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飞剑刺杀

    杨安之眼见满殿尸首,龙门派的传承,竟在转瞬之间,在他手中断绝。

    只因李青山在当日的他眼中,是个弱者,对付弱者不叫招惹,而叫拿捏,只是今天他反过来成了被拿捏的对象。

    同小安对了一剑,杨安之却也因此死里逃生,正好避开李青山全力一扑,否则李青山将招数施展开来,也有把握看看他的心脏是什么颜se。而小安瞬杀十人,又击飞杨安之的宝剑,也是强弩之末,一时之间,未能追及。

    “爹,救救我!”杨俊望着近在咫尺的两个“怪物”,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嚣张气焰,满脸恐惧的向杨安之伸手求救。

    杨安之却丝毫没有停步的意思,如同青烟般掠向殿后,儿子可以再生,xing命却只有一条,端的是壮士断腕,狠辣非常。

    杨俊瞬间绝望了,闭上双目只觉劲风扑来,却没有感觉到痛楚,睁开双眼只见李青山与小安看也不看他一眼,从他身边掠过,直追杨安之。

    杨安之轻功了得,一旦给他逃远了,再追就难了。

    杨俊大难得脱,不顾身上被冷汗湿透的重衣,立刻迈动双脚,向着殿外狂奔,心中不住念叨着:我一定要报仇!一定要报仇!

    “噗!”一只骨手从他背后插入,将他贯穿,杨俊不能置信的望望xiong口,又向前走了几步,“砰”的倒在地上。

    原来是小安见杨俊想逃,左臂一甩,骨臂如暗器般飞出,将他杀了。

    骨臂抽出,如同受到无形力量的牵引般,飞向殿后。

    大殿之后,便是龙门派的祖师堂,供奉着龙门派历任掌门的画像,第一任掌门的画像最大,接近一丈,上面绘着一个等人身高的剑客,手握飞龙剑,神情淡漠的俯瞰整个祖师堂。

    传闻他来到庆阳,见盗匪横行,屠戮无辜,便单人独剑杀入贼巢,将盗匪杀尽,人称“飞龙剑客”,同李青山的成名,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庆阳百姓士绅皆感恩戴德,请他留下来,他便在龙门山开宗立派,传授武艺,立下了这“龙门派”。

    只是,他大概未曾想到,今日这一幕。不,或许想到了,龙门派的密道,就建在他画像下的供桌后,只要钻进去,就能通过山腹,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出口逃出生天,这就是杨安之的目标所在。

    杨安之对于自己轻功的自信,被身后不断迫近的风声击垮,只需一个转瞬,他就和大殿上的那些长老弟子一个下场。

    不知是是否是惊惧之下心智失常,他竟然大叫道:“祖师爷救命!”

    李青山探向杨安之背心的手爪,登时收了回来,他就担心杨安之如熊向武一般,有着超越寻常武者的底牌,就他目前的经验来看,那些属于灵器范畴的物品,或者像是法术的手段,在这个世界并不少见。

    这些手段可能很弱,但也可能很强,无法做出准确的预判。

    果然,杨安之话音未落,供桌上供奉着一把小剑,忽然亮光大作,向李青山飞刺过来。

    这把小剑虽然金光灿烂,但一看就是涂着金漆的木剑,此时却爆发出惊人的剑光,照着漆黑的祖师殿满殿通亮,化作一道金se长虹。

    剑还远在数丈之外,李青山就感到眉心有一点刺痛,而且生出一种感觉来,那就是任凭他如何躲避,就绝无法避开这一剑的刺杀。

    杨安之心下稍松,这是历任龙门派掌门才知道的不传之秘,他们的祖师爷去世时,并没有留下尸身,而只留下这一把小剑,极似道家所谓的“兵解”,曾嘱咐大弟子,也就是杨安之的先祖,要每日供奉祷祝这把小剑,不能懈怠,一旦有强敌侵入,可唤来相助,必可化险为夷,但是只能使用一次。

    杨安之虽也跟着祷祝了几十年,但他原本并不相信这个传闻,他也查看过那把小剑,不过是极为寻常的木剑,就是随便一把铁剑就能劈成两半。

    但他又不敢不信,也曾考虑过如何运用,但想到铁拳门和勒马庄一旦联合起来,再有那县令组织兵马,必然是大举攻山,千百人攻打上来,一把只能使用一次的剑,又能起到什么决定xing的作用。非得到了这生死关头,终于不顾一切的一试,竟然真的成功了。

    李青山也知不可硬接,身体凌空倒翻出去,那小剑似有灵xing,在空中一扭,发出破空厉啸,“嗖”的一下,又向李青山电扑过来,李青山觉得眉心那一点越发的厉害,寒气扑面而来。

    忽然横出一剑,刺在小剑剑身上,小安出手替李青山解围,但他足可穿金洞石的一剑,不但没能将木质小剑截断,反而感到一股庞大的力量沿着剑身传递过来,削铁如泥的飞龙剑碎裂无数片,向四面八方ji射,小安也被弹飞出去,撞在立柱上。

    小剑却只是光芒略黯,顿一顿又刺向李青山,不取他的xing命,誓不甘休。

    李青山已经退到殿角,趁着小安为他争取的时机,一把抓出《草字剑书》展开,不顾一切的将真气注入进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撇”亮起,剑光腾飞ji射,同金光灿灿的小剑,对撞在一起。

    没有任何可称得上巨响的声音传出,只是一轮灵光在殿中扩散开来,像是蓦然升起的小太阳。

    李青山却觉得如有雷鸣贯耳,嗡鸣一片,耳朵里流出一丝鲜血。

    光芒很快消散,那一幅幅龙门派掌门的画像,化为粉末状飘散,李青山身上的衣物也是一样,再仔细一看,墙壁上地面上,留下千千万万道细入牛毛的剑痕,

    破碎的小剑释放出千万道细碎如芒的剑气,无声穿透了大殿中的一切。

    这等威力,纵然是李青山也不目瞪口呆,飞剑的威力在他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杨安之本就守在密道口,见刺杀失败,立刻掉头就往密道中钻入,只要进入密道,再开启机关,放下万钧巨石封闭密道口,谁也别想再追上他。

    李青山被逼到殿角,小安被撞到殿柱上,一时之间,谁也无法顾及的了他,眼看就要让他这么逃去。

    c!。启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