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节 孔雀蓝

    天炉青铜拳套!

    青色的火焰,竟然有一丝森然入骨的冷然。不知道是不是唐天自己淬炼的缘故,拳套的青铜武魂,和唐天的心神相连。唐天信心大增,福至心灵,蓦地大喝:“天炉!”

    呼!

    青色火焰,倏地暴涨,沿着唐天的手臂蔓延,眨眼间就包裹住唐天的双臂。

    唐天身形一闪,右爪闪电探出,一股难以言喻的自如感,从他的手腕传来,就仿佛没有一丝束缚,轻灵如无物!

    空中掠过一道青色的闪电!

    唐天这一爪的速度之快,竟然比起【闪电杀】,亦丝毫不逊色。

    这令唐天惊喜莫名,一直以来,【闪电闪】都是他速度最快的攻击手段,但是它的威力,对于现在的唐天来说,已经太小。唐天原本的鹰爪功,速度就相当惊人,如今变得更加恐怖。

    双爪连环!

    空中陡然亮起一道道耀眼的青色闪电。

    叮叮叮!

    火花四溅,魂将在唐天强悍的攻击之下,节节后退。

    但是大师级的爪功,此时体现无疑,虽然处于下风,但是滴水不漏,唐天狂风暴雨般的凌厉攻势,依然没有给它带来致命的打击。

    好强悍的爪功!

    唐天不自主想到索魂枪。与周鹏一战之后,唐天专门了解了杨云这位枪术大师的生平事迹,不由暗自庆幸。幸亏周鹏手上的魂将卡,只不过是索魂枪年轻时制作而成,那时索魂枪刚刚闯出点名头,那时的枪法,只不过刚刚颇具雏形。

    但是眼前的魂将,虽然等阶不高,但是爪功之老辣,比索魂枪更加厉害,全无半点破绽。

    双方以快打快,无数火星爆亮。

    如果没有天炉拳套,没有鹤身,单纯比爪功的话,唐天差得远。魂将的爪功炉火纯青,让唐天叹为观止。

    但是这更加激起唐天的好胜心。

    漫天凄厉的尖啸消失一空,青色的爪影,声势一敛,变成有如毒蛇吐信般的轻嘶。

    嘶嘶嘶!

    叮叮叮!

    青色闪电般的爪影,力量奇大,魂将虽然挡住唐天的攻势,但是力量传递过来,身形却不是自主向后退。

    唐天立即注意到这个细节,他若有所悟。一般而言,修炼爪功的人,都不以力量著称,他们大多着重锻炼的指力、腕力,极少动用到全身的力量。但是唐天的身体素质非常出色匀称,单纯的力量比起阿莫里那样的蛮牛虽然略逊一筹,但是唐天的发力技巧更完美,力量更纯正。拥有完美的基础发力技巧,唐天能够很迅捷地调动全身的力量。

    倘若如果全身的力量,都融入到鹰爪功上呢?

    心有所想,唐天手上的动作便开始悄然发生变化。

    唐天的鹰爪功,风格开始发生变化,大开大阖,阴冷的气息愈发变淡,反而多了份堂堂正正的味道。

    双方指掌碰撞的声音立即发生变化,铛铛铛!

    唐天指掌如锤,以重破巧,原本就处在下风的魂将,面对唐天这样蛮不讲理的攻击方式,更加狼狈。

    唐天完全沉浸在全新鹰爪功之中,他不断地把全身的力量,注入双爪之中。原本如同细蛇嘶鸣的爪音,变得低沉雄浑,新的爪法势大力沉,虽然变化少了些,反而威力更强了几分。

    但是,很快,唐天就发现,他完全压制了魂将,但是想破开魂将的防御,却变得异常困难。

    忽然,唐天想起刚才魂将的节奏的变化,魂将的攻击,忽轻忽重,虚实相间,让他直欲吐血。唐天开始模仿起魂将,他的攻击忽轻忽重,忽快忽慢,魂将顿时愈发狼狈不堪,原本滴水不漏的防线,立即出现破绽。

    眼看魂将败局已定,忽然,魂将眼中亮起一团耀眼的红色光记。

    唐天心中警兆忽生,脸色一变。

    毫不犹豫抽身疾退!

    五溜耀眼的火星,陡然在唐天眼前亮起。

    魂将的五指掠过空气,速度惊人的指尖竟然与空气摩擦出耀眼的火花!

    这是杀招!

    前所未有的危险笼罩着唐天,倒退中的唐天,背后汗毛根根直竖。几乎想也不想,唐天蓦暴喝,眼中光芒暴涨,全身真力运到极致,扬起的右爪,五指合拢,有如鸟喙,猛地一啄。

    【鹰击】!

    融合了鹤身劲而修炼成的杀招,瞬间爆发。耀眼青色尖爪印,毫无征兆从半空中钻出来,准确地击中魂将擦出一溜火花的铁镰爪!

    咚!

    魂将如遭雷殛,它之前消耗大量的真力,而唐天这记锋利尖锐又力量十足的【鹰击】,给它致命一击。

    魂将倏地在唐天面前爆开,无数武魂碎片,有如被风吹起的柳絮,甬道里纷纷洒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湮灭。

    唐天怔立在空寂无人的甬道,一时之间,心中竟然涌出一丝伤感。光从魂将,便能够看得出来,这位前辈在指功上的造诣,何等厉害!人死后,武魂会消散,这位前辈的武魂却化作魂将,守在这里,那一定是有什么没有完成的心愿吧。

    唐天自言自语:“前辈请放心,我不会辱没你的武技和秘宝!”

    他不知道前辈的心愿是什么,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对这位前辈的敬意。唐天的神情重新恢复肃然认真,他迈开步子,转身朝甬道深处走去。

    前行了约四五百米,一座石洞,呈现在唐天面前。

    进入石洞的第一眼,唐天的目光便被石洞正中央的一件东西牢牢吸引,再也挪不开半分。

    一具完整青铜铠甲,安静地摆放在那,虽然经历时间湮没,但是它却光洁如新,上面没有沾染半点灰尘。唐天能够感受到它强大的气息,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青铜铠甲。

    “这是孔雀座青铜具装,它的名字叫【孔雀蓝】。”一个声音,忽然从唐天身后传来。

    唐天一个激灵,连忙扭过脸,是井豪。

    井豪神色平静地看着青铜具装,淡淡道:“孔雀座虽然不是什么大星座,但是这具具装,却是青铜具装中的精品。没想到,它竟然在农前辈手上。”

    他注意到唐天的一脸戒备,道:“放心,我不会抢你的。”

    “为什么?”唐天一愣。

    井豪淡淡道:“我有自己的具装。”

    唐天立即眉开眼笑:“啊哈,那太好了!”说完,便直朝孔雀蓝跑去。

    井豪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自顾自道:“具装和其他秘宝有一点区别。它蕴含的力量更强大,想要驯服它,不太容易……”

    他的话戛然而止,他呆呆地看着,唐天已经开始手忙脚乱地开始穿戴起孔雀蓝。

    怎么会这样……

    具装哪有这么好收服……

    为什么具装没有半点反应……

    呆呆地看着唐天,井豪的表情出奇地古怪。具装是最复杂的秘宝之一,因有足够强大的星座,才有可能孕育出具装。因此具装的力量,也最为强大,但是具装也是出奇地难以驯服。

    井豪可是记得很清楚,自己收服自己的具装,可是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这家伙……

    井豪第一次在心中生出嫉妒之情。

    “哇哇,果然很强大啊,我感觉到很澎湃的力量!”唐天忽然咦地一声。

    听到唐天的轻咦,井豪抬起头,他的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

    唐天的脚下,忽然亮起无数光芒。

    唐天闭上眼睛,仔细地感受。

    光芒中,青铜具装的表面,竟然开始融化。

    这这这……

    井豪张大嘴巴,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这一幕。

    随着具装表面像蜡一般融化,一道道花纹,逐渐出现在青铜具装光无一物的表面。花纹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原本呆板硬直的棱角,也迅速地融化,变成化优美的弧线。

    一件全新的孔雀蓝,呈现在他眼前。

    原本有些臃肿的具装,变得更加修身。一片片镌刻着精美蓝色花纹,就像孔雀的羽翎,它们层层叠叠,就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带着微微上挑弧度的肩膀,丝毫不影响唐天的活动。每当唐天活动手脚,它们就会像流水一般,泛起一道道碧蓝的波纹,煞是好看。

    唐天觉得好奇至极,他能够察觉到,身上的具装所蕴含的力量,竟然又强了几分。

    好强的武魂!

    唐天能够感觉到,具装内的武魂,异常强大,比拳套的武魂还要强大!

    “武魂苏醒……”

    目光呆滞的井豪喃喃自语,他忽然身体猛地一震,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农前辈认可了你!”

    他的声音中夹杂着震惊、羡慕和不敢相信。井豪早就知道这里,他之所以没有前来,是因为他修习的是剑术,对指功没有任何兴趣。但是看到唐天身上焕然一新的孔雀蓝,他忽然有些后悔。

    “啊,农前辈认可了我?”唐天笑得合不拢嘴:“哎呀呀,果然不愧是厉害的前辈啊,眼光就是精准呢!肯定是一眼就看出来,我是值得托付的少年!哇哈哈!”

    井豪表情凝固在脸上,这样的家伙,竟然能够得到农前辈的认可……

    井豪顿时有种“这世界太荒谬了”的感觉。

    得意洋洋的唐天止住笑,他想起刚才井豪的惊呼,忽然好奇地问:“哦,对了,什么叫武魂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