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节 无脸陶俑军队

    自己竟然真的赢了……

    唐天呆呆地看着他的手掌,乌黑的手掌,尽是焦痕。赢了……真的赢了……

    “呵呵……”唐天傻傻地笑,他咧开嘴,焦黑的脸庞,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笑容不断在脸上扩大。

    “哈哈哈哈!我赢了!我赢了!”

    唐天挠头哈哈大笑,乌黑的脸庞,是纯真的笑容,他高举双臂,大声地喊:“哇哇哇,我赢了!”

    扑通,两脚发软,他一屁股坐了下来,脸上依然是傻笑。

    这是第一次真正的胜利呢……

    自己一定会变得更强!

    自己一定会得到更多的胜利!

    少年紧握拳头,暗暗对自己说。这场战斗还没有结束,后面一定会有更多的困难,会有更多的强者。

    唐天,加油!

    唐天深深吸一口气,眸子重新恢复平静,他盘膝而坐,开始检视自己体内的情况。刚才战斗的时候,无暇细细检查,此时需要好好检查一下。

    一运转鹤气诀,唐天马上察觉到异样。

    第二鹤身明显大了一圈,他能够感觉到,丝丝缕缕的力量,从第二鹤身中缓缓散发出来,沿着丹田池阶梯,注入第三阶丹田池,再运转到全身,散入四肢五骸。

    唐天尝试着催动第二鹤身,但依然第二鹤身依然没有半点反应,只是不断地缓缓流转。

    真是奇怪的东西……

    虽然没有搞清楚第二鹤身到底怎么运用,但是从第二鹤身释放的力量,注入三阶丹田池中,丹田池不知不觉,扩大了一倍有余。

    唐天惊喜之余,顾不得多想,摒神静气,一心运转鹤气诀,能量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吸入唐天的体内,通过经脉,转化成丝丝缕缕精纯的真力,不断注入三阶丹田池内,容量扩大的丹田池,一点点被蓄满。

    ※※※※※※※※※※※※※※※※※※※※※※※※※※※※※※

    “真是精彩的对决。一字炮拳,如此古老的拳法,竟然在王振手中脱胎换骨,此子大有前途。唐天能够打败王振,更是出人意料啊。”一个淡然的声音,充满了赞叹,他的目光落在面前的一个光罩上,光罩清晰地播放着刚才唐天与王振的对决。

    倘若城主在这里,一定可以认出此人,他的合伙人,乌鸦座的伍先生!

    伍先生面前墙壁上,排列着无数光罩,每个光罩里面都有人影闪动。

    “你说,毕军就是死在唐天手上?”伍先生忽然问道,在他身后,一人肃手恭敬而立,赫然是狄寒。

    “是!”狄寒回答。

    “真是个有天赋的少年啊。”伍先生满脸欣赏。

    狄寒道:“唐天据说修炼了五年的基础武技,被视作天赋糟糕,得罪周家,被安德学院开除。但是他这段时间,实力进步非常快速。他比和属下交手的时候,更强。”

    “修炼了五年的基础武技?这世界还有如此有趣的人?”伍先生拊掌大笑,忽然,他想到什么,眼前一亮:“唔,这么说来,南十字座有可能在他手上?南十字座苦修牌,修炼五年的基础武技,倒是符合特征啊。如此一来,也可以解释小女孩,为什么认识南十字座的标记。把唐天列入重点关注的对象。”

    “是!”狄寒应命。

    “运气真是不错。”伍先生哈哈大笑:“南十字座苦修牌,据说可是隐藏着一个大秘密呢。我苦苦寻找这么多年,没想到却在这里碰上,果然天佑我也。”

    狄寒没有吭声。

    “我们现在收集到多少份血液?”伍先生重新恢复平静问。

    “三十二份。”狄寒答道:“【血眼】得出结果,普通的血脉有十八份,合格的血脉,八份,良好的血脉,五份,青铜级血脉一份。”

    “哦,青铜血脉是谁的?”伍先生问。

    “邹凯。”狄寒道:“神威学院的头号高手,星风城学员中排名第七,已经抓了起来。”

    “不错不错!”伍先生非常满意:“没想到这么早就有优秀的血脉出来。只要有十份青铜级血脉,哈哈,我就能提炼合成白银血脉,哈哈!传说中的白银血脉,想想就多么让人激动啊!”

    伍先生疯狂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狄寒心中蓦地升起一丝寒意。

    “只可惜,唐天没有受伤,没有收集到他的鲜血,我很好奇唐天的血脉。”伍先生的目光闪动。

    “唐天的年龄偏大,他已经十七岁。”狄寒犹豫了一下,方道。

    “真是可惜。”伍先生一怔,旋即满脸遗憾:“十七岁?的确偏大。年纪越小,血脉中的生机越强,融合的能力越强。可惜了。”

    伍先生转眼便把唐天抛之脑后,嘱咐道:“等唐天离开那里,去王振身上取些血,那些古武世家的后代,往往有着不错的血脉。”

    “是!”狄寒应命。

    “呵呵,果然不枉我费尽心机,找到星风城来。”伍先生脸色阴沉:“无论如何,这次我也要得到十份青铜血脉!真是让人期待,传说中的白银血脉,究竟会有怎么样的威力!”

    “啊!唐天消失了……”盯着光罩的狄寒突然失声惊呼。

    “嗯?”伍先生回过神来,当他看到光罩内的景象,顿时愣住,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一脸不能置信:“这个魂之迷宫,明明全探察清楚了,怎么可能……”

    ※※※※※※※※※※※※※※※※※※※※※※※※※※※※※※

    唐天睁开眼睛,双眸精芒一闪而逝,真力一震,啪,无数黑烟从他身上炸开,全身焦黑之处,全都震开。乌黑的唐天,重新恢复原貌。他站了起来,满脸笑容。

    他体内真力爆涨,一举突破三阶高段,达到圆满之境。

    因为他的真力,已经触及到圆满之壁,这是明显真力圆满的特征。

    唐天看了一眼地上的王振,王振还在昏迷之中。

    “唔,你是个不错的对手,就不扒你了。哎,真是可惜,少了一个搜刮战利品的好机会……”唐天嘴里嘟囔,他没有犹豫,看了一眼头顶的光罩洞穴,纵身一跃。

    当唐天穿过光罩时,上方传来一股吸力。

    这股吸力非常惊人,唐天来不及任何反应,只觉天旋地转。他没有注意到,他掌心的十字座,蓦地亮起。

    不知过了多久。

    扑通!

    唐天跌落水中,冰冷的海水,不断地拍在唐天的脸上,唐天昏昏沉沉的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

    咦,这里怎么会有海?王振不是说这个应该有魂钥?

    唐天四下张望,忽然,他发现远处海面上有个小黑点。

    在那里!

    唐天顿时精神一振,连忙一提真力,跃出海面。

    “哇哇哇,看我八步赶蝉,冲冲冲,魂钥,我来了!”

    唐天的呐喊在海面回荡,他带起一道高高的水墙,飞快地朝海面上的小黑点飞去。唐天如今三阶真力大圆满,气脉悠长,催动八步赶蝉,速度飞快。

    六个小时后。

    唐天气喘吁吁,他的真力消耗殆尽。小黑点看上去不远,其实非常遥远。到后来,唐天只能在海中拼命地挥动双臂朝小岛游过去。

    呼呼呼……什么破魂钥……故意折磨人的吧……

    唐天一边在心里抱怨,一边挣扎着手脚并用向上爬。游到近处,才发现,高高的石墙,绵延数十里,亘立在大海中。

    真是壮观啊!

    不过,好难爬……

    唐天费力地爬上去……

    脚下平整无比,一块块丈余方整的石块,铺成整齐的格子,一直延伸到远方。当唐天的目光顺着格子方块延伸到远方,他呆若木鸡。

    远处,一只庞大无比的军队,遥遥对峙。长枪如林,黑压压一片,一眼望不到尽头,队伍森然严整,难以言喻的杀气,迎面扑来。如此数目惊人的军队,却没有半点声音,如死一寂静中,愈发让人心惊胆战。

    这这这……

    唐天的脸色煞白,他再胆大,看到这般景象,也吓得直哆嗦。

    我我我……走……走错了地方……

    唐天牙齿打颤,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眼前的景象,完全超出他心理承受能力。唐天小腿肚子打着哆嗦,大脑一片空白。

    然而,时间一点点地流逝,面前的军队,依然没有半点动静。

    死寂,依然一片死寂。

    唐天一点点回过神来,脑子也变得活络起来,嗯,怎么回事?

    他犹豫了一下,心一横,人家人这么多,自己跑是绝对跑不掉的。

    “喂喂喂,这是哪里?”

    唐天一边高喊,一边小心翼翼地向前挪,脸上满脸警惕,只要一看形势不对,马上掉头就跑。

    没有人回应。

    唐天察觉到有些不同寻常,继续小心翼翼前进。唐天的靠近,这支军队,却恍如没有看到。

    死一般的寂静!

    唐天吞了吞唾沫,提心吊胆。

    直到唐天走近到军队跟前,他才彻底松一口气,搞了半天,原来不是真人啊。差点把哥吓死!唐天看清楚了,这的确是一支军队,但却是一支陶俑军队。

    灰色的陶俑,真人一般高,着甲持枪,栩栩如生。

    唯独没有脸!

    所有的陶俑,都没有脸,它们的脸部,全都一片白板。一座座无脸陶俑,寂然而立,队形整齐森严,绵延到远处,不见尽头。

    唐天心中震撼无比,脸色发白。

    这……这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