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匹夫一怒

    大门在他身后关闭,李青山环顾一圈,仿佛丝毫没注意到院中紧张的气氛,自顾自的走向刘管事所在的桌席,那里正对着厅堂,设在院子的中间最大的一株老榆树下,是主席的位置,坐的都是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刘管事左右两边是李村长和神婆,乃是卧牛村中权利最大三个人,还有几个村中老人,唯一的年轻人就是李村长两个儿子,李虎李豹,都生的膀大腰圆,虎视眈眈的望着李青山。

    刘管事眼神微缩,不过十几天未见,李青山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具体也说不清是什么变化,但总之和以前大不一样,多了那么一股子气势。

    李村长一脸威严,目光不善。而神婆干脆就是**裸的怨毒了。

    普通村民,得罪了这三个人的中的任何一个,在村里的日子都没法过下去,只能低头服软。更别说同时得罪了他们三个,但李青山也绝不会服软低头。

    村里吃席面的规矩,还是很多的,从位置到坐姿,都有不少的讲究。李青山见其他席面都挤满,只有这个席面还较为松快,便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开口道:“怎么还不吃,诸位是在等我吗?”

    没人回答他,李虎李豹从左右两边夹了上来,分别搭上李青山的双肩,用力按捏了下去。

    李青山虽然年纪尚轻,身材挺拔,不在二人之下,但身形瘦削,远比不上他们的膀大腰圆。若搁在以往,只需一个,就能轻易将李青山制服,即便是现在,李青山也只能对付一个,两个就难说了。

    李青山一皱眉头,抓住二人的手腕,往下一掰,同时使出“牛魔运皮”的变化,像一头大水牛舒展筋骨,左右一靠。

    李虎李豹只觉得手腕一阵剧痛,又被李青山一撞,顿时把持不住身形,从椅子上跌落下去,

    二人恼羞成怒,顾不得满身尘土,腾地站起身来。

    刘管事原还要说几句场面话,试试李青山的心意,看他有没有服软的意思。没想到李虎李豹如此冲动,也顾不得骂他们了,正要摔了手中的杯子,命长工们动手。

    “铮!”一把短刀钉在了桌面上,几个人的动作也被钉住,刀刃在斑驳的阳光下,闪着朦朦胧胧的光。

    李虎李豹顿时不敢上前,他们都是村长的儿子,身娇肉贵,仗着身强力壮欺负欺负良善还行,去跟人拼命就划不来了。

    李青山一手握着短刀,一脚踏着长椅,身子向前倾,望着刘管事嘿然笑道:“刘管事,这可不是待客之道,纵然有什么生死恩怨要了断,也不妨等吃饱喝足了再说,莫要糟蹋了这满桌的酒菜。”说到这里,他反而不觉得紧张了。

    刘管事还没开口,周围桌上的长工们反倒纷纷赞同起来,对他们来说什么最重要,当然是吃啊!若是打起来,不知要打翻多少酒菜,他们可不相信吝啬的刘管事会再给他们准备一桌。

    “是啊是啊,刘管事,咱们早上都没吃饭呢?早饿的前胸贴后背,哪有力气打架。”

    “我连昨天晚上都没吃,再不吃上一口,就不行了。”说着话还狠狠吞了口口水。

    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怪异,连李青山都有些哭笑不得,心道自己竟然害怕这群人。

    刘管事涨的脸色通红,他设下这场酒席,一则是为了震住李青山,再则是怕长工们不出力,给予一定的实惠。

    他一心要学书里说的那样,伏下五百刀斧手,以摔杯为号,冲将出来将李青山拿下,但却忘了,他手底下既不是死士也不是家将,而是一群真真正正的农民。

    李青山笑吟吟的望着刘管事:“刚巧了,我也是昨天晚上没吃东西,现在就不客气了。”抓起一只烧鸡就吃了起来。

    他自练《牛魔大力拳》以来,食量变得非常惊人,一头百十斤的獐子,竟只让他十几天就吃了个精光,青牛还来不及捕捉新的猎物来。

    一只烧鸡转瞬间就消失在他的口中,他引了个头,长工们可就不管了,纷纷操起筷子埋头痛吃,一时之间院子里只剩下了大吃大嚼的声音。

    李村长又气又怕,浑身哆嗦,瞪着刘管事,你不是聪明的很,快想想办法。

    刘管事又有什么办法好想,反瞪回去,若是让长工们动手,长工们舍不得嘴里的东西,李青山先扑过来给我一刀怎么办,你那两个儿子平日里看起来凶悍,怎么这时候就软了。

    这张桌上,就凭刘管事和这一群老家伙,加起来还不够李青山一脚踹的。他们就像是忽然被抛到了一个孤岛上,不得不独自面对李青山这凶人,一个个都是心惊胆战。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李青山旁若无人,拿起酒壶自斟自酌,这村酒本来就淡,这么喝来简直没味道,便喊道:“换大碗来!”

    但却没人应答,李青山不悦的“嗯?”了一声,刘管事忙令人拿了大碗上了,李青山倒了满碗,仰头一口饮尽:“痛快!”

    长工们见他饮的如此豪爽,又佩服他的胆气,竟有不少叫好声传来。

    李青山这些天吃了不少油腻,被这**的酒水一冲,爽快无比,毫不停歇,连饮三碗。

    第三碗酒下肚,院中已是一片轰然叫好声,沸反盈天,到似不是刘管事请的他们,而是给李青山助拳来的。

    李青山打了个酒嗝,四面拱手:“大家吃好喝好,别忘了刘管事的恩情,什么恩怨是非,饭后可以再算。总之就算是到了黄泉路上,也不能做个饿死鬼。”

    然后眉目一横,望着主席上这些个人:“你们怎么不吃?”酒意一冲,杀意也起,若是这些人一直找麻烦,这卧牛村中住着也不安稳,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遭了他们的暗算。不若杀上几个,夺些财物去往他乡,料想这些村汉没人敢拦着自己。

    原本李青山只是冒险前来赴宴,其中甚至有几分虚张声势的味道,结果反被他看出了刘管事他们的虚张声势,一时之间,反客为主,想法也是大大的不同。不由想起雷锋叔叔所云:困难像弹簧,你弱它就强。又想起太祖所云: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嗯,地主阶级也是纸老虎。

    刘管事虽然计谋有些拙劣,但阅人却是不少,一看李青山的表情,便知他是动了杀心,那份装出来的城府,就再也保持不住,额头冒了一层细汗。

    村里几个老人更是吓得不行,他们也不想做个饱死鬼啊!急忙向李青山解释,分家的事他们只是应付个场面,根本不怎么了解内情,有人哆哆嗦嗦的站起来,便想要告辞离去。

    李青山冷喝一声:“给我站住,前些日子的事,都是诸位亲眼所见,先不忙着走,吃饱喝足之后,给我留下来做个见证。若是执意不听,那便是心中有鬼,休怪某家刀下无情。”启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