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节 大叔

    唐天很快就和阿莫里他们分别,大家都没有太奇怪,早就说过唐天要去的是外营。大家看来,虽然唐天去的是外营,但是如今孔大人那么看重,想必也会受到重点培养。

    他们心里都在想着,这段时间一定要好好努力,下次见面可千万不要被这个神经病一样的少年把距离拉得再大了。

    被这个家伙搞出心理阴影,那就委实有点丢人。

    唐天重新上了一辆厢车,不过比起孔大人的飞马厢军,这辆只能用寒酸来形容。

    唐天并不是一个人被送去,一同前往的,还有七名十三四岁的少年。这些少年的心情似乎不好,他们的神情阴郁,个个闷吭声。

    唐天没有去和他们搭讪,他完全没有时间。

    兵的超级变态训练,唐天每全在生不如死中挣扎浮沉。

    “没吃饭吗?告诉你!当是当年我的属下敢这么训练,我绝对把他的屎都打出来!”兵居高临下,严厉凶残的声音传入唐天耳中。

    兵愈发变本加厉的变态,他就像换了一个人,就好像折腾唐天让他积累了千万年的热情,陡然迸发出来。

    身上哪里见得到半点之前的木讷呆板?之前半天一句话憋不出来的兵,现在最喜欢的就是扯着喉咙咆哮怒吼,只要唐天稍稍表现糟糕了一点,劈头盖脸的怒骂,毫不留情。

    就好像,一夜之间,兵的这副身体找到它的灵魂。

    只可惜,是个铁血变态的灵魂。

    “抬起头,废话!十天了!你竟然才进步这么一点?你能更蠢一点么?我经手的四十六万三千六百一十九名新兵,每一个都强你百倍!你这样的水平,在兵团,连打杂的水平都够不上。”

    半空中的兵,蹲了下来,口水在唐天头顶狂喷。

    唐天毫不退缩,手上丝毫不慢,嘴里反唇相讥:“哈哈!我还以为你当年是个牛气哄哄的大人物,原来是个专门训练新兵的小屁屁!”

    “专门训练新兵的小屁屁……”兵空无一物的白板上端,一条黑线,像波浪一般一闪而过。

    “来吧!让神一样的少年,告诉你这样的小屁屁,什么才叫天才少年!”唐天夷然不惧地怒吼连连,手上速度飞快。

    他的鹰爪功经过这些天的磨炼,凌厉无比,双手十指如钩,带着鲜红的火焰,带起凄厉的尖啸。

    比起之前的苦修,现在这样的地狱式修炼,效率更加惊人。

    兵注视着满天的爪影,心中暗惊。之前唐天的苦修,他就一直在暗中观察,但是以他的经验来看,唐天的修炼效率只能算一般,这是因为唐天的天赋非常糟糕。

    用非常糟糕来形容,或许并不准确,是极其糟糕,兵有史以来见过的最糟糕。

    但是与唐天的意志之坚强,却是让他相当震撼。

    兵之前,并没有想过开启新兵训练营,直到唐天问他,有没有想做的事,他才真正被触动。沉睡了那么久,那么多的战友,全都化作陶俑碎片,只有自己一个人,陶身化魂,苏醒过来。

    兵不明白,为什么兵团驻地会落在唐天手上。

    但是,直到唐天开始新兵训练,兵才大吃一惊。兵吃惊的并不是唐天能撑下来,从一开始,兵就认为,唐天一定可以完成新兵修炼,只不过时间要久一点。短短的时间,他已经对唐天相当了解,唐天的意志顽强,早就令他耸然动容。

    而这次,兵吃惊的是唐天的进步速度,唐天的进步速度,远超他的预计。

    对于一名经手超过四十六万新兵的超级兵团首席教官而言,对于修炼进度的预估,兵早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但是,唐天的进步,远超他预计!

    第一天,唐天就撑到天亮,他直到最后关头,才宣告防线失守。

    从第二天开始,兵就悄然加大了训练的难度。

    唐天并不知道,他的修炼难度,哪怕放在南十字兵团时代,也属于相当高的。

    当第九天,唐天的修炼难度,已经达到最高难度。

    在如此恐怖强度下磨练出来的鹰爪功,早就超过常规意义上的完美境界,而达到更高的层次。唐天手中鹰爪功,已经不比普通的四阶武技逊色。进步最大的,却是唐天体内的鹤气诀。兵虽然只是第一次见识鹤气诀,但是却一眼洞察出它的优劣。

    所谓的“捱打”修炼,并不是他一拍脑门,空想出来的。

    唐天的真力虽然达到三阶圆满,但是在兵看来,量是有了,质却还有进步的空间。而且鹤身远达不到收发由心,在兵看来,这只能说明真力修炼还没有到家。他决定不断地用攻击,来“锤炼”唐天体内的鹤身。

    若不是唐天,兵也不会想出这么一个方法。

    只有这么顽强的家伙,才能够在这样变态的修炼中撑下来。

    唐天的双臂舞得飞快,漫天的尖啸,他面前的光团,如同撞上一面火墙,强大的力量不断地反弹。

    “天才少年?”兵冷冷道:“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自称天才少年。”

    兵的这句话语气虽淡,但是霸气十足。

    唐天却半点也不悚,哈哈大笑:“看来你果然孤陋寡闻啊,大叔!就让神一样的少年,让你开开眼界,认识一下天地的宽广和少年无穷无尽的斗志吧!”

    “大叔……”兵白板脸浮起三根黑线。

    “难道你还想装嫩?喂,大叔,人要有自知之明。虽然你不想承认,但是在青葱水嫩、神一样的少年映衬下,你沧桑大叔的本来面貌,无所遁形!”唐天浑然不觉,一边飞地弹飞光团,一边大声道。

    “沧桑大叔……”兵满脸黑线乱窜。

    “啊哈!呜呜呜,沧桑兵大叔,沧桑兵大叔,哟哟哟,他有点小沧桑,他有点小忧伤,小沧桑啊小沧桑,小忧伤啊小忧伤……”唐天用极其难听的嗓子放声高歌。

    天空中的兵身体一僵,片刻后,满脸黑线化作狞笑:“我们看看,是谁沧桑,是谁忧伤!”

    无边无际的荒野,所有的光团,蓦地一停,每个光团浮现一双血红的眼睛。

    所有的光团,齐刷刷转过身体,望向唐天所在位团。

    光团如同潮水般朝唐天扑来。

    唐天的歌声戛然而止,惨叫之声,惊天动地。

    ※※※※※※※※※※※※※※※※※※※※※※※※※※※※※※

    “真倒霉,每次来这破地方,都是是心惊肉跳!”厢车前方的驾舱内,穿着白色光明武服的平头男子,忍不住骂道。他武服上绣着一道黑线,表示他是武会正式的黑铁武者。

    黑铁武者是武会最低级别的武者,如果新人通过了新人考核,便会自发转为黑铁武者。当然,倘若新人的实力强悍,通过了青铜武考,便可以成为更高阶的青铜武者。

    在他身旁,另一名满脸胡须的黑铁武者安慰道:“我们还好,只不过来一趟,这帮新人就惨了。”

    “说得也是啊。”平头男子一脸庆幸:“还好我当年没有被送到这破地方。”

    “你又没得罪谁,哪会送到这?”胡须大汉摇头:“一般得罪了大人物,才会送到这。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成为黑铁武者,注定要驻守在这个地方一辈子。”

    “我就纳闷了,上面怎么会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弄一个外营。”平头男子满脸疑惑。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胡须大汉卖弄道:“以前的时候,上面曾经探测到这里有秘宝,可结果,搜寻了大半个月,还是一无所获,领头的是一位白银武者。”

    “白银武者!”平头男子惊呼:“难道是部长?”

    武会英仙座分部部长就是白银武者。

    “怎么可能?”胡须大汉摇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也是听一位前辈说的。由于那个地方,能量的浓度比较浓郁,白白浪费了也有些可惜,所以上面索性在那建了个外营。只可惜,那里的环境太恶劣,出入很危险,所以没人愿去。那里曾经一直处在半废弃状态,直到后来,出了一次事故。”

    “事故?什么事故?”平头男子一愣。

    “大概二十年前吧,曾经有一批很厉害星魂兽,突然出现在英仙座,当时的损失很严重。后来调查才发现,星魂兽就是从那里出现的。上面很担心会发生像兽潮这样可怕的事,就决定重启大陵外营,充当前哨。”胡须大汉解释道。

    “这种地方,谁也不愿意去吧。”平头男子有些不解。

    “是啊,谁也不愿意去,但又必需要有人去。所以,你明白了,就是一个流放之地嘛。”胡须大汉道。

    “难怪!”平头男子恍然大悟:“我就说,好好的外营,干嘛建在那个鬼地方!”

    “其实也不是没好处。”胡须大汉道:“上面也知道一般人都不愿意去。但凡是去大陵外营的,哪怕没有晋升为黑铁武者,三年后,只要继续呆在那,一律享受黑铁武者的待遇。很多实力不怎么样的新人,去那个地方,也不错,就是清苦了点。”

    “那倒是!”平头男子点头:“黑铁武考那么难,实力不济的话,去那混个黑铁待遇,家里也无忧了。”

    “可不是……”

    随着两人的交谈,他们下方的地面,开始出现一个个有如蜂巢般的洞穴,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

    *************************************************************************

    ps:晚上还有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