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踏破黑风

    弩矢破空袭来,威力比之裂石弓,也不逊色多少,“铛铛铛铛”穿透铁甲,刺入李青山的体内,李青山的身形顿时僵住。

    熊向武冷笑道:“就凭你,也配同我一战,这么死是便宜了你!”这十几把劲弩,是他废了不少心思才搞到,这些弩手也是他花了极大的时间来训练,是他黑风寨的真正杀手锏。

    他作恶太甚,庆阳城的其他势力,视他为眼中钉,若没有点防备都睡不着觉,这十几把劲弩偷袭,纵然是一流高手,也难逃一死。

    “然后呢?”本该必死的李青山,忽然抬起头问道,弩矢钉在铁甲上,却没能穿透他的筋膜,他同样出了一身冷汗,若非有这身铁甲护体,消解了冲击力,他的“牛魔炼皮”绝抵挡不住劲弩激射,饶是如此,他也花了一阵工夫,才缓过来,强弓劲弩实在是猎杀高手的神器。

    “保护弩手,再射!”二当家大声下令,山贼涌上,弩手们连忙换箭,弩强在容易使用,但速度却远不及弓,所以极易损伤,但有了这样的指挥,就能发挥出最大的杀伤力,将一群山贼指挥的有如军队行伍。

    “横扫千军!”李青山怎会甘愿做靶子,认准山贼数目最多的地方,运起了霸王枪法,战车般直冲过去,枪势滚滚,将十几个山贼卷入其中,仿佛黑龙一口吞下猎物,再吐出时,就是十几具死尸。

    就凭这些人,怎么挡得住他。

    一个弩手还没来得及拉开弦,胸口就被大枪洞穿,百十斤的身躯被挑飞起来,撞毙了远处的另一个弩手。

    李青山人枪合一,在人群中左冲右突,只攻不守,刀枪剑戟落在身上,立刻就被铁甲弹飞,伤不了他分毫,而他的大枪挥出去,却是穿胸破颅,有死无伤。

    片刻间就击杀数十山贼,弩手亦被斩杀过半,他立身群贼之中,身上铁甲钉着十余支弩箭,更被鲜血浸满,一股惨烈杀伐的气势,油然而生,吓的山贼们肝胆碎裂。

    一个山贼意欲从背后偷袭,他回头一瞪,双眸中红光闪现,还未及出手,那山贼脸色忽然变得铁青,竟被活活吓死。

    熊向武看的心痛暴怒,这番即便是赢了,也要大损他的元气。其他当家的脸色也不好看,这李青山的武功之高,可以说还超乎他们的想象之外。

    二当家道:“当家不必心急,这李青山持大枪穿铁甲,看似无懈可击威力无穷,但却要负载着数百斤的重量,纵然是武功再高也不可能长久,不妨再等他疲惫之后,再出手,损失的属下再招募即可。”

    高手争锋,绝少有什么大战三天三夜,甚至连超过一盏茶的都很少有,因为兵凶战危,一招不慎就是生死两判,武者是要在瞬间将自己的体力意志爆发出来,一鼓作气压倒对手。

    熊向武定下心,他料想纵然是自己,开几十次裂石弓,再带着这样的武器装备冲杀,也支持不了一会儿,而一个人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一旦体力耗竭,也唯有任人宰割。这就是战阵的可怕之处,蚁多咬死象绝不是说说而已。

    但哪成想李青山不但不显疲惫,反而越战越勇,他喝下的那一葫芦灵酒,药性委实大的惊人,在他体内熊熊燃烧,力量不断的涌出,霸王枪在他手中舞成一片虚影,枪随人动,直杀的酣畅淋漓,浑身浴血。而他修炼的《牛魔大力拳》也不是凡间武学能比的,牛最为人所称道的,往往不是力量,而是耐力。

    眼看山贼越死越多,尸横遍地,几近溃败,二当家额头冒汗:“这是怎么回事?”

    雪越下越大,大如鹅毛,落向大地,覆满千山。

    落向李青山,立刻被猛烈枪风扫荡出去,一个山贼被挑飞,落在地上,将一片雪地,洇染成一片血红。剩下的山贼再也不见丝毫凶悍之气,惊慌退后,李青山将手中大枪一顿,“好大雪!”

    熊向武果断命令道:“动手!”联通其他当家,一起飞扑下去,山贼们顿时士气大振。

    七当家一锤砸下来,空气呼啸,还没有砸下的时候,就带起一阵狂飙,威势惊人,骇人肝胆。他天生大力,可毙虎熊。

    二当家道:“不要同他硬碰!”

    “来的好!”

    李青山一招“霸王扛鼎”,霸王枪向上横托。

    “铛”,一声巨响,枪锤相撞,铁锤倒飞回去,砸在七当家头上,脑浆崩裂而出。

    趁此机会,四当家手中的三节鞭疾抽李青山腰际,五当家使一把鬼头刀力劈李青山背后,二当家却用一把铁骨扇隐匿在声势中,阴毒的点向李青山没有防备的后脑。

    然则最为凶险的,却仍是熊向武向他面目抓来的手掌。

    李青山凭着牛魔炼皮和铁甲纵然能够抵挡这些攻击,但所带来的冲击力,也会让他难受无比,身形迟滞下来,一不小心就着了道。

    他终于明白,为何他说要踏平黑风寨时,连刘洪这样的老江湖都变了脸色。不肯相信,其中的凶险实在大的难以想象。

    “牛魔踏地!”他灵机一动,真气全部涌向右脚,重重踏在地面上,在方圆一丈的范围内,引发了一场小地震,地面龟裂下陷,震波向四面八方滚动。

    武道讲究力从地起,脚下生根,只要没修成御风腾云的神仙,就离不开脚下的土地,几个当家手上攻势如风,但脚却死死的踏在地上。

    李青山一脚踏下,他们身形立刻不稳,只觉一股震波沿足袭上,头昏脑胀直欲呕血,手上的攻势也散乱无力,落在李青山身上,再难奏效,只有熊向武武功最高,掌爪还保持威势。

    李青山哈哈一笑,身形急退,避开熊向武当面一抓,狠狠撞在身后的四当家身上,同时一枪直刺熊向武胸膛。

    四当家一声惨叫,浑身骨骼碎裂,倒飞出去。熊向武收掌扭身,暂避李青山这如龙一枪。

    五当家的功力最弱,此时还没有缓过神来,李青山松开枪杆,探手抓住他头颅,往地上一抡,“砰”的一声,犹如西瓜开裂,红的白的全都流了出来,又反手将霸王枪捞了回来,往身前一横,摆出“霸者横栏”的架势。

    在眨眼间破了黑风寨的攻势,还斩杀了四位当家。三流高手在他手下,如同稚子般脆弱不堪一击。

    剩下的山贼都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呆住了,没想到自家的山寨竟然如此脆弱,脆弱的像是他们肆虐过的村庄。

    雪越下越大,雪地被血液染得血红,然后又被大雪覆盖冻结,凝成一幅红白交融的惨烈景象。

    踏平黑风寨的诺言,正在一点一点实现!ps:鉴于很多朋友反应更新太慢,从下个星期,会提高一下更新速度,啥也不说,努力进取!^_^启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