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节 铁汉热泪

    温软入怀。

    唐天的力道没有掌握好,赛雷面对面坐在他面前。青铜机械鸵鸟背上地方倒是足够两人坐,但是唐天的视野被赛雷的扬起的头发挡住,心中一急,啪,把赛雷的身体往怀里一带。

    赛雷来不及反抗,整个人立即失去平衡,向唐天怀里扑去。

    赛雷的头发被迎面的风吹起,唐天一咬牙,顾不得那么多,伸手按住赛雷的脑袋,猛地一按,口中怒吼:“趴下!”

    赛雷只觉后脑一阵大力传来,啪,脸一下子埋进……

    “呜呜!”赛雷感觉得自己的脸被什么东西完全埋住,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想说话,但是只能发出呜呜声。

    忽然,赛雷的身体陡然僵住。

    等等!

    这个地方……这个地方……

    这里是……这里是……

    赛雷的大脑一片空白,脸刷地烧起来,偏偏唐天情急之下,根本没有留力,这一按结结实实。而且唐天怕她乱动,视野再次受阻,右手紧紧按住她的脑袋。

    赛雷彻底慌乱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的唐天,已经完全进入战斗状态,拳套笼罩青色的火焰,优雅华丽的孔雀蓝浮出,翎甲像波浪一般微微起伏,他的眼睛闪耀着红色的火焰。

    “小鸵鸵,杀!”

    唐天怒吼一声,再次伏低身体,青铜机械鸵鸟轰隆轰隆,朝白熊猫冲去!

    一道黑影有如鬼魅般从侧翼,扑向唐天,赫然是黑熊猫。黑熊猫瘦削的脸庞杀气四溢,一片冰寒,双手不知何时,多了几把飞刀,半空中手腕一抖,飞刀脱手而出。

    怪异的啸音充斥耳膜,飞刀速度如电,笼罩着一层淡淡光芒,在空中飘浮不定,让人防不胜防。

    唐天早就黑熊猫飞刀脱手瞬间,便心生感应。经过捱打训练的唐天直觉敏锐得惊人,头也不回,手腕朝后一伸。

    咻咻咻!

    几道黑光从唐天手腕激射而出。

    天箭座黑铁秘宝,小乾坤袖箭!

    袖箭速度奇快,黑熊猫眼中寒光一闪,猛地止住身形,手中多了两柄蝴蝶短刃,手如蝴蝶翻飞,刀光闪烁。

    叮叮叮!

    几点火花迸溅,黑熊猫连退数步,心中凛然。

    而此时,飞刀亦出现在唐天的背后,黑熊猫的手法细腻,原本在空中看似杂乱的飞刀,此时瞬间锁住唐天各个方位,无论唐天往哪个方向闪躲,都会被飞刀击中!

    就在此时,唐天蓦地怒喝:“孔雀之蓝!”

    倏地一道虚影在具装上浮现,铮铮铮!

    几片翎甲突然直立,猛然挣脱,激射而出,空中几道蓝光乍现,叮叮叮,每一道蓝光必然击中一把飞刀,无一落空。

    黑熊猫脸色奇差无比,这半路里杀出来的家伙,实力不怎么样,但是身上的秘宝层出不穷,竟然只凭借秘宝就硬生生逼退自己,黑熊猫心中的恼怒可想而知。

    唐天哈哈大笑,他的目光紧紧锁定面前的白熊猫。

    白熊猫手中多了一根铜棍,面对迎而冲来的青铜机械鸵鸟,圆滚滚的脸上,没有半点退缩。

    双方的距离在迅速拉近,白熊猫忽然暴喝一声,矮敦厚实的身体往下一沉,双手持棍,横扫千军!

    淡淡的土黄色光芒,隐约可见一只狰狞狂野的熊猫张嘴怒吼。

    棍音低沉如野兽咆哮。

    五阶真力催动到极致,棍芒幻形,才会形成如此景象。

    黑熊猫冰冷的面色,隐隐带着一丝期待。很少有人知道,白熊猫矮胖的身体内,却是天生神力,再加上极佳的土行天赋,他的【熊猫棍法】修炼到巅峰,威力之强,硬碰碰,从未输过。

    唐天也对这一楷的威势心中暗惊,不过,他嘴角忽然浮现一缕狡黠的笑意。

    轰隆轰隆……轰!

    粗壮的青铜鸟腿,蓦地一沉。

    黑熊猫瞳孔一缩,失声惊呼:“他要……”

    轰!

    强悍无匹的力量,骤然从青铜鸟腿中爆发,青铜机械鸵鸟腾空而起。

    骇人的棍影,擦着唐天的身体掠过,唐天身形一颤,心中骇然,劲气仿佛要钻入他身体一般。这一棍,竟然如此强悍!

    呼啦!

    仓库顶被撞出一个大洞,两人一鸟,高高冲上天空。

    白熊猫和黑熊猫纷纷跑到大洞下方,仰脸朝天空望去。

    哪知道青铜机械鸵鸟这一跃,硬生生冲到六十米的天空,不过,冲势一尽,达到最高点的青铜机械鸵鸟开始往下坠。

    下方的白熊猫和黑熊猫刷刷变幻位置,眼中凶光闪烁,蓄势待发,等着唐天落下来,给予致命一击。

    忽然,青铜机械鸵鸟在空中一顿,竟然停了空中,青铜机械鸵鸟原本始终贴在身侧的翅膀,突然伸展开始,飞快地扇动。青铜机械鸵鸟载着两人飘浮在空中。

    下面三人,看得目瞪口呆。

    唐天完全忘了自己还用力按着的赛雷,赛雷几乎被窒息,更让她感到羞耻的是,由于脸埋得太深,唐天的动作又剧烈,隔着裤子她也能感受到有个东西,不时或弹或戳在她脸上。

    该死的家伙!

    更让她无奈的是,无论她怎么挣扎,唐天的手纹丝不动。

    这家伙是野兽吗?力气怎么这么大?

    她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那个东西还时不时戳来戳去,她心中又羞又恨,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其,张开嘴,用力一咬!

    唐天此时心中得意无比,面孔朝天,仰天大笑:“哈哈哈哈!白痴!不要把鸵鸟不当鸟……”

    仰天大笑的唐天,就像被人掐住喉咙的天鹅,叫声嘎然而止。

    他的表情僵在脸上,另一手僵在半空,身体僵住像雕塑。

    足足停了三秒,唐天陡然发出惊人的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远处一道身影如闪电般冲过来,兵的眼中怒火中烧,杀意沸天。

    “唐天,你受伤了?”几乎是眨眼间,兵就冲到唐天面前。

    “啊啊啊啊……”唐天啊了半天,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痛得眼泪都出来,身体佝偻成虾。

    好不容易吸了一口空气的赛雷准备起身,结果听到兵的这句话,脸刷地狂烧了起来。

    羞死人了!

    赛雷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直到过了一会,她忽然发现,自己刚才又把脸埋下去……

    赛雷羞急得都快哭了。

    她虽然平时喜欢摆出一副熟女御姐的姿态,调戏一下小正太,但实际上在男女之事方面相当保守,这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看到唐天眼眶里泪水涌动,兵心中的怒火更加激荡,他可是很清楚,唐天是多么坚强的人,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唐天流眼泪。哪怕是多么大的痛苦,多么艰苦的修炼,多么艰难的战斗,唐天从来没有流过泪。

    唐天这个钢铁一样的少年,该是受了多重的伤,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才会痛到流泪啊!

    兵眼中杀意翻腾,丢下一句:“他们一个跑不了!”便朝下方冲去。

    到这个时候,赛雷终于从唐天怀里挣扎着爬了起来,坐直身体。

    两人面面相对。

    赛雷满脸羞红,刷地变成一片冰寒,杀气腾腾。

    唐天身体僵直,表情僵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本来满腔怒火的赛雷,看得唐天这般模样,忽然心中暗爽,怒火消去大半,她伸出修长的手指,鲜红的指甲轻轻勾起唐天的下巴,小巧湿润的舌头轻轻舔了舔雪白的牙齿,仿佛在回味,又仿佛在赞叹:“口感不错哟!”

    唐天眼中的赛雷,却完全是另一番模样。

    两排雪白的牙齿,就像擦得两排锃亮的钢锯,寒光四溢。赛雷小巧湿润的舌头,在唐天就眼中,就像沾水打湿的砂纸,拼命地摩擦着刀刃,越来越锋利、越来越雪亮……

    好像更疼了……

    好可怕……

    “啊啊啊啊啊!”

    唐天的惨叫,比刚才更加撕心裂肺,飓风般远远传开!

    兵的效率惊人,以他的实力,熊猫匪团三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几乎一个照面就被收拾。满腔怒火的兵二话不说,用一根绳子把三人捆得结结实实,他要让唐天亲手手刃三人,以消心头之恨。

    刚刚绑完三人的兵,忽然听到头顶遥遥传来的惨叫,兵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小黑点,心中充满同情。

    伤势变得更重了么……

    钢铁一样的少年,也承受不了的伤势,一定很可怕吧!

    本来还有些羞急的赛雷,看到唐天如此狼狈的模样,笑得花枝乱颤,心中愈发得意起来,若是有人看到此时的赛雷,一定会被她的风情迷得神魂颠倒。

    “喂,少年,下去吧,你的魂将好像已经解决了战斗哟。”赛雷笑兮兮道。

    唐天那畏如蛇蝎的表情,简直太可爱了呀!

    赛雷美眸如电,吐气如兰,声音中充满深深诱惑:“难道是少年,还想来一次?”

    唐天发白脸色更加惨白如纸,头摇得像拨浪鼓,他连忙拼命地摧动青铜机械鸵鸟向下飞。惊魂未定的唐天,忙中出错,青铜机械鸵鸟的浮力其实非常小,刚刚可以让他们保持浮空,唐天一出错,青铜机械鸵鸟的翅膀骤然停止。

    “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的失重,让赛雷大惊失色,吓得一下子抱住唐天。

    突然的失重没有吓到唐天,但是突然被赛雷抱住,吓到唐天,他脸上的血色一下子褪得干干净净。

    “啊啊啊啊啊啊!”

    两人拖着长长的惨叫,轰然砸进地面。

    兵偏过脸,看着升腾而起灰尘,心中默默地想

    ——痛到连控制青铜机械鸵鸟都做不到,唐少年这次只怕伤到心神,这样的重伤,很难恢复啊……

    ***********************************************************************************************

    如此邪恶美妙的一节,神一样的少年们,是不是充满了投票冲动?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