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节 这次的目标

    更新时间:2013-04-16

    拳风在光门后回荡。

    在这片没有时间流逝的空间,唐天孤独的身影,始终如一。

    小崩拳低沉震颤的拳音,不绝于耳,真力如弦,一遍遍不厌其烦被拔动,简单枯燥到极点的修炼,在时间中悄然流淌。汗水早已经浸透衣衫,升腾的水气中,唐天就像机械一般,反复地做着同一个动作。

    每一拳都是汗水,每一拳都是战斗。

    没有人和他说话,他能听到的声音,只有挥出的拳风、剧烈的心跳和汗水落滴落的石板的叮咚。

    极度的枯燥,没有任何乐趣,一遍遍地挥出他觉得明明已经纯熟到极致的武技。修炼、打坐,再修炼、再打坐……

    除了上次接近昏迷的沉睡,唐天没有浪费过一丁点时间。

    极度的疲倦,往往只需要一闭眼,唐天便会睡过去。

    真是场艰难的战斗啊……

    光门上的数字,从10万,跳到20万,到如今的99万。

    唐天付出的努力和汗水,只有光门知道。

    唐天的脸上,没有平时的嬉笑和桀骜,只有专注。平时没正形的脸庞,此时却呈现如同刀削般的锋利棱角,一如他的目光。

    目光追逐着拳影。

    蓦地身体一震,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豁然而通。

    一股难以言喻的震颤,从三阶丹田池开始,迅速向他的身体各个角落蔓延。唐天眼中光芒暴涨,深吸一口气,全身真力鼓荡,刚刚收回的拳头,猛地挥出!

    “崩!”

    暴喝如雷,唐天脚下闪电般跨出一步,一拳轰出!

    全身的真力,就像无数琴弦同时拨动,无数股波动,犹如万流归宗,汇集在唐天挥出的拳头。

    唐天的拳头无声无息地印上雾墙。

    噗!

    声音极细微,看似毫不着力。

    这一拳,几乎耗尽唐天体内的真力,力竭带来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保持出拳的姿势,一动不动。

    呼呼呼!

    粗重的呼吸就像拉动的风箱,汗水沿着唐天的脸颊滑落,刀削般锋利的脸庞仿佛凝固成雕塑。

    呼……呼……成功了吗……呼……

    蓬!

    面前的雾墙,忽然有如雪崩般,化作无数细如砂的雾粒,消散在空气中。

    呼……成功了……

    周围天旋地转。

    时间到了么?

    回到房间的唐天,倒在地板,呼呼大睡。

    不知睡了多久,当唐天迷迷糊糊醒来,已是深夜,强烈的饥饿感充斥全身,手足发软,唐天觉得自己可以吃得下一头牛。

    “吃的吃的,你飞出来,你飞出来……”

    唐天一边吞着口水,一边碎碎念,一边疯狂地找食物。好在大沙琪玛学院从老到小,都是吃货,这里距离星风城又远,常备食物还是很充足的。唐天很快翻出过几块大饼,顿时狼吞虎咽起来。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演武场上。

    阿莫里倚着护栏,似乎在想着心事。

    苍蝇牛……

    唐天愣了愣,倘若苍蝇牛在那里咆哮修炼的话,唐天完全会当没看到,那家伙就是一个修炼狂人。可是这样一副有心事的模样,还真是少见。

    嘴里叼着大饼,唐天几个起落,便出现在阿莫里身边。

    “苍蝇牛,有心事?”唐天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含糊不清道。

    阿莫里抬起头,呐呐:“明天要去星门了,我……我有点紧张。”

    唐天一愣,安慰他道:“不要担心,神一样的少年会帮你的!”

    和阿莫里相处久了,唐天对阿莫里也非常了解。别看阿莫里外表长得粗豪,但是内心却是异常的善良胆小。

    “听说,这样的开荒,都会很危险……”阿莫里呐呐道。

    “怕什么!”唐天啪地用力一拍阿莫里的肩膀:“你可是要开创自己武道的男人!战斗你把它看作一种修炼就是了,没什么可担心的!有什么危险,大家一起干掉!”

    阿莫里的神色松缓一些,他忽然问:“基础唐,你不怕吗?”

    “不怕。”唐天倚着护栏,一边啃着大饼,一边道:“我想好了,我要拿下第一送给魏老头。魏老头把鹤气诀给我,他是好人。虽然不知道魏老头那么厉害,为什么还守着沙琪玛学院,但是我想,他一定会有他的理由。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为之去战斗的东西吧。既然这是魏老想做的事,那我就帮他。我要打败其他人,拿下第一,给魏老头。有通行证,沙琪玛学院以后,肯定会很厉害吧。到时候,再求魏老头,把岑老师也招到沙琪玛学院来,岑老师是个很好的老师。做完这些,我才能没有牵挂去找千惠,去天路。唔,这是我这次的目标,我要完成它。”

    “第……第一……”阿莫里目瞪口呆。

    “嗯。”唐天一边咬着面饼,一边自顾自地说:“等这件事完了,我就要去找千惠了。就算离开,也要带着胜利离开,这样才不会后悔。”

    阿莫里怔然。

    唐天忽然转过脸:“苍蝇牛,你为什么会想要开创自己的武道?”

    阿莫里回过神来,有些挠头:“小的时候,觉得那样很帅。长大了以后,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个,就会充满了干劲,热血沸腾,可能觉得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吧。”

    “那你害怕吗?”唐天重新啃着面饼:“害怕付出了那么的努力,却什么也没有得到。害怕付出了努力,却越来越远。”

    阿莫里摇头:“这有什么好害怕的。反正也是修炼嘛,有一个很帅很酷的目标,多有干劲。一成不变的日子,实在太无聊了!这么年轻,就什么都不想干,大概上天也会觉得可惜吧。”

    “那你为什么要害怕战斗呢?”唐天啃完最后一小块面饼,转过脸认真地看着阿莫里:“你那么勤奋刻苦的修炼,为了开创自己的武道。所有的武道,都是为了胜利啊,不能带来胜利的武道有什么意义呢?只有去战斗,才有可能得到胜利。每一次的胜利,就像一个台阶,每多一次胜利,你就距离你的目标更近一些。你的敌人越强,打败他,你的武道就会变得更强,更完美。”

    “从明天的战斗开始吧,打败一个又一个的敌人,哪怕失败也不畏惧,哪怕死亡也不退缩!”唐天沉声道:“我们并肩作战,干掉他们!”

    唐天扬起右掌。

    清晨的第一抹阳光,穿透树林,落在少年的手掌之上。

    怔然的阿莫里的目光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破茧而出,他认真道:“基础唐你说得没错!不能带来胜利的武道,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啪!

    两只手掌在空中击掌。

    “干掉他们!”

    两人异口同声大喊,旋即相视大笑。

    ※※※※※※※※※※※※※※※※※※※※※※※※※※※※※※

    星门守卫森严。

    这处星门位于一个偏僻山谷的一个溶洞深处,溶洞顶端被重新开凿扩大,显然是刚刚完工没多久,斧痕清晰可见。

    星门前,围着大量等待进入星门的学校。出人意料的,城主否决了再次报名的提议。不过让那些已经报名参加的非学员选手,可以组合成团队,以和各大学院对抗。

    唐天好奇地打量着星门,他忽然发现,眼前的星门,和自己体内的那座光门,有点像。除了没有十字的标记,其他的好像没有什么不同。

    难道光门其实也座星门?

    可是为什么光门可以在自己身体里呢?

    好吧……这个问题有点太复杂……

    第一批进入星门的是天晶学院,走在最前面的是天晶校长,司马香山排在第二位,但所有人都是一脸凝重严肃。第二批是北燕学院,同样是校长带队,但是清一色的女学员,佩剑而行,英姿飒爽,极其醒目。

    唐天一眼认出来韩冰凝,跳起来连连挥手,大声喊:“啊哈!少女少女!加油!”

    韩冰凝脚步一滞,后面的女学员无不低头轻笑。

    “哦,这就是唐天么?”前方的校长忽然回头问。

    韩冰凝回过神来,连忙回答:“是,校长。”

    “果然是天才少年啊!”北燕校长赞赏道。

    天才少年……

    韩冰凝眼角抽搐了一下。

    “元元!加油!”

    唐天的高呼再度响起来,韩冰凝几乎可以想象,沈元此时肯定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她心情立即平衡下来。

    果然,幸福是比来的啊……

    轮到安德学院的时候,人群第一次发出惊呼。

    “好厉害的魂将!好强的气势啊!”

    “一定是名将卡!”

    “索魂枪!天啊!是索魂枪!”

    ……

    惊呼声传入耳中,周鹏心中没有半点得意,他怨毒凶狠地盯着唐天,眼中尽是杀意。

    唐天同样看周鹏,见周鹏的目光盯着自己,顿时心里有个主意,低头在阿莫里耳旁低语几句,阿莫里频频点头,不怀好意地看了周鹏两眼。

    两人倏地分开,面对面对峙。

    两个怪异的动作,立即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

    只见,阿莫里突然模仿周鹏,捏细嗓门,用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道:“哟哟哟,这不是我们的唐校霸么?怎么这么狼狈?”

    唐天装模作样咧嘴一笑:“太好了,没想到你送上门来!”

    唐天缓缓出拳,阿莫里眼睛瞪得老圆,鼓起脸颊,仿佛使出吃奶的力量,缓缓出掌。

    拳掌轻飘飘碰了一下。

    阿莫里突然捧着手掌,用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尖叫:“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与此同时,他恍如野兽般庞大的身体,模仿受伤后的扭动,说不出恶心可怖。

    自导自演的两人,再也憋不住,无不捧腹哈哈大笑。周围人才恍然大悟,周鹏和唐天在街道上起了冲突的事,早就传开了。没想到两人竟然还原了那天的场景,阿莫里演得极其滑稽,许多人不由大笑。

    周鹏的脸色红得就像火烧一样,拳头捏得发白,那些充满嘲笑的目光,让他觉得前所未有的屈辱。

    唐天!阿莫里!

    我要把你们挫骨扬灰!

    啪!

    唐天和阿莫里兴奋地一击掌。

    “你演得太贱了!”唐天竖起大拇指。

    “多谢夸奖。”阿莫里一本正经鞠躬致意。

    两人哈哈大笑中,周鹏的身影更加狼狈,就连魂将也仿佛黯然失色。连周家人,也都下意识地和周鹏拉开距离,唐天和阿莫里这一手实在太狠毒。

    过了许久,才轮到沙琪玛学院。

    “进去吧!”魏老头走在最前方,神色凝重,他手上提着一把看上去破破烂烂,锈迹斑斑,看上去像从垃圾堆里找出来的铁刀。

    唐天和阿莫里两人连忙跟着,一起跨入光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