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登高望远

    李青山杀了那姚氏三凶后,在山林中一路狂奔,再无阻碍,遇河则渡,遇岭则越,将《虎魔炼骨拳》运用的越发灵妙,不到一个时辰就赶到龙门山东面绝壁下,高山如利剑般竖插在他面前,脑海瞬息间考虑,身心加速向绝壁掠去。

    身在百丈高空中,劲风在耳际呼啸,他却充耳不闻,瞳孔如针尖,紧张绝壁上探索搜寻,寻找一个可以着手的岩石,哪怕只是极微小的凸起,就可以被他借力,而到无力可借时,他就狠狠在绝壁上一抓。

    如果将绝壁当作平地,那李青山弓着腰背,四肢着地的样子,就像是一头大老虎,然则看起来如履平地,潇洒自如,唯有他知道,自己是如履薄冰,以身犯险,任何一个微小的失误,都会让他从百丈高空跌落,纵然是钢筋铁骨,也摔的粉身碎骨,比闯黑风寨的凶险,也不逊分毫。

    但他心中无畏,反而热血激昂,极度的危险,将他身体的全部潜力压榨出来,精神、意志、气势,都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

    他终于明白,那些冒着生命危险攀登高峰的登山家的乐趣何在,为何会有人喜欢极限运动。去挑战艰难险阻,成就他人所不能成就的事业,本就是热血男儿的天性和本能。

    无视肌体不断传递来的疲惫讯号,也不理会骨头支撑不住的呻吟,身体的超负荷运作,反而带来一种释放灵魂的快感,如同飞翔。

    眼前忽然出现一道断谷,他倾力一跃,直到看到一座座殿宇,才恍然意识到,这不是断谷,而是峰顶。世界在他的脑海中重新颠倒过来,他半跪着落在悬崖之上,起身回望,群山如兽。

    小小的庆阳城,就置身于这群兽环伺之间,似乎随时有被群兽撕碎的危险,这并非是个可以让人安然生活的世界,充斥着无法想象的凶险。

    在卧牛村的十余载,他曾无数次抱怨,怀念前世那种住着舒服房间,可以吃上各种食物,对着电脑就可以过一天的轻松生活,即便是在青牛出现后,让他得到了可称强大的力量,他心中同样在犹疑,在比较,这两种生活,到底哪个更好。

    直到今晚,他才忽然得到答案,将最有一丝犹疑割裂,张开双臂,仿佛要拥抱这个世界“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这里是冒险家的乐园!”

    凛凛寒风吹得少年衣衫猎猎作响,在这断崖之上,他同前世过往,同那个纠缠了他十五年的旧梦,做了个了断。

    我是李青山,木子李的李,人生何处不青山的青山。

    小安也同瓷坛里爬出来,痴痴的望着李青山,虽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但却像是感受到了他胸中的意志,在心中默默道:“无论你要走向何方,我都会陪你一直走下去!”

    李青山断然转身,走向那片楼屋殿宇,那便是龙门派的所在。

    时候已经不早了,龙门派飞龙殿中,仍是灯火通明。

    龙门派掌门杨安之坐在上坐,身旁是脸色苍白、满脸怨毒的杨俊。门中长老以及核心弟子,分列两旁,面色都是沉重,没有一个人说话。

    通红的炉火也烧不热他们的心。

    黑风寨被李青山所灭。这个消息如同巨石般压在所有人的胸口。龙门派也算了得,李青山傍晚才回到庆阳城,晚上消息就传到了龙门派,不可谓不快。

    杨俊面色扭曲的咆哮道:“这不可能,一定是谣传,只是一天而已,黑风寨又不是纸扎的,怎么会被灭呢?!”

    “俊儿,不要再说了,是庆阳城起了大军,还有刘洪和黄病虎联手,黑风寨被灭也不足为奇,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杨安之不愧是一派掌门,闻此大变,仍能保持些许镇定。

    一个长老道:“没想到刘洪和黄病虎会联手帮那小子,掌门师兄,现在我们要怎么办?很多士绅都将他们的子弟召回去了。”

    “什么帮那小子,就为了黑风寨的财宝,他们不会放过龙门派的,这简直是我龙门派前所未有的大劫啊!”

    龙门派立派多年,虽然一直算不上什么江湖大派,但在庆阳一地也算有很深的根基,武功和权势勾结,是绝对统治的力量,此时就好像安逸的土皇帝突闻天下皆反,几乎有一种末日来临的感觉。

    “掌门师兄,我早说过要约束门下弟子,不要胡作非为,这样胡作非为,早晚会招惹强敌,给我龙门派惹来大祸。”刑堂长老虽对杨安之说,眼睛却往杨俊脸上望去。其他人的脸上也多有怨意。

    “老东西,你胡说什么,你那蠢儿子**别人妻女,被人寻上门来,是谁出的头!”杨俊暴怒,如果是平日里,他也不可能对长辈如此说话,但突然失去武功,甚至连庇佑他的龙门派也可能不保,心态失常,再也没了顾忌。

    “你!”刑堂长老脸色涨红。

    “都给我闭嘴!”杨安之声音在大殿里嗡嗡作响,一身内力仍不可小觑,“现在是内讧的时候吗?无论过去怎样,当务之急,是应对眼前难关,我已派弟子守住山道,以火把传递消息,若有人大举攻山,绝瞒不过我们。如果实在抵挡不住,就只能带着积蓄,由祖师堂的密道先行撤退,放弃龙门山,保存力量。”

    龙门派到底是传承数代的门派,除了那些士绅家的公子哥外,还是有不少忠诚的弟子效力,只是这些弟子想不到,他们的掌门已经有了放弃他们的打算了。

    放弃龙门山!殿中的人都震惊了,他们是想到了这个最坏可能,但骤然听了,还是不能接受。

    “我说的只是最坏打算,而且只是暂行之计,我已发信所有正派邪派的武林同道,灵参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用不了多久,庆阳城就会挤满了江湖中人,不但那小子是死路一条,就连刘洪黄病虎也有可能死于非命,只要我们保存力量,用不了多久,就能卷土重来。”

    “杨掌门好算计!”李青山撩开厚厚的门帘,带着寒风雪花踏入殿中,目光如剑直刺杨安之:“原还怕你们逃跑,现在却是安心了,我是否是死路一条,尚在两可,你却是死定了。”仿佛将这满殿中人,都当作待宰羔羊一般。启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