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节 捱打训练

    砰砰砰!

    唐天就像一个靶子,无数光团前赴后继,不断击打在他身上。这些光团的力量,恰到好处,既让唐天觉得钻心疼痛,却又不会马上昏厥。

    天空中兵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空弦月映衬下,显得异常冰冷无情。

    “注意防守区域,你不是学过好几种武技吗?任何武技都应该既可以用于进攻,也可以用于防守。”

    “没错,你不可能防住所有的攻击,但是你就不防守了吗?你应该用尽所有的力气,所有的潜能,再挡下一些攻击,挡下更多的攻击。多抵挡多少攻击,就少承受多少攻击,你的生存机率就要大多少。”

    “我需要提醒你,在这一个关节里,在当年的南十字兵团,基本上每个月都有六个人,因为承受过多的攻击而死亡。”

    兵铁血无情的声音,不断地钻入唐天的耳朵。一进入新兵营,兵就像换了一个人,铁血无情。

    唐天咬牙强撑,他完全没有机会回应半句,眼前的光影如织,那些光团蜂拥而至的时候,就像一团会发光的暴雨陡然在你面前绽放。唐天很快发现,小崩拳和碎影掌在这里不好用。小崩拳虽然势大力沉,但攻击频率太慢,而碎影掌虽然笼罩的范围很大,但是那些碎裂的掌影根本无法控制,无法有效地保护到要害。

    最好用的是鹰爪功。

    光团恰好拳头大小,用鹰爪功恰好一爪可抓,关键是,鹰爪功的攻击节奏非常快。

    眩目的光雨之中,唐天神情专注异常,不敢有丝毫分神。任何一丝的分神,下场都会非常惨烈。刚才唐天就因为稍稍分神,而被一个光团直接击中鼻子,现在他的鼻子下面还挂着两行鼻血。

    脆弱的鼻子被击中的瞬间,唐天几乎失去抵抗力,全身挨了三十多下,才缓过神来。

    从那之后,唐天尤其注意保护好要害。

    双爪冒着火焰,在面前扬成一片火幕,光团撞上火幕,纷纷被弹开。

    但依然不断有光团穿透唐天布下的防线,打在他身上,每当这个时候,唐天体内的鹤身,便会自发地运转,消去大半其中蕴含的劲力,但依然会留下一片淤青。

    唐天顽强地抵挡着,他渐渐摸索出诀窍,抵挡光团的时候,如果加上一些力量,让它以更快的速度被弹飞,这样可以撞开一些迎面飞来的光团。

    果然,唐天的方法很有效,那些被弹飞的光团,就像撞球一般,弹开许多正扑上来的光团,唐天的压力锐减。

    “很不错,这么快找到应对的办法。”兵呆板冰冷的声音中隐隐透着一丝兴奋。

    兵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的弦月:“等太阳升起的时候,你就可以休息。但是你要注意,越接近黎明,你面临的压力就会越大。”

    铁血冰冷的声音在荒野上回荡。

    “这就是黎明前的黑暗!”

    唐天一边在心中狂骂:“黑暗你个变态兵……”

    一边不敢有丝毫懈怠,鹰爪功在他手上,速度不断地增加。唐天每一爪,渐渐多了一丝尖锐的破空声。

    兵前后的变化太明显,这家伙之前虽然呆了些,但是没有半点攻击性。现在的这股子狂热、兴奋,是哪门子回事?自打进入新兵训练营,兵就像换了一个人,虽然说话还是那么冷冰冰、呆板,但是行为却充满了一种唐天很难形容的感觉,好像他突然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一般。

    唐天万分不解,不过,他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因为跑来攻击他的光团越来越多。

    果然如同兵所言,黎明前的黑暗么……

    唐天紧咬牙关,双目瞪得老大,使出吃奶的力,笼罩火焰的双爪,速度更加惊人,这才堪堪抵挡住光团的攻击。

    但是光团的数目在持续不断地增加,唐天的压力越来越大,当唐天终于撑不住,防线轰然崩碎,无数光点如同雨点般轰在他身上,他的惨叫声,远远传开。

    光团暴雨中凌乱如筛的唐天,完全没有注意到体内真力的变化。

    第一鹤身很快就支撑不住,轰然崩散,第二鹤身察觉到危险,缓缓流转,不断吸引这些光团的劲力!

    天空中的兵,喃喃自语:“三阶就开始这样的地狱修炼,会培养出一个什么样的怪胎呢?”

    他的语气中,多了一丝兴奋和狂热。

    难道,这就是自己陶身化魂的使命么?

    太阳从荒野的地平线跳上来,光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

    扑通。

    昏昏沉沉的唐天摔在地上,睡了过去。

    ※※※※※※※※※※※※※※※※※※※※※※※※※※※※※※

    没有人再去关心唐天,孔大人认为唐天十有**是因为血脉的力量,破坏了弱点武场。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唐天天赋差,却实力不弱。天生血脉者总会有着某些力量,不过血脉的力量,总是非常奇怪,无法用一般的力量激发出来。

    弱点武场花费了孔大人很多心血,倘若以此为代价,发现了一位罕见的天才,孔大人也一点都不可惜。可如果弱点武场被破坏,却只发现一位天生血脉者,孔大人就有点心痛了。

    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思考,如何重建一个弱点武场,或者这次自己再做一个更厉害的弱点武场?

    至于他手下的老者,更不会去思考唐天,阿莫里等人以为唐天正在进行特殊的修炼,大家都没有打扰他。相反,大家都在暗中激励自己,唐天已经用弱点武场证明了自己,他们更不能落后。

    一路平静。

    光明武会的厢车,可没有人敢打主意。

    经过漫长旅途,他们整整飞行了两个月,才抵达英仙座。

    当厢车停下来时,所有人都露出欣喜之色,在车上呆了两个月,所有人都觉得乏味无比。

    砰砰砰!

    阿莫里用力地捶门,兴奋莫名:“基础唐!基础唐!快出来快出来!我们到了!”

    吱呀,房间门打开,脸色苍白的唐天,一脸茫然:“现了英仙座吗?”

    “是啊!到了!”阿莫里一脸关切:“基础唐,你的脸色好差,你生病了吗?”

    “我没事,只是修炼得太厉害,休息一下就好了。”唐天心中一暖,脸上勉强挤出笑容。

    唐天现在浑身都是伤,兵的训练,越来越变态,每天唐天都是伤痕累累,要不是他身上的竹蜂王胶足够多,他现在只怕更加境况糟糕。新兵训练营开启之后,唐天每天都要进入光门后面修炼。

    每一天,唐天都是熬过来的。

    兵那个混蛋,不仅半点情面不讲,还变本加厉!

    “你要多注意休息啊,过犹不及呢。”阿莫里关心道。

    “不要小看我!我可是神一样的男人!”唐天故意瞪了阿莫里一眼。

    阿莫里放松下来,挠着哈哈大笑:“就是嘛,我就说,神一样的男人,谁能把你打败呢?”

    唐天心中哀叹,苍蝇牛,你小看天下的变态了……

    在唐天的心中,兵绝对上升为一个变态,完全没有半点可爱呆萌可言。这家伙是一个狂热而铁血的变态,神一样的少年,也有点吃不消啊……

    唐天一想到今天晚上还要继续的训练,他都有泪流满面的冲动。

    “走吧走吧,要下车了!”阿莫里催促道。

    “嗯!”唐天有气无力地应了声。

    当唐天出现的时候,其他人都有些诧异。

    韩冰凝皱起眉头:“唐天,你身体不舒服吗?”

    阿莫里在一旁嚷道:“他修炼得太辛苦了!”

    韩冰凝等人这才恍然大悟,韩冰凝关切了两句,其他人立即感受到强大无比的压力。唐天已经这么厉害了,竟然还如此玩命地修炼,他们还有什么理由偷懒、浪费时间?

    司马香山等人暗自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立即把修炼量翻倍。

    老者目光浮现鄙夷之色,唐天这些天根本没有出过房门,修炼什么啊?在厢车里,除了孔大人的房间,其他人房间都小得可怜,除了打坐,根本不可能修炼其他武技。

    这种嘴上浮夸的家伙,除了夸夸其谈,只会注定是一个平庸的家伙。

    在他看来,唐天现在的实力,只不过是因为他血脉而已。缺乏天赋,又懒散,光会夸夸其谈,这样的人,老者见过太多。

    不过,他也不说破,这样的庸才,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孔大人!”一名武者送了上来,神色恭敬。

    “你们部长在不在?”孔大人微笑道。

    “部长正在闭关,大概要在下个月月底出关。”武者有些遗憾:“她若知道您来了,一定会非常开心。”

    孔大人闻言一愣,脸上露出喜色:“她要冲击八阶了么?”

    “是!”武者露出钦佩之色:“部长说,这次的成功性很大!”

    “太好了!太好了!”孔大人一脸欢喜,一旦妹妹能够升上八阶,那就意味孔家的实力,必然暴涨,他连忙道:“不要打扰她。我这次是送了几位天赋不错的新人过来。他们天赋都不错,又有意来英仙座,我就专门送他们过来。”

    “大人有心了!”武者连忙恭敬道,能够有新鲜的血液补充,对英仙座分部来说,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另外一个家伙,可能是个血脉者,你就把他丢到外营好了。找个条件差的,艰苦的的外营,血脉者就让他自己去挣扎吧。”孔大人一脸随意道。

    “是!”武者连忙应道,他心中已经下定决心,给唐天挑一个最糟糕最恶劣的外营。

    这家伙十有**得罪了部长的哥哥。

    真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