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 好奇怪!

    更新时间:2013-04-09

    迷迷糊糊中,唐天隐约听到有一个人在叫自己。

    好像是个女孩子,很陌生,但就是这个声音,把他从浑浑噩噩中拉了回来,他悠悠醒来。

    “唐天……唐天……”

    唐天费力地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让他下意识地缩了缩眼睛,过了一会他才适应过来。他重新睁开眼睛,一张陌生的脸映入他的眼帘。

    “你是……”

    唐天有些迷糊地问,他意识地挣扎着坐起来,四下张望,陌生的环境,这是哪?

    “大哥哥!大哥哥!”

    下面冒出一个欢快的声音。

    嗯?

    唐天循着声音低下头,然后发现,一只小手,正在竭力地向上爬。一位中年女子在后面追着喊:“囡囡,小心小心,不要摔着。”

    刷,一个扎着朝天辫的小脑袋露了出来,满脸惊喜:“大哥哥,你终于醒了!”

    唐天看着小女孩,一下子想起来:“啊啊啊,你是那天那个被追的小家伙……唔,等等,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唐天刷刷地四下转动脑袋,东张西望,嘴里嘀咕:“那只大笨牛把我带到这里来了?这是什么地方?那只大笨牛呢?”

    “大哥哥,大笨牛在你屁股下面!”小女孩欢快道。

    屁股下面……

    唐天一愣,低头一看,一下子跳了起来。惊呼:“啊啊啊,它怎么在我屁股下面?咦,不对,它怎么不动?好像是死了哎……”

    韩冰凝一直在暗中观察唐天,今天之前,她心中只有不屑、轻视和不解。不屑、轻视是对唐天的,不解是对上官千惠的。

    但是现在,唐天在她心中的形象完全颠覆。

    有勇无谋?一根筋?变态的身体素质?狂野?

    忽然间,韩冰凝发现自己很难去定义眼前这个看似简单的家伙。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囡囡却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想法,她举起肉嘟嘟的手掌:“它被大哥哥打死了。”

    “被我打死了?”唐天呆呆地指着自己,一脸不可置信。

    自己打死了?

    自己怎么就把这么凶悍的家伙打死了呢?

    他努力地回忆,但是他只记得,大笨牛拼命地冲进竹海,他拼命地用拳头狂揍,后面的事情,就完全记不起来了。

    怎么就成自己杀的呢?

    韩冰凝注视着唐天,唐天茫然的表情落在她眼中,愈发变得高深莫测。他是在装么?他是真的不知道么?

    不可能!

    韩冰凝下意识第一反应便否决了这个判断。

    这是墨甲铁犀,四阶中段的野兽,它的实力在这一带,绝对是兽王级。就是她对上,有把握的也只不过是周旋一段时间,杀死这样强悍的野兽,需要起码四阶高段的实力。

    整个星风城,拥有如此强大实力的强者,屈指可数。

    可是墨甲铁犀的尸体,就活生生摆在她面前,就连墨甲铁犀身上的伤痕,也显示出唐天出手。唐天浑身都是伤口,她们是循着墨甲铁犀碾压冲撞的痕迹一路寻来。

    “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就是这样。”韩冰凝淡淡道:“我们守了你三天。”

    “守了我三天?”唐天立即反应过来,连忙道:“感谢感谢,太感谢了!”

    忽然想起自己在大笨牛身上,受了很多的伤,唐天低头一看,却发现身上的伤痕竟然已经结痂了。

    “咦,我身上的伤怎么好了?”唐天大为惊讶。

    小囡囡举起小手掌:“是竹蜂王胶!小囡囡给大哥哥涂了竹蜂王胶,很有用的哦!”

    “哟,少女,很厉害嘛!”唐天凑过脑袋,一脸表扬。

    小囡囡努力挺起胸膛,小脸上全是骄傲:“囡囡最厉害了!”

    唐天摸了摸小囡囡的脑袋,他对这个善良可爱的小姑娘十分喜爱。小囡囡眯起睛,一脸享受。

    “这次真的感谢您!”囡囡的妈妈此时亦开口感谢,她一脸感激:“囡囡最是顽皮,没想到惹下这么大的麻烦。如果不是您,后果我实在不感想象!”

    唐天一边挠头一边哈哈大笑:“我到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啊!”

    忽然唐天想起一个问题,指着身下的墨甲铁犀问:“这是什么怪物?”

    “墨甲铁犀。”韩冰凝忽然开口:“四阶中段野兽,实力强悍,性情凶狠,力大无穷。它已经生成魂核,能够动用真力,你应该体会过它的威力。”

    “嗯,那一下够狠!我差点爬不起来!”唐天心有余悸。

    韩冰凝没有说话,但听到这句话,还是忍不住翻个白眼,换别人已经爬不起来了。

    唐天从墨甲铁犀的尸体上跳下来,四下打量,好奇地问:“碧沼竹海怎么会有这么重这么大的家伙?它不会陷入沼泽里面吗?”

    “不会。”韩冰凝解释道:“它身上的鳞甲,也叫墨水鳞,是非常好的水系鳞片,它不仅能够生活在沼泽,还能生活在大江大河里。”

    “哇!这么厉害!”唐天大为惊讶。

    小囡囡再度举起粉嫩的手掌,奶声奶气喊:“大哥哥更厉害!”

    唐天忽然托着下巴,陷入深思。他的表情严肃,像在思考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过了一会,唐天还是一动不动,韩冰凝按捺不住,美眸挑动:“你在想什么?”

    唐天闻言,抬起头,注视着韩冰凝,认真地问:“它真的是我杀的?”

    “没错。”韩冰凝点点头:“现场没有看到其他人的痕迹。”

    “真的?”唐天目光一动不动,表情认真严肃。

    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

    韩冰凝心中一动,但依然坚持点头:“是你杀的。”

    “就是大哥哥杀的!”小囡囡努力大声显示存在感。

    唐天重重点一下头,神情愈发肃然:“很好。”

    下一刻,满脸严肃冰消瓦解,化作灿烂如阳光的笑容,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

    “这东西要到哪去卖啊?能卖不少钱吧!”

    ※※※※※※※※※※※※※※※※※※※※※※※※※※※※※※

    “到了。”韩冰凝语若冰霜,面无表情。

    “呼呼呼,终于到了!累死我了!要是苍蝇牛在就好……”唐天一边抹汗一边自言自语。

    韩冰凝已经被唐天强悍的身体素质给彻底震惊,她试了试,这只墨甲铁犀的体重,超过九百斤,简直是一座肉山。

    唐天竟然拖着它,步行几十里,还一副龙精虎猛的模样。

    这家伙才是野兽吧!

    韩冰凝脑海中浮现其他那些高手们,个个颀长潇洒的身形,倘若放在唐天身边,真是豆芽苗啊。

    真是温室的花朵啊!

    韩冰凝心中感慨,她第一次生出这样的感觉。平时那些环绕在她身边的青年才俊们,他们拥有出色的天赋,谈吐举止高雅,他们懂得浪漫,懂得享受生活,每一个人都觉得他们才华横溢。

    韩冰凝第一次见到和这些人,完全不同的一种人。

    倘若说,那些人是温室的花朵,唐天就像野外的杂草,只要一点阳光一点肥料,就能疯长,无论风吹雨打。

    她忽然想,难道上官千惠就是被他这些东西打动?

    “小姐!”

    一名掌柜见到韩冰凝,连忙丢下手上的活,跑了过来。

    韩冰凝回过神来,她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实在有点无厘头,关键是,她还没有搞清楚唐天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人,太奇怪了!

    她定了定心思,淡淡道:“他猎了一头墨甲铁犀,找不到买家,你们看看,有合用的就买下来吧。”

    “是!”掌柜不敢多问,连忙催小二到后院叫掌眼的师傅过来看看。

    很快,掌眼的师傅掀帘进来,见到韩冰凝,上前行礼:“小姐。”

    韩冰凝点点头:“去忙吧,照市价。”

    “是!”掌眼的师傅闻言,连忙点头。

    掌眼师傅走到墨甲铁犀的尸体旁,绕了一圈,啧啧称奇:“没想到还真是墨甲铁犀。小伙子,实力不错嘛,能猎到墨甲铁犀,那可是真本事!”

    唐天挠头,咧嘴傻笑:“我也没搞清楚怎么猎到的。”

    掌眼师傅一愣,旋即不以为然道:“太谦虚了!这种事可没办法蒙的!”

    一旁的韩冰凝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

    “唔。有魂核,应该是四阶中段。”掌眼师傅看得很仔细:“品阶很不错,只可惜,墨水鳞的损坏太多,每一块都是损失啊。咦,像是小崩拳,但小崩拳的裂口没这么平整光滑,而且小崩拳,没办法破开墨水鳞啊,奇怪,真是奇怪!”

    韩冰凝目光微微一眯,果然有问题,她之所留在这,就是想听听掌眼师傅能看出什么门道。

    过了一会,掌眼师傅摇头:“看不出来!”

    韩冰凝把这些特征暗记在心,到时候去学校问问校长。

    “小伙子,墨甲铁犀最值钱的是魂核,可以用来制作魂将卡。但我建议你不要卖,用它来培养你的武魂。墨水鳞完整的有六百二十一块,正好可以织一件水系鳞甲。另外,这根犀角,也值不少钱。”掌眼师傅如数家珍。

    “培养武魂?”唐天一脸茫然。

    “你没听说过?”韩冰凝忽然问。

    唐天摇头:“没有啊。”

    韩冰凝转过脸对掌眼师傅道:“魂核给他留着,其他的都卖了。”

    “是!”

    掌柜和掌眼师傅两人暗中对了一眼,目光频频望向唐天。

    唐天跑到韩冰凝面前,一脸热切地问:“培养武魂,那是作什么的?少女,讲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