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节 兵

    唐天小心地从一排排无脸陶俑间穿行。

    这些陶俑看上去十分古老,岁月在它们身上,留下无法抹灭的痕迹。许多陶俑有些已经出现斑驳的裂痕,许多堆满灰尘,它们仿佛从遥远的时代走来,神秘而沧桑。

    这是什么地方?

    这些无脸陶俑武士,是谁做的?

    哗啦!

    忽然一个破碎声传来,唐天吓一跳,连忙望去。

    原来是一尊陶俑蓦地碎裂,化作一堆碎片。

    这一声破碎声,仿佛是个信号,哗啦哗啦,一尊尊无脸陶俑一个接一个地倒塌。

    数十万陶俑全都在眼前轰然倒塌,如此壮观的场景,把唐天震撼得说不出话来。他呆呆地看着眼前匪夷所思的场面,完全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这这……

    到底……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

    无数尘土飞扬,遮天蔽日,唐天捂着嘴,神色紧张,这个地方充满诡异,便是神一样的少年,也有些吃不消啊。

    不会这些灰尘里面隐藏什么危险吧……不会有人偷袭吧……

    唐天如临大敌,四下张望。

    漫天尘土渐渐消去,唐天灰头土脸,顾目四盼,满地都是陶俑碎片,刚刚还森然严整的军队,竟然……竟然瞬间灰飞烟灭!

    不知为何,唐天心中忽然有些伤感。

    时间果然会湮灭一切啊……

    他有些茫然地向远方望去,忽然,他的瞳孔骤然一缩。

    等等!

    那里……那里竟然还有一尊陶俑……没有崩塌!

    一尊无脸陶俑,矗立在漫地的碎片之中,笔直的身影,说不出的孤独。

    唐天二话不说,踩着满地碎陶片,朝那尊仅存的陶俑狂奔而去。

    呼呼,唐天一口气冲到陶俑面前。

    陶俑和刚才唐天看过的其他陶俑没有区别,如同白板的脸,灰色的身体,雕刻着精细的铠甲,手持长矛,肃然而立。

    唐天歪着脸,仔细地看着陶俑,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尊陶俑和其他陶俑,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哪里不同,唐天又不说出来。

    就在此时,忽然咔咔,一道裂纹出现在陶俑的白板脸上。

    唐天一下子呆住,不会吧……难道这最后一个也无法幸免于难……

    咔咔咔!

    裂纹越来越多,转眼间,密如蛛网的龟裂纹,就遍布陶俑全身。

    在唐天目瞪口呆中,啪,一块碎片掉了下来。

    一块接一块的碎陶片,从陶俑身上掉下来。

    嗯?

    唐天忽然注意到,那些掉落陶片的地方,里面露出隐隐的光泽。

    里面有东西!

    唐天的精神蓦地一振。

    啪啪啪!

    碎片有如雨下,裸露出里面的部分越来越多,淡淡的光泽,映入唐天的眼中,果然有东西!

    当最后一块碎片掉落,唐天呆呆地看着面前的陶俑。

    一个带着琉璃光泽的灰色身影出现在他面前,这个身影,竟然和陶俑一模一样,白板脸,就连身上的铠甲也一模一样,但似乎更精细一点,手上握着一根长矛。

    “你你……你是谁?”唐天呆呆地问。

    “兵。”充满木讷涩然的声音,突然从灰色琉璃陶俑体内发出。

    唐天眼睛一下子睁得老大,结结巴巴道:“你你你……竟然会说话?”

    “会。”琉璃俑费力地吐出这个字。

    唐天呆若木鸡,表情凝固在脸上。

    遇到怪物了……

    这个怪物……好奇怪……

    唐天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今天发生的一切,完全挑战他想象力的极限。他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问:“你不是人吧?”

    “不是。”琉璃俑似乎开始适应说话。

    “那你是什么?”唐天万分好奇。

    “魂将。”对方再度吐出两个字。

    “魂将?”唐天一下子愣住,他围着对方转了两圈,一边挠头一边自言自语:“原来魂将是这样的啊……”

    对方默然。

    “啊啊啊,原来你叫兵啊!”唐天反应过来,连连打着哈哈。

    “是。”兵静静地飘浮在空中。

    “呃,我能问一下,为什么……那个,你没有脸啊?”唐天忍不住问。

    “无脸之人即为罪人。”兵的声音平铺直叙,没有半点起伏,说的字数一多,就会生出古怪的感觉。

    “罪人……”唐天一下子愣住,这个问题看上去会让兵伤心吧……唔,那还是换个问题吧,唐天话题一转:“兵,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放逐罪板。”兵的声音依然没有半点起伏。

    “石板怎么会飘浮在大海上?”唐天一脸奇怪。

    “流放之海。”兵继续说着唐天无法理解的内容。

    唐天只好更加茫然:“我明明是在魂之迷宫啊,怎么会到这里?”

    兵默然。

    “呃,兵,你知道魂钥在哪吗?”唐天问。

    兵:“不知。”

    “好吧。”唐天决定问一个实际的问题:“那我要怎么离开这里?”

    “陶身化魂,其罪已赎,石碎海消。”兵一成不变的声音,听上去莫名的怪异。

    “石碎海消……”唐天自言自语。

    咔咔咔。

    脚下传来惊人的碎裂声,唐天表情凝固在脸上,低头望向地下的石板,只见一道触目惊心的裂鏠,以惊人的速度向四周蜿蜒。裂缝越来越多,转眼间,唐天脚下的石板,布满蛛网般的裂缝。

    唐天脸色大变。

    与此同时,海平面在不断地下降。

    忽然,背上传来一股抓力,却是兵抓着唐天,飘浮在半空中。

    哗!

    脚下的石面有如雪崩般,轰然崩碎!

    海水迅速枯萎,消失不见。

    完全被惊吓到的唐天,浑然没有注意到,他手掌的南十字座的印记散发出微微光芒。

    眼前的景象,仿佛天旋地转,无数光线,仿佛构成一个离奇的漩涡。

    当唐天再次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洞穴,面前不远处,飘浮着一件散发淡淡光芒的银钥。

    那就是魂钥么?

    不知为何,唐天松一口气。

    原来刚才那般诡异的场景,其实是一场梦啊!

    “那就魂钥?”一个冰冷平直的声音,忽然从唐天身后传来。

    唐天的身体,一下子僵在原地。

    过了片刻,他扭动发僵的脖子,转过脸望身后,兵赫然飘浮在他身后。

    唐天嘴角抽动一下,嗓门发干:“你……你怎么跟过来了?”

    竟然不是梦……

    “这里有古怪。”兵抬头看了一眼洞穴,伸手把长矛刺进洞壁。

    轰隆隆!

    整座山峰都在颤动,仿佛随时都可能坍塌。

    唐天目瞪口呆。

    ※※※※※※※※※※※※※※※※※※※※※※※※※※※※※※

    啪啪啪!

    墙壁上的光罩就像泡沫般,一个接一个地破碎。

    伍先生目瞪口呆地看着眨眼间,便什么都看不见的墙壁,过了一会,他反应过,尖叫:“不可能!什么人?怎么可能破开我用三件青铜秘宝布下的伪装?这不可能!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高手?”

    狄寒脸色煞白,他可是很清楚,为了这场布局,伍先生花了多大的代价。

    以魂之迷宫为核,花费了三件青铜秘宝,层层布防,布到各种幻象和迷局。

    什么人,竟然强大到,能够直接破除如此精心面布置的迷局?

    一股彻骨的寒意,从狄寒脚底直蹿了上来,他毫不犹豫转身逃命。

    “不!我的白银血脉……”伍先生歇斯底里的疯狂尖叫在身后传来,狄寒没有丝毫停顿,只顾埋头飞奔。他能感受到,有几道强大的气息,正在飞快地向这里赶来。

    ※※※※※※※※※※※※※※※※※※※※※※※※※※※※※※

    唐天目瞪口呆地看着兵。

    这家伙……

    “我要睡了。”兵说完,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没入唐天的手掌。

    唐天吓一跳,他摊开手掌,赫然可见南十字的印记正闪着光芒。

    南十字座……

    难道……

    轰隆轰隆,大块大块的岩石,不断从洞顶坠落,唐天很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脸色大变。洞穴的墙壁颜色悄然发生变化,露出一个可以容纳一人通行的石洞。

    就在此时,唐天忽然听到一个阴冷的声音。

    “阿莫里,你只有逃的本事么?你不是表演得很像么?我今天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唐天脸色大变,苍蝇牛!他一下子就听出来,说话的是周鹏!

    二话不说,唐天就朝石洞狂奔而去。

    唐天的眼中,闪动着炽烈的杀机!

    他没有察觉到,第二鹤身流转速度在悄然加快。

    ※※※※※※※※※※※※※※※※※※※※※※※※※※※※※※

    洞穴大厅,连通着无数石洞,此时有许多人从洞穴里面涌了出来,每个人的脸色充满惊恐。魂之迷宫要塌了么?转眼间,大厅里聚集了很多人。

    忽然,一个庞大的身影,狼狈不堪钻了出来。

    “阿莫里,今天注定是你的死期!”阴冷而怨毒的声音响起。

    一道灰色的身影,骤然出现在阿莫里身边,枪如毒龙,直指阿莫里。

    阿莫里勉强挥刀横挡,砰,阿莫里就像被重锤击中,整个人横飞出去!

    索魂枪!

    周鹏!

    果然,周鹏的身影,施施然出现在众人眼中。

    索魂枪的枪势极其凌厉,四阶的实力,大师级的枪技,强悍无匹,阿莫里只有招架之力,他遍体鳞伤。

    “周鹏,适可而止!”一个人站了出来,却是梁秋,梁秋目光蕴含杀机。

    “呵呵,猛兽老大?”周鹏轻蔑一笑:“那又怎么样?去,杀了他!”

    魂将的身形陡然消失,瞬间出现在梁秋面前,枪尖残影在梁秋视野中消失,好快!梁秋瞳孔骤然一缩,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肩上一痛,一道血柱飙射!

    所有人无比震惊地看着这一幕,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梁秋一招受伤……

    “哈哈哈哈!梁老大,也不过如此啊!”周鹏仰天狂笑,他的眼中尽是暴戾。

    “果然不愧是大师亲自制作的魂将卡,连梁老大都不是一招之敌。只可惜不是黄金魂将卡,不过,对于你们这些家伙来说,白银魂将,就足够了!哈哈哈哈!”周鹏狂态毕露:“去死吧!”

    索魂枪枪尖瞬间消失。

    梁秋脸色骤变。

    一道银色闪电,在梁秋眼前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