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节 临死反扑

    唐天先跑过去,检查了一下阿莫里,见他没有大碍,便屁颠屁颠地跑去收拾自己的战利品。

    所有人都很识趣地把目光偏转到一旁,三位大佬作出非常好的榜样。

    三位大佬觉得很尴尬,便装模作样地讨论起来。

    “这次的事情,有些不对劲。”梁秋一脸肃然。

    “没错。非常不对劲,光罩、岩石都不一样,我怀疑有人动过手脚,要不然,这根本就是个局。”司马香山这个阴谋论爱好者,此时两眼放光,就像黑暗中的猫。

    一直竖耳朵听三人讨论的众人,此时立即紧张起来,大家或多或少都感到了有些异常之处。现在听到连三位大佬都这么说,顿时气氛紧张压迫。

    就在此时,忽然一个兴奋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啊哈!这家伙果然是肥羊!哇哇哇!四阶白银卡,喔喔喔!四阶星辰石!”

    所有肃杀压抑的气氛,立即烟消云散。

    梁秋默默地念:白银卡而已……星辰石而已……你故意的吧……

    司马香山默默地念:装,你继续装,拜托,你也装得像点吧,白银卡星辰石什么的也太假了吧!

    韩冰凝默默地念:继续打回原形……

    周围人的眼角抽动两下,但继续装没有听到,唐天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千万不能得罪他。看看唐天杀起周鹏那般干脆利落没有一丝犹豫,简直就像杀鸡一样。就连同周家,也跟着遭殃。

    这样的人,得罪不起啊!

    “哇!这人身上也有!”

    “哇!这个好东西!”

    三位大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很识趣地闭嘴。在这样诡异的氛围里讨论这么严肃的话题,难度太大。

    忽然,轰隆一声巨响,无数岩石哗啦下落。

    嗯?

    唐天停了下来,他抬头看了一眼头顶,是上面。

    他对震劲崩劲之类的劲力已经达到极其敏锐的地步,脚下传来的震感,他立即判断出刚才发生震动的地方,在他们头顶。

    “他们在我们头上!”唐天朝韩冰凝大喊,这里面,他对韩冰凝最熟悉。

    倘若是司马香山,或许还会怀疑,唐天会不会有什么阴谋,韩冰凝却不会,她蓦地站出来,沉声问:“哪会学长用锤的?”

    “我来!”一位大汉站了出来,他手上拎着一把长柄南瓜锤,奇大无比的铁锤看得让人倒吸一口冷气。大汉的身形,全身有如铜浇铁铸,比起阿莫里,竟然还胜一筹。

    大汉深吸一口气,蓦地一声暴喝,弹地起而,手中南瓜锤亮起黄色光芒,一锤向洞穴顶部擂去!

    轰隆!

    由岩石构成的洞顶,轰然崩坍,无数碎石哗啦。

    一道鞭影倏地卷住大汉,却是司马香山,手腕一振,大汉庞大的身体,便朝一旁甩去。

    几道身影呼拉落下。

    “校长!”“校长!”

    好几个人齐声惊呼。

    唐天咦地一声:“老头,你也在啊!”

    天晶校长、北燕校长、猛兽校长和魏老头,四个人牢牢围着一个人。

    伍先生!

    几人身上,都有伤,显然经历一场恶战。

    “嘿,姓伍的,你跑不掉了!”猛兽校长嘿然道:“布下这么大的局,所图非小啊!”

    “我劝你最好老实交待!”北燕校长冷哼。

    天晶校长却是看向魏老头,魏老头毫不客气一瞪眼:“看我干什么?”

    天晶校长冷哼一声:“你肯定看出来了。我们俩搭档了二十年,你转什么念头,我一眼就看出来。”

    所有学员无不大惊,就连另外两位校长,也是大惊失色,这个看上去其貌不扬的老头,竟然是天晶校长当年的搭档,这老头到底什么来历?

    司马香山和沈元目瞪口呆,他们听说过,魏老头和校长发生出争吵,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俩人竟然当年还是搭档。沈元更是脸发白心发虚,如果这样算下来,天晶和沙琪玛学院岂不是兄弟院校?那自己去找沙琪玛学院的麻烦……

    天晶校长在星风城有着极高的声誉,他当年的来历,无人知晓,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实力深不可测,为人又极其方正,毫不徇私。

    魏老头哈哈大笑:“我当然看出来,不过要我说出来也不难。那几件秘宝,就要归我所有!我沙琪玛学院又小又穷,两个学生也是身无长物,多可怜呀!”

    司马香山等人无不一脸古怪,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这魏老头和唐天一个德性啊!

    “好!”北燕校长很干脆应下来。

    “我也没问题!”猛兽校长点头。

    魏老头的实力,让两位校长大吃一惊,三件青铜秘宝对他们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能与这点代价交好对方,他们当然愿意。

    “行了,说吧,没人和你抢。”天晶校长冷哼一声。

    “你能猜得到?哈哈!”伍先生仰天大笑:“就凭你们几个,怎么可能破得局?把你们后面的真正高手,叫出来吧!”

    “我猜不到?”魏老头冷笑:“我看到【血眼】就明白了。告诉你,真不巧,我也有一件显微镜座秘宝。【血眼】,显微镜座青铜秘宝,它只有一个功能,那就辨识血脉优劣。我没说错吧!”

    “你……”伍先生表情凝固在脸上。

    “这就很好猜了。你布下偌大的局,并且让城主把武会搬来,你打的十有**就是血脉的主意。那我再来猜猜,你掌握了某种可以提炼血脉的秘术,但是这种秘术,对血液有要求,而且需要的数目惊人。如果在天路任何一个星座,你这么做,都会引起别人注意。所以你跑到武安星这样一个边缘星球。你用开荒的名义,布下这个局,就算死了很多人,也没有人会怀疑到你身上。开荒怎么会不死人呢?死再多的人也很正常啊!”

    魏老头冷冷地看着伍先生,眼中杀气四溢。

    “星门是真的,魂之迷宫也是真的,在利益面前,所有人都会冲昏头脑。你只需要在其中悄然出手,收集血液,用血眼分析,找到目标,再让他们悄然消失,提炼你需要的血脉。因为你已经在整个魂之谜宫布下了局,只是没想到,功亏一篑。”

    魏老头紧紧盯着伍先生,一字一顿缓缓道:“我说得对么?黑魂伍先生!”

    伍先生满脸惊恐地看着魏老头:“你……你到底是谁?”

    “哇!老头,你好厉害!”唐天一脸震惊地高喊。

    所有的气氛立即烟消云散,魏老头高深莫测的姿态,立即轰然破碎。

    魏老头眼角跳动两下,他忍不住扭过脸,破口大骂:“不闭嘴你会死啊!”

    “啊!为什么要闭嘴!”唐天一脸诧异。

    魏老头无奈地转过脸,望向天晶校长:“喏,差不多就是这样。”然后还不忘补充一句:“先前说好的啊,那几件青铜秘宝归我了!”

    伍先生蓦地抬头,用尽力气高声尖叫:“是谁?谁坏我的好事!出来!你给我出来!”

    “别嚷了,人家前辈高人,肯定看不过眼,小小地惩戒你一下。”魏老头得意洋洋道:“你就老老实实认罪伏诛吧,省得折腾,我们这些人也能节省一些力气。”

    “没错!”北燕校长嫉恶如仇,冷哼一声:“定然是前辈见你伤天害理,于心不忍!”

    他们也都明白,肯定有高人相助,否则的话,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破开这个局。谜之魂宫内的力量变化诡异难测,加上对方的三件青铜秘宝,天衣无缝。四人在里面呆了这么久,同样没有察觉。

    “哼,就凭你们,也想拦下我?”伍先生冷笑,脸上惊恐之色一扫而空,气势暴涨,他沉声道:“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就逼你出来!”

    伍先生手中多一把细长的黑色刺剑,轻巧地弯起剑尖,剑身一弹,嗡地一声让人耳朵一震。

    他身形一动,有如鬼魅般,黑影一闪,快如闪电,直指北燕校长。

    “小心!是飞鱼座青铜秘宝【刺身剑】!”魏老头连忙出声提醒。

    北燕校长清喝一声,夷然不惧,剑势纷洒,只听得一阵暴雨般的叮咚。另外三人毫不犹豫,同时出手。

    轰然劲气,疯狂四溢。

    周围诸人满脸骇然,纷纷后退。五阶真力的撞击形成的劲气,充满破坏力。

    司马香山、韩冰凝、梁秋三人没有退,他们兵器在手,如临大敌,随前准备上前支援。唐天也没有退,亲眼见到如此强悍对决的机会可不多。

    伍先生的实力之强,匪夷所思,以一敌四,硬是撑下来。他的身形极快,唐天只能看到一溜黑影,完全看不清他的身形。明胆细软的刺剑,在伍先生手中,充满了杀伤力。

    不过之前的激斗,伍先生已经受伤,点点血迹,开始洇湿衣服,他的剑势也变得缓慢下来。

    四位校长显然战斗经验非常丰富,打法不急不躁,摆明要把伍先生的力量耗尽。

    伍先生也察觉出四人的意图,猛地逆运真力,脸上浮现一抹妖艳的红色。他的速度陡然增加,手中的刺剑破空骤然尖锐刺耳。

    另外四人神色凝重起来,他们都知道这是伍先生的临死反扑,无不竭尽全力。

    伍先生身影左冲右突,四人的阵形,出现一个微不可察的偏移,伍先生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身形一晃,骗得四人身形一动,他一声暴喝,手中的刺剑陡然放出耀眼炽目的光芒。

    轰!

    细刺剑爆裂开来,化作数十截,有如一阵暴雨,向四周暴射而去一,带起尖锐有如怒矢的啸音。四人脸色大变,连忙出手抵挡,护住身前!

    趁着这功夫,伍先生的身形有如泥鳅,借机滑溜出战圈。

    梁秋的散手、司马香山的鞭和韩冰凝的剑,呼啸齐至。三人聪明得很,只要缠住伍先生片刻便可。

    伍先生深吸一口气,脸上红晕更深几分,长袖鼓荡,轰然与三人相接。

    轰!

    长袖瞬间四分五裂炸开,露出皮开肉绽鲜血横流的双臂。

    伍先生嘴角溢出一缕鲜血,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之色,借着这股力量,陡然加速。

    唐天呆了一呆,对方竟然朝他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