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节 你杀得了谁?

    更新时间:2013-04-19

    一只拳头精准地击中枪尖侧面。

    众人只觉眼前一道恍如闪电的银光闪过,一道身形蓦地出现在梁秋前方。

    唐天!

    强大的力量,从枪身传来,索魂强身形向后一飘,卸去劲气。魂将的灰色眸子,盯着唐天。

    那耀眼识亮的一拳,撕裂了众人的视野,在众人的视网膜上留下一道淡淡的痕迹。

    竟然是唐天!

    唐天已经强到如此地步了么?

    许多人的目光充满震惊和不能置信,他们曾见过唐天用出闪拳,却未曾见过如此华丽的闪拳!好快的一拳!

    “基础唐!你要小心……”阿莫里急声提醒。

    唐天面容冷峻,他从水瓶武柜中取出黑铁拳套,从容戴上。

    “周鹏,你要杀谁?你杀得了谁?”

    唐天的语气冰冷,却充满讥诮不屑,居高临下的姿态,就像一巴掌扇在周鹏脸上,周鹏只觉得脸上火辣辣,一股热血倏地直冲脑门。

    “索魂枪,杀了他!”周鹏双目通红,嘶声怒吼:“给我杀了他!”

    白银魂将身形一颤,消失在原处,下一刻,便出现在唐天面前,一截枪影带起残影,在唐天眼前急剧扩大。

    叮!

    黑铁拳套牢牢挡住枪尖,无法寸进。

    “你杀得了谁?”

    唐天充满讥诮的声音,再次响起,他的目光一片冰冷。

    第二鹤身的强化之下,真力因为圆满之壁的阻挡,无法更进一步,但丝丝缕缕的真力,沿着经脉,散入唐天全身,唐天各方面的能力,都有大幅度的提升。

    唐天从来没有如此想杀死一个人,心中强烈的杀机,就像汹涌的海水,无法阻挡。他也根本不阻挡,但不知道为何,此时的他,心中异常冰冷沉静。

    白银魂将连连受阻,战意沸腾,灰色琉璃般眸子里,亮起一缕银光。

    枪尖轻颤,嗡,爆音骤响,三道枪影,如同三只出洞毒蛟,朝唐天猛扑而来。

    唐天纹丝不动,手中化拳为掌,碎影掌!

    黑色的掌影陡然炸开,化作数十块不规则的掌影,这些掌影就像阳光从树缝中投下的斑驳阴影,明暗交替,让人生出避无可避之感。

    叮叮叮!

    三声撞击几乎同时响起,落在众人耳中,仿佛只有一声。

    “你说,你杀得了谁?”

    唐天冰冷的嘲笑,说得异常缓慢,异常清晰。周鹏的脸红得几乎能够渗得出血,他的指甲几乎掐进肉里,但是他丝毫不敢动。

    三阶碎影掌,在唐天手上,变得极其危险。碎裂的掌影,原本只不过用于迷惑敌人,但是在鹤身催动下,每一片都化作锋利的刀片,尖锐的啸音,让每一个旁观者都心生寒意。

    而身处局中的白银魂将,感受到的压力加惊人。

    但是杨云能够在两百年前荣登大师之位,枪法造诣之深,绝对是强悍无比。这张魂将卡虽然只是他年轻时所制,但是他的枪法,那时已经可以看出端倪。

    白银魂将一声清喝,搭在枪尾的右掌如抡长棍,枪身被抡起一个圆形。

    嘶!

    一个惊人的空气漩涡瞬间出现在唐天面前,漫天如刀掌影,顿时一吸而空。

    唐天眼中寒芒一闪,身形微伏,猱身而上。

    收至腰间的右拳,带着难以察觉的颤音,猛地轰出!

    小崩拳!

    砰!

    漩涡四分五裂,白银魂将眼中闪现厉色,枪尖微微一缩,猛地一吐!

    咚!

    闷音如雷,地面一颤,一道无形劲气,以唐天和白银魂将之间为中心,轰然扩散。

    白银魂将四阶的真力,凝实得惊人,以枪法催动,更是无坚不摧,毫不费力直接轰散唐天的第一重鹤身。

    唐天没有丝毫意外,而他的杀招,也早就在这等着。他直接放开防御,让劲气沿着丹田阶梯直窜而下,冲向第二鹤身!

    凶悍无匹的四阶真力,一头扎入第二鹤身。

    有如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机会!

    唐天不退反进,左掌五指弓起如鹰爪,搭上白银魂将的枪身。

    唐天这一下,大大出乎白银魂将意料,唐天的真力虽然只有三阶,但是在鹤身劲的催动下,远非一般三阶真力可比。刚才那记小崩拳的劲气,毫无花巧,白银魂将还在消去这股劲气,没想到唐天竟然像没事人一般,竟然直扑而来。

    周围观战众人看得完全傻眼,这这这……不合理!

    如此毫无保留地碰撞,除非双方的实力相差巨大,否则的话,双方承受的冲击力,几乎完全相同。一般而言,这个时候,双方都会出现一个短暂的调息期。

    然而,眼前的唐天完全违背这个铁律!

    这家伙……

    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变态啊……

    所有人的目光呆滞,他们看着唐天,完全失去语言的能力。

    【鹰爪功】,三阶武技,五指如铁爪,以指力锁拿而著称。

    唐天的其他几种武技比起小崩拳要差得远,但是唐天依然每一种的修炼量,都在十万次以上。换作任何一个学校,任何一名学员,如此数目的修炼量,绝对可以算得登堂入室。

    五指牢牢锁住枪身。

    白银魂将也知道危急,强自使力,枪身猛地高速旋转。

    唐天的鹤身劲本就锋利如刀,锁住枪身的五指就有如五把钢刃牢牢扣住枪身,枪身高速旋转,顿时擦出无数耀眼火星,从他锁扣的五指间爆绽。

    这些火星对于黑铁拳套来说,没有半点杀伤力,只是枪身传来的大力,让他五指几乎拿捏不住。

    而唐天的意图,本来就不是白银魂将的枪身,五指化抓为虚握,套着枪身,唐天就有如鬼魅般,冲进白银魂将的怀里。

    白银魂将双臂一震,想把唐天挤出去,然而这股震劲,对于刚刚经历王振洗礼的唐天来说,简直不值一提。唐天借着这股力,右手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蓦地从内扣住白银魂将的手肘。

    白银魂将似乎知道不妙,明显有些慌乱。

    他的预判非常精准。

    唐天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以这只手肘为支点,闪电般缠住白银魂将的另一只手腕。

    白银魂将更加慌乱,他拼命想把唐天挤出去。

    唐天此时异常冷静,双方的真力在不断僵持着。借着对方手臂传来的力量,唐天的身体一荡,身体柔软得像面条一般,一只腿以一个极其诡异的角度,瞬间卡住白银魂将的肩膀。

    一声暴喝!

    唐天全身瞬间发力!

    咔咔咔!

    几声令人心惊胆战的声音,白银魂将瞬间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在空中。

    唐天稳稳落地,他冷冷地看着周鹏,缓慢异常吐出几个字:“你杀得了谁?”

    【连环关节技】!

    周鹏脸上所有的血色,褪得一干二净,苍白如纸,所有的愤怒和杀意,此时全部冰消瓦解,无尽的恐惧,如同涨起的海潮,吞噬他心中的每个角落。

    他有如木偶般,失魂落魄,呆若木鸡。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那是索魂枪……枪法大师杨云的索魂枪……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唐天强悍的实力震惊。而在这之前,没有一个人会想到,唐天竟然会强大到如此地步!难道这家伙之前是在伪装吗……

    阿莫里的眼睛瞪得老大,刚才那一战的过程,让他几乎不相信眼睛,基础唐……你竟然变强到如此地步么……

    沈元呆呆地看着场内的唐天,他忽然想起那天在看台上。

    “元元兄,你的魂将卡真的很好!非常好用啊!”

    “我全练了哦,五种武技,哇,好厉害的!”

    你……竟然真的全都练了……

    韩冰凝的表情凝固在脸上,眼前这个凶悍绝伦霸气无双的唐天,完全颠覆了之前她脑海中那个脱线、不时高呼“少女”这样幼稚话的家伙。她忽然想起唐天不时挂在嘴边,她觉得很可笑的的那句话——神一样的少年!

    她现在一点都不会觉得可笑。

    而且,这次,唐天没有入魔……

    为什么……他会突然变得如此之强……

    韩冰凝甚至有些恍惚,难道其实站在面前的这个唐天,和自己认识的那个唐天,不是一样人?

    他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

    当韩冰凝意识到这一点时,唐天正在缓缓朝周鹏走去。

    “你杀得了谁?”唐天的语气冰冷,一股令人心寒的杀意笼罩全场,所有精神恍惚的人,一个激灵,全都清醒过来。

    周鹏面若死灰,白银魂将在他眼前被彻底摧毁,他丧失了最后一点信心和勇气。

    连索魂枪都无法战胜的人……

    “唐天,你要是敢对少家主一根毫毛,我们周家一定不会放过你!”一名周家的高手,色厉内荏地高喊。

    另一名周家的高手颤声道:“唐天,这次是我们冒犯了,如果你放过我们……”

    唐天的身影消失。

    咔嚓!

    一声微不可察的骨碎声,周鹏捂着喉咙,死灰的眼睛失去所有生机,软倒在地上。

    “唐天……”

    周家护卫的怒吼戛然而止,一截手掌从他的胸膛冒出来。

    梁秋旁若无人收回手掌,手掌纤尘不染,淡淡道:“周家这样的家族,没有必要留在星风城。”

    司马香山不知何时出现在另一名周家护卫身后,这名护卫倒在血泊之中,司马香山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我深表赞同。”

    韩冰凝收剑入鞘,脚边的周家护卫生机断绝,她沉声道:“我代表韩家和北燕,支持消灭周家。”

    周家素来跋扈,刚才周鹏的举止,无疑触犯众怒。大家虽然平时争得厉害,但真正打打杀杀却是极少,周鹏如此肆无忌惮,自然引人反感。

    更重要的是,他们担心周家的举动,会再次触怒唐天。

    眼前的唐天,让他们感觉到极度的危险。

    索性,我们做好事,替你彻底解决。三位最强的学员,几乎瞬间达成默契。

    然而三人齐齐一脸“所有的事情都结束啦”的表情,望着唐天。

    “喂喂喂,你们别抢我战利品!”唐天一脸“你们谁敢动我就和谁翻脸”的表情。

    三人石化。

    梁秋默默地念:我这样有身份的人……

    司马香山默默地念:装吧你就装吧不装小白会死啊……

    韩冰凝默默地念:果然,打回原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