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秋山狩猎

    李青山忙问道:“你识得字,是方才想起来的吗?”

    小安点头,让李青山看他写的字。

    李青山才晓得,原来另有他人横插一杠,企图夺走这灵参,武功甚是厉害,他们既然见到此物,势必不会罢休,肯定要想办法来找寻。

    “看来还需小心谨慎些,不能走漏了风声,不过待我神通更进一步,炼出一牛之力,倒也不怕什么人。”

    这灵参灵酒,也不是泡的越久越好,太过浓郁,李青山就消化不了,于是只等了三五日功夫,李青山便喝到了第一口灵酒。

    一股异香在口中蔓延开来,味道并不浓烈,反而有些淡淡的,极为纯净的灵气,在他身体中蔓延开来。

    他不敢怠慢,运起神通,将这灵气消化,惊喜的发现,这一口灵酒的效果简直比他喝一坛普通人参泡出来的酒效果还要好的多。

    体内那股真气更是壮大了一倍,普通的人参虽能补充元气,但仍是后天之物,无法对真气有太大的帮助,而《牛魔大力拳》重视炼体轻于练气,这股真气增长的速度便一直不快。

    而这灵参是真正的先天之物,最补灵气,才有这样的效果,如此下去,用不了多久,便能达到真气外放的效果,到时候也可自称一回“先天高手”。

    “牛哥,我曾许诺要饮遍世间佳酿美酒,算是完成的差不多了吧!”喝了这灵酒,再去喝寻常酒水,也没什么滋味。

    青牛只是还之一声嗤笑。

    这时候,门外一阵喧闹,还有许多犬吠之声,黄病虎带着村中猎户,来到李青山门前,邀他一同上山参加秋狩

    秋天是狩猎的大好时节,不但人要准备过冬的食物,动物也是如此,个个养的膘肥体壮,是勒马庄的重要集会。

    许多大家族,都会在这个时节组织大型的狩猎huó dòng,不为扑捉猎物,只为锻炼子弟,迎合秋季肃杀之意。

    黄病虎道:“你只学了箭术,还没学习真正的狩猎之道,这次进山,你就跟在我身边吧!”。自从上次同李青山交手过之后,他再也不将李青山当作普通的后生小子来看待。

    李青山想了想,还是拒绝:“多谢猎头好意,但我想一个人狩猎。”

    黄病虎还没说话,其他猎户便议论起来。

    “什么,一个人,不但没狩猎过,连条像样的猎犬都没有。”

    “真不怕山中的猛兽吗?”

    他们虽然佩服李青山杀死七个采参客的身手,但在最擅长的领域,仍然不容轻侮。

    黄病虎劝道:“狩猎不是凭箭术好,身手好就行了的。”忽然想起了藏爷的评价,孤狼!

    李青山仍是摇头,他只想学习箭术,可以用来杀敌防身,至于狩猎,反而没必要了。

    “他要一个人就一个人好了,看他最后能扑到什么。”

    “我看连只兔子都捉不到。”

    李青山笑了笑,不置可否。

    忽有人阴阳怪气的道:“已经在村中吃了那么久的白食,如今还不肯服从安排,真想将白食一直吃下去吗?”

    这些天李青山在村中的一应饮食,都是黄病虎让人送来,也必是用了村中的资源,他食量又打,自然会引得一些不满。

    黄病虎立刻呵斥那人,“青山也是我们庄子里的人,怎能计较些吃食。”

    李青山神色一凛,抱拳道:“猎头,你不必为难,我李青山恩怨分明,绝不白占别人分毫的便宜,这些天我在村中的消耗,定然双倍奉还。”

    “青山,这也不必……”黄病虎气死了说这话的人,我一心拉拢他融入庄子中,你们反倒为了几斤肉食推他出去。

    李青山并不想融入任何地方,既没这个必要,也没这个心情:“听说村子每年秋狩都会有比赛,看谁猎到的猎物最多,赢的人还有些彩头,今年我也来参加好了。”

    黄病虎也劝阻不得,李青山稍作准备,在众人看笑话的目光中,带了一把普通的猎弓进山了。

    猎户们去往北山,李青山不愿同他们搅在一起,而往西是十万大山,他了解了这个世界的神秘,更不愿冒险,而往南则是白老峰那个是非之地,于是乎,他就只有往东行去。

    白老峰上,一群穿着统一服饰,带着长剑的人,汇聚在一起。

    为首之人,正是那天杀死采参客,险些得到灵参的年轻人。

    “找,纵然将这白老峰翻个底朝天,也要将灵参找出来!”

    “是,少主!”众人一起应诺,施展起高妙的轻功,纵掠向白老峰各处。

    李青山深入山林中,他不懂得如何辨别鸟兽的踪迹,不懂得隐藏自己的行迹,也不会铺设陷阱,也没有其他猎户协同合作,甚至连条猎犬也没有。

    这样的人,说要打猎,任何一个猎人都会发笑。

    不过他却不慌不忙,在山中一个木桩中打起坐来,直到黄昏时分,方才睁开眼睛,笑道:“小安!”

    一阵阴风掠过林间,过了片刻,又吹了回来。

    李青山站起身来往林间走去,不一会儿就发现了一头倒毙的鹿,身上没半点伤痕。

    小安力量变强之后,自身的阴气也变得更重,他发现这鹿只是往它身上一扑,那鹿就立刻人事不知,倒毙在地。

    李青山笑道:“我有小安你在,自然不必在去学什么狩猎之术,浪费时间,竟然小瞧我,我们多抓几头猎物让他们瞧瞧。”

    自从中秋之后,李青山对小安便不再那么放纵,反而多了些管束,如今用起来也毫不客气,对于亲近的人,自然不需要那么多客套。

    小安兴奋的点点头,又风似的投入林中。

    山林中的野兽虽然警惕,但却警惕不了这无形无影的小鬼,纷纷倒毙在地,等着随后而来的李青山捡取。

    李青山闲着无聊,便练起箭术,去射林间被惊动的飞鸟,射起移动之物,果然难了许多,三箭便有两箭落空,不过待到渐渐适应起来,落空的次数就越来越少。

    黎明时分,勒马庄中,几个猎人将猎户带下山来,大队人马仍在山上联合捕猎。

    在庄子中央的一片空地上,德高望重藏爷负责清点猎物,严峻的脸上也露出微笑:“收获不错,是个好兆头。”然后就由村里留守的女人孩子处置猎物,鞣制皮革,腌制肉类。

    “那个李青山还没回来吗?”已经有人等不及看李青山的笑话了。

    “独自进山狩猎,哪有那么快回来。”

    话音未落,便听有人喊道:“李青山回来了。”

    “那,那是什么?”几人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他们第一眼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堆毛茸茸的怪物,像是传说中的野人一样。

    李青山弯着腰扛着獐子麋鹿等,好几头大型猎物,足有几百斤重,而腰间则挂满了野鸡野兔,这一路赶下山来,连他都大汗淋漓,口中艰难的道:“喂,小安,这也太多了吧,重死了!”

    小安坐在猎物的最上面,掩嘴偷笑,回头一看,东方熹微,不待第一束阳光洒下,便钻进槐木牌中。启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