哪个天晶学员会穷成你这样,身上连一个子都没有!”

    “我……”沈元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基础唐,他真的是天晶的,我认识他。”阿莫里在一旁劝道。

    唐天则换成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那就更糟糕了!天晶学院的学生,什么时候沦落到,失败了连战利品都付不起的地步?这简直是侮辱高贵的天晶!”

    沈元哭笑不得,原来这家伙是没从他身上搜出战利品。沈元平日一心苦修,保持俭朴低调的作风,身上自然不会带什么东西。

    “我决定把他们两剥光,然后吊到天晶学院门口,来发泄我心中的愤怒。”唐天阴沉沉声道。

    阿莫里瞠目结舌,结结巴巴道:“基……基础唐,这这这也太狠毒了吧……”

    唐天虎着脸,眼睛一横:“狠毒?无毒不丈夫!”

    沈元也张大嘴巴,一脸呆滞。

    直到一只手掌伸到他身上,开始剥他的衣服,沈元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慌忙道:“等一下!我愿意赎自己!我自己赎自己!”

    沈元是真慌了,他一想到,自己被剥光吊在天晶学院门口的场景,他情不自禁一个哆嗦。

    “我心怒火如燃,少年,你打算怎么平复我心中的怒火?”唐天蹲了下来,黑着脸,居高临下问。

    “你要什么?”沈元强作镇定,但是颤抖的声音,还是暴露出他心中的恐惧。

    阿莫里悄悄向一旁挪了挪,他脸上充满同情,沈元啊,天晶有名的铁汉啊,都被基础唐折腾到如此可怜的地步,好可怜!

    幸好自己和基础唐是一方的……

    瞬间,阿莫里心中充满庆幸。

    “大家都是武者,那就魂将卡吧。”唐天装模作样地轻咳一声:“不过,你自己可掂量着啊,以你的身份地位,什么样的魂将卡,才不辱没你的身份。唔,当然,更重要的是我心中的怒火。”

    “魂将卡……”沈元心中微松一口气,他是武痴,别的没有,收集的魂将卡倒是有不少:“你想要什么魂将卡?”

    唐天一看沈元的表情,就呲了下牙,心中暗喜,肥羊!

    不过脸上却是故作淡然:“肉搏专家,听说过没?”

    “肉搏专家!”沈元的眼睛倏地发直,他盯着唐天的脸,半天不说话。唐天被盯得还以为自己脸上长了什么东西。

    “你竟然想走肉搏专家的路子!”沈元的语气中多了一份敬意:“我输得不冤。”

    听上去,肉搏专家很厉害的样子……唐天在心里嘀咕,看样子魏老头没骗自己啊。

    沈元有些激动:“如果是肉搏专家的话,最基本的框架是五种武技,轻功、指法、掌法、拳法、关节技。你有什么卡?”

    唐天看着沈元比自己还激动,心里有点发虚,他取从刚刚从杨永身上搜刮来的三张卡片:“喏,这三张,不过【铁泥指】我打算换掉,我五行平均,修炼不了。”

    “哦,这两张轻功卡没有问题,五行平均,【铁泥指】可以换成【鹰爪功】,两张卡片的价值相当,三阶的【鹰爪功】威力不错。掌法的话,我有【碎影掌】,这套掌法最是讲究变化,很适合贴身近搏。你的【闪拳】不错,但威力略小,三阶的话,可以修炼【小崩拳】,关节技我有一张三阶的【连环技】。”

    “这样的搭配很全面,空木桩讲究步伐,八步赶蝉以快著称,鹰爪功以快打慢,十指如钩。碎影掌以假乱真,迷惑敌人。小崩拳,势如崩雷,一锤定音。连环关节技,在贴身肉搏时威力惊人,全身膝肘,皆是破敌利器!”

    “好专业!”唐天听得两眼放光。

    “好厉害!”阿莫里由衷佩服,能说出这么多道道的人,可不多。各种武技分属各个体系,能够熟悉这么多种武技,足见沈元沉溺于武道。

    “没想到,你竟然有勇气挑战肉搏专家这条艰辛的武道,实在让人佩服。”沈元满脸佩服,郑重道:“【碎影掌】、【小崩拳】和【小崩拳】三张魂将卡恰好我都有。送给你!放心,都是银卡。”

    唐天眉开眼笑:“唔唔,我错看你了,你也是个好少年!”

    ※※※※※※※※※※※※※※※※※※※※※※※※※※※※※※

    沈元的家。

    “这三张魂将卡,请您收下。”沈元郑重地奉上三张卡片,一旁的杨永满脸愤恨。

    唐天接过三张卡片,和阿莫里兴高采烈地离开。

    杨永忍不住道:“老沈,你怎么真的把卡片给他们?我们现在出手,肯定可以反败为胜!”

    沈元淡淡道:“然后呢?我们能把他们杀了不成?这样的失败,只要失败了一次就是洗不脱的耻辱。”

    杨永哑口无言。

    沈元说得没错,哪怕他们现在重新打败阿莫里和唐天,但是以他们的身份,胜利是理所当然,失败就是耻辱,任何一次的失败都是耻辱。

    “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么?”沈元不动声色道:“他说如果不能平复他们的怒火,就把我们剥光吊到天晶学院门口。”

    杨永的脸刷地雪白,当他的脑海浮现沈元描绘的场景,浑身一个哆嗦,忍不住颤声怒喝:“他们怎么如此恶毒!”

    沈元拍拍杨永的肩膀,安慰道:“几张卡片算什么,花钱消灾。”

    杨永再不说话,他忽然觉得庆幸,是啊,几张魂将卡算什么。

    “而且,他如果真的练这几张魂将卡,呵呵。”沈元阴阴一笑:“那他就惨了!”

    “难道这几张魂将卡有什么问题?”杨永好奇地问。

    “魂将卡没问题,就连我帮他选择的武技,都是最合理的。”沈元冷笑。

    杨永不解:“那他怎么惨了?”

    沈元摇头道:“你不了解肉搏专家这个职业,这个职业是一个非常复杂难度极高的职业,没有惊人的天赋,根本不可能走得通。这几种武技的特点截然不同,从理论上来说,搭配非常完美。倘若能够练成,根本没有死角。”

    杨永越听越糊涂。

    “可是,没有人会这么做。比如,我主修铁掌,倘若我再修拳法,必定会修铁拳之类,和铁掌有共同之处的拳法。如此,我的修炼时间可以大大缩短。倘若学习一种和铁掌完全不同的拳法,修炼的时间必然倍增,而增加到五种武技呢?那需要消耗的时间,要多得多。”

    “只有真正的天赋绝强者,才能够修炼肉搏专家。因为他们每一种武技,只需要很短的时间,便能够修炼熟练。以唐天的天赋,再加上五种截然不同的武技,呵呵,他只会更加平庸”

    沈元眯着眼睛,淡淡道。

    杨永不知为何,心中蓦地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