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节 天炉火

    唐天只觉得一股寒意陡然从背后窜了上来。

    对方的速度之快,他只能看到一道模糊的黑影。

    该死!

    “天炉!”唐天怒吼,天炉黑铁拳套,呼地冒出红色的火焰。全身真力下意识地鼓荡到极致,这次仿佛第二鹤身也察觉到危险,前所未有地快速运转。

    想也没想,唐天就挥出自己最擅长最强大的一拳

    ——大雪崩!

    第一次,唐天戴着黑铁拳套使用出大雪崩,他立即察觉到不同,一股暖流,从拳套倒流回他体内,再随着他激荡的真力,重新注入拳套。

    这股暖流,让唐天所有的恐惧,一扫而空。

    拳势看似平淡无奇,连拳头妖异的红色火焰,似乎都变得温柔起来。

    伍先生此时已经是真正的强弩之末,唐天这一拳,他避无可避,结结实实印在他胸前。

    噗!

    一声不大的拳肉相交声,红色的火焰,瞬间没入伍先生体内,伍先生僵在原地,表情凝固在脸上。他呆呆地看着唐天,他似乎不相信,唐天这一拳,能击中他。

    此时众人才反应过来。

    轰!

    红色的火焰,忽然从伍先生的身体冒出来,转眼间,耀眼的火光,完全吞噬伍先生。

    “天炉火!”猛兽校长失声惊呼。

    北燕校长和天晶校长两人呆呆地看着唐天。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唐天和他面前的那堆火焰。

    陡然亮起的红色火焰,仿佛带着妖异的力量,熊熊燃烧。

    火光映照之下,少年带着喘息的脸庞,明灭不定,带着慑人的力量。

    ※※※※※※※※※※※※※※※※※※※※※※※※※※※※※※

    “果然是天炉火!”北燕校长喃喃自语:“天炉武器,越是低阶,呼唤出火焰的难度越高,天炉黑铁武器呼唤出火焰的概率,连万分之一都不到!”

    天晶校长脸上也难掩震惊:“传说中,一旦能呼唤出天炉火,黑铁武器更能够自我淬炼进阶。”

    “这个是传说吧,反正我没见过。”魏老头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是满脸得意洋洋,啪地一个响指:“阿莫里,来,秀一下你的天炉火。”

    “哦。”阿莫里举起手中的黑铁刀,瓮声道:“天炉!”

    呼,红色的火焰冒出来,包裹刀身。

    刷,其他三个校长的眼睛倏地红了,各种羡慕嫉妒恨,那模样好像随时要上前抢人,尤其是猛兽校长,只差捶胸顿足!

    火焰散尽,伍先生彻底化作灰烬,原地什么也没有留下。

    “这家伙也太穷了吧!”唐天目瞪口呆,有些不能相信。

    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

    所有校长刚才满脸赞赏顿时消失一空,所有人眼中的震撼,同时消失。

    “居然连渣都没有剩下!”魏老头瞪大眼睛,满脸不甘。

    天晶校长此时开口:“我们现在怎么办?”

    “报告城主吧。”北燕校长沉声道:“这件事还牵涉到黑魂,非同小可。”

    很快,几位校长共同决定先报告城主。

    ※※※※※※※※※※※※※※※※※※※※※※※※※※※※※※

    这件事的影响远比唐天想象得要大,整个武安星都陷入紧张的气氛。黑魂这样的黑暗势力,竟然把魔爪已经开始伸向武安这样的边缘星球。各城城主开始联合起来,准备请一些光明武会前来帮忙。

    不过,这些事,和唐天没有关系。

    回到沙琪玛学院的第一件事,唐天便钻进南十字座光门。

    果然,唐天在里面找到了兵。

    “喂,你怎么进来的?”唐天忍不住问,兵全身上下,充满了谜团,偏偏这货就像牙膏一样,一点点挤,还不是每次都能挤得出来。

    兵默然。

    果然,这次挤不出来。

    唐天见状,干脆自己修炼起来。

    “南十字座,你的用法不对。”兵忽然平平道。

    “用法不对?”唐天一愣,他一脸狐疑地看着兵:“那你说说,怎么用?”

    兵:“要打雾墙。”

    “雾墙?”唐天的目光落在雾墙上。

    雾墙上有两块缺口,一次闪电杀,一次是大雪崩。雾墙可以轰掉,他是知道,但是他一直专注地修炼,没有花心思在上面,所以也没有理会。

    打雾墙?

    唐天重新端详起来,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的?”

    兵默然。

    唐天瞪着兵,兵无动于衷,唐天悻悻收回目光,转念一想,哎,这倒是个修炼的好方法。

    他站到雾墙面前,对着雾墙就开始运起碎影掌,砰砰砰,修炼起来。

    碎影掌的威力比起大雪崩要弱许多,但是雾墙还是一点点被唐天轰下来。

    唐天恨不得直拍脑袋,为什么自己之前就没有想到这个方法呢?想到以前的修炼,一个人对着空气出拳,多傻啊。

    神一样的少年重新干劲十足!

    第一次体会到肉搏专家的强悍,唐天只觉得全身有使不完的劲,一想到如果把其他四种武技,修炼到完美,再修炼到杀招,哇哇哇,那一定厉害无比吧!

    唐天上次在魂之迷宫听到天晶校长说黑铁拳套召唤出天炉火,便有可能进阶。于是专门跑了一趟采石场,找到石头大哥。石头听到他能够召唤出天炉火,又惊又喜,便把黑铁拳套淬炼进阶的方法告诉他。

    方法很简单,就是戴着拳套,召唤出天炉火,不断地挥拳不断进攻,拳套内的天炉火就会不断地淬炼拳套,直至进阶。

    从那之后,唐天便再也没有取下过拳套。

    天炉拳套灵活轻便,每一处关节都非常贴合,唐天无论是用掌还是用拳还用爪,都轻松如自。

    以前的时候,没有参照物,唐天的感觉还不明显。现在天天轰雾墙,黑铁拳套的威力就体现出来。同样是用碎影掌,戴了黑铁拳套,威力起码有百分之二十的增幅。

    黑铁拳套就如此厉害,让唐天对青铜秘宝充满了期待。

    这次他的收获巨大,除了一些白银卡,还得到一件青铜秘宝。

    小马座青铜秘宝,【小马飞靴】。

    小马座位于飞马座西南,水瓶座之北,是个非常小的星座,仅仅比南十字座大。

    这双小马飞靴唐天却非常喜欢,青铜色的金属靴身雕刻着可爱的小马,表面磨砂质感,并不起眼,但是穿在脚上非常舒适。轻轻一蹬地面,唐天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一下子轻便了许多。

    而当唐天注入真力,快得就像一阵风,八步赶蝉的爆发力更是提升明显。

    这对唐天来说,是件非常实用的秘宝。

    不断地摸索,唐天对秘宝,终于有自己的理解。每一件秘宝,内部都有类似武魂一样的存在,它是秘宝的力量源泉。只需要注入真力,武魂便会觉醒。秘宝不同,武魂也会不同,有的武魂擅长战斗,有的却擅长辅助,有的能增益真力,有的能真力外放。

    但是等阶越高的秘宝,它的武魂就越强大。

    青铜秘宝的武魂,比起黑铁秘宝的武魂,就要强大得。小马飞靴的武魂,就是一只很迷你的小马。当唐天的真力注入小马武魂时,小马便欢快地飞奔,很是奇特。

    白银卡没有太合用的,唐天就索性把它们都卖了,换成星辰石,在天路,星辰石才是硬通货。

    ※※※※※※※※※※※※※※※※※※※※※※※※※※※※※※

    “喂,基础唐,听说了么,光明武会派人来了!”阿莫里一脸兴奋。

    唐天头也不抬:“来就来了呗!”

    “那可是光明武会,他们入会最低的标准,都是五阶以上的实力!”阿莫里一脸羡慕,五阶的实力在武安星绝对属于真正的强者之列。

    “哦,我要修炼呢。”唐天头也不抬。

    连续十多天的疯狂修炼,唐天的碎影掌终于修炼到完美的地步。唐天决定把【鹰爪功】、【连环关节技】和【八步赶蝉】全都修炼到完美的地步,再修炼四阶武技。

    “先别修炼了。”魏老头忽然出现。

    唐天停了下来,一脸好奇地看着魏老头。

    “光明武会来人了。”魏老头道。

    唐天一脸莫名:“关我们什么事?”

    “唔,边走边说。”魏老头道。

    走在路上,经过魏老头的解释,唐天才明白这其中的道道。

    武安星是边缘星球,不在天路内,无论是光明武会,还是黑魂,都不重视。然而这次黑魂闹出偌大的事情,武安星立即紧张起来,赶紧联系光明武会。光明武会专门派人来调查这次事件。

    “光明武会是黑魂的对头之一。”魏老头道:“光明武会这次,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来挑选天赋出色的年轻人。这是光明武会的传统之一。城主很看中这件事,如果有人能够被选中,那武安星便会自动纳入到光明武会的保护之中。”

    “我要去找千惠的。”唐天一脸看白痴般看着魏老头。

    “你小看人家光明武会了,英仙座就是光明武会的势力范畴。”魏老头一脸鄙视地反击。

    “这么厉害?”唐天一愣,在他心中,英仙座那可是大星座。

    “废话!”魏老头接着道:“你们要是能进光明武会,我也放心了。光明武会在培养年轻人方面非常独到,而且他们内部的武技,可不是我们这样的大路货。里面的老师水平更是高,那天那个姓伍的,要搁在光明武会,那也就一个普通成员吧。黑魂到底名声不好,光明武会还不错。”

    当唐天阿莫里跟着魏老头抵达城主府时,这里几乎挤满了人。

    司马香山、韩冰凝、梁秋等人赫然在列。

    上次事件之后,唐天声名鹊起。索魂枪白银魂将,那绝对是四阶的实力,再加准大师级的枪法,何其可怖,但还是被唐天干掉。而被烧成飞灰的伍先生实力更加惊人,据说高达五阶,虽然有着诸多侥幸之处。

    可是,五阶……

    那是多么令人仰视的实力啊!

    如此辉煌的战绩,在星风城,绝对是头一号。唐天之前被称为有史以来最垃圾的垃圾生,不知有多少人嘲笑他。但是此时,没有一个人敢嘲笑他,唐天诛杀周鹏时的狠辣果决,早就随着那些旁观的学员,传播开来。

    千万不要得罪他!

    千万不要触怒他!

    最最关键的是,千万不要被他呆傻的外表所欺骗,那是假象,绝对的假象!

    唐天天天自称“神一样的少年”,千万不要以为那是开玩笑啊,那是真的啊,不相信?那你就傻了!

    当唐天出现时,原本议论纷纷的学员们,一下子安静下来,鸦雀无声,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充满敬畏,人群自发地让出一条路。

    “唔?”站在露台上,远远地观察这批学员的中年人,脸上露出意外之色。

    学员是一个比较单纯的群体,能让他们做出这样的举止的人,那一定是让他们真正敬畏的人。

    他不禁认真打量起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