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先天高手

    吴堂主庆幸,还好不是自己独自前来,对于灵参,也越发渴盼,只要服下灵参,突破先天境界,铁拳门就要多一位护法,吴护法。再面对这鹰狼卫的冯大人,就不必如此低声下气。

    冯大人一笑:“倒有些本事,那小子只有十五岁?”

    “是,过了年十六,他现在想必是去了庆阳楼。”刘洪也调查过一番,他怕激怒了冯大人,并没有直接说李青山不肯来。

    “现在高手都在那里吧,有点意思。”

    李青山已然登上庆阳楼,满楼上下,已没有一个普通的客人,隐隐的分成几方,分庭抗礼。

    纵然满楼人都已听说他诛杀疯僧屠空的消息,但亲眼看他扛着屠空成名兵刃疯魔杖,仍是满心震惊。

    李青山环顾左右,能被他放在眼中的,只有四个人。

    一个背着大刀的独臂老者,一个面容阴冷的中年妇人,一个满脸笑呵呵的富家翁,一个身佩长剑、面色惨白的魏丹东。

    若有非李青山,而是任何一个长混江湖的人物,此刻都要大惊失色。

    那万豪,莫非就是那狂刀门的掌门万豪,江湖人称独臂刀王,一臂一刀斩杀狂风十八骑,名震下沙城。而那魏丹东,想必就是寒枫书院出身,江湖人称夺命书生的魏丹东,一手夺命十三剑,使得出神入化。

    而那褚鑫和吕婷蕊更是了得,笑面鬼褚鑫、黄蜂剑吕婷蕊,哪个不是让一流高手也棘手的人物,这四个人,俱都是当世一流高手。

    他们的手中的兵刃无不焕发着灵光,他们所用的武器,不同凡俗,他们是否也像屠空那样,有着可怕的杀手锏?

    而除了魏丹东外,每个都是前呼后拥,门人弟子无数。而除了这几方,再没有其他江湖人能在这酒楼上占一个座位。

    当然,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李青山旁若无人的走到酒楼中央,宛如进了兽群,瘦削的他看起来并不强大,却自有一种百兽之王的威风。

    一如他的名号,黑虎!

    李青山稳稳坐下,将禅杖往地上一插:“上菜!”

    店小二双手颤抖的捧着托盘上来,酒水洒了满盘。

    “你酒洒了,我敬你一杯!”魏丹东抓起桌上酒杯,抛了过来。

    酒杯呼啸破空,其中酒水,却不洒分毫。

    这不过是最正常的试探,来探李青山的武功深浅,按正常发展,李青山得同样展露一样绝技,来震住众人,所有人都投来注目。

    李青山将手一挥,酒杯粉碎,魏丹东的脸色越发的白,其他人也都暗自猜测,李青山是否是在同屠空的交手中受了伤。

    “我自己有酒!”李青山拿起葫芦,打开葫芦塞,仰头“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稍停一下,“还是灵酒!”

    所有人的眼睛都红了,一个个蓄势待发,直欲出手,不但是顾及其他人,更是慑于那黑沉沉的禅杖。

    李青山只觉体内的真气重新恢复饱满:“不错,灵参就在我这里!”又引得酒楼上一阵骚动。

    褚鑫道:“你要什么条件才肯交出来,多少银子,你开个价,都好商量!”

    李青山低下头,似是在考虑。

    “小子,你知道这胖子江湖上的外号叫什么?”吕婷蕊看李青山心动,连忙道。

    “叫什么?”

    “笑面鬼,看起来和气,其实最是吃人不吐骨头,他许你纵然是千两万两的银子,你也不能相信。”

    褚鑫依旧笑呵呵的,掏出一叠银票来,拍在桌上:“你不要乱讲,我做生意向来是童叟无欺,这些银子够不够,不够就当做定金。”那不是灵参,是晋升先天高手的机会,只要成了先天高手,花出去多少银子,都能再赚回来。

    魏丹东重重咳嗽几下:“我要这灵参救命,谁若跟我抢,就是要我的命,我就只能拼命!”

    万豪道:“老夫的命也不长久,没什么好可惜的。”

    李青山把玩着酒葫芦,淡淡笑道:“这里有四个人,我该把灵参交给谁呢?诸位自己决定吧!”他既然敢来,绝不是逞匹夫之勇,而是预见到了这种场面,而且他也想好了一个办法,来了结此事。

    褚鑫笑呵呵的道:“不要中了他的挑拨离间之计,难道我们要在这拼杀一场,那可真是大赔特赔,不如联手我们做了这小子,灵参分成四份,稳赚不赔,你们看怎么样?”

    魏丹东道:“还是你这老鬼计算精到,我们若真动起手来,就非得死三个人不可,谁敢说自己是那最后一个?”话音方落,就又连咳几下。

    万豪和吕婷蕊都露出意动的神色。

    李青山心道:果然不愧是老江湖,不会给人牵着鼻子走,反应的也够快。眼见自己快成了众矢之的,他将手放在葫芦上,准备行自己的计策。

    他的计策很简单,那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灵参吃掉,灵参泡了那么长时间的酒,灵气已经变得很淡,他应当能够承受的住。

    当然,这样可能会激怒这些一流高手,引来他们联手击杀,但李青山自认想逃还是没问题的。而更大的可能是,这些人根本不会出手,没有了灵参这个诱惑,这些老江湖绝不肯再拼命的。

    他若是逃跑,或是悄悄将灵参吃下去,那麻烦永远是纠缠不休,甚至会越来越多。唯有在这些成名人物的注视下,彻底将灵参被吃掉的消息传出去,一劳永逸。

    这个主意,绝不仅仅是凭智慧,更是凭实力,他若是个二流高手,那就什么都不用多说,正因为他是一流高手,有着杀死疯僧屠空的强横实力,才能让人忌惮。

    当次关头,又有人走进了这座酒楼,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引了过去。

    为首的,正是冯大人,他一身黑色玄狼服,用暗花绣着一头狼,只有在特殊的角度,才能看见,狼张开獠牙,随着衣衫浮动,宛如活物。

    他腰间挂着柄绿鲨鱼皮鞘,黄金吞口还镶嵌着一颗绿色猫眼的缭风刀,一双三角眼微微上翻,像是从未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李青山却看见,他身上放着有如灵器般的光华,不用任何人来介绍,他心中升起四个字,“先天高手!”启蒙小说网