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节 特训

    唐天终于体会到一夜暴富的感觉。

    【铁泥指】已经换成【鹰爪功】,【空木桩】、【八步赶蝉】、【碎影掌】、【小崩拳】、【连环技】,六张白银魂将卡,清一色地摆在他面前,银光闪闪,晃得他眼花。

    “这才是人生啊!”

    陶醉良久的唐天,仰天发出感慨。

    “基础唐,你堕落了!”阿莫里一脸鄙视。

    “堕落?”唐天转过脸,正义凛然道:“苍蝇牛,你太小看神一样的少年!区区六张白银卡,就想让神一样的少年堕落?哼哼!”

    阿莫里满脸欢笑:“这才对嘛,基础唐,你不能辜负你的武者之心,成为最强的男人,才配得上你的理想……”

    唐天扬起双臂,抬头望天,一脸深沉:“起码要六张黄金卡,才能让神一样的少年堕落啊!”

    阿莫里的话戛然而止。

    唐天开始托着下巴:“该学哪张呢?”

    就在此时,忽然魏老头的声音从两人身后冒出来:“哟哟哟,少年发财了嘛!这银光,大老远就晃得我眼花。”

    魏老头跳到两人面前,围着六张白银卡打转,一脸好奇:“你们这是从哪去打劫回来么?”

    阿莫里绘声绘色把今天发生的战斗,向魏老头描述了一遍。

    魏老头哦了一声:“你们两个联手,才险胜沈元?”

    他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早知道不该放下狠话的啊,那家伙认真了,唔,看来得给你们一些特训才行。”

    唐天和阿莫里对视一眼,忽然心中生出不祥的预感。

    魏老头转过脸,咧嘴一笑:“你们会怀念这两个月的!”

    唐天和阿莫里心惊肉跳。

    ※※※※※※※※※※※※※※※※※※※※※※※※※※※※※※

    沈元和杨永低着头,站在校长面前,脸色发白。

    校长的脸色铁青:“很好!非常的好!看来我的命令,还不太够,你们还有精力,去私自逃课去找别人麻烦。”

    角落里的许助理暗呼糟糕,校长如此生气,十分罕见,他的心提到嗓子眼。

    “这次事件,所有涉及的学生,一律从严处罚。”校长面无表情:“从今天起来,一直到星风武会,这段时期内,但凡再次出现逃课的学生,一律开除!杨永和沈元,罚闭关两个月!”

    许助理吓一跳,校长这次是动了真怒。他有些同情地看着沈元和杨永,沈元还算镇定,杨永已经面若死灰。

    校长忽然转过脸庞,盯着许助理:“你去告诉校纪处,如查他们再干不好,就不用干了。”

    许助理慌忙应道:“是!”

    “全都出去,沈元留下来。”校长冷冷道。

    杨永和许助理连忙退出去。

    校长盯着沈元,冷哼一声:“输了还是赢了?”

    “输了。”沈元低头:“唐天装扮成行人,给我们带路。杨永先被偷袭,然后他和阿莫里联手,我也败了。”

    出奇地,校长听到俩人输了,并没有太过于生气,只是淡淡地道:“说说。”

    沈元露出思索的表情:“阿莫里一开始表现得有些……有些不够坚决。但是后来突然变得很坚决,冲击力非常强。但是更值得注意的是唐天。”

    “唐天?”校长有些意外。

    “嗯,唐天主修的是闪拳,但是他却能用闪拳,打出拳芒!”沈元道。

    “闪拳能打出拳芒!”校长的眼睛蓦地一张,喃喃自语:“他竟然把那张魂将卡给唐天了!唐天竟然练成了……”

    “练成了什么?”沈元忍不住好奇地问。

    校长神色一板:“你继续说。”

    沈元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他连忙继续回答:“唐天非常悍勇,他打法很凶狠,不怕受伤。如果实力接近的情况下,我想很少人能够战胜他。”

    “去闭关吧。”校长看着沈元,沉声道:“你的天赋在天晶,并不算最好,但是性子不错,能沉得住气,守得住心,我一定很看好你,不要让我失望。”

    “是!”沈元毕恭毕敬道。

    “去吧!”

    校长挥挥手,当沈元离开,他喃喃自语。

    “鹤气诀……他竟然练成了……”

    ※※※※※※※※※※※※※※※※※※※※※※※※※※※※※※

    看到眼前轰隆轰隆的采石场,唐天和阿莫里都一脸愕然。

    “魏老头,你带我们来这干嘛,你难道真实身份是一个童工贩子?”唐天指着魏老头,一脸“我看穿你了”的表情。

    魏老头没理他,而是径直朝一个壮汉走去,隔大老远便喊:“喂,老石!”

    壮汉听到叫唤,转身见是魏老头,不由咧嘴大笑,朝这边走来。

    当壮汉转过身体的时候,唐天和阿莫里齐齐倒抽一口冷气。说实话,阿莫里的身体素质已经非常强悍,但是和眼前的壮汉比起来,阿莫里就像小孩一样。

    壮汉身上每一块肌肉都棱角分明,黝黑而充满光泽,仿佛经过千锤百炼一般。手臂更是粗得夸张,唐天目测了下,得出结论,比自己的大腿还粗。

    壮汉手上拎着的那把铁锤,更是看得唐天和阿莫里吞口水。

    “老魏,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壮汉瓮声道。

    “带两个小家伙,到你这来锻炼一下。怎么样,不碍事吧?”魏老头大大咧咧问。

    “这有什么碍事的?这里除了石头就是石头。”大汉哈哈大笑,上下打量两眼唐天和阿莫里,朝两人露出和善的笑容,夸赞道:“是两个好胚子。”

    魏老头立即得意起来:“哈哈,那是,我的眼光,绝对是百发百中!”

    采石场其他人也听到动静,纷纷凑了过来。

    然后,唐天和阿莫里就自卑了。

    这些人身高马大,腰围个个都比水桶还粗,浑身大块的肌肉疙瘩,恍如铜浇铁铸,每个人手上的锤头都大得出奇,在他们手上轻巧如无物。

    唐天和阿莫里平时都是自诩身体素质出众,但是站在这群家伙之间,就像小豆苗一样。

    “老魏,不错嘛,这次看上去像那么回事!”

    “这两个小家伙不错!”

    “嗯嗯,锻炼一下,就是两个好胚子!”

    ……

    魏老头眉开眼笑,笑得眼睛都看不到。而唐天和阿莫里浑身发毛,被这么一群祼着上半身,铁塔般的汉子评头论足,那感觉,实在太恐怖。

    唐天和阿莫里脸上挤着笑容,一脸腼腆羞涩的模样。

    石头挥了挥手:“散了吧散了吧,别把两个小家伙吓到了。”

    一阵善意的哄笑,大家便转身散开。

    魏老头对石头道:“他叫阿莫里,我的传人,他叫唐天,唔,想走肉搏专家的路子。”

    “哦,肉搏专家。”石头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上下重新打量了一下唐天,赞许道:“有志气!”

    “都交给你了。”魏老头很不负责道。

    “好。”石头也不废话,很干脆地点头。

    魏老头转过脸对唐天和阿莫里嘱咐道:“从今天起,石头就是你们特训老师,无论他要求你们做什么,你们都要照做。”

    唐天和阿莫里很识趣地点头,石头实在太有压迫感了。

    “那我走了。”魏老头挥挥手,很是潇洒地扬长而去。

    “跟我来。”石头对唐天和阿莫里道。

    两人连忙跟着石头朝采石场里走去。这是一片露天的采石场,到处可见堆积如山的大块岩石,这里的岩石以花岗岩为主。

    来到一处堆放石料的地方,石头找来一把铁刀。

    铁刀无锋,刀身厚实,重量超过五十斤,但在石头手上,如若无物。石头随手从石料堆里抓起一块门板大小的石头。

    唐天和阿莫里看得脸色发白,果然一山还有一山高,阿莫里这样的狂牛,在石头面前就是一条小蚱蜢。

    石头把岩石放到面前,对阿莫里道:“你每天的任务就是劈石砖,像这样。”

    只见石头手起刀落,轻松地确下一块竹篮大小的石料,刷刷刷几刀,手起刀落,一块方方正正的石砖就呈现在两人面前。石砖的每一面,光滑如镜,方方正正,有如尺子量过一样。

    唐天和阿莫里呆若木鸡,这可是花岗岩,硬得可以崩掉钢刃的花岗岩!

    石头随手把大铁刀丢给阿莫里:“喏,这样的方砖,这十天,你每天交给我一百块就成。”

    说罢,留下面无人色的阿莫里,带着唐天走向另一个角落。

    唐天的脸色有些发白。

    “你现在在练的是什么?”石头问唐天。

    唐天便把自己手上的魂将卡,小心地向石头说了一遍,石头听完,点点头:“那就练小崩拳吧。这里面练小崩拳的人挺多。”

    “是嘛……”唐天感觉自己的表情有些僵硬,心惊肉跳的。

    “嗯,小崩拳碎石料,挺好用的。”

    石头带着唐天到走到一堆石料面前,再次拿起一块竹篮大小的石块,啪地一掌拍去。

    石料就像豆腐一样被拍扁,变成石饼。

    石头随手一抹石饼,一堆碎石料,呈现在唐天面前。这些碎石料的大小非常统一,几乎清一色的黄豆大小。

    “唔,刚开始,对你要求就不那么高了。每一颗碎石料,不要超过板栗大小。每天五百斤的碎石料。”

    唐天望着满地的石头渣子,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